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浮生一日

 @采萱 的点文,【青梅竹马】或【咖啡店爱情】。

我把这两要求和一起,然后顺利偏题了(。

接下来的点文会慢一些,因为要努力填小乔的生贺。 

===


浮生一日


01

夏季的大雨总是突如其来。

 

许博远站在台阶上,斜举着黑色的长柄伞收好。伞面细小的水滴被甩落在旁边花圃的青石板上,和不断落下的雨一道融入泥土里。

咖啡馆里的空气干燥而温暖,弥漫着熟悉的香味。他不用睁眼就能描绘屋里的一切——木质家具光滑的纹理、架上书脊的卷角、叶面宽阔翠绿的植物,还有门外摆放的,他自己制作的招牌。

“蓝桥”。

多一字也无,笔锋内敛温润,是许博远自己写的。

总有常客指着那一勾一划笑着问他,蓝桥春雪君归日,店主你又再等着谁?

而坐在店里角落的许博远总会放下书,一遍遍回答他们这老旧的问题。

不,我不在等谁。

我没有要等的人。

 

玻璃窗外的暴雨气势汹汹,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这倒让咖啡店里比平常又热闹几分,来躲雨的客人在玄关挂好伞,坐下招呼侍者上杯热饮,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论七月这孩子般的天气。

许博远坐在自己的老位置,看外面雨幕朦胧发着呆,白猫蓝河原本趴在他腿上,见主人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便伸出软绵绵的粉色肉垫,伸长身子,轻戳了几下他白衬衫下的锁骨。

“对着我就这么调皮。”

虽然说着责备的话语,但他依旧伸手,顺了顺白猫的背脊。受到安抚的猫咪心满意足的踩着他的肚子转了两圈,找到个舒适的位置,蜷成圆滚滚的一团睡下。

许博远小心翼翼地没惊动猫咪,从衣袋中掏出手机。解锁后的桌面干干净净,不见一条信息提示。他的手指在屏幕上停顿了会,滑到通话菜单里,本来已经点中了快捷键,却在拨通的前一秒挂断了电话。

他昨晚才和那人吵了一架,现在就这么眼巴巴的打电话过去,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呆在蓝桥里时间过得总是很快,许博远虽是店里老板,可收银接待和厨房料理都有专人负责,轮不到他做什么。所以他不过定时到店里转转,和客人聊聊天,或者干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茶逗猫。

“你的职业就是蓝桥吉祥物吧。”那人曾笑着说他,然后被他回以一个白眼。

将近中午时,一些客人顶着瓢泼的大雨离去了,还有些无急事的,依旧留在店里躲雨。

“老板,这里有午餐提供吗?”

纵使咖啡与茶很好喝,各式点心也精致可爱,但对于成年人来说,这些东西管不了饱,可不能当饭吃。

“是啊老板,收留我们一顿呗?”

这让许博远有些苦恼,蓝桥是咖啡店,有咖啡茶饮有点心,就是没有正餐能够提供。他起身到厨房转了圈,发现里面备了大半桶米,还有一些耐放的土豆鸡蛋,这些还是他偶尔在店里留宿才存的。

但即使如此,也总不能让客人喝白粥吃煮土豆吧。

 

正想着,许博远突然听见门口传来一阵风铃叮叮当当的声响。

蓝桥店门的风铃是许博远特地挂上去的,为了提醒店员们有客到来。它一天里随着客人进出总来来回回的响,有时还惹得白猫趴在门边,盯着风铃看个小半天。

但许博远依旧觉得这铃声和往常的不同。无关音色和节奏,而是些更深层的感觉。

那感觉就像从前无数次一样,透过呼啸的风雨声,如同某个特殊信号,直击他的脑海。而他不自觉地抚平了有些翘的头发,加快脚步从厨房出来,然后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站在大门的人。

叶修握着和许博远同样的雨伞,雨水从伞面汇聚到伞间,然后连续不断的滴落到地毯上。

许博远忙走过去,接过对方手上拎着大包小包的塑料袋,发现里头装的全是各种蔬菜肉类。

“这么大雨你跑去买什么菜啊!”

他随手把袋子往桌上一搁,就扯着叶修进了休息室。这样的天气除非穿雨衣,否则雨伞是起不到效果的。

至少叶修从头到尾水淋淋,裤子就不用说,衬衫更是湿哒哒的贴在身上。他边走边甩了甩头,许博远马上感到有无数小水珠溅到自己脸上。

就连那几袋蔬菜都比没他那么狼狈。

许博远从柜子里翻出条大毛巾,回身盖到叶修头上。叶修抬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头发,许博远看不下他那慢吞吞的样子,抢过毛巾,干脆利落地帮叶修擦起头发。

叶修老实的坐在那,任许博远摆弄他。等感觉对方的动作轻了下来,他才低声开口。

“……不生气了?”

叶修声音隔着大毛巾有点含混不清,许博远没说话,但过后原本准备停下的动作更用力了些。

叶修糊涂了,搞不明白眼前这人到底没有没在生气。

 

    02

许博远和叶修认识多年——应该说,打在娘胎里,他们就已经被自家的母亲介绍给对方。生日一个就比一个早两天,并且从在医院里的育婴箱里开始算,就一直是邻居。幼儿园同一个、小初高同一个,到后来,连大学也呆在一块。虽然专业不同,可奇迹般的在两人间宿舍里碰了头,弄得他们家长时常感叹,别人家双胞胎都没这么黏一块的。

这是到底人为,还是天意,只有两人自己心里清楚。

许博远毕业后,琢磨了半天,没想好就业方向。叶修那时在宿舍里霸占着许博远的床,仰头看人坐在桌子前对电脑苦思冥想的挑选公司制作简历,就劝了句:

“做自己喜欢做的就好。”

于是许博远删掉所有简历,跑去开了家咖啡店。里面的装饰全按自己心意,菜单是他和叶修喜欢的口味,还很奢侈的挪了大块地方放置书架,摆满这么多年自己收集的图书。

也常常有客人走进来,以为蓝桥是提供咖啡的书吧。

咖啡店的地址是叶修选的,并不靠近繁华地带,租金也便宜。不过周围有写字楼也有大学,所以客源倒是不愁。

而叶修,毕业后也没进公司,而是自己创业,做软件开发和手机应用方面的生意。公司名字是许博远取的,叫兴欣,到现在也有十来个员工了。

顺便一说,兴欣的办公室就在蓝桥的对面,依旧很巧。

蓝桥开业一周后,叶修不知从哪抱回一只脏兮兮的小奶猫。原本白色的皮毛打着结,灰黄灰黄的,身上还可以见到有小虫子在爬。

“你从哪捡回来的?!”

许博远纠结了一下,还是从叶修手上接过小猫。原本有气无力的猫咪抬头看了眼新主人,弱弱的叫了一声,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对方抱着它的手。

许博远的心顿时化了。

他和叶修找了条干净的毛巾,沾了温水,一点点的把小猫擦干净。又急忙赶到花鸟市场,买了各种宠物用具实物和防虫项圈。

再过了一周,小猫已经变得毛皮光亮,活泼好动。只要许博远一坐下来,它就会顺着他的裤腿一路爬到胸口才罢休。

“怎么这么粘人啊,”叶修有时会捏着它的脖子,把它拎到面前大眼瞪小眼,“要不,先取个名吧?”

“嗯……叫蓝河好了。”

“蓝河?”

“和蓝桥挺配的。”

回应他的是小猫甜呼呼的叫声。

    

    03

两人吵架的起因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一个语气呛了点,另一个没过脑,然后话赶话就这么吵了起来。

昨晚吵了大半个小时,叶修丢了句我回公司加班就消失了一晚上。许博远恨恨地摔门回房,睡到半夜起身时发现叶修果然没回来,又闷闷不乐的在床上滚了半宿。

结果第二天顶着个熊猫眼去买菜,刚出门没多久,就被一阵大雨浇了回来。

家里的冰箱已经没有存货了,本来打算昨晚和叶修去超市,结果一吵架,自然计划泡汤。但比起这个,许博远更担心的是叶修,他不记得昨晚叶修出门时,有没有带伞。

于是对着手机开开关关好几次,还没决定是不是要打电话给对方,叶修就回来了。

“你怎么还跑去买菜?”

见头发擦得差不多,许博远终于放过了叶修的脑袋,重新找了块毛巾扔他身上。

叶修起身当着许博远的面麻利的脱掉衬衫,又踢掉裤子,裹着毛巾把自己身上的水给擦干。

“家里不是没菜了吗?今早干完活顺便去菜市逛了一圈,结果刚买完菜,雨就开始下了。”

“那干嘛不等到雨停了再回来?你这么一淋,说不定明天就感冒。”

“我可是等了两个小时……”叶修苦哈哈的笑了一下,“谁知道这雨下了这么久。况且快中午了,我要不回来你岂不是断粮了?”

“哪有那么夸张……”许博远也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人擦干净身上的水珠后,就赖在自己惯坐的躺椅上不愿动弹,又认命的帮他去柜子里翻备用的衣服。

休息室一般给休息室的员工换衣服用,许博远有时懒得回家,中午也会在这小睡一会。为了方便他特地留了几套衣服在柜子里,连叶修的份也有。

“嗯?我什么时候买过这些衣服?”

叶修抓过许博远给他的大红T恤往上套,发现连牛仔裤也有些眼生。

“大学的时候,和你逛夜市时便宜买的,忘了?”

“和你逛过那么多次夜市,哪记得。”

叶修换好衣服又坐回椅子上,看许博远来来回回收拾脏衣服。然后趁许博远经过他眼前时,一把抱住对方的腰。

“还生哥的气?”

许博远被他吓了一跳,叶修的脑袋搭在他胸口上,手勒得有些紧,一副不给答案就不放人的气势。

“还生气吗?”

叶修又问了一遍,说话的时候还微微抬起头,上仰45度直视着许博远的眼睛。

怪不得女生自拍的时候都喜欢这角度……许博远不自然地偏了偏头躲过叶修的目光,发现这样的叶修杀伤力有点大。

正僵持着,两人突然听见挠门的声音。蓝河伸出它的小爪在在门角边抓了一阵,见里面没反应,又换成肉垫一下下的拍着休息室的木门。

“真是养成精了……”

叶修刚感叹一句,就见许博远挣脱了他的手,疾步转身去开门。

说不准在许博远心目中,蓝桥第一,蓝河第二,下来才轮到自己……叶修这么一想,也起身捞起粘着许博远小腿不放的蓝河,像从前一样把它平举到自己面前。

“就看得见你爸,认不得你爹我啦?”

蓝河老实的让他抓着,见叶修出声,还喵了几声仿佛在回答。

“见你可比见我乖多了,”许博远从叶修手中抢过猫,“你别老这么拎着它,它前腿会累。”

“你怎么就不关心我手累不累啊……”叶修见手中的猫没了,又转而拽着蓝河的尾巴,逗得猫尾巴甩来甩去。“都是你太宠它,它才蹬鼻子上脸的。”

“我开心!”许博远说得理直气壮。

所以说,世界上有些道理是和铲屎官们说不通的。

 

04

最后是靠着叶修买回了几天份的菜,做足了蓝桥里店员与客人们的午餐。

大家热热闹闹地坐在店内最大的桌子旁,亲密如同旧友般,与陌生人一起享用完毕这顿特殊的午餐。有几人还开玩笑说,要是店长以后开腻咖啡店了,去做个私房菜馆也不错,他们一定捧场。

“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再开一家。”叶修夹了块肉,突然发现自己碗里又多了一筷子的青菜,“转角那家店面不是还空着?”

“现在就很好了。”许博远收回帮叶修夹菜的筷子,“不愁吃不愁喝,赚那么多钱干嘛。”

其他客人一听,连夸店主真豁达。叶修在一边憋着笑,想世界上估计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许博远根本没有他们说得那么伟大。

许博远就是懒而已。

客人中除了恰巧到蓝桥躲雨的新人,大多认得许博远的旧客也认得叶修,而且还总是把他当成蓝桥的另一个店主。

许博远对此没有否认,当初蓝桥一半的启动资金就是叶修出的,到现在谁也没提过还钱的事。叶修现在公司生意兴隆,估计早忘了那十万多块钱。而许博远,却想着或许等以后叶修累了的时候,还有蓝桥能成为他的容身之所。

到了下午,天渐渐晴了。雨势在不知不觉间慢慢减小,等众人发觉时,玻璃窗外只剩下细细密密的毛毛雨。

客人们见状,忙和店主告别离去。许博远想这种天也不会有新客再来,干脆也让店员们趁天气好时回家。

不一会,店里只剩下两人。

许博远锁好店门,却依旧坐在窗边,读早晨未看完的杂文。叶修泡好两杯薄荷红茶也挨着许博远坐下,随意翻着杂志,没一会,脑袋就耷拉在旁边人的肩膀上,抱着蓝河睡着了。

窗外路面上积着一个个小水洼,午后的阳光从云层后洒下,反射出点点闪烁的碎光。大街逐渐热闹了起来,路人不再是早上匆匆忙忙的模样,而是撑着伞慢悠悠的行走,五彩缤纷的伞面仿佛一朵朵夏日盛开的花。

大概困意是能够传染的,许博远温柔的看着自己身边熟睡的,一大一小两个家伙,也不禁打了个哈欠。他把头靠在椅背上,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那自己制作的招牌。

“蓝桥”。

蓝桥春雪君归日,但他的确从未盼着谁的归来。


因为那人一直在自己身边,从未离去。

 


-Fin-

 


===

其实打叶蓝的TAG总觉得是叶修X猫……

还有我家的猫真的会拍门。

评论(20)
热度(204)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