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摸骨

大保健梗。

纯洁地描写脖子以下部位。

===

  

这是一家由旧民宅改造而成的店。

客厅里摆了几张按摩躺椅,橘黄色的人造革已经有些微微裂痕。椅子的对面却不伦不类的放着台电视机,隔壁靠墙放着一溜颜色搭配古怪的小圆凳,多给等候的客人坐。

许博远现在就坐在其中一张凳子上,挨着大门,面朝着一张用作前台的木桌,木桌后疑似老板娘的人和一个姑娘正津津有味的用电脑看着连续剧,桌上还摆着半袋瓜子。

店里另一个短头发的漂亮姑娘给他倒了杯水,又留下一句“叶医师正忙,请等一下”后,就急忙加入到连续剧大军去。

于是许博远只好局促的继续坐在小圆凳上,手指摩挲着温热的纸杯,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到桌子后面贴的大幅价目表上。

局部按摩、全身按摩、精油推拿、针灸、拔火罐、瘦身美容……表上的项目很全,后面还列着价钱。此外下边还有说明,写着“外出看诊加五十、叶修加十元”的字样。

兴欣按摩店——许博远把表头五个红色的大字默念了一遍,心想要是不管用回头就省了梁易春那一顿饭。

 

大约因为整日坐办公室又缺乏锻炼的缘故,许博远从一个多月前就有了腰疼的毛病。开头只是断断续续的酸胀,到后来严重时坐都坐不直。

去医院跑上跑下拍片检查,却没查出什么毛病。正好同事有熟识的按摩推拿店,便帮他预约了一次推拿。

“那里头的当家师傅是中医院出来的,技术很不错,我从前亲戚腰椎间盘突出就是靠他帮的忙。还有认识的那谁,他爷爷中风,治了三个月能走路了!”

梁易春就差没把人夸成华佗再世。

于是许博远就秉着相信中国博大深远文化的心理,特地在工作日请了假走了一趟。没想到即使如此店里还是这么热闹,一过来就坐了半个钟的小板凳。

 

“哎,又送走一个,还有人吗?”

许博远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广告T恤和宽松牛仔裤的男人伸着懒腰朝从内室里走出来。他正想着这人会不会是店里的实习生,就听见前台的短发姑娘站起来,冲他喊了句“叶医师。”

“今早还剩最后一位,是前几天预约的。”

那位叶医师一听,就把目光转向门旁边的许博远,上下扫了一遍,然后问:

“什么问题?”

“腰……腰痛。”

许博远被他的眼神搞得有些发毛。

“成吧。”叶修扭扭脖子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然后回头冲内室里喊了声,“包子!铺床!”

 

 

店里除了客厅外,几个原本作卧室用的小房间现在也全部变成了推拿室。许博远按照指示进了最里头的一间,房间不大,只摆在一张按摩用的床。

此时房里除了他还有另两个人。一个留着小辫高高的男孩子正麻利的给床铺换上新床单,另一个戴着眼镜的则站在一边,向他询问身体状况。

没多久,中场休息的叶修就一身烟味的回来了。他边活动着手腕和手指边示意许博远趴在床上,放松身体。

“脸记得伸到那洞里去啊,否则没法呼吸。”

在一旁围观的包子还好心提醒了一句。

趁着许博远脱鞋上床的功夫,罗辑把刚才了解到的情况整理告诉了叶修,末了还加上自己的推测:可能是腰肌劳损。

“这也不一定,腰痛的情况有很多种。”

叶修说着就掀开了许博远的上衣,然后一边手掌覆在侧腰上,另一边成拳,隔着手掌一下下敲击着腰部。

“这样会痛吗?”

“不……”

“嗯,我们就先排除结石的可能。”

然后他改掌为指,两根手指力道均匀地按压着腰部的肌肉。从左边开始,一点点往右移动。

“痛就告诉我。”

许博远应了一下就不出声了,毕竟被医师当做示范用小白鼠还是有些尴尬。他感到腰上的手指如同扫雷一般在不同部位间来回着,原本僵硬的肌肉在医师的动作下慢慢放松下来,酸胀的感觉也缓解许多。

“唔——!”

就在他快要完全放松下来的时候,一阵尖锐的痛楚兀的就出现了,如同海面上突然炸响的惊雷。

叶修对此倒是很满意,他放松了力度然后在周围比划了一下,冲包子和罗辑说道,“看见没?和内脏也没有关系,就这块地方,不是肌肉就是骨头。”

说完用掌心来回揉了几圈帮许博远缓解了疼痛,又拍了拍他的腰说,“翻过来。”

许博远觉得自己像条搁浅的鱼一样,扑通扑通挣扎着翻了个身。

 

仰躺的时候脑袋下多了个枕头,脸也不用卡在床的小洞中间,这让许博远呼吸顺畅了许多,也因此看清了叶修的样子。

头发有几缕不听话的翘着,黑圆圈挺重,但眼神却十分明亮,就是下巴的还留着点没剃干净的胡渣。

干净修长的手指正把他的衣服往上又扯了扯,比划了会没下手,又扭头叫他把裤头子腰带给松松。

许博远穿的是上班惯常的牛仔裤,有些贴身。被医师这么一说,他只好先解开扣子,看了还没打算继续检查的叶修一眼,又老实的把拉链也给处理了。

“往下脱往下脱。”

叶修说着,却也没再等许博远自己动手,而是伸手一扯,就把对方里里外外的裤子拽下大半。许博远倒是被这举动吓了一跳,就算一屋里都是男人,可突然裤子就没了,也得让他有点心理准备。

好在叶修扯到得打马赛克的边缘时住了手。

依旧是用手指一点点的按压检查,但这回并没出现像之前剧烈的疼痛。等叶修从肚脐眼下收了手,又量了量他骨盆的位置,便示意他翻回原来俯睡的样子。

“那裤子……”

“可以扯上来了,不过先别扣。”

话音刚落,许博远便觉得有什么掐住了他的后颈,然后慢慢捏着脊椎一路滑下,直到尾椎。许博远觉得有些痒又有些发毛,短短半分钟就打了几个激灵。

“啊,果然。”叶修伸手在腰部两个地方点了点,“脊椎有点错位,压迫神经。下面骨盆也有些歪,会扯到肌肉引起痉挛……”

“能治好吗?”

被他这么折腾一番,原本还有些想法的许博远老老实实的问。

“没多大问题,把骨头正回来就行。”叶修说着活动了一下手腕,又把手指拗得咔啪作响,“别紧张,我们先来松松骨。”

 

不知算不算好事,正式推拿时包子和罗辑先后离开,五六平的房间里只剩许博远和叶修两人。

窗外空调主机运转时响得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把冷气送到床前。许博远依旧保持趴着的姿势,感到自己原本被掀了大半的衣服又被扯了回来,遮住了原本裸露的背部。

之后,那人单手覆上了他的腰,以手心打圈的方式慢慢来回揉着,原本酸痛不已的肌肉在叶修的动作下逐渐放松下来。

许博远趴在那,不知该如何摆放的手只好垂下,其中一边还时不时的擦过叶修的长裤。整个身体随着叶修揉捏的节奏轻轻晃动起来,这让他觉得自己躺在海中的小舟上,被温柔的海浪轻轻晃动着。

他舒服得几乎睡着了。

 

过了十分钟——或者更久,在腰上来回揉动的手掌停了下来。叶修站直活动了一下,然后绕到了床对面,摸准一个脊椎关节就用手肘部位压了下去。

“嗷!”

“如果力气重了告诉……好吧我轻点。”

叶修带着呼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原本的睡意在一瞬间被驱散,许博远下意识的抬了抬头,差点磕到了叶修的下巴。

为了给许博远放松脊椎,叶修用手肘尖把脊椎从上到下的关节全都摁压了一遍。他整个人半伏在许博远上边,一手控着对方的肩膀防止乱动,一手快狠准的摸到一个个脊椎关节处。

这并不算太痛,可绝不好受,而许博远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清晰感受到自己脊椎每一个关节在什么地方。

虽然叶修让他受不了时说话,可到后来许博远发现自己连话都说不出,只能摊在那哼哼。

好在叶修在他哼哼声大时,会善解人意的把力气再减小一些。

    

等松完脊椎,许博远终于能好好喘口气。但还没能缓和一下,叶修就拍了拍他的肩。

“侧着躺过来。”

“呃……往哪边?”

“随你喜欢。”

翻身的时候头底下趁机被塞了个枕头,许博远面对着对方躺好,然后看见叶修从墙角的小桌上拿起杯子喝水。

“渴了吗,喝不喝?”

大概是注意到许博远的视线,叶修把自己喝了一半的水杯往前送了送,然后冲着对方急忙摇头的样子笑了一声。

“你想喝我让小唐给你倒一杯。”

“真不用!”

 

侧躺的姿势要比趴着舒服些,叶修休息完走过来示意他把膝盖弯起来,许博远动了几次都没合格,最后还是被架着腿摆好了姿势。

叶修站在许博远面前,离他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许博远甚至可以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烟味。他屈起的膝盖正好抵住那人的腿,而腰也被人握着,无法动弹。

“哎,提醒一下,有些痛得忍着点。”

许博远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叶修双指一并朝什么地方戳了下去。那一瞬间痛得他连声都出不来,只能下意识的抓住叶修压在他腰上的手。

“放松些……”叶修看了眼身底下痛得蜷成一团的人,只好先用空闲的手给他揉了揉,“还有几次就好了。”

许博远已经没心情纠结“几次”是多少次,他只能半死不活的拽了拽叶修的衣尾,然后哼哼了一句,“轻……轻点。”

“哎我尽量。”

叶修说着自己也曲起一条腿,压在许博远的膝盖上防止他乱动。等再固定好腰,就见对方紧张得连气都不会喘了。

“说起来,还没问小同志你的名字。”

“诶?啊,我叫许嗷——!”

“这边好了,来,翻个身。”

 

等到所有必要的关节都放松完毕,墙上挂钟的时针已经前进一格。许博远上衣已经里里外外湿了一回,连叶修都出了点汗。

“革命马上就要成功,加油啊小蓝同志!”

在叶修来回折腾的过程中,不仅问到了许博远的名字,连他惯常玩的游戏ID清楚了,甚至还约好两人以后有机会一起下本什么的。

许博远在床上滚了一圈,现在又变回趴着的姿势。对于叶修的话,他现在已经没力气去接了。

“最后一步,把骨头正位就解放了。”

叶修说着,先是用膝盖压住了许博远的大腿,然后用手搂着对方的肩,让他往后靠在自己的怀里。

许博远被这么一拽,上身就离开了床铺。他的头向后靠在叶修的肩上,肩膀也被对方搂得死死的,但下半身却还被叶修用膝盖压着。这姿势实在让人有些尴尬,至少许博远这几年来几乎没有和人如此亲密接触过。

“咦等等……”

“五、四、三……”

叶修此时和他离得无比相近,甚至说话时他都能感到对方声带的震动。还没等他来得及挣扎,就听见叶修轻笑了一声,吐出了最后一个数字。

“二。”

“唔——!”

叶修的膝盖顶着许博远的腰往前撑,双手却搂着他的肩往后掰。两边这么一用力,许博远上半身的骨头就传来咔啪咔啪的可怕声响。

“好了。”

叶修扶着许博远躺回床上,看着他疼得脸都红了,却还死瞪着自己的样子,又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说好的‘一’呢!”

“留着下次吧,多谢惠顾哟。”

 

===

大部分为LO主亲身经历,然后得出“去推拿就先得把自己节操丢掉”的结论(ry

不过可惜LO主的毛病是肋骨软膜炎,靠推拿没法完全医好_(:з」∠)_至于能大部分治好中风瘫痪倒是真的,但关键还是按摩师的水平吧。

 

兴欣按摩店:

老板娘陈果,叶神是按摩师老大,小唐沐沐负责女性瘦身美容。

小乔擅长肩膀和全身按摩,因为力气比较小,所以女性顾客喜欢找他。

方锐头部和腰部技术都不错,是叶修高价从其他按摩店挖来的。

老魏负责腿脚局部按摩,有时也接喜欢力气重的,大老爷们的活。

小安、莫凡、包子和罗辑还在实习阶段,小安主攻精油推拿、莫凡主攻针灸、罗辑主攻拔火罐。

至于包子,连叶修也掌握不了他的套路,干脆随他随便学,现在主要负责铺床【认真。

评论(23)
热度(361)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