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天黑黑-序幕

大概是万圣贺文?

荣耀版狼人杀,中篇。

感觉能从今年万圣写到明年万圣

感谢 @枯荣 给我这个假狼人玩家提供技术支持,顺便这文名也是她取的23333

其余叶蓝文走 目录

======

天黑黑

 

 

#序幕

 

蓝河传送到准备室时,七八位玩家正在其中候场。

他随意扫了一眼,发现竟然都是些熟面孔。正想感叹孽缘难断,离他最近的夜渡寒潭朝他走来抬手打了个招呼。

“哟蓝河,蓝溪阁派你来参加活动啊?”

“是啊,”蓝河无奈地耸耸肩,“他们一个个都等着万圣副本呢,所以这种舍己为人的活只好交给PK失败的我来了。”

第一届世界邀请赛结束后,《荣耀》借着中国队夺冠的东风,举行各种线上线下活动,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来吸纳新的玩家。十月底,充满中国风的中秋活动刚结束,装饰着哥特元素的万圣活动海报又出现在了游戏官网上。

为了扩大知名度,《荣耀》的万圣活动除了游戏中全民参与的各种特色任务外,今年还联动了当下热门手游,准备与视频网站一起合作直播万圣预热活动。而参与直播活动的玩家,则是由排名前列的大公会们选出来的代表。

像蓝河所在的这个准备室,已经聚集了蓝溪阁、霸气雄图、百花谷、烟雨楼等公会的代表。对于他们来说,活动奖励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借着面对几千万玩家的直播机会,来宣传自家公会与战队,为年底新区开服吸人气。

车前子是倒数第二个到的,此时离活动开始时间已不到10分钟。蓝河打开系统中的游戏规则,但上面依旧和最开始一样,只有一行说明。

「12个祭品打开夜的大门。」

“连说明都不讲人话了,这次策划挺用心的啊?”

百花谷的背灯弹开口,而其余人也从房间角落来到中央,凑在一起讨论这次前所未有的万圣活动。

“说起来,你们有人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活动吗?会不会是要我们来一场PVP?总不能是12人集体下副本吧。”

烟雨楼的烟雨苍苍问到,她和三〇一的午后红茶是房间中唯二的姑娘。

“PVP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官方这么大张旗鼓了半个月,若结果还是找几个网游高玩出来PK,岂不是太没意思了嘛。”

轮回的孤饮回答。

“现在猜来猜去也没用,等最后一个人到了就真相大白了。”车前子说,“说起来,还差哪个公会?草霸蓝花烟、轮虚皇啸雷,再加三〇一,该来的都来了吧。”

“两天不见你怎么又变傻了呢?”蓝河抓住时机嘲讽,“请仔细回忆一下,上周抢了你们Boss的是谁。”

车前子还没来得及开口怼回去,靠近房间门口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光圈。下一秒,压轴登场的第12名玩家出现在大家眼前。

“卧槽!”原本隔山观虎斗的夜渡寒潭忍不住爆了,“怎么是他!”

然而场上并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众人仿佛都被定身了一般,呆呆看着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笑着和他们挥手。

“没想到基本都是十区的老面孔啊!”最后到达的君莫笑发出了和蓝河相似的感叹。

“好久不见,大家最近过得还好吗?”

 

经历过十区腥风血雨、对于君莫笑并不陌生的众人还没来得及吃惊为何这位大神会出现在此处,一条系统消息突然跳了出来。

「12名羊羔已上供,通往无尽之夜的道路即将开启。请冒险者们仔细阅读契约之书,魔鬼将于10分钟后前来迎接。」

“……这是指发布活动规则了吧?”

夜渡寒潭吐槽着这拐弯抹角的提示,点开游戏规则。展开的羊皮纸上果然不同之前只有一行敷衍的话,而是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万圣活动即将开始,众人也顾不得纠结鹤立鸡群的君莫笑,而是快速浏览起游戏规则。此刻他们无比庆幸官方给的任务不是互相PK,否则在君莫笑往他们面前一站的刹那,今晚的直播就可以结束了。

“是不是啊,居然让我们玩狼人杀?”呼啸山庄的波尔多第一个读完了规则,“不……应该说这是改良版的狼人杀。”

“这么一说,与荣耀联动的手游好像就是主打在线狼人杀的吧?”烟雨苍苍忍不住哀嚎,“要死了我狼人杀可从来没赢过!”

蓝河没注意听耳边此起彼伏的兴奋或抱怨,而是在认真地看着眼前足足有四页纸的说明。对于狼人杀这个游戏,他的水平只处于半生不熟的状态——从前和公会成员聚会时大家会玩上两把,他也能瞎猫装上死耗子赢几回。但要说精通,那绝对谈不上。

而且就如波尔多所说,这次万圣活动大概是为了配合荣耀的网游本色,对狼人杀规则做了许多改动。除了角色还是熟悉的那几个外,具体的操作方法已和他所知的完全不同。

其中变化最大的一点,就是所有人白天时会强制在活动地图中的一座小木屋集合,来进行发言和投票;而当夜晚降临,他们则会被随机投放在木屋外的森林中,此时狼人们开始追踪并杀死猎物,而其余人则需要躲避狼人的追杀,直至又一个白天到来。

此外,他们还会根据角色的不同获得初始数量不同的活动道具“万圣节糖果”,狼人杀死猎物时,会获得对方身上所有糖果,而通过投票驱逐狼人的村民,也会平分狼人身上的糖果,甚至是拥有技能的神职也有机会获得糖果,而最后存活的人则能将糖果兑换成万圣宝箱。

根据规则介绍,万圣宝箱中的奖励都是紫色橙色的素材及装备,而且数量还不少。其他人的心情如何蓝河并不清楚,反正他看到这一条时,满心都在盘算着要是能赢,他等于为蓝溪阁抢到了多少个野图Boss。

“老蓝你笑什么?”

和蓝河挨得比较近的车前子突然听到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

“没什么,”蓝河拍了拍脸,让自己更精神些,“我只是突然找到了战斗的动力。”

 

10分钟的准备时间一晃而过,在很多人还没弄明白游戏规则时,他们眼前一晃,就被传送到了一座木屋里。

木屋不大,只有一层。房屋中间是一张有着12个位置的大圆桌,隔着门与房间深处壁炉。另外两面墙则是几扇半开的木窗,洁白的纱帘随风飘荡。众人到来时正值黄昏,晚霞透过窗棂,投映在木桌上。

「现在为玩家随机编号,请玩家根据自己的号码入座。」

一个类似于老虎机的装置出现在蓝河的眼前,它自顾自地旋转了会,然后停下来。

「8号。」

蓝河对着数字找到位置坐下,他看着面前桌上摆放着刻着数字的铭牌,觉得自己今晚的运气还不错。

和他相反,车前子被分到了4号,而他身边的7号与9号恰好是还算熟稔的背灯弹与孤饮。夜渡寒潭坐在12号,他刚侧头想给对方一个眼神,就发现自己正对面的2号座,坐的正是除了打招呼后再也没说过话的君莫笑。

于是,飞向夜渡寒潭的眼神啪嗒半路坠机,蓝河缩回左顾右盼的视线,老实盯着自己面前的木纹,想要通过假装自己又乖又弱鸡来避免成为君莫笑第一个目标。

19点整,木屋中原本熄灭的壁炉瞬间燃起,昭示本次万圣活动正式开始。空无一物的圆桌上浮现出14张初始卡牌,而一会他们12人则要从这14张牌中,抽选出属于自己的身份。

“5名「村民」、4名「狼人」、还有「女巫」、「先知」、「爱神」、「猎人」和「盗贼」各一名……”蓝河默念着角色的配置,祈祷自己在抽角色时手气不要太黑。

至少,别和君莫笑抽到对立的阵营。

随着壁炉中火星噼啪一响,桌上的身份牌被系统收回打乱,然后重新悬浮在圆桌上方。而在其余人还观望之时,君莫笑率先伸手,取走了一张离他最近的卡牌。

“哇,真有趣。”

君莫笑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感叹,但语气中却听不出有多少兴奋的成分。

在他话音落下后,圆桌上的其他人仿佛被打开了开关,一个个激活。大家纷纷伸手拿走了自己想要的牌。一分钟不到,桌面上就只剩4张牌了。

 “蓝河你不选吗?”

坐在6号的午后红茶问他。

“女士优先,”蓝河对她说,“而且系统随机的东西,挑哪张其实都无所谓。”

“也是。”

手比别人慢了一步的姑娘接受了他的好意,拿走了一张。而蓝河在她挑完后,也随手选取了位于三张中间的卡牌。

卡牌入手后,外表金色的光芒逐渐散去,露出了里面的角色和图案。在荆棘与玫瑰的装饰下,一个背着麻袋的人的立绘出现在卡牌中央,而人物下面则用花体的中文写着两个字:「盗贼」。

「盗贼:可从剩余两张卡牌中选取自己的角色。如若放弃选举,盗贼则自动转换成村民。」

系统提示消失后,代表盗贼的卡牌又分裂出两张新的卡,蓝河心知这就是桌上被剩下的两张,然后将它们分别点开。

 光芒散去后,「村民」与「狼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两种选择,恰好通往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蓝河看着两张卡,不知为何觉得自己受到了命运的嘲讽。

「狼人」 在夜晚能杀死一名玩家,白天则隐藏在木屋里。当他们把其余人都杀害时,则狼人获得胜利。

「村民」 无能力者,只能接受能力者的帮助找出并驱逐所有狼人。但村民的人数众多,关键时会影响着投票的结果。

是主动出击,还是被动防御?

蓝河纠结着,不知该如何选择。

 

当所有人都选好角色后,系统留下一条「离夜晚降临还剩5分钟,请各位玩家做好准备。」的提示,便再次消隐无踪。

窗外的日光减弱,木屋中逐渐只剩壁炉的光芒。大概是被着氛围所感染,或是还在思考自己刚刚所抽中的角色,屋内12人没人开口,都在紧盯着自己的屏幕,做着各自的事情。

蓝河深吸一口气,企图平复自己有些紧张的心情。趁着现在还有些空余时间,他再次打开游戏规则,把自己认为重要的内容复习了一遍。

根据规则,在夜晚降临时,木屋中所有存活的人都会被传送到屋外的森林中。但狼人会提前30秒抵达森林,先知也能在这30秒中查验一名玩家的身份,而其余人则只能在待机中度过。

木屋外的森林,大约是长宽各100坐标的大小,若是贴着地图边缘跑,大概需要30分钟才能跑完一圈。而每个人每晚在森林中出现的地点皆为随机,是否会碰到狼人全凭运气。

狼人在发现目标时则可对其展开攻击——所有玩家的武器依旧可以使用,但人物技能只能用转职前的基础技能,而且伤害也重新判定:只有狼人能在攻击中造成伤害,被狼人击中10次后,人物就会被判定死亡。而其余人使用技能时,虽然无法造成伤害,但诸如“挑空”“吹飞”“击退”等攻击效果依旧存在,能帮助他们逃离狼人的魔爪。

「第一个夜晚即将降临,请爱神指定两名伴侣。成为伴侣的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将会同生共死,若伴侣存活到最后,则需要接受神的末日审判。」

「末日审判中,伴侣必须选择是信任对方或杀死对方。在审判结束后,若是两人同时存活但阵营对立,则判定两人中的狼人方胜利。若是一人存活,则判定存活者胜利。」

「第一个夜晚降临了,祝羊羔们能在狼的獠牙下挣扎至天明。」

 

眼前画面一亮,蓝河就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一个树丛中。他从树丛里钻出,发现自己被高高大大的桦树林所包围。树枝伸展开的叶片在新月之夜中影影绰绰,仿佛看不真切的幽灵。

要是现实中发生这样的事,光是在树林中辨别方向就是个大问题,还好在游戏中,玩家总能得到系统的辅助。

这么想着,蓝河点开了地图快捷键,然而不知道官方是不是为了增加难度,他的地图上漆黑一片,只有自己所站的地方亮了个小点。

“我去,居然是探索模式的地图!”

蓝河周围跑了一小段,发现地图所显示的范围果然随着他的行动逐渐扩大。这种类型的地图到后期自然有用,可这连东西南北都分不出的第一夜,难道就要在跑地图中度过吗?

“蓝河?”

就在蓝河藏在草丛中思考接下来的行动方案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大半夜在会发生命案的小树林里突然被人喊名字并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蓝河被吓得心跳都停了一瞬,过了好一会,他才小心翼翼探出头,观察了一下自己四周。

然而他身边依旧是沉默的树木与呼啸而过的风,并没有另一个人在。

“别找了,我不在你旁边。”对方仿佛知道他在干什么,提醒了一句,“屏幕左下角,有一个隐藏起来的队伍信息,点开它,打开语音聊天。”

弄不清情况的蓝河只好照做,他看了眼只有两人的队伍列表,又打开语音,抿了抿唇才试着开口。

“君莫笑……叶神?”

“嗯。”

通过电流传来的声音在夜晚中有些失真。

“为什么我们能聊天……不对,为什么我们是组队状态?”

“我觉得我们的队伍名称写得很清楚了,”另一头的君莫笑颇有耐心地解释,“面对现实吧蓝河,因为我们是……[伴侣]啊。”

 

-TBC-

 

======

目前可以补充的情报:

1、这真的是键盘网游,不是全息(。

2、直播过程中,观众能看到玩家的文字聊天的内容,但听不到语音。←所以叶蓝可以尽情互相尬聊了。

3、12人都是窝在自己家里/办公室参加的活动,默认没有人利用直播作弊。

4、对狼人杀内容有二改,比如目前更改了【伴侣】的设定,取消了第三阵营。(关于更改后伴侣设定不明白的评论问!)

5、评论提醒我盗贼的设定也改了∠( ᐛ 」∠)_

就我这智商,写狼人如果出现前后不通的地方,有可能是BUG,也有可能是伏笔,当然BUG可能性比较大……

以及其实下一章写什么,我压根没想好!

我只是想写叶蓝当情侣而已(够了

 

 

 

评论(29)
热度(191)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