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心灵成瘾 (下)

架空,充满二设的ABO+哨响。

系列文,前篇见:

《药物依赖》

《气味中毒》

《心灵成瘾》(上)

《心灵成瘾》(中)

其余叶蓝文走 目录

车见外链

【广告:3篇完整版合集个志《药物依赖》二刷预售中

======

05

蓝河掀开自己的帐篷时,叶修正躺在床上,吊儿郎当地吃不知从哪找来的野果。

原本的作战服在战斗中已经报废,立了大功的战神只能披着件勉强还算干净的衬衫,敞开的衣襟下是裹了几层的绷带。

看见蓝河气势汹汹地进来,叶修往自己嘴里送果子的动作一顿,才发觉自己装病弱的打算出师未捷身先死。刚进嘴里的果子也没办法再藏回枕头底下,只好嘎巴两口把它们吞到肚子里去,然后乖乖地双手投降。

“有话好好说!打人……还是打脸吧,我全身上下只有脸是完好的了。”

“你——”蓝河根本没注意到叶修说了什么,他的视线停在还残留着血迹的绷带上,脑子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不自觉的扑过去一把抱住眼前的人。

“嘶嘶嘶疼……”

一百多斤的人对叶修来说还是有点冲击的,他拍了拍蓝河的背,感到对方搂住自己的手松了些,却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才意识到蓝河对他的担心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重。

“我没事,”叶修愧疚地说,忍着疼把对方往自己胸口按了按,“你听听,我还活着呢。”

嗅到了熟悉的信息素味道,蓝河的情绪平静了些。他从叶修怀里离开,闷闷地说了一句“吓死我了”,却怎么也不肯抬头。

叶修估摸着蓝河大概红了眼睛却不愿让他看见,只好重新伸手将人搂住,等到对方稍微平静下来,才把人拉到床上坐好。

“摸着都感觉瘦了点……你有几天没好好睡觉吃东西了?”

“出任务不都这样吗?”蓝河倒不觉得自己连续两三天赶路算得上什么,倒是低头看见自己外套上还沾着尘土,忙挣脱了叶修的怀抱,往床尾挪了挪。

“我身上脏,别弄到你的伤口。”

“大家都差不多……柜子后面有后勤打的一桶水,我还没用过你将就一下。”

作战时更差的环境蓝河也经历过,现在还能有水已经是莫大的惊喜。他利索地下床,先仰着头将外套的金属纽扣从喉结开始一颗颗往下解,脱下后随手抖了抖灰,把外套搭在了椅背上。

外套下是便携式带枪套的黑色皮质军工带,蓝河将手枪和其他物件取下,才反手伸到背后,将紧缚住上身的军工带解开。取下军工带后身体明显轻松了许多,蓝河活动活动有些肩膀,松了衬衫领口,一只脚搭在椅子上,把绑在大腿上的两根军刺拔下后,又从长靴筒里抽出一把袖珍匕首,才俯下身,开始慢悠悠地解鞋带。

叶修就这么半靠在床上,欣赏久别重逢的伴侣在自己眼前宽衣。蓝河的动作并不像他记忆中都城那些倚伴着Alpha的Omega那样,举手投足一嗔一笑都不自觉地散发着甜美的信号。此时灰头土脸的蓝河看上去和营地中其他人完全没什么不同,第三性的特征在他身上早已模糊,但在叶修眼里,这样的蓝河,危险又性感,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完了——叶修突然想——就算蓝河不是Omega,和他没有那十年的牵扯,但只要看见这样的蓝河,自己依旧会爱上他。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对他已经成魔成瘾。

“小蓝……”

“嗯?”

“过来让我亲一口。”

“滚,别打扰我洗脸。”

营地的生活用水有限,蓝河从桶里接了半盆,打湿毛巾后脱去上衣,挽起裤脚,一点点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擦干净。

刚收拾干净自己,就有医务兵过来帮叶修换药。蓝河趁机弄清了叶修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的伤有十几处,其中几道还异常狰狞可怕。但好在Alpha体质向来不错,估计再有几日,伤口就能彻底愈合。

“现在你最大的问题果然还是精神力。”

待医务兵走后,蓝河重新坐回床边。他先释放出精神力去接触叶修的身体,结果发现叶修体内没有一点精神力,看起来和普通人并无什么区别。

“有点麻烦啊,”蓝河皱了皱眉,“你的狗呢?”

“那不是狗,是狼……”叶修同情了自己量子兽几秒,“在战斗中它受了重伤,应该是退回高维度去修养了。我现在无法召唤它,只能隐约感受到它没事。”

“你这几天精神力也没有自然恢复?”

“没,”这一点叶修也感到很奇怪,“从前我精神力用尽的时候短则三五天,长则一周总能恢复至少三分之一,但这次这么多天过去了一点要恢复的迹象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是武器的原因。”

“武器?”

蓝河曾经在兴欣见过叶修过去身为战士时使用的战矛,深红的金属长柄和银色的尖芒,这个被主人命名为“却邪”的神兵曾与叶修的名字一起响彻整个大陆。

“不是却邪,是这几年在研究室里无聊鼓捣出来的。”叶修指了指被他随手丢在墙角沾满泥和尘土,还带着点血迹的伞。“名字叫‘千机’,可以变成许多种武器,用起来挺方便,不过控制起来需要更多的精神力……”

后面的话在蓝河越来越黑的脸色中被叶修吞进肚子里。

虽然很想和床上这人武力讨论一下为何要带新武器去讨伐一只高智商高力量的新型荒兽,但确定叶修失去精神力很可能是因为武器而不是更糟糕的原因后,蓝河原本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一半下来。

想好接下来的梳理方案后,蓝河翻身上床,双膝分别跪在叶修腰的两侧,没理会对方吃惊的表情,直接闭上眼,用额头抵住对方的额。

如同温柔的水波一般,蓝河的精神力从接触的地方一点点流进叶修的身体,让干涸了多日的叶修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脑内因战斗而造成的精神创伤在水流的波荡中慢慢被抚平,叶修眼中甚至看到了一片粼粼的蓝色波光,仿佛夏日在浅浅的河底,阳光穿透水面的景象。

直到水流缓缓褪去,世界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叶修依旧留恋着刚才奇妙的感觉。他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哨兵都渴望拥有一名专属的向导,然后努力把他们的专属向导变成伴侣。

从小到大因为精神力稳定而没受过狂暴症之苦的叶修突然庆幸蓝河没被蓝溪阁或是其他地方的哨兵给拐走,并决定即使自己已经从战斗人员转职为技术人员,也要向自家向导隔三差五的申请提供个精神力疏导。

“精神损伤修复了90%以上,”疏导结束后,蓝河直起腰,“疏导效果优秀,这是我第一次帮人疏导能一次性恢复70%以上的,原来哨兵和向导结合后治疗效果能加成那么多……你现在感觉如何?”

“很舒服,除了没有精神力外一切正常。”

“刚才疏导的时候检查了你的精神源,完好无损。我之前也没遇到过你这种情况,只能建议你卧床休息一段时间看看。”

“说不定还有另一种方法,”叶修冲蓝河眨了眨眼,“我觉得来点特殊手段说不定有助于治疗。”

“什么?”

“哨兵和自己的专属向导结合能刺激精神力的恢复——这种基本常识你不会忘了吧。而且小蓝……你不觉得你现在的姿势有点糟糕吗?”

-上车-

====

完成任务……

我要不更文了就是被刀剑乱舞气死的!!!!

评论(34)
热度(311)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