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1214叶蓝】你的名字-Side A

 @1214叶蓝Hug Day 

发布时间:11:49

又到了聚众赶稿庆祝小蓝生日的美好时刻ww

这次玩的是身体互换梗!

本篇蓝视角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其余叶蓝文走 目录

====

你的名字-Side A

01

许博远从床上滚下来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先不说吵醒他的是床头的闹钟而不是手机闹铃,光是此时和脸接触的地板,就不是他宿舍里的那一款。

从木质而不是大理石的地板上爬起来,他先环视了房间一周。这所陌生的房间大约二十几平,离他床的对角线还有一张床,两张电脑桌靠着床尾打对面摆着,外加一个三门衣柜,就组成了房内的全部家具。

住宿条件不错,许博远想,但绝不是他住了两三年的蓝雨员工宿舍。然而此刻脑内乱七八糟的想法阻碍他进一步推理下去,他刚哀叹着坐回床上,就发现了另一件更惊悚的、之前被忽略的事——

他现在腿上穿的大裤衩,并不是他的。

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瞬间击中了他,把那些什么绑架论推理轮综艺恶搞论通通驱赶到一旁。然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还处于面对突发事件应激状态的许博远下意识地做了一件不堪回首的事。

他拉开自己的裤衩,非常仔细地观察了三十秒,然后得出了这身体不是自己的结论。

 

半小时后许博远才发现其实这间房里自带着一个卫生间。

卫生间不大,但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他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陌生又有些熟悉的人,内心飘过一大串的“卧槽”。

为什么一觉醒来,他会跑到叶修的身体里去啊!

是世界要末日了还是他起床的姿势不对?

但再多的疑问也改不了现在这奇异的状况,他在卫生间里思考了五分钟人生后,决定当务之急是先和自己的身体取得联系。

而且有八成的可能,叶修此刻也在自己身体里呆着呢!想到这许博远就不禁一阵哆嗦,忙奔回房间寻找能与“自己”联系的设备。

原以为寻找设备是这场生存游戏里新手级任务的许博远很快被打了脸。按照常理,在科技发达的21世纪与一个已知手机号Q号微信号的人联系,是一件小学生都能完成的事。但换到了叶修这,就生生变成了地狱难度的任务。

在把屋子里各个角落都翻了一遍后,许博远才想起某篇报道中提过叶修在生活中不用手机的习惯。已经无力吐槽的他瘫坐在电脑桌前,边祈祷这电脑别设密码边摁下了开机键。

好在电脑很顺利的开机了,密密麻麻存着荣耀各种攻略资料的文件夹占了大半个桌面。许博远在里边找到了被塞在角落的QQ图标,输入自己的账号后,总算稍微松了口气。

一会要怎么组织语言好呢……不对,应该先考虑如何加叶神的QQ好友。

[QQ账号异地登录,请打开手机验证登录信息。]

如何加叶神的好友……

[QQ账号异地登录,请打开手机验证登录信息。]

如何加好友……

[QQ账号异地登录,请打开手机验证登录信息。]

 

我去!!

许博远举起鼠标刚想砸,被理智扯回来后直接滚回床上,锤着被子泄愤。

折腾了一下午,最后输给了验证码,信心受到精准打击的他看了眼窗外夕阳下匆匆归家的路人,长叹口气倒回了床上。

还好现在是世邀赛结束后的夏休期,处于放假状态的叶修并没有多少工作要做。不然连君莫笑账号的密码都不知道的他,不用三分钟就得露陷。

许博远苦中作乐安慰完自己,便身心疲惫地躺在床上渐渐睡去。

期待着能一觉睡回自己小床上的他完全忘记了,虽然“叶修”正在放假,但“许博远”仍需要上班这件事。

 

 

02

再次醒来时,许博远坐在属于自己的小床上,体会着梦想成真的喜悦。

卫生间里的小小镜子显示着他的确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之前发生的一切,仿佛一场荒诞的梦。

“我不会是工作压力太大精神衰弱了吧……”

许博远捏了把自己的脸,开始纠结要不要与叶修联系,试探一下对方是否遇到了和他相同的情况。

但要怎么说呢,总不能一开口就来一句:“嘿大神,你有和我交换过身体吗?”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变态,他在房内转悠了5分钟才组织好语言,准备上游戏碰碰运气看君莫笑是否在线。结果他一坐到电脑桌前,就看见自己精心伺候的熊童子盆下压着一张纸条。

[多肉挺可爱的,我给它浇过水了。——叶修]

他捏着纸条,感觉自己一口气喘不上来。结果把纸条翻个面放桌子上时,发现背后还有一句话。

[你也挺可爱的。]

 

 

03

交换身体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第三回时,许博远已经能非常淡定的从叶修床上爬起来,还顺便帮他把被子叠了。

他们两人至今都不明白互换身体的规律,每次都是毫无预兆就一觉睡到了对方的身上。好在第一第二次交换后,两人游戏里碰头讨论了大半天,终于制定了一套紧急情况应对方案。

许博远根据商量好的,从叶修桌子抽屉里掏出了本新买的记事本。一打开,里面如日记一般简单的记录着每天发生的事以及第二天需要做的事,以防互换后身份露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新赛季还没开始,退役结束又带领国家队夺冠归来的叶修生活意外简单,并不像外人想象中的那样接了数不清的代言,或带着兴欣战队做什么秘密训练。

事实上住在上林苑的大部分人都趁放假回家去了,就连家在本地的陈果,也在两天前拉着另外两个姑娘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活生生把叶修变成了一个空巢老人。

和陈果打过一次照面许博远知道这屋子只剩他一人时,终于大松一口气。他原地活动活动身体,拿着叶修摆在桌面的杯子悠悠闲闲下楼冲了杯咖啡,才回到房间打开荣耀。

虽然“叶修”现在轻松得像退休干部,但“许博远”所在的蓝溪阁可没有夏休期。他的十区账号卡蓝河的账号密码早在第一次交换后托付给叶修,并千叮咛万嘱咐对方一定要记得接自己的班。

他们这次互换,就正好赶上了许博远的上班时间。惦记着全勤奖的许博远摸出叶修新买的手机,拨通自己的号码,等了十几秒后,终于等到对方接电话。

“喂,叶神?现在离上班时间还剩半小时,赶紧起床了。”

“起了起了,”叶修那边估计开着外放,声音有些不清楚,“正在找衣服,你们这热得我都想裸奔了。”

“T恤在衣柜第三层,牛仔裤在T恤下面……算了我下次还是把衣服提前摆床头吧。”许博远默默记下这点,然后继续说,“我等会登一下Q,你帮我拿手机确认一下。”

“你直接登吧,”叶修按照许博远的指示找到了衣服,“我上回选了‘长期登录’那个选项,以后你用我电脑上Q不用验证了。”

“我都忘了还有这种操作……”许博远鄙视了一下自己智商,“对了,今天饭堂晚饭有我们蓝雨招牌白切鸡,你可以试试,饭卡和我账号卡放一起了。”

“哦。”

“别想吃泡面对付过去,你上次买回来的泡面我都分给同事了。”

“……”

“那一会游戏见啊拜拜。”

之前他把蓝河的账号密码告诉叶修时,对方很自然的把君莫笑的账号密码也给了他。可连千机伞怎么切形态都弄不清的许博远哪里敢用这个大神号,他暗戳戳地上线把君莫笑里里外外参观一遍后,还是问叶修借了另一个小号。

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出现在屏幕上,手拎着一把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巨斧。许博远为叶修的审美默哀了三秒,便操纵着头顶“忧郁小猫猫”ID的守护天使跑去主城与叶修汇合。

正当他庆幸公会里今天没什么要紧的工作时,蓝溪阁会长春易老就在他们公会管理层的群里召唤全体成员:“128.49,70级野图血魔手斯坦纳,组人速来。”

原本打算摸鱼过一天的公会群沸腾了,大家忙组人的组人,赶路的赶路,都往会长指定的地点跑去。许博远正看着QQ对话框纠结着怎么办,春易老第二条指令又到了:“我还在副本里,野图蓝桥指挥。”

“卧槽大春你就坑我吧!”

许博远连忙在游戏里私聊“蓝河”:“会长喊我去指挥野图,坐标128.49,组人的事你让让笔言飞去弄,但指挥……就拜托你了!”

“哪个野图?”叶修饶有兴致地问。

“斯坦纳,游戏上周更新的那只新Boss。”

“这只啊……兴欣好像也没打过。”

“大神哎!!”许博远一听叶修的言下之意,都想给他跪下了,“你要是上着我的号去帮兴欣抢Boss,我明天就能被俱乐部给辞了!”

“那正好了,来兴欣呗?公会管理的位置给你留着呢。”

“……”

“行了不逗你了,帮你指挥也行。不过等会你也到现场来,以防万一。”

“谢谢叶神!”许博远终于松了口气,“以后有机会请你吃饭啊!”

“好说好说,”叶修回复得很快,“我等着。”

 

 

04

许博远睁眼时,隔壁床的魏琛还在呼呼大睡。

他起床收拾好自己,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个收拾好的旅行包。里边已经按照约好的,放了两套换洗衣服,洗漱用品,以及各种出门必备的证件和钱。

他打开手机,订了张最近一班从H市飞往G市的航班。然后拿上行李,走出了房门。

“前辈早啊。”夏休末的早晨会坐在饭厅里吃早餐的只有坚持良好作息的乔一凡,他有些诧异地看着拿着旅行包的人,问:“前辈这是要出门吗?”

“嗯,临时有事去一趟G市,你帮我和其他人应一声。”许博远含糊地答道,“别担心,我最多去两天,会在新赛季开始前回来的。”

“好的。”乔一凡觉得今天的叶修有些奇怪,却也没再多问,只是乖巧的回答:“那前辈路上小心。”

 

和叶修见面——或者说,在互换身体时,让“叶修”和“许博远”见面,是两人商量出来,应对身体互换的解决方案之一。

在夏休期即将结束之时,两人终于决定试一试见面的方法。于是决定在下一次身体互换时,由“叶修”去找因为上班无法请假的“许博远”。

“我准备上飞机了,”许博远在候车室里给叶修打电话,把人从床上喊起来,“住的宾馆我也订好了,等会发给你,你晚上忙完就过来吧。”

“在你宿舍不行吗?”

叶修打着哈欠睡眼迷蒙地在衣柜里翻衣服,与许博远换了这么多次身体后,对方内裤的摆法他都一清二楚,再也不是一开始连裤子都找不到的人了。

“宿舍当然不行,”许博远鄙视了一下对方的智商,“我们那连看门的保安都认识你,要是直接和你去宿舍,第二天网上还不得传遍‘荣耀大神千里奔赴G市密会蓝雨小员工为哪般’吗!”

“我无所谓啊。”叶修波澜不惊。

“我有!”

 

H市与G市相隔不远,许博远下飞机时,正好是下午最热的时候。他买了瓶冰水,以防万一被人认出又多买了一顶鸭舌帽和一副墨镜,武装好后,便到了与叶修约好的宾馆。不知道宾馆的前台小姑娘是不是也是一个荣耀粉,登记的时候一直不住地往他脸上瞧,直到他笑得脸都僵了时,才把房卡和证件给他。

“入住了,”终于能躺在空调房里的许博远给叶修发了条短信,“你能溜得出来吗?我宾馆等你还是先找个网吧?”

“能,”五分钟后,叶修回了个短信,“半小时后过去。”

等候叶修的时间不长,至少许博远还没做完心理建设,就和叶修两人隔着一条半米不到的走道,一人坐在一张床上相顾无言。

“喂,小蓝同志,就没什么观后感吗?”叶修盘着腿,一手撑着下巴,冲许博远飞了个眼色,“要不要靠近点观察?”

“求你别用我的脸做这种表情!”许博远直接拿了个枕头糊对方脸上,“太别扭了!”

“彼此彼此,”叶修看着许博远一副满脸通红,想要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的鸵鸟脸,忍不住笑,“真想拿手机把你现在的表情拍下来啊哈哈哈哈哈!”

闹完后,许博远又装备好他的墨镜和帽子,无视叶修“gay里gay气”的评价,请对方去吃了一餐正宗的G市菜。吃完后两人沿着江边慢慢散步回去,边走边聊。话题从一本正经探讨如何解除身体交换,到后来变成了荣耀里的二三事。许博远一边讲大公会间的各种秘闻,一边听叶修说职业圈里流传的八卦,直到回了宾馆还有些意犹未尽。

“可惜时间不够,不然还能带你转转G市的其它地方。”

“下次该我带你玩H市才对,”叶修说,“你和我交换了这么多次,怕是连上林苑的房门都没出过吧?”

“别、别看我这样,兴欣的其他人我都有打过招呼的!”

“好好好,你厉害……”

 

就像每次在睡梦中交换身体那样,第二日早晨许博远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隔壁床的叶修还在熟睡,许博远半趴上去,将被子一掀,把人叫了起来。

“起床啦,快起来带你去喝早茶!”

“啊嗯……”

叶修瞅了眼枕头边的手机,发现才7点。可看着床边兴致勃勃的许博远,只好认命地打了个哈欠爬起来。

两人站在洗漱池前刷完牙洗了脸,叶修换完衣服后,就看见许博远坐在床上发愁。

“怎么了?”

“你忘了带换洗的衣服过来。”许博远控诉。

昨天叶修只揣了个钱包和手机就从俱乐部过来了,连许博远现在穿的新内裤都是楼下便利店临时买的。

“那穿我的呗?”叶修看了眼自己的行李袋,“你不是带了两套过来?”

“行吧。”

许博远答应得很爽快,要是换了别人也许他还会犹豫一下。但叶修?反正自己也不是第一次穿他的衣服。

“不知道为什么……”在系扣子时,许博远说,“突然感觉从今往后,我们不会再交换身体了。”

“嗯,我也有这样的预感。”叶修靠在墙边,看着许博远将自己的衣服穿好,“所以趁此机会,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认识一下。”

“什么?”

“初次……见面。”许博远看见叶修朝他伸出手。“我是叶修,很高兴认识你。”

“一点也不‘初次’好嘛……”许博远伸手拍了对方掌心一下,“我是许博远,以后请多关照啦。”

-END-

====

番外:当叶蓝在一起后众人的反应(上)

“说实话,当知道我们蓝团多了个绑定奶,奶妈还被爆出是叶神小号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俩有一腿了。”——蓝溪阁精英团系某说。

“自从某段时间老蓝上班的时候总喜欢看手机消息,我就知道这家伙瞒着我们脱团了!”——俱乐部公会办公室笔某表示。

“有次小许突然和我请假说要和网友见面,地点宾馆,彻夜不归,第二天上班时穿的还不是自己的衣服……是的,那套衣服和叶神接受杂志采访时的着装一模一样。”——俱乐部上司春某告诫大家面基需谨慎。

 许博远对此表示:我不是我没有你们误会了!

 

评论(23)
热度(425)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