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Go Back to the Beginning 20

原著向,蓝河重生回十区开服,再刷君莫笑大BOSS的故事。


01/目录/19


依旧是晕乎乎状态写出来的。

20章了啊……希望能挺过20章诅咒(。

====

20

 

在霸气雄图与蓝溪阁都在为副本记录而忙碌时,处于风暴中心的叶修却带着包子入侵几人,来到烈焰森林中寻找徘徊于此的野图Boss。

烈焰森林是34-36级的练级区,此时十区第一阶梯的玩家才32级,因此除了森林外围偶尔有几人越级打怪外,森林深处只有他们几人在行走着。

“找到了。”

在树丛掩映下的一片空地中,身穿赤红长袍拿着细长的法杖,周身火焰围绕的炎女巫卡修正对着一个篝火念念有词,她的周围聚集着一大群皮肤鲜红、样貌丑陋的哥布林,围着火堆叽叽喳喳说着玩家听不懂的语言。

“准备,开刷。”

随着叶修的指挥,君莫笑与风梳烟沐的枪炮同时出击,将怪物群从篝火旁引出来。野图Boss的活动范围比普通小怪要大得多,因此在两人一边飞枪一边脱离篝火范围后。当哥布林被拉到脱战离开两人的视线范围,只有炎女巫还穷追不舍后,叶修将此时的坐标发给提前闪避的包子入侵与寒烟柔,通知两人过来打怪。

除了流离之地最终Boss那种随机攻击的特例外,荣耀大多数怪物的攻击模式都不难摸清,炎女巫卡修亦是如此。所以即使他们与卡修有6级的等级差,面临的最大问题也不是跟不上炎女巫的攻击,而是受到等级压制而带来的攻击力不足。但对于叶修来说,这算不上是个多大的问题:如果一次攻击只能造成从前十分之一的效果,那么只要攻击十次就没问题了。

所以他才会选择在各大公会下手之前来刷炎女巫,除了这个野图Boss有他需求的稀有材料外,也抱着训练包子和寒烟柔作战耐性的目的。

三个半小时后,炎女巫终于被四人耗尽了最后一滴血,倒在了森林中。叶修没在意世界频道因他们的首杀而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他只是查看了炎女巫的掉落,然后遗憾地发现这回并没有爆到多少他想要的材料。

“有点麻烦啊……”

叶修十指交叉来回活动着手指和手腕,思考着接下来应该如何做。

想要升级千机伞,就必须获得各种稀有材料。但很多材料,尤其是野图Boss掉落的,光凭他们几个人来收集几乎不可能。就好比炎女巫卡修,他们能轻松抢到的也就这一次而已。等卡修再刷新时,各大公会的精英们肯定已升上33级,届时野图Boss又会沦为大公会博弈的对象。

果然还是得想办法和公会合作……叶修点开君莫笑的好友列表,上下扫视了一轮。自从月轮在世界频道上和人争执后,原本与他有过合作的蓝溪阁与霸气雄图没再联系过他,而原本处于观望状态的其他公会也只是偶尔来他这里探听消息,但请他刷副本的事却闭口不谈。

既然山不就我,那就主动进攻。拿定注意的叶修点开列表中与某人的对话框,然后飞速编辑了一条消息发送过去。

 

蓝河小队开始练级后第5次进入一线峡谷时,触发了副本的隐藏Boss。

他们这两天都在各个副本来回奔波练级,几个副本每个三次的刷下来,两天时间他们的经验条就升到了32级的60%。估计再过一天,就能摸到33级的大门,然后开始认真刷一线峡谷的记录了。

不过明天的事明天说,在不用刷记录的时候遇到隐藏绝对是大喜事。系舟看了眼系统提示,然后开口说明:“是白狐母纳西,那个穿着狐狸皮的召唤。”

一线峡谷地图等级比流离之地高一等,按照游戏主线,玩家攻略流离之地后,会浪人们口中得到一线峡谷中居住着一群穷凶极恶的山贼团,于是便开启新地图到此处来为民除害。一线峡谷外围徘徊的人形怪都是山贼团的小兵,而副本中的Boss则是他们的头领。

常规Boss是山贼团的3个当家,而隐藏Boss则分别是山贼团的头号打手影刀客阿红与军事白狐母纳西。两个隐藏攻击各有特点,掉落的稀有材料也各不相同。蓝河几人升30级以来只触发过一次影刀客,这回能遇上白狐母,自然是兴致勃勃往前冲。

“双紫蛋!可惜没武器啊都是材料……”

在白狐母倒地后,灯花夜抢先上前摸了尸体,然后怏怏地把材料交给蓝河。

“白狐母怎么掉都是布甲装备,关你什么事啊。”雷鸣电光上前选了一双法系能用的蓝装靴子,然后将另一双手套留给了云归,“好了好了继续!争取在刷记录前把身上的装备都更新一轮啊!”

“滚滚滚,我要抱着我的橙色大盾再用10级呢!”

灯花夜反呛回去,然后举起自己的重剑,向着下一群小怪冲去。

三轮一线峡谷刷完后,时间也到了凌晨两点半。蓝河正准备返回主城将修理一下装备的耐久,就看见世界频道上弹出一条系统消息。

“恭喜玩家君莫笑、风梳烟沐、寒烟柔、包子入侵完成炎女巫卡修首杀!”

“卧槽!”

消息一出,连一向淡定的系舟都憋不住了。他打开玩家搜索输入了君莫笑,搜索一看发觉对方并没有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飙升到33级。

“居然越6级去杀野图……这帮人究竟是什么怪物啊!”

蓝河张张口想说什么,却仿佛突然中了沉默debuff,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深呼吸了好几次,在队友都以为他掉线时才说。

“剩下的副本cd明天再清吧,我有事离开一下。”

“理解理解,好走不送。记得打听清楚君莫笑到底想做什么啊!”

 

一碰上君莫笑,连退队都退出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来。蓝河苦中作乐地想,点开与君莫笑的对话框,一行字删删改改几回,还是没能将消息发出去。反倒是夜渡寒潭的名字在那里闪烁不断,蓝河不用打开就能猜到他也是来找自己讨论“君莫笑想做什么”的人之一。

问题是,君莫笑真的打算“做什么”吗?

不,比起认为君莫笑在暗中计划通过炎女巫颠覆十区之类的事,蓝河更相信对方只是单纯地杀了一个野图Boss而已。

只是因为这个Boss其他人都没办法杀,但偏偏被他杀了,所以才引来无数的猜疑。

“有点麻烦啊……”

蓝河摘下耳机,揉了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发出了和叶修一样的感叹。

然而还没等他继续组织语言发消息给叶修,对方反倒先发制人先联系他了。

“有空?”

开头简单明了,让一直在纠结用词的蓝河觉得自己十分愚蠢。

“看到你的首杀消息后没空也变得有空了。”蓝河回复,想想又加了一句,“恭喜啊!”

“真心的?”

“橙装级别的真心够不够?”

“嗯,够了。”

坐在电脑前的叶修不自觉笑了起来,自从首杀卡修后十区排得上号的公会会长都给他发了信息,开头无一不是“恭喜兄弟”“恭喜高手”,但后面接着的,都是明里暗里的打听消息与拉拢关系,内容套路得他直接用复制粘贴就能回复那些人。

“我还以为你会因为月轮的事生气,现在看来你挺大方的嘛蓝会长。”

没等蓝河回复,叶修接着打字。他原本找蓝河是为了各大公会关于副本记录的态度问题,但一和小剑客聊起来,话题就忍不住往岔路上跑。

算了,叶修想。刚打完三个半小时的怪,当做中场休息也不错。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不生气啊?我超生气的好吗!”

提到月轮,蓝河就想起自己前几天加班加点还掏钱请小号的事。“

那公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有啊,我很小心眼的。你坑过蓝溪阁的事我都好好记着呢!”

“你生气还说自己橙装真心恭喜我啊?”

“现在掉成蓝装了。”蓝河气呼呼地回复,“趁我拉黑你前快说正事。”

“好吧,说正事。”叶修有些遗憾地把话题拐回来,“我就想问问,你们几家大公会对副本记录现在有什么打算?”

“……因为副本记录和野图首杀的事,你现在和我们几家大公会间四舍五入算对立势力……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蓝河被叶修这直白的问题问得愣了几秒,才纠结地问。

“知道。”

“那你还来问我!”蓝河有些无语,“哪有人跑去竞争对手那里问人家商业机密的啊?”

“和我对立的是蓝溪阁,又不是你。”叶修淡定回复,“我觉得我俩关系还挺不错的,你不觉得吗?”

“……”

“唉,之前是谁跑来要和我‘交朋友’来着?结果一转头就这么冷漠地对待我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说!”不想听见自己大半个月前的黑历史,蓝河只好投降,“让我想一下从哪说起……”

“这就对了嘛。”达到目的的叶修心满意足,“小蓝你要这么想:就算你不说,我多问几个人也能知道结果。所以现在你直接告诉我,你好我好大家好,多省事啊。”

“求你闭嘴。”

蓝河恨恨敲着键盘,觉得此情此景颇为熟悉。

过去的自己已被叶修这一招坑过无数次,怎么重来一回,依旧闪避不了呢?

 

-下一章-

===

【过去】

叶:蓝啊,给我个卧底名单呗?

叶:蓝啊,给我个公会仓库制度呗?

叶:蓝啊……

蓝:求你别说话!(╯‵□′)╯︵┻━┻

 

写这篇最绝望的是,发觉自己无论怎么操作都不如原著甜这件事。

评论(16)
热度(257)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