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FZ/帝韦伯(帝二世)] Wish

5年前的旧文

5年前的旧文

5年前的旧文!

因为最近古早的两篇帝韦伯最近老被人洛阳铲,让我想起了自己在贴吧里还有两篇……

存稿早就不见了,趁今天是个好日子大帝周年祭来补个档。

虽然因为没时间而没有玩FGO,但还是感谢这个游戏,让我喜欢的两个人能够再相遇,也让我6年前FZ时期喜欢的两对北极CP都重新回暖。

又及,这篇其实是我第一篇正式发布的同人文,从那天开始,就走上了挖坑不填的不归路呢_(:з」∠)_

旧文地址 (直男的百度头像是因为这个号弄丢后被别人用了……)

目录

===

Wish

 

“不知道老师的愿望是什么呢?”

 

在成功解体圣杯的两个多月后,一切善后工作皆以结束。韦伯·维尔维特又回到了时钟塔里继续着他那多年不变的平常日子。

圣杯的存在在时钟塔里从来不是秘密,这一点韦伯自己再了解不过。但是圣杯什么时候成为了学校中得热门话题,他却一点也不知道。

“大概是因为这东西不存在了,所以才能够肆无忌惮的谈论它吧。”

说话的人是远坂凛,在两个多月前协助韦伯完成了圣杯解体。而与此同时作为回报,便是能够成为韦伯的学生,进入时钟塔进一步学习魔术。

解体圣杯在时钟塔里同样不是什么秘密。对于学校的学生们来说,这只不过给他们敬爱的维尔维特老师再增加光辉的一笔罢了。

但圣杯毕竟是如同神器搬的存在,能满足所有愿望的机器。于是近一个月时钟塔里的潮流话题一下子变成了“如果有圣杯,该实现什么愿望好呢?”这种能激起学生们无限遐想的美好话题。

大约是因为学生全都具有魔术师这一身份的关系,所以说出口的愿望也无非是“要成为伟大的魔术师”之类。偶尔也有人希望能够得到厉害的魔术秘技或是魔术礼装,不过这种愿望一出口绝对会被同伴用“即使你有了那些东西身体里的魔术回路也不可能支撑的了啦”而鄙视。

久而久之,学生们的话题就转向了“老师们的愿望是什么”这一方面。比起被大家吐槽的“校长大人的愿望一定是得到绝对强效生发剂”,大受学生欢迎的韦伯·维尔维特老师自然再次成为了话题中心。

“话说老师从前也参加过圣杯战争吧,不知道老师的愿望是什么的?”

 

    自此之后各种猜想层出不穷的涌现出来,从最传统的提升魔术回路到统治整个魔术界,甚至还有取得遥远魔术世家小姐的芳心,让韦伯着实感叹了一番学生们那些不知从哪冒出了的想象力。

“你看老师至今连交往对象也没有啊,所以倾心之人一定是尊贵无比的大家小姐,不,说不定是公主呢。”

“你们这些臭小子,有空乱想不如去把《魔术起源与分类》给我抄十遍!”

在从时钟塔大门走到办公室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中韦伯已经不下十次听到了这种不着边际的言论,本来就稀少得可怜的忍耐力一瞬间消隐无踪,粗暴的话语随着手中的点名册一起砸向了站在角落的几个学生。

好在学生们都已经习惯了韦伯这种绝对称不上能够为人师表的坏脾气,在笑嘻嘻的朝着老师问好后遍立刻溜回教室。 

“哈哈看不出来你还那么受欢迎嘛。”在一旁的凛毫不留情的嘲笑到,“说得连我也对老·师你的愿望感兴趣了呢。”

“闭嘴!”韦伯的脸色又黑了一层,“再吵就把你赶回那该死的日本去!”

等帮凛弄好所有学校相关手续,顺利回到办公室的韦伯想到连校长都旁敲侧听的询问自己的人生大事问题,一瞬间觉得自己还不如再回日本把圣杯解体个十次八次。

“Fxxk!到底是谁传出的这种不负责任的谣言!”韦伯生气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又从办公室的壁橱里顺便拿出一瓶酒灌了几口,焦躁的心情才稍微的平复了一些。自从去日本后自己的心情一直不佳,晚上还会偶尔的失眠,让韦伯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所谓的更年期。

不这绝对不是更年期只是那该死的日本惹得祸而已。

韦伯往嘴里又灌了几口酒,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本书看了起来。

没想到一翻开是一本笔记本,还是许多年前从日本带回来那本。

 

“是谁把这本子翻出….”好不容易消退的焦躁感瞬间又在心里燃起,韦伯皱着眉骂了半句,才想起能动自己办公室东西的当然只有自己。

呃…好像的确是为了去日本解体圣杯才把这玩意找出来的,因为当初的自己在上面顺手记了许多冬木市乘车交通路线之类的东西,虽然当时完全没用到,不过这次还多亏了它才找到与远坂凛见面的地点。

不得不说即使过了二十年,冬木市也没发生什么大的变化。

感觉就像是回到了二十年前,自己倾尽全力参加圣杯战争一样,只不过同行之人少了一个罢了。

 

自己当初是为了什么参加圣杯战争来着?

韦伯突然想起学生们猜测自己所求的愿望,不禁对他们五花八门的答案笑出声了。当然不可能是为了追求女子的芳心,不过就算是成为世界第一的魔术师,也不是自己参战的理由。

或者说,从现在的自己的角度看,当初的愿望真是幼稚的有趣。

不过是想让人承认自己所拥有的才能而已。

对于现在早就成年并且已经做好奔四准备的韦伯·维尔维特来说,仅凭这种无聊的愿望,就算奖品有十个圣杯,他也不会去堵上自己的性命。

因为这种愿望不用靠圣杯也完全可以实现,而事实上,在战争结束之前,他的愿望就已经顺利实现了。

那个人承认了自己的才能,并要收自己为麾下。同样受到邀请的,当时只有位于英灵之首的三大骑士而已。

手里的烟早已燃尽,韦伯抓起酒瓶灌了几口,边指责自己又回忆起当年之事,边不禁沉迷其中。

    当初回到时钟塔的自己可谓是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以血统仅为三代魔术师的苛刻条件在学业上击败了所有的同学。之后又抛弃了仇恨继承肯尼斯教授的研究,改良月灵髓液,甚至继承了埃尔梅罗二世之名。直到现在以四阶魔术师的身份教导出无数皇冠级别的魔术师,成为了时钟塔的第一人,并力排众议完成了圣杯解体。

然而,上面所有的功绩,并不是心里所追求之物,这一点韦伯有着超出常人的清醒认识。对于韦伯来说,它们只是自己必须要做的事,而不是想做的事。

那么,现在自己的愿望是什么的?可以为之付出性命的事情是什么呢?

这么多年来韦伯从未好好考虑过这个问题,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过了能够拥有愿望的年龄。

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那个人曾告诉过他,驱使人类行为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其所包含的愿望,好似那人抛弃一切财宝于土地只为了看到那一片无尽的大海一样。

自己的真正愿望并不是他人的承认,如同当初的圣杯战争并不是自己真正的战场。

啊——那么我的战场在哪里呢,这么多年的努力是为了什么呢。

 

拿起酒瓶的韦伯突然发现里面早已空空如也,干脆把它丢到一边,百无聊赖的拿起手中的笔记本。

这本子算是当初自己准备的装备之一,本来还打算把想到的战略和敌人的信息记录在上,可是写着写着就当成了随身日记,甚至到后来已经不只自己一个人在使用。

于是当做翻看日记般,韦伯兴致勃勃的读了起来。

最开始的记录还一本正经的是所了解的敌人的信息。比如魔术起源的御三家,还有使魔观察到的一系列消息。

翻过去就变成了一些杂货店和药店的路线图。因为魔力回路少的原因,自己的魔力储备一直不高,当初在战争的过程中由于那人一直坚决的实体化,所以自己不得不常常跑去商店买营养剂补充魔力,以及那人非常赞扬的快餐式食物。

接下来啊,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号码,旁边写着快递的字样。然后接下来几页一律是一些看不懂的字母,印象中好像是某个游戏的快捷键来着。

之后是一些初级魔术公式。那是当初搜索Caster工房时为了调配魔术药剂而列出的公式,为了计算还用去了很多页纸,和现在的自己完全不能相比。

… …

韦伯就斜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慢慢的一页页细读这小小的笔记。那些自以为早已沉睡在脑海中的模糊的记忆,仿佛一瞬间被染上了明亮的色彩,然后快速的涌到了自己的眼前。

笔记里各种信息夹杂在一起,甚至有时还会出现“笨蛋去死!”这种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话。对于从来没有记日记习惯的韦伯来说,如此清晰的看到过去的自己还是第一次。

Fxxk!过去的自己你敢不敢再不争气一点啊!

看着笔记本上一个平常公式用了三个方程才被推导出来,韦伯终于忍不住用骂学生的口气对笔记本骂道。

本子大概只用了二分之一,不一会就看完了。之后大概是战争结束,空白一片的被带回伦敦,直到最近被自己翻出来。

韦伯叹了口气,心想愿望什么的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找到的东西,况且自己也不是过去十几岁的少年,失去了愿望就寸步难行。比起这个,整理一下办公室,开始补完最近空缺的工作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才对。

大概酒一口气喝太多的原因,韦伯站起来的时候居然踉跄了一下,手中的笔记本也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正好翻到了最后一页。

那一页上用圆珠笔写着几个大大的字,有些笔画力道深得都划破了纸张,是和前面骂着“笨蛋”的自己完全不同的豪迈的笔迹。

“小子,努力跟上我的脚步吧!”

 

那个人,Rider在本子的最后一页如此的写到。

这句话如同魔咒般,一瞬间把韦伯带回到那恍如梦境的11日之中。

接受契约而来的Rider,驾着传说中的战车,把另一个原本无法触摸到的世界完完整整的呈现在十几岁的韦伯面前。

那个世界是如此的精彩而残酷,真正伟大的魔术师们为了各自的祈愿聚集在此展开战斗,而连强大愿望都没有的韦伯却只能躲藏在Rider的披风之下,竭尽全力注视着他们的斗争。

自己真是太弱了。

每结束一场战争,韦伯对自身能力的怨恨就会增加一层。只会基本魔术的自己要在这场战争中赢得胜利根本就是连妄想也算不上。

自己真是太弱了。

Rider参加战争的愿望韦伯十分清楚。获得肉身,征战于此世,征服王当着同样为王的Saber和Archer无比自豪的说道。

然而因为自己太过弱小的关系,Rider的征途终于停止在了战争结束前夕。如果自己当时足够强大,能使他的愿望得以实现的话——韦伯从未敢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光是简单想想,心中的悔恨就足以把自己淹没。

所以一直以来,韦伯都不曾认真回忆过战争之期发生的事。直到今日,那过去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光才再一次重现在自己眼前。

 

“韦伯·维尔维特,你愿以臣下的身份为我所用吗?”

在即将决一死战的情况下,他的Servant曾回头郑重其事的向他询问。

而在此之前,不知什么时候,Rider就在自己的Master的笔记本上写下了鼓励的话语。

“小子,努力跟上我的脚步吧!”

那日所流下的泪水,今日再次从韦伯的眼眶中涌出。他突然明白了自己这些年努力的理由,愿望一直都在,它没有轰轰烈烈的在心中昭示着自己的存在,而是长久的铭刻在骨血之中,掌控着自己所有的行为,如同呼吸一般地自然。

少年时期自己的心意与此刻重合,韦伯指尖拂过笔记上凹陷的印迹,半跪在地,像多年前一般挺起胸膛起誓。

“您才是我的王。我发誓为您而用,为您而终。请您务必指引我前行,让我看到相同的梦境。”

为了成为能与其匹配的臣下,韦伯这么多年来都无知觉的执行着当年的誓言——活下去,以及找到属于自己的更大的战场。

如今他已自认取得了能够与他臣下身份相称的成绩,不论是埃尔梅罗二世的头衔也好,还是完成圣杯解体也好。

但是能给与他表扬的王,却无法像过去一样用宽大的手掌拍他的肩膀,或是抬起手去弹他的额头了。

所以,如果真的有什么愿望需要实现的话。

“请让我再见您一面……”

即使当初面对Archer也有勇气直立的身躯,此时终于无力的跌坐在地上。韦伯的手紧紧捂着自己的眼睛,却无法阻止眼中的泪水流出。

“好想见你啊,Rider......”

 

请让我能够当面感谢,向给与我这个世界的你。

 

-END-

 

===

FGO其实买了个初始号来抽卡玩……

但,二世都有两个了,大帝你在哪啊啊啊啊!!

暴风哭泣_(:з」∠)_

评论(9)
热度(73)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