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Go Back to the Beginning 37

原著向,蓝河重生回十区开服,再刷君莫笑大BOSS的故事。

01/目录/36

文章tag:GBTTB


今天完美诠释“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攒RP,求平安

===

37

 

关于蓝溪阁与兴欣互结同盟的事宜,蓝河第二天便找了个机会和春易老在办公室隔壁的茶水间里私下说了。

春易老听完蓝河那掐头去尾的解释,神色莫名地看着他:“原来你和君莫笑的关系,比我想象得还要好啊……”

我不是我没有!蓝河在心中呐喊,却有苦说不出。

他没好意思把绝色的事告诉对方,所以在春易老眼里,整件事就变成了“君莫笑建立兴欣后,不计较蓝溪阁派卧底之事,主动联系其十区会长蓝河希望与之结盟。”

这样一看,君莫笑的确热情得有些人设崩塌了。

还好春易老向来是比起过程更注重结果的人,他对着蓝河手写的几条合作条款,深思了会,没说同意还是不同意,而是反问蓝河到。

“你觉得对于我们这样的公会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稀有材料……和公会影响力吧。”蓝河不太确定的回答。

在他还没成为第十区会长之前,他一直觉得诸如公会名誉、公会成员气氛等等才是他们这些公会管理人员需要注意的事。可当他到了十区后才发现,他们这些与俱乐部挂钩的公会会长汲汲营营的,也不过是材料和影响力二者而已。

“说实话,虽然我一直认为你有管理公会的才能,但却依旧担心你无法适应十区会长这个职务,你知道为什么吗?”

“嗯,”蓝河回想起上辈子给自家总会长添了多少麻烦,就不自在地摸摸鼻子,“因为我的性格不适合。”

“没错。”春易老叹了口气,“你对整个游戏都太理想化了,总是认为既然是在网游里,就应该快意恩仇而不是勾心斗角。虽然这种想法本身没错,但却不适合我们这些当会长的人。”

“大春,对不起……”

“没什么好道歉的,替你们操心本来就是我的工作任务之一。”春易老拍了拍蓝河的肩,“而且十区开服这一个多月以来,我发现你的性格也比过去沉稳了不少,看来遇到君莫笑对你也是一种不错的磨练啊。”

“不,请你把这个称为孽缘!”

“孽缘也是缘,君莫笑既然是叶神,你和他相处下来肯定能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春易老意味深长地看了蓝河一眼,“总之,以后蓝溪阁在十区的事务由你全权负责,要不要与君莫笑合作也由你决定。”

“好好干,我在神之领域等你。”

 

被上司肯定的蓝河两眼微酸,深受感动。直到他回到办公室挽袖子准备大干一场,才反应过来春易老说不定只是嫌处理与君莫笑相关的事太过麻烦,便把十区一股脑地丢给了自己。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蓝河想自己当不上总会长的原因肯定是因为他心不够脏。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他现在也不能冲到春易老面前说他不干了要回老家结婚。无奈接受这个事实的蓝河只好乖乖登录游戏,找叶修商量关于合作的具体事项。

两人你来我往地扯了一晚上的皮,终于定下个差强人意的合作方案。为了保险起见,双方的同盟关系只持续到君莫笑进入神之领域为止。毕竟神之领域里的各方利益牵扯比第十区要复杂的多,即使届时双方决定继续合作,也要重新拟定协议了。

这次协商完毕合作内容很少,只有三条:

第一、君莫笑向且只向蓝河无偿提供副本攻略;

第二、蓝河需以绝色的身份,在不伤害蓝溪阁利益的情况下对兴欣公会进行管理,帮助公会发展,同时君莫笑不得向外透露绝色的真实身份;

第三、对于野图Boss,双方消息需互通有无,并在作战时结为同盟,击杀奖励协商分配。

这与其说是公会间的结盟,不如说是君莫笑与蓝河两人之间的约定。把盟约落在个人身上,不过是他们能相信对方,却未必相信对方所处的公会罢了。

“为了庆祝我们合作成功,先免费告诉你一个消息吧。”

处理完一件大事,又收到了叶修发来的幽暗森林和罪恶之城的副本攻略,蓝河心情都愉快不少。

“中草堂嘉王朝他们几个公会,打算派人来妨碍你组织副本队。”

“啧,他们还真是精力旺盛啊。”

叶修对此也有些无语,这些大公会派出的人就像赶不走的苍蝇,虽然并不会对他的计划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可来来回回这么折腾,又是件费时费力的事。

“兴欣现在上40级的也就刚好5人,我这边他们肯定不敢来,剩下几人……他们想要轮白千成?”

“嗯,毕竟师出有名,面上也不会闹得太难看。”

如果说君莫笑在十区拉的是上层玩家的仇恨,那么喜欢抢怪的千成拉的就是中下层玩家的仇恨。即使大公会组织人把他轮白,路人们也只会拍手叫好,而不会认为这是针对兴欣公会的阴谋。

“那你们蓝溪阁也参加了这个计划?”叶修多问了句。

“怎么可能,我拒绝了。”

“唉你怎么这么正直啊!我还指望你帮我打听点内部消息回来,多好的机会啊就被你放走了。”叶修恨铁不成钢地说。

“我可没本事当三面间谍,”蓝河不为所动,“不过你可以去撬撬霸气雄图的边角,我感觉他们会长也不是很同意这个计划。”

 

夜渡寒潭的确对车前子他们提出的这个轮白计划抱有疑虑,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蓝河会直接了当地退出他们的作战计划讨论组。

要知道蓝河虽然重感情,可千成给蓝溪阁找麻烦在先,背叛蓝溪阁在后,怎么看都不会因为他们打算把他轮白,就将蓝溪阁会长给气走了。

察觉到这其中有猫腻的夜渡寒潭口头上虽然答应了计划,但一登上游戏就先联系了蓝河。

“老蓝啊,你说我们也好几年的交情,携手坑中草堂的时候不说十次也有八次。这回你突然退出,是不是打听到了什么消息?你总不能因为千成那家伙得罪一大帮人吧?”

“千成虽然混蛋,可我更讨厌那些动不动就要轮白玩家的人。”

蓝河想起那个讨论组里几家会长轻飘飘地就决定了千成的命运,心里很不是滋味。在他眼里,一个账号的经验和装备都是玩家辛辛苦苦攒下的、珍贵无比的东西。然而总有一些人喜欢仗着等级和势力的优势,像神一样高高在上去夺取它。所以虽然千成不过是蓝河离开作战讨论组的一个借口,但他生气的心情却是真的。

“这我理解,”熟知蓝河性格的夜渡寒潭对此倒不奇怪,“只是你生气归生气,但为了大局考虑,你憋下来的概率比发火可要大得多。这样吧,我们一个情报换一个情报,你告诉我为什么决定退出,我告诉你那边打算拿你们蓝溪阁怎么办,如何?”

“行,反正这件事说不定你已经知道了。”蓝河知道自己没法继续糊弄夜渡寒潭,“我退出,是因为君莫笑的身份。”

“因为他是叶秋。”



-下一章-

=====

不看也没关系的剧情设定缘由mini论文

↓↓↓

论蓝溪阁与兴欣合作的可行性与必要性(一)


一、绪言

在过年至3月中的一个多月里,(虽然没填坑)我一直在考虑是否该让蓝溪阁与兴欣合作。

虽然单纯从重生开挂了解未来的角度说,抱老叶大腿和老叶合作肯定是最好的选择。但蓝河毕竟不是《全职》读者穿(?也就是说他即使记忆力超强也不会了解所有细节并马上找到最优道路,更何况小事他都忘了七七八八了。而换一个角度,即使蓝河决定和老叶合作,那么老叶就一定会愿意吗?与蓝溪阁合作是否是他会做出的选择?

总之对于如此这般问题,我纠结了很久,然后得出了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答案

至于能不能说服你们……就不知道了!


二、必要性:公会发展的核心目标决定

首先,这里的“公会”特指与俱乐部、战队挂钩的公会。在原著里,除了月轮以外登场的主要是此类公会。

此类公会不同于玩家自建的公会,它比起那些出于兴趣而建立的团体,更像一个公司——神之领域的是总公司,分区的是子公司,每个公司有专业的管理人员,也有普通成员根据公司条例(公会制度)来完成各自的工作任务。那么,普通的公司是为了盈利赚钱的话,俱乐部公会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稀有材料公会影响力by我个人理解

稀有材料,属于物质性的公会劳动成果。事实上我们从原著就可以看出,稀有材料一直是各家公会激烈竞争的东西,君莫笑在前期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攒稀有材料。

为什么稀有材料这么重要?因为稀有材料=银武=战队战斗力。在一个账号卡等级和技能点都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账号装备自然能成为竞争的决定性因素。因此一个俱乐部持有多少稀有材料,可以说是决定俱乐部战力的因素之一了。而俱乐部下属的公会,则是向俱乐部输入稀有材料的最主要渠道。(其他渠道还有和其他俱乐部交易等)

可以说,一个公会存在的最大物质意义就是为了获取稀有材料

(题外话,因此我觉得在俱乐部中,战队和公会的地位理论上应该是持平的。虽然会因为崇拜啊实力差距啊工资啊(?等原因,公会成员对战队成员客气尊敬有礼貌,但这不意味着战队成员可以肆无忌惮地指使公会成员。硬要比喻的话大概是娱乐公司里的明星和其他幕后部门的关系?所以旧嘉世凉了

公会影响力,属于精神性的公会劳动成果。对公会内部而言,一个公会影响力越大,它的成员就越多,人才也就越多,获取胜利,获取稀有材料的可能性越大。对于公会外部而言,公会影响力越大,肯定是能够反哺战队的,毕竟不会所有荣耀新人都是从战队入坑的(十区很多就不是),而战队粉丝越多,钱也就越多。

因此,一个公会的影响力越大,它所获得的物质利益也会跟着变大。

由以上两点可以得出的结论:俱乐部下属公会的核心发展目标,就是获取稀有材料和公会影响力。

而蓝溪阁与兴欣的合作成立,也是基于以上两点来进行的。

-TBC-

为了避免废话比正文还多,剩下的下回再说(。

评论(30)
热度(332)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