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末途

为了避免真的成为脑瘫,用来复健的文,逻辑和人称都有点问题,大概。

【全职】最后24小时(CP一方或两方生命剩最后24小时的故事)

但我觉得我写得还挺HE的(。

其它大长篇等我病好了再努力,谢谢病中关心我的好基友,你们让我相信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以及,人生中第一次肉汤?

===

 

许博远怎么都不会想到,叶修也有感染病毒的一天。

战场上的神明,人类的希望,最终被将死在了这漫长噩梦即将结束的征途之上。

被病毒感染的人类,无一例外的只剩三日时光。许博远得知这既定的事实后,便沉默的陪伴在叶修身边,看他交接工作,布置任务,直至把身上所有的担子卸下。

然后,他们回到了远离战场的,原本打算用作养老的小屋中。

在叶修离死亡还有24小时的时候。

 

不知是谁先吻了谁的唇,急切而热烈的气息在舌尖交换。整洁的军装被扯散,皮带挂在胯上,露出瘦削的肩膀与腰。

叶修把许博远推到铺着碎花细布的餐桌上,又低头凑上去咬了对方的脖颈一口,然后留下湿漉漉的牙痕。他满意的舔了舔那微微泛红的痕迹,然后又低头往下,用唇蹭了蹭半敞的胸口。

“还好唾液不会传染……”

叶修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用唇和手指一路往下攻城略池。直到听见许博远压抑在喉咙中的呻吟,才又回到起点,给爱人一个安慰的亲吻。

“叶修……”

许博远的体内随着叶修的动作燃起了一团火,这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从心脏开始,逐渐侵占他身体的每一条神经。他半仰着头,迷迷糊糊想起两人初见的日子,想起一起度过的时光,与那些并肩作战的场景,而那些珍贵的东西,在今日之后,他都将失去。

“叶修……”

“小蓝,我在这。”

叶修环过许博远的腰,叫着他独占的小名,如同安抚着一只失去主人的战犬一样,细细梳理着许博远黑色的短发。

叶修当然知道对方的心情,然而即使是战无不胜的他,也无法抵御死神的召唤。

唯独此刻,将自己所有的爱奉上。

 

许博远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身边叶修半裸着上身,还在沉睡。病毒的传染会让人在几日间衰弱下去,特别越是强大的人,对病毒的反应就越厉害。

他撑着腰坐起来,披了件睡袍就来到厨房。厨房里一应物件俱全,蔬菜肉类也十分丰富,虽然已无用,但还是决定做些什么给叶修补补。

叶修醒得比许博远稍晚一些,一起床就听见厨房传来叮叮咚咚的声响。他连衣服都没穿,踩着拖鞋就走出去,然后看见许博远套着件围裙在煲汤。

“醒了吗?醒了就洗脸去。”

许博远回头看了叶修一眼,便举着汤勺赶人。这熟悉的景象让叶修心里多少松了口气,虽然知道许博远现在轻松的表情全是装的,但只要他还能装的出来,就说明心里多少还承受得住。

虽然这么想有些自大,可叶修真的挺怕,怕自己一死,眼前的人就会彻底垮掉,任谁也救不了。

他想起昨夜最后哭得稀里哗啦的许博远,就忍不住叹气。他从踏上战场的一刻就不怕死,然而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后悔了。

后悔自己没有再努力一点,为了许博远而活下去。

 

早餐兼午餐有一个汤,三个菜,全是许博远一人弄的,叶修只能在一边削削皮切切菜打打下手什么的。身为个大男人,许博远手艺还算不错,多少继承了家乡的才华。纵然身体不舒服,叶修还是一口气吃了三碗,然后撑得摊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动弹不得。

椅子是老式的大竹椅,宽得很,叶修躺上去往旁边靠靠,还挤得下一个许博远。于是两人午后就缩在竹椅上乘凉,院子里的泥土地上种满了野茉莉,平时叶子就绿油油的,现在正值夏日,更是开满了一朵朵雪白的小花。

“真漂亮。”叶修一手搭在许博远的肩上,一手拿着蒲扇慢慢摇。“当初果然听你的没错,种茉莉正好。”

“要是听你的,现在就该满院的仙人掌了。”许博远半枕在叶修的手臂上,打了个哈欠,“茉莉多好,好养好看,还香。”

“很香吗?”叶修摇扇子的手顿了下,“可惜我已经闻不到了。”

病毒感染者,会在最后一日渐渐失去五感,第一个消失的,就是嗅觉。

“……活该,”许博远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谁让那时候你冲得这么前。”

“唉没办法,呈英雄惯了。”叶修打了个哈哈,“不过这回过后,人类应该就能赢了吧。”

两人的对话在过去曾出现过许多次。每当叶修不小心伤了胳膊伤了腿时,许博远就边上药边这么教训他,然后换回对方嗷嗷嗷的保证下次再也不会了。

叶修这次当然没敢提“下次”,他怕他一说,许博远就能让他活不到今晚上。

毕竟他曾给对方许诺过无数个“下次”,可惜没一个能实现得了。

而今天,他已经给不出又一个“下次”了。

 

晚餐依旧是许博远下的厨,三菜一汤,变了个花样。叶修边吃边夸许博远的手艺,直到对方把摔了筷子才闭嘴。

“你已经没有味觉了吧?”

“……唉小蓝你要不要这么敏锐?”

“菜里我加了苦瓜丁,你要吃的出来早就找我投诉了。”

“没想到我人生最后一刻还败给了苦瓜……”叶修抬眼看了看许博远严肃的表情,只好乖乖道歉,“小蓝,对不起。”

“我只想知道,你该不会打算等会抓着哪个时机,把我打晕了,然后趁机跑到哪个山旮旯里等死,最好连尸体都不让我发现吧?”

“……”男朋友太聪明就是不好办。

“你真是——!”

许博远一脸想把汤盆扣叶修头上的表情,死死盯着叶修心虚的脸好一会,才仿佛一个被戳破的皮球般泄了气,双手捂着脸,仿佛忍耐着什么般,咬牙切齿的将字一个一个蹦出来。

“我难道不知道你这混蛋今晚就会死吗?!所以!至少!让我看着你……”

“对不起对不起……”

叶修见许博远这样神都慌了,他的确考虑过像垂死的老象般远离象群,自己挖墓等死,以为这会让许博远稍微好过些,却没想到这样对他的伤害更大。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小蓝我错了……”

到头来,叶修只好抱着许博远,慢慢拍着对方的背道着歉。他突然想起许博远刚和他上战场时,夜晚被战士的尸体与鲜血惊吓得无法入眠,那时,他也是这样把许博远拖到床上,一点一点的哄着,直到对方入眠。

那时,自己见到许博远才几天呢?

一转眼,居然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我脑抽了才会喜欢上你这混蛋!”

许博远狠狠地抹了眼,起身收拾桌子,叶修见对方有消气的迹象,连忙也跟着收东西,听了许博远的话,还有空贫了句嘴。

“没办法啊,哥太帅了呗。”

 

之后,叶修没再敢耍什么花招,老老实实的向许博远汇报自己身体的情况。

嗅觉,味觉……视觉消失的时候,叶修就躺回床上,任由许博远随便拿了本书念给他听。

“没关系,”叶修摸索着覆上了许博远拿书的手,“我已经把小蓝的样子牢牢记住了。”

许博远读书的声音一顿,然后放下书,回握了叶修的手。又凑过去亲了亲对的的唇,然后在他耳边威胁了句。

“敢忘记的话就等我下去收拾你吧!”

“不会忘不会忘……”叶修笑着回亲了许博远,结果只亲到了脸颊,“小蓝你再过一百年来找我也不迟。”

许博远没回他的话,而是拣起书,继续念了起来。

书是最无聊的《帝国军事战略》,但叶修依旧听得津津有味,甚至还有心情吐槽一下作者傻逼之处。许博远手边的茶换了三杯,叶修的嘴才消停下来。

他听不见了。

 

五感中失去了四感,无论再怎么自我安慰,也明白此刻所剩的时间寥寥无几。

开始叶修还有心情扯着许博远的手交代后事,从让许博远在自己死后改投回原本就隶属的蓝雨军队,兴欣小队今后的战略如何如何,到以后院子里还空着的池塘该养什么鱼,要是许博远一个人住最好养只狗之类的话,都絮絮叨叨说了一通。

等到将近午夜的时候,叶修终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大约估计了许博远脸的位置,转了头,冲他露出了个不正经的笑容。

就像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他做的那样。

“亲爱的,我就要死了。”叶修虽然听不见声音,却感到自己喉咙的震动。“不给我来个临终仪式之类的吗?”

然后,他感到许博远拉起他的手,在掌心一笔一划,一笔一划的写着。

“你后悔成为一名军人吗?”

“不后悔。”

“你后悔为国家献出自己的生命吗?”

“不后悔。”

“你后悔成为人类的荣耀吗?”

“不后悔。”

身为将军的叶修对这套熟悉的很,他刚入伍时也曾想过在他临死前,会是谁跪在他面前,拷问他的一生。

那时他还没想到,自己生命中会出现这样一个人。

三个问题已经完毕,叶修刚松了口气,却发现许博远握着自己的手并没有松开,而是还在写着什么。

“你后悔,爱上我吗?”

叶修楞了一下,然后握紧许博远的手,用拇指摩挲了一下那无名指上套着的指环。

“不后悔。”

“你是我的荣耀,许博远。”

“我也是,”许博远的指甲划过叶修的掌心。

“我爱你,叶修。”

 

许博远把叶修的手轻轻放回被子里,又提对方整理好衣装,才握着叶修的手,在他身边躺下。

此时叶修已陷入昏迷,气息微弱,而许博远知道,身边这人再也不会有醒过来,和自己道早安的一天了。

但这样就很好,许博远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叶修就永远不会知道,此时的他,也开始看不清东西。

身为叶修的副官,从来都是和对方在战场并肩的许博远,没理由躲过连叶修都躲不过的病毒袭击的。

只是他自己没有说,其他人也只顾着注意受感染的叶修而已。

这很好——

许博远努力睁着眼,可视线中已经布满黑色。好在触觉还在,他依旧能感觉到,叶修手心里传来的微弱的温度。

 ——这很好。这样的话,叶修就会以为他成功的保护了自己,并能让自己长命百岁的活下去。所以,就算死,叶修也能轻轻松松,毫无顾忌了吧。

而自己,也不用苦恼剩下着几十年空虚人生,该如何度过。

这是许博远第一次欺骗叶修,也是唯一成功的一次。

想到这,许博远心中居然产生了微妙的,开心的情绪。

 

所幸,纵使是末途,也能和你一起走过。


评论(49)
热度(250)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