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心灵成瘾 (上)

架空,充满二设的ABO+哨响。


系列文,前篇见:

《药物依赖》

《气味中毒》


其余叶蓝文走 目录


【广告:3篇完整版合集个志《药物依赖》二刷预售中

====

01


若在这片土地上呆满四季,便知道暮春的荒原总比别时要来得美些。

深绿色的野草覆盖褐黄的土地,间或有野花零零碎碎地绽放。干涸的河道里也渐渐从地下涌出了清水,温柔的滋润着从寒冬中长眠而醒的动物。

这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

然而对于人类来说,这也是一个充满杀戮的季节。

占据了近三成大陆的荒原自古就被特殊磁场笼罩着,一切科技仪器在其中皆无法使用,出行与作战只能靠旧时的马匹和刀枪。偏偏人类生存所需的能源石,却只存在于这广袤的荒原中。

`此外,不知是否由于受磁场的影响,荒原内总孕育着各种不同于内陆的,凶猛庞大的荒兽。这些荒兽每年春季便因繁殖和捕食而形成兽潮,从荒原入侵至人类所居住的内陆。直到寒冷的冬季,它们才会返回荒原深处休养生息。

为了保卫领土也为了寻找能源,人类中的几大势力——蓝雨、霸图、微草、轮回等,便在各自在大陆的不同方位建立了防卫基地,以抵御人类共同的敌人。

这一仗,一打便是百年。

 


02


蓝河与蓝溪阁的先遣队到达指定地点时,已是离开营地的第十二天。

葱郁地草原上突兀地插着根金属标杆,上面悬挂着用特殊材料制作的,绘有蓝雨纹样的旗帜。

蓝河甩了甩缰绳,控制着马小跑至标杆下。见周围无异常情况后,便打着手势示意其他人过来。

“云归注意周围情况,其他人跟我来。”

蓝河下马,任跑了几天几夜的伙伴在附近饮水觅食。其他几人见状也下了马,被点名的云归放出了自己的量子兽,苍鹰用喙亲蹭了主人一下后,又跑去蓝河肩上撒了会娇,低鸣一声便飞上天际,替地上的人类观察敌情。

哨兵的量子兽对向导有天然好感,蓝河也习惯了队友们对量子兽向他表达亲近。他领着其他几人用胶片相机将周围情况记录下来后,便指挥大家以标杆为中心朝四周分散开来。

这根标杆,代表着蓝雨部队目前在荒原内能抵达的最远处。而他们先遣队的任务,则是在大部队到达这里前,探明目标地的情况。

这附近并没有什么大型动物经过的痕迹,此刻的荒原宁静安详,和煦的暖风拂过,齐腰高的野草一层叠着一层,如波浪般荡向远方。

“无异常情况。”

“无异常情况。”

“无异常情况。”

分散的队员们再一次集中到了标杆下,汇报自己的检测结果。原地待命的云归也通过量子兽的眼睛,看到这方圆数十里内,明显在地面上行动的生物只有也只有他们一行人而已。

“无异常吗……”

蓝河打开已经磨损得厉害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的是去年先遣队来到这里时所遇到的情况。

“遍布着从未见过的荒兽,数量之多甚至几近形成兽潮。”他将内容念给其余人听,“最后先遣队只能插下标杆就启程返营,甚至最后以重伤两人的代价才安全离开。”

“有没有之前的荒兽已经迁徙到其他地方的可能?”系舟率先问。

“的确存在这种可能,”蓝河点点头。“但这周围有水源,水又是荒原中最重要的生存资源。按理来说,有着群居习惯的荒兽不应该轻易迁徙才对。”

“而且,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片区域很安静……简直太安静了。不说草食性的动物,这里几乎连虫鸣也听不见。”

“你是说?!”想到了什么的知月惊呼一声。

“没错,能让大群荒兽迁徙,普通动物消失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片土地已经有主了!”

蓝河话音未落,他的精神力瞬时激射出来,在半空形成数条透明的长鞭后,又猛地朝他们脚下的土地刺去。

只见一阵尘土飞扬,一条足足二十米长的土黄色肉虫被精神力从土地里拽起,虽然这虫型荒兽身形巨大,但身上却长着数不清的细足,移动力绝对不弱的。而且它破土而出的一刹,大张的口器里还露出了数不清的利齿。

直到刚刚站着的土地已被巨虫掀翻,又看见薄薄的泥土连着野草覆还在它的背上,云归等人才知道他们竟不知不觉间落入了荒兽的陷阱。好在当蓝河攻击的同时他们已默契地后撤,在站稳后立即召唤出量子兽,握着各自地武器朝荒兽攻去。

蓝河在用精神力控制住巨虫后,就退到了战场后方,将空间让给了更具备攻击力的哨兵们。他的精神力束缚了巨虫一分多钟,为众人赢取了时间。

“小心它的口器,有可能会喷毒雾!”

蓝河一边指挥,一边重新凝聚起精神力,将它们化作箭羽,从空中朝巨虫射去。先遣队几人早已熟悉了蓝河的攻击套路,在看见带有神经麻痹效果的尖芒落下时,都重新蓄好力,协同量子兽展开新一轮反击。

“先打眼睛!”蓝河大喊“这一轮结束后近战退下,远程接应,小心不要落入它的攻击范围!”

不管肉身多强大,眼睛永远是一个荒兽最脆弱的部分。失去视力后巨虫顿时狂暴起来,开始不间断地用身躯拍打着地面,以图消灭靠近自己地敌人。

早已脱离攻击范围的队员趁着荒兽失去理智,获得了短暂的休息时间。蓝河趁机对他们进行了应急精神梳理,扫除了他们之前过度攻击带来的不适感。

巨虫虽比去年记录的荒兽要强大,可它只有一只,且习惯用陷阱捕捉猎物。它那些伎俩对付智商低下的荒兽也许十分有效,但对于蓝河他们而言,面前的只是一块皮糙肉厚的蛋白质罢了。

于是接下来的战斗,由蓝河控场指挥和辅助,其余哨兵攻击,便将巨虫压制得毫无反击之力。在最后巨虫胡乱喷了两口毒雾,想要趁机钻回地底时,蓝河再次释放出精神长鞭,彻底断绝了它逃跑的希望。

“呼……”

巨虫倒地后,所有队员终于松了一口气。先遣队虽皆是部队中的精英,但奈何人数少,所以一路前行他们都极力避免战斗,直到今日避无可避。

“其实我们还托了这臭虫都福呢,”知月用袖口摸了把脸,“要是换成记录中那些群居的荒兽,我们根本打不过来啊!”

“所以我们要不要趁这只荒兽气味还没散时通知大部队快些赶来这里?”系舟思考得更仔细,“估计过一两周等气味结束,这片土地又会被其他东西占领,到时候就麻烦了。”

“系舟说得没错,我们得抓紧时间回营。”蓝河说,“大家原地休息半小时,处理伤口顺便解决午餐,半小时后我们就出发。我先去把标杆重新立好。”

作为路标的标杆不幸被刚才的战斗波及,正浅浅埋在土里。蓝河卷起袖子弯腰先将上面的土拨开,正打算一口气将它拽出来。突然一股腥风直逼脑后,伴随着还有战友的惊呼。

“蓝队小心!”

早已殒命的巨虫尸体原本就倒在标杆旁,现在却突然间活动起来,如同复生般眦裂着从口器中弹出一条细长的舌头。

巨虫速度极快,快到让哨兵们都来不及救援。但只见蓝河周身气息一荡而起,精神力瞬间凝练成一把长剑。

不同于之前半透明的武器,这散发湛蓝光辉的剑身意味着向导将精神力聚合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在蓝河反手挥剑的一刹,剑刃甚至还没碰到舌头,高次元的力量就将那即将刺穿蓝河脖颈的舌头粉碎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蓝河冷笑一声,将剑散去。直到他再一次将悬挂着蓝雨旗帜的标杆树立在这片土地上时,巨虫彻底死去的尸体才轰然倒塌。

“饿死了饿死了,快吃午饭吧。”

看着甩着胳膊,又变回往日人畜无害的向导,几个哨兵才从刚才那一击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有啊有啊,我拿——”

“滴滴滴!”

知月的话还未落,蓝河腰间的传呼机突然鸣响起来。这种传呼机并非使用电子信号,而是利用高维的精神力进行信息传送,因此能无视荒原磁场的干扰。

蓝河取下传呼机,用精神力扫过上面滚动的乱码。刚读完,原本泰然的神情一变,连步伐都焦急了一些。

“没时间原地休整了,马上上路。营地传来消息,B区遭到兽潮袭击。”

蓝河不顾得上说更多,匆忙收拾好物品后就翻身上马,扬鞭往回赶。其余几人一听,想到蓝雨此次派遣的作战部队大部分都驻扎在B区,也一同紧张起来。

但蓝河所担心的,并不只是蓝雨和蓝溪阁而已。

因为他知道,作为这次几大势力共同作战的战略顾问,叶修此时恰好也在B区。

“A或B或D 都好……为什么偏偏在B区!”

蓝河焦躁地在心里抱怨,他边催促着马匹加快速度,边努力通过精神力感受叶修的状况。

然而不知是因为距离太远,还是情绪太过烦乱,无论蓝河如何呼唤,精神力的那头却依旧静默一片,没有任何回应。

“你可别出事啊,叶修!”


-下一章-


=====

Go Back 还在纠结大纲就只能拿这篇来混更了哈哈哈哈_(:з」∠)_

评论(12)
热度(210)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