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Go Back to the Beginning 19

原著向,蓝河重生回十区开服,再刷君莫笑大BOSS的故事。


01/目录/18


这段时间生病了,所以延误了更新抱歉啊!

趁病好了七八成先来更一发,只是写的时候还晕乎乎的所以有Bug的话见谅……(之前的Bug也等我病好之后一起改了_(:з」∠)_

争取在开学之前多写点,以免又陷入开学地狱不可自拔。


过渡章。


====

19

 

零点过后,与蓝溪阁协定好的霸气雄图正抓紧时间攻略流离之地。

5人暴力队一边行进一边消灭着地图上的小怪与前两个Boss,进入副本的第19分钟,他们就来到了最终Boss托亚的面前。

“开刷。”

身为队长的元素法师爱凑热闹一声令下,带着光影特效的技能纷纷落到了警戒中的怪物身上。随着托亚一声怒号,5人齐齐往前冲去。

他们是霸气雄图公会精英中的精英,对付这种低级副本自然不需要过多的指挥。在默契的配合下,托亚血条逐渐下降,最后不甘地倒在了5人面前。

“26分32秒44。”夜渡寒潭看着系统跳出来的记录公告,松了口气,“比月轮的记录快了2分钟,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多谢大家啊。”

“客气什么!以后有需要再喊我们啊!”

今天来帮刷记录的几人与夜渡寒潭都是在神之领域的兄弟,他们多聊了几句后,就先下线回神领忙自己的事去了。

到最后,副本外只剩夜渡寒潭与爱凑热闹两人。

“会长你还有什么事吗?”

夜渡寒潭见身边的人没有下线的打算,便开口问。

爱凑热闹,同时也是霸气雄图神之领域会长游峰电、真名为蒋游的男人正翻阅着第十区的各大副本记录。他的目光在冰霜森林那16分的记录上停留了好一会,才开口问。

“月轮那个28分的记录,应该不是君莫笑的极限吧?”

“呃……没错。”夜渡寒潭回答,“刷记录的时候君莫笑和他的固定小队都没满级,队伍里还有一个月轮的人,所以那个记录不是他的极限。”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这个26分的记录也并不算安全。”

夜渡寒潭沉默了,原本以两分钟大差距超越月轮的喜悦在他心中瞬间散去。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明白以君莫笑的水平,超越26分并非不可能。

“如果有必要的话,明天我带兄弟几个多练习一下,看看能不能再把流离之地的记录提高一些。”看出了夜渡寒潭的难处,蒋游直接开口,“买君莫笑不碰记录的代价太高,能不走这步棋就尽量避免吧。”

“好的好的。”夜渡寒潭应下,接着抱怨,“唉,都是月轮那群傻逼。要是没有他们在世界频道上满嘴跑火车,怎么会连累我们!还好后来没闹太大,反倒是他们自己被人撕了,哈哈哈这就是活该啊!”

“那晚上的聊天记录我也看了截图了,”听夜渡寒潭提起这件事,蒋游也想到什么,“你觉不觉得……后来撕月轮的那些人有点奇怪?”

“嗯?哪奇怪?”

“最开始站出来带起节奏撕月轮的那些人,在之前并没有发过言。”

“什么意思?”夜渡寒潭无法理解蒋游的言下之意,只好开口问,“说不定那些人之前没注意世界频道吧,这很奇怪吗?”

“一个人没注意就算了,十几个之前都没发过言的人突然在同一个时间点内站出来,统一战线撕逼月轮,话语间还相互呼应,甚至把整个世界频道的局势都控制住了,以至于让月轮很快败下阵来,这难道不奇怪吗?”

“……”

“而且你知道在那些人出现之前,撕逼的人在世界上说了什么吗?”蒋游顿了顿,也没指望夜渡寒潭回答,自己接着说。“他们已经开始提到了君莫笑,提到了月轮破纪录是靠君莫笑,甚至还有人提到了蓝溪阁和霸气雄图。不过在事件变得对我们更不利之前,那些人就出现了,然后把话题引到了其它方向。”

“你是说?!”夜渡寒潭琢磨了一下蒋游的意思,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些人是有组织的吗?但他们都不是同一个公会的啊!不……等等,不是同一个公会还这么一唱一和才奇怪……但又会是谁组织的呢,没理由啊!撕月轮又得不到什么好处。”

“谁说没人得到好处?”蒋游关掉显示屏上的副本记录框,“你刚刚还说多亏话题转移,避免我们受到更大的损害。所以如果这件事不是你做的,那当然只会是同样受益的蓝溪阁会长……蓝桥那家伙做的了。”

“不会吧……”夜渡寒潭不可置信。

“所以你以后和他说话小心点,别不小心把自己卖了都不知道。”

夜渡寒潭打了个抖,想起昨晚才和蓝河商量着流离之地与一线峡谷副本记录一人一个,而对方则率先选了一线峡谷,将流离之地留给了他们。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流离之地的副本门口,这带着冰蓝色特效的入口此时在他眼里,不知道为何变得有些可怕。

他们真的能够突破君莫笑的桎梏,夺下流离之地的记录吗?

原本信心满满的夜渡寒潭,此时突然有些不自信起来。

 

坐在电脑前的蓝河打了个喷嚏,忙给自己灌了口热水,以防感冒。

从神之领域回来后,他先联系了负责练小号的同事,拜托对方准备好职业适合的号,并抓紧时间把它们练到33级,以便春易老他们使用。

蓝溪阁5大高手,同时也是蓝溪阁管理层的5人,除蓝河外,只有春易老与笔言飞是G市人。曙光玄冰和入夜寒虽然和他们同省,却不同市,等账号练好后,还得提前将账号卡快递给两人。

蓝河在心中默默记下这件事。

他靠着椅背伸了个懒腰,抬头看到墙上的挂钟,才发觉时间已过了十二点半。深夜的俱乐部静悄悄的,仿佛整栋楼只有他一人还醒着。蓝河叹了口气,站起来活动活动变得僵硬冰冷的身体,让自己在冬夜变得暖和一点后,目光扫过办公室里其他空荡荡的座位。

自从十区开服后,他好像已经很久没好好在现实中和春易老几人说过话了。身为需要和战队对接的公会会长,春易老的上班时间自然与战队作息一样,都是白天呆在俱乐部,然后晚饭前就返回G市的家中继续登录荣耀。而同样在G市有家的笔言飞则基本呆在家中上游戏,偶尔需要到俱乐部点个卯,也是在蓝河休息的时候过来。

而其他区的负责人情况与笔言飞差不多,除非有事需要集合,他们更宁愿呆在没有领导的家里工作。导致俱乐部整个网游部门中,只有蓝河一人在G市里没有自己的房子而住在员工宿舍,为了配合十区开荒大半夜还在办公室里上荣耀。

想起自己回来前辛辛苦苦用省下的房租攒的一套市郊Loft首付就这么化为泡沫,蓝河一阵心痛。他决定过两天趁他过生日的时候,一定要把春易老等人都喊上,出去好好吃一顿,以慰劳这大半个月来自己受伤的心。

把未来的大餐当做工作动力后,蓝河终于有精神喊上系舟几人,去刷一线峡谷的副本。刚刚系统已经弹出消息说霸气雄图已刷新流离之地的记录,他们蓝溪阁也要抓紧升级才行。

一线峡谷的副本位于一线峡谷练级区的深处,地图与练级区相仿,由数不清的山壑组成。若是新人到此,不仅要防备从山石中突然跳出来的敌人,还得识别这彷如迷宫般的地图。但对于蓝河等老手而言,这些都不是问题。

因为目的在练级而不在记录,几人都打得比较放松。蓝河趁机和他们说明了春易老的决定,再深入解释了一下如今十区复杂的情况。

“总觉得我们前途好黑暗啊……”云归感叹,“第八区开荒的时候我也去过,总觉得和十区不是一个难度的任务。”

“没错,其他区开荒是普通难度,轮到十区就是地狱难度。”雷鸣电光吐槽。

“何止地狱难度,我们明明是‘君莫笑’难度的。”灯花夜哼哼着说,“整个第十区,哪都有这人的影子,有人和我说他是GM我都信了。”

“蓝河你和他关系应该挺好的吧,”系舟问,“有试着弄清他的身份吗,这样的高手到底是从哪来的?”

没想到几人三句两句又聊到了君莫笑,蓝河顿时从心痛变成了胃痛。

“先不说你从哪看出我和君莫笑关系好……知道他身份又能怎样?”他咬牙切齿说出切身体会,“能从他手上抢过副本记录吗?能从他手上抢过野图Boss吗?能从他手上抢首杀吗?不能!”

“但你可以人肉他,然后去他家给他套个麻袋?”感受到自家会长怒气值要满了,灯花夜神来一笔建议到,“无法打死他的角色,你可以先击败他的肉体嘛。蓝河啊,人活着就要怀抱对未来的美好希望才对。”

“呵呵。”

蓝河十分感动,然后把boss挑空砸向对方。


-下一章-



评论(25)
热度(207)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