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心灵成瘾 (中)

架空,充满二设的ABO+哨响。


系列文,前篇见:

《药物依赖》

《气味中毒》

《心灵成瘾》(上)

其余叶蓝文走 目录


【广告:3篇完整版合集个志《药物依赖》二刷预售中

======

03


每年春季,是各大势力间放下彼此大大小小的矛盾,来到荒原边际共同御敌的时节。

盘踞在东方海边的蓝雨,西边沙漠的霸图,南向森林的微草,以及极北高山的轮回……无论荒原中的荒兽是否真正威胁到他们的地盘,他们都会派遣部队一齐保卫防线。

这是同属于人类的默契。

然而几大势力的首领都没想到,今年叶修会亲自到前线来。

兴欣研究所本身地盘还不够其他势力一个城镇的大小,但其研究的是与人类息息相关的第三性,所研发的抑制剂等产品又是生活必需品。再加上副业卖卖军火和情报,以及头领是过去被称为“战神”和“大陆第一人”的叶修,兴欣才得以在几大势力的夹缝中顽强生存着。

没有军队配置的兴欣一般每年只会派几名研究员到前线来收集武器使用数据和荒兽的情报。身为所长的叶修比起外出,更喜欢用“坐镇兴欣”的借口窝在实验室里搞研究,还很美其名曰“打打杀杀这些事就交给那些小年轻去做就好了。”

即使助手反驳“霸图首领每年都会去指挥作战哦”都没有用。

所以,当叶修开着他那台破旧的飞行器,扛着把长相奇特的武器晃悠到B区时,接到消息的指挥官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概能猜测到一部分原因的梁易春笑而不语,想到一天前蓝河的先遣队刚出发前往荒原腹地,便嘱咐副官给这位特殊的客人安排一个帐篷。

“帐篷放在蓝队旁边就好,叶神大概会在B区呆几天。如果缺什么生活用品的话,让他暂时用蓝队的吧。”

叶修退役离开军队也有三四年时间,现在又回到前线,虽然身份从将军变成了研究员,他依旧兴致高涨。只可惜抵达B区还不足两日,他们就遭遇了兽潮的冲击。负责守卫B区的蓝雨和霸图虽迅速设立起保卫防线,并第一时间向其他区域求援,但由于荒兽数量众多,他们的防线依旧一步步后撤。

“再这样下去情况不妙啊,”在兽潮来临的第三日,叶修来到作为临时会议室的帐篷,对蒋游和梁易春说,“我想到一个办法,你们要不要试一试?”

有了叶修的战略指导,B区最终还是守住了防线,没让兽潮入侵到内陆造成更大危害。到后来他们甚至有了反攻的余地,又将失去的土地一点点夺了回来。

一周不到,原本聚集在一起的荒兽已被打散。在分别击杀了几只荒兽头领后,一些兽群也逐渐散去,兽潮的攻势渐渐减弱。

然而当众人松了一口气,以为这次危机已经过去时,一只从未见过的兽王却突然出现在战场上。

灰褐色的身躯如同小山般巨大,四条尖锐的獠牙上挂着不知什么动物的碎肉和血迹。两条分叉的长尾如同鞭子般灵活,上面覆着长满倒刺的鳞片。

它甚至还能凭借叫声呼唤不同种类的荒兽,让原本已经散去的荒兽再一次聚集到它身边,一步步逼近B区防线。

“救援还要三日才能到……我们人员伤亡数量过多,已经不能支撑它们再一次的冲击了……”临时会议室里,梁易春皱眉看着战报,“诸位,说说想法吧。”

坐在他身边的蒋游站起来,指了指沙盘。“我们现处的位置都是平原地带,原本叶神提出的逐个击破荒兽首领打散荒兽兽潮的方法,在我们人员充足,荒兽又没有统一指挥的情况下是有效的。但是现在……”

“最坏的方法,是只能撤退了吗……?”

梁易春内心一揪,“撤退”是一个军人最不愿意考虑的事。然而现在情势严峻,若找不到方法突破僵局,不出三日B区所有人都要被困死在这里。

他突然想到了还在外执行任务的蓝河小队。先遣队的任务向来繁重危险,因此梁易春对这次兽潮袭击的事只对蓝河简单的提了提,以免他们太过担忧。但以他对蓝河的了解,想必此时先遣队已经在返程的路上。

如果此时他们撤退了,那还未归队的先遣队员若是遇上兽王,生存的可能性则几乎为零……

“不能撤退。”原本一直沉默的叶修说。“我们身后两百公里不到,就有人类居住的村镇。肩负着保护人类的我们,又能退到哪里去呢?”

“可是……”蒋游何尝不知道这点,但现下战况已十分惨烈,他手下的队员们还能站起来的不足一半。若是硬着头皮打下去,别说同归于尽,不过是给那只兽王白白送人头而已。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那头新出现的兽王是吧。”没等别人反驳,叶修继续说,“那么,将它解决不就好了吗?”

“叶神,你是想——”梁易春试图阻止,“不行!之前派遣过二十来人的精英作战小队全都失败了,就算叶神你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

“说什么一个人……这不是还有你们在嘛!”叶修起身,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战场可不是给谁拿来耍帅用的,我也没打算靠自己就挑翻全世界。”

“好了,霸气雄图派三个队伍负责消灭和阻拦被召唤过来的其他荒兽,蓝溪阁协助,然后再找一个小队帮我牵制那头荒兽。”

“但这样主力作战也只有你一个而已。”

“对我有自信一点嘛梁队长!”

叶修取下一直随身携带的细长包裹,解开细绳后,随着麻色布料的滑落,一把散发着银色金属光辉的伞就这么出现在众人眼前。

“难得有机会,可要让我好好试验一下我的新武器啊!”

 


04


当蓝河几人策马回到营地时,那里已成为一片废墟。

荒兽的支离破碎的尸体散落在地上,血染红了原本鲜绿色的草茎。一些被撕裂的帐篷和豁口的刀剑被丢弃在地上,不知它们的主人现在何处。

“暂未发现我方人员的尸体。两公里外有车轴和马匹移动的痕迹,看来大部队应该是向后方转移阵地了,我们现在要去追吗蓝队?”

“……蓝队?”

蓝河看着这经历了一场大战的营地发愣,连系舟的话都没有听到。直到知月从后面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才晃神似的应了一句。

“休息一下,我们继续前进。”

两日前在他们回到半途时,蓝河收到了梁易春传来的最新坐标。但自那次之后,营地那边就再无消息传送过来了。

不知他们是否还在原地。

不知他们作战是否还顺利。

不知他……是否还平安无事。

这几日繁杂思绪和过度疲惫让蓝河的精神力也跟着不稳定起来。夜晚短暂休息时,总是一闭眼就梦到叶修在他眼前被荒兽撕裂,变得鲜血淋漓。

“可恶……!”

蓝河低斥了一声,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然而无论深呼吸多少次,只要想到那个名字,他的心脏就如同失控的机器般鸣动不止。

“是因为精神契约的关系吗?”

“还是因为……我‘本能’的关系?”

又一日的疾行后,他们终于根据战场上打斗的痕迹,一路寻到了已经变得疮痍的营地。蓝溪阁和霸气雄图的营地规划早被打乱,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挤满了两方受伤的士兵,断掉的刀剑和损坏的枪炮在营地堆了一角。几个后勤兵在营地中央拿铁锅煮着不知道加了什么的浓汤,还能动的人拿着几个磕了角或缺了口的饭盒,呆在一旁帮自己和兄弟打饭。

一副惨败的模样,蓝河想。

但意外的,众人脸上并非惨烈作战后的悲伤或麻木的表情,有些人甚至带着兴奋的笑容。

“哎?蓝队回来了啊!”

几人刚靠近营地,就有蓝溪阁的人认出他们。那几人一嗓子接一嗓子的喊,不出一会,就有个副官从后面帐篷跑出来,向几人敬了个礼。

“蓝队平安回来就好!因为梁队受伤了不方便出来,他让我传达一声,请蓝队去他那报告任务情况,其他人原地解散休息。”

蓝河下马把缰绳交给系舟,转头跟着副官进了梁易春的帐篷。一路上他口开了好几次,但还是未能把“叶修现在如何”这个问题问出来。

渴望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

梁易春的伤比蓝河想象得轻一些,至少没缺胳膊少腿,只是在右腿上缠了一圈绷带。蓝河进去的时候,他正靠在床上,签着一份份的报告。

“这次遇到兽潮在我们意料之外,蓝溪阁近八成人员受伤,其中30%精神力受损严重,需要经过长时间治疗才能复原。”

“这些人之后安排到我这里来,回基地后我组织向导对他们进行初步治疗再送入疗养机构。”进入工作状态后的蓝河觉得自己已经游离的理智稍微回归了一些,“战损呢?”

“普通作战队员死亡23%……精英部队还好,伤亡率5%,主要是一般士兵面对突发情况应急能力还是不足,伤亡的概率太大了。”梁易春放下笔捏了捏眉间,多年战争使他能在理智上将队友的死亡仅仅化成一个数字,但这不过是不愿对那些消失的面孔罢了。

“回去得申请补充蓝溪阁人员,还得继续加强训练。”蓝河在脑中记下这件事,“正好黄少说蓝雨本部训练营有一名需要实战训练的新成员,等这次作战后就让他一起加入吧。”

“这件事之后再议,你先把这次先遣任务的情况说明一下。”

说明任务加上讨论接下来的战略,蓝河与梁易春的对话告一段落时,时间已过去了将近一小时。

“你先去休息吧,刚回来东西也没吃吧,拉着你说这么久是我的疏忽。”直到副官进来换药才发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梁易春歉意地说。“现在兽潮也已退去,接下来一周应该都不会有什么大的作战,你好好休息一下。”

提到兽潮,被蓝河刻意遗忘的事又重回脑海。他站在门口踟蹰了一会,看着梁易春绷带下狰狞的伤口,吐气又吸气,才小声的问。

“那个……叶修呢?”

“什么?”

“叶修……他现在还在B区吗?”

蓝河大了点声,换了个委婉的问法。

“他啊,唉……”梁易春叹了口气,“当初那只兽王袭来的时候,本来我们都该撤退的。但多亏了叶神,以一己之力压制甚至击杀了那只凶兽,才能让我们有机会击退兽潮。不过……”

蓝河的心随着梁易春的叹息提到顶峰又沉回谷底,他听了那句“不过”,感觉自己心都停跳了几拍,四肢也在瞬间变得冰凉起来。

“不过,凭他一个人还是吃力了一些。打到最后他的精神力全都枯竭了,躺了几天还是连量子兽都释放不出来。他又不愿意让别的向导帮他治疗……”

“你,你是说!”蓝河嘴张了张,试了好几次才发出干涩的声音,“叶修……他还活着?”

“你是他Omega你不知道他还活着吗?”梁易春奇怪地反问,“结合后若失去伴侣,另一方不说精神失控,但也不会像你这样站在我面前好好跟我汇报战况的。”

蓝河第一次后悔为何自己没有多了解些OA常识,但此时他已顾不得想那么多。他冲出门跑了几步,又急匆匆的转回头,炮弹似的问:“他人现在在哪?”

“你原来的帐篷里。”

“那我,”蓝河连礼都没顾得行,又冲了出去,“我去给他做治疗!”


-TBC-

评论(6)
热度(195)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