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Go Back to the Beginning 13

原著向,蓝河重生回十区开服,再刷君莫笑大BOSS的故事。


01/目录/12


【广告:个志《药物依赖》终宣

====

13

 

蓝河并非敷衍叶修,在陪他们破完埋骨之地的记录后,他连着好几天除了吃饭睡觉都在处理公会中的工作,甚至连月轮公会跳出来声称对记录负责的事都不知道。

月轮在世界频道上说得有声有色,只可惜大多数玩家对于月轮的说法并不买账。毕竟记录只有月中眠一人是月轮的人,而其他几位,除了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剑客绝色外,都是上过几回电视的。

没看另外四人连公会都没加吗?比起记录属于月轮,他们更相信是月轮的玩家运气好碰到记录队而已。

月中眠被自己公会里的猪队友搞得十分尴尬,还特地向君莫笑等人解释了一番。除了几天没上线的绝色联系不上,君莫笑几人对这种小事毫不在意,一两句就将事情揭过去了。

蓝河不知道月中眠给他的小号发了五六条私聊,此时他正忙于整理蓝溪阁成员的资料。开服半个月对于公会来说是一个挑选人才、增强凝聚力的重要阶段。随便加公会玩玩的人现在已经腻了不会在上线,而稍微对荣耀感兴趣,打算长久玩下去的人,则大多到了20级。

等公会大部分成员转职完毕后,身为会长的蓝河就必须着手统计目前蓝溪阁里的职业分布,为以后有计划的招收成员做准备。再加上相处了半个月,蓝河也粗粗摸透了公会里哪些人喜欢PVE、哪些人专注PVP、又有哪些人沉迷生产副业或一心当一个风景党。而他必须从不同类别的玩家中挖掘出有潜力的优秀玩家,以帮助公会在各个方面取得长远发展。

起床吃完午饭,蓝河抓紧时间去办公室里赶完了昨晚剩下的报告,然后在晚饭前登陆了游戏,打算把这两天拉下的任务完成。

工作日的午后游戏里玩家不多,他三下五除二利索地把最后一份任务材料交给NPC,满意地看着自己经验条又涨了一小截。

20级后升级所需的经验每一级都翻倍增长,蓝河看着自己离27级还剩20%的经验,决定去埋骨之地的练级区刷点怪。结果刚走到地图外围,就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哟,小蓝。”还没等蓝河纠结完是否要上前打招呼,叶修就率先开口,“好久不见了啊,你也来练级?”

说完,一个组队邀请发了过来。

蓝河习惯性点了同意,等回过神来时自己和叶修一人站一边开始刷怪。他扫了一眼对方的经验条,与他同样是26级,不过距离27就远多了。

“也没有‘好久不见’吧?”蓝河接上叶修的话,“不过这两天我的确好像都没出过出城,昨天光是算公会仓库里的材料就算了我大半天。”

“有什么稀有材料的话提前考虑我啊蓝会长。”

“算了吧,你都快把蓝溪阁的老底给搬空了。”蓝河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说起来,埋骨之地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我听包子说你们队里又换人了,月中眠不陪你们一起打了吗?”

“你居然和包子有联系?”

叶修有些吃惊,他没想到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居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还聊了起来。

“之前打冰霜的时候聊得还行,就加了好友嘛。”蓝河说,“后来他有些弄不清楚的游戏设定也会来问我,一来二去就熟了。”

“你厉害。”叶修难得真心实意夸了一句,“小月月因为月轮的事说不好意思再和我们打埋骨,你又不在,只好带新人去打了。”

蓝河被叶修“你又不在”四个字弄得打了个冷颤,他搓了搓有些发麻的手,好奇地问到:“那人叫什么名字?”

莫非又是未来冠军队的成员?蓝河有些兴奋地想。

 “离恨剑。”叶修顿了一下,“大概会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离恨剑,26级,狂剑士。

蓝河看着玩家搜索中显示的资料,苦思冥想,依旧对这人没印象。

难道只是和月中眠一样是普通的网游玩家……但想想叶修的评价,又觉得没那么简单。

两日后,叶修终于升到了27级。蓝河的信息几乎是与升级提示音同时出现的,叶修砍杀完最后一只野怪,来到了蓝河挑的小酒馆里。

虽然是蓝河约的人,但他反倒比叶修晚来了几分钟。这酒馆不同于主城,因为位于埋骨之地的周边小镇,玩家稀少,是一个适合谈事情的地方。

“材料我带来了。”

为了保证私密性,蓝河没有使用地区聊天频道,而是直接邀请叶修进队开启队伍聊天。

“八个骨椎,一把吸血光剑,没错吧?”

蓝河先将骨椎交易给叶修,再解下腰间的光剑,恋恋不舍地递过去。

叶修笑着收下了报酬,心情不错地说:“东西没错,要是能附赠蓝溪阁会长就更好了。”

“我身价很高的。”相处半个月,蓝河已能面不改色地接下叶修的玩笑。“要不你干脆加入蓝溪阁?会长副会点击就送,还有精英团成员陪下副本。”

“听起来条件很诱人啊,”叶修配合地接到,“那我就买一送四好了,蓝会长可不要嫌弃我们。”

“埋骨居然需要你直接带一支队伍吗?”蓝河听出了叶修的暗示,有些犹豫。“蓝溪阁一个人也不出的话会不会太……”

“没办法,这回埋骨之地需要用新打法才能保证记录不被其他人突破。”叶修解释,“如果临场换人会来不及磨合。”

“新打法!”蓝河声音提高一度,“埋骨之地居然有新打法?”

“想知道?”叶修将蓝河随身佩戴了一周多的吸血光剑收好,“那我打本的时候录下来给你看。”

当晚,君莫笑、风梳烟沐、包子入侵、寒烟柔、离恨剑无声无息加入蓝溪阁。蓝河挂念着记录,和系舟等人草草清了CD后,就一心一意盯着系统通知。

10分钟……15分钟……20分钟……在几人加入公会后的半小时,埋骨之地的记录终于有了变动。

“17分20多秒!”蓝河还在发愣,灯花夜那边就喊了出来,“比之前的快了2分多钟!这帮人是变态吧怎么办到的啊!”

新打法——蓝河脑中闪过这个词,无视闹着一团的蓝溪阁频道,忙私聊叶修。

“录像录像录像!”

“帮你们破了记录,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啊?”

“这不是看我们都这么熟了嘛,辛苦了君莫笑大大!”为了看新打法,面子什么的暂且不要也没问题。

“行,加Q吧。”叶修点了根烟,深吸一口开始自己副本后的放松,“游戏里可没办法传文件。”

蓝河想想也是,便将自己的Q号发了过去,没一会就收到了叶修的好友申请。

通过以后,系统就将叶修分到了蓝河的“朋友”分组中。但蓝河盯着那个也叫君莫笑的Q名,又研究了一下那个写得像哭一样的笑字头像,突然觉得这人不太适合呆在自己“朋友”这个纯良的组里。

蓝河在列表中选中君莫笑,在剩余的“同事”“公会”“家人”“同学”等毫无新意的分组之中犹豫了一下,最后干脆重新建了小组,将君莫笑挪了过去。

嗯,这样才好。他看着君莫笑头顶着“Boss”的组名,心满意足收了手。

蓝河在这边折腾了五分钟,叶修那边的文件还是没有传过来。他又等了一会,看着毫无动静的对话框,干脆切回游戏。

“好友加啦。”

他委婉地提醒对方。

“哦。”

“录像呢?”

“这次没录。”

“靠……”

蓝河正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又一次被叶修耍了,就看见对方紧接着一条信息发过来。

“这次打得不算完美,等下次再给你录。”

“下次?”蓝河一愣,“这次打得不好吗?记录都这么夸张了。”

“说不定这还不是最终记录。”叶修卖了个关子,“这次打得还成,但队友不太好。”

“离恨剑有问题?”蓝河一下子反应过来。

“如果我说他是卧底……你怎么看?”

 

 -下一章-


====

趁这机会来说明一下~

虽然这只蓝是重生蓝,还是从3年后回来的。但他对十区的事情其实记得可能不如大家想象中的多。

因为角色转换一下,我们自己回忆3年前的事情,其实能记得的并不多——打比方3年前的我们在上学,我们能记得自己老师同学的名字,记得班级,记得自己某次大考考砸了,运动会班里得了第一。但具体每堂课老师说了什么,每次考试有什么内容,什么时候和朋友发生了小口角,这些事都是很难记得的。

小蓝也一样,他是普通人,没开什么记忆外挂,所以他对十区的记忆并不如我们随时随地可以翻原著,很多小事小细节是记不清的。 

比如他记得大事——君莫笑是叶修;记得大的趋势——君莫笑控制记录啦卖攻略啦;记得对他有特殊意义的事——蜘蛛洞穴差几秒记录被君莫笑给抢了,第一次被叶修坑了多少材料,等等。但更多的小细节他是记不得——比如小副本的记录到底刷了几次才确定,或者事到临头才灵光一闪有印象——比如之后的代刷副本风波。

所以这个重生挂真的没啥用啊对不起小蓝

总之如果记得的都是和叶修相关的那大概就是爱了

 


评论(24)
热度(344)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