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乔一帆] 六等星之夜

乔一帆生贺文。

原著向,从微草小透明到兴欣冠军,你的光芒逐渐绽放。

给我全职中最爱的少年,想对你说的无数话语,全都在这里。

2014,祝你生日快乐!

---

排头为《六等星の夜》的歌词,歌词顺序有改变。

配合歌曲食用更佳,歌曲戳《六等星の夜》

===


01

当我受伤之时

你若给我拥抱

我就会很开心

当我跌倒之时

请你给我

点点勇气

 

乔一帆悄悄推开练习室的门,里面果然空无一人。

他回身把门关好,又把房间里的窗子打开通风,才在自己的电脑前坐下。

他的座位在房间角落,旁边就是垃圾桶和饮水机,离空调也最远。但他早已习惯这个座位,从微草训练营出来大半年,他一直坐在这里,重复着每天枯燥的练习。

熟练地登录练习软件,陪伴了自己大半年的刺客出现在屏幕中央。这个账号是去年微草退役的替补留下来的,没人要,正好给他用。

在训练营时乔一帆做的都是基础练习,并没有固定账号与职业,所以拿到这并不算太好的刺客账号时,他还是挺开心的。就算知道另一个与他同期进入微草的少年有专人制定账号,也没改变他的好心情。

操作着刺客在树林中奔跑,跳跃或闪避过突然出现的障碍,用手里剑击落树上悬挂的目标。屏幕右上角的计时器在不断变动,但乔一帆完全没注意,而是右手紧握鼠标小心翼翼地控制前进方向,左手敲击着各种快捷键,释放一个又一个的攻击。

在画面从森林变换到荒漠时,乔一帆微微松了口气,但注意力却更集中了些。因为他不仅得留意天空中被设定为目标物的飞鸟,还得注意脚下漫漫黄沙中是否会存在陷阱。

进入荒漠五分钟,忙着躲陷阱的刺客才打下三只小鸟。乔一帆有点不满自己的成绩,把视线往上调了调,当看见又一只鸟的时候,连忙把手里剑掷了出去。

然而,就在投掷手里剑的时候,脚下的沙子突然下滑,露出了系统布置好的陷阱。乔一帆心慌了一下,忙让刺客往旁边跳。

可惜已经晚了,还保持着投掷手里剑姿势的刺客无法一下子转换身形,就这么掉落到陷阱中。屏幕上画面昏暗下来,然后出现了这回的成绩。

因为是训练模式,当然不会有GAMEOVER的提示。但乔一帆觉得这和GAMEOVER也差不了多少,他看了眼屏幕上的数据,发现居然比昨天还要再差些。

失落顿时如同黑暗的海水般,涌进他的身体。他放下鼠标,把头抵在桌子边缘,鼻尖下全是木头的气味。

汗滴从头发间滑落到他的脖子上,B市秋日清晨六点并不算热,可仅仅是刚才一个普通小训练就能把他逼成这个这个样子。

“我还能走多远呢……”

乔一帆闭上有些酸涩双眼,想起之前队内的练习赛。

昨天下午综合评分出来时,乔一帆甚至没敢看他们队长王杰希一眼,他知道自己那个低得夸张的分数在微草历史上也算独一无二了。

不知算不算幸运,王杰希除了一句“好好训练”,并没有对他的分数多说什么。就像从前那样,队长会更多的把精力放在高英杰,或者其他替补身上,指出他们还需要改进的地方。

当时乔一帆松了口气,但心情并没有随着松快多少。他的确有些怕王杰希,但更多的时候,却盼望着能和他们队长多说一句话。

可惜这回是不成了。

虽然不太明白队长的“好好训练”具体指哪个方面,但乔一帆今天还是特地比往常又早起了半小时,溜到训练室里做常规训练。

结果一场练习下来,他的分数比从前还要差上一点。

昨晚在宿舍里抱着被子给自己做的训练计划、制定的目标、幻想的美好未来,在这一瞬间就烟消云散。乔一帆觉得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变得空荡荡的。梦中与队友同站在冠军领奖台上的画面顿时碎成一片,只剩下清晨无人的练习室中,独自忍耐泪水的现实。

 

在桌子上趴了不知多久,乔一帆听见门外走廊上传来脚步声。他急忙坐起来,随手扯了张纸巾处理了一下自己有些狼狈的脸,又把还停留在显示成绩的练习软件关掉,才回头看向门口。

推门进来的是高英杰。高英杰平时不常像乔一帆一样会早起做训练,但他也会比其他候补队员起得要早,为了从宿舍区拐到训练室来找乔一帆,然后一起在饭堂刚开门的时候去吃早餐。

“今天……你起得又早了一些?”

乔一帆听高英杰这么别扭的开口,就知道自己的异常被对方发觉了。

高英杰虽然口头表达有些笨拙,但心思细腻。每次乔一帆有些什么不对劲,他总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发现的。

“嗯,昨天队长让我好好训练,所以今天又早了半小时。”乔一帆调整了一下表情,努力朝高英杰扯出个笑容。“几点了,我们去饭堂?”

“差不多七点了。”高英杰走进去帮乔一帆收拾东西,“还有,你……你昨晚很晚才睡吧?”

“也,也没多晚啊。”乔一帆和高英杰同间宿舍,知道自己昨晚的折腾大概被对方发现了,“抱歉,吵到你了吗?”

“没有没有!”高英杰急忙摇摇头,然后犹豫了一下,才说:“……你也要注意身体。”

别那么拼命,多休息一下。这些话高英杰很久以前就想和乔一帆说,但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嗯,我知道。”

因为朋友的关心,乔一帆刚才阴郁的心情好了不少。他锁好训练室的门,就和高英杰一起朝训练营另一边的饭堂走去。

“你要当真,休息不够的话视力就会坏掉,以后个子也会长不高的。”

高英杰见乔一帆答应了,又忍不住加了句。

“英杰才是,你现在还比我矮一点吧?”

乔一帆说完,还特地伸手比了比。

“等过两个月我就超过你啦,就少你1厘米而已不要得意啊!”

“等你超过我再说吧!”

少年们说笑着,像过去每一个早晨一样。

“对了,昨天队长有告诉我一些训练的小技巧,我觉得你也试试,等下和你说?”

“……好啊,等会回到训练室里教我吧。”

“嗯!”

乔一帆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但没过一会,又松开了。

他的心中依旧残留着半小时前酸涩的感觉,甚至在高英杰提到队长时,更严重了些。但与之前不同,无力趴在桌上时身体里被抽空的东西,此时此刻又倏尔回归原位。

这一次,乔一帆清晰的触摸到了它们——那是些微不足道的自信、渺小的愿望、游移不定的勇气,缄默的点点妒忌与不甘。

以及,在最深的夜里也埋葬不了的,对“荣耀”的渴望。

 

“谢谢你,英杰。”

乔一帆笑着,仿佛走廊窗外逐渐苏醒的太阳。

 

 

02

我的思绪 一直无法传递

今天也是

独自一人行走在冰冷街道

连身于何处 都回忆不起

 

乔一帆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握鼠标的手有些抖。

PK场上是前几天野外战时遇见过的账号,寒烟柔。乔一帆估摸不准对方是怎样的水平,只能猜测她在业余玩家中算是顶尖。

但那也是业余玩家,无论如何,都该是自己这职业选手厉害些。

虽然乔一帆如此鼓励自己,但依旧忍不住想起之前和对方发生的团战。

那已经不能被称为战斗了,他到现在都忘不了,自己是怎么战战兢兢地躲在墓碑后面,看队友被君莫笑一行人一个个圈杀。又怎么在最后才慌慌张张的冲出去,给对方送人头。

就因为这事,这几天候补队里的气氛沉重得让人难以呼吸。而且大约因为他把当时的情景录了相又交给了队长,以肖云为首的三个队员对他的脸色差得不能再差,有时在几人面前随便做些什么,都能被挑剔得体无完肤。

就连高英杰,这两天也不在状态。

“我这样……真的能被称作职业选手吗?”

在那场战斗结束后的几十个小时里,乔一帆无数次的反问自己。进微草候补队一年多从未正式上场,和队友团战时起不到丝毫作用,甚至现在,仅仅面对一个业余选手,就已经紧张得连鼠标都握不稳。

“这样的我……真的能被称作职业选手吗?”

 

若换了别人,也许会把一切不顺心的事都归为命不好。

不幸加入了闪闪发光的冠军队,不幸团战遇上叶修,还有不幸自己,在队中总是透明。

但乔一帆知道,这世间哪有这么多“不幸”可说。他至今一切处境,归根到底,只有一个原因。

“我……还是太弱了。”

他在过去日日夜夜里逼着自己承认这个事实,如同拿着把硬锤,一次又一次地反复敲击自己的灵魂。

只有弱者,才会把不幸归为“命”。

要强大起来!要强大起来!

乔一帆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呐喊、在鞭策,督促着他从懦弱无力中挣扎站起来,迈开脚追赶着微草其他人。

他努力匍匐前进,视野里有高英杰,有候补队其他人。再远一些,还能看到零星几个正式队员们。

至于队长王杰希,早已离他太远,连背影都消失了。

当疲惫的时候,乔一帆也会忍不住停下脚步。但即使是休息的时候,周围也不见光亮,甚至连脚下的路去往何方也分不清。

因此,他每次都不敢休息太久,怕回过神来,这个漆黑的世界中只剩他一人。

 

乔一帆松开鼠标的时候,“荣耀!”终于出现在屏幕上。

画面中寒烟柔的血条已经清零,但他的灰月也好不到哪去,只剩四分之一不到的生命。

虽然赢了,乔一帆并没有多开心。他看了眼计时器,发现这场战斗持续了三分多钟,而微草其他人,通常都是一分多钟就赢得胜利。

他摘下耳机,下意识的往四周看了看。整个训练室里的微草队员都没注意他的比赛,而是凑在一起品头论足的说前一个人和君莫笑的战斗。只有高英杰坐在他身边,完完整整的看他打完这三分多钟的、没多大意义的战斗。

乔一帆突然想起什么,偷偷朝背后瞄了眼。他身后站的是王杰希,显然是认真看完刚才战斗的第二个人。王杰希的神情不算太糟糕,甚至看得出有些开心。但擅于观察他们队长脸色的乔一帆心却凉了凉。

因为他看得出来,队长的好脸色并不是给他的。而如果不是给他的,自然是给他的对手,刚刚被他打败的寒烟柔。

大概在队长心中,他已经连一个业余玩家都比不过。

 

乔一帆站在原地,他想要抬起脚,却发现双腿无法行走;想要伸出手,却发现双臂重若千金。

高英杰他们的身影已离自己越来越远,身后还有绰绰魅影,正源源不断地扑向自己。

“我……还能追得上吗?”

“我……还能变强吗?”

 

然而,却无人应答。

 

 

03

永不终结的夜里

愿望只有一个

在没有星星的天空中

点亮那璀璨的光辉

回不去的地方 与那被舍弃的事物

重新转生 定能照亮明天

    

“你啊,没有没考虑换一个职业?”

 

乔一帆躺在床上,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白天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他甚至能一点不差的回想起,叶修大神对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

因此他也明白,大神是认真的。

不是大神见到什么有趣玩意于是随口提一句,而是一个前辈经过考虑后对一个后辈提出的建议。

而已经有很久,没有谁对他提过建议了。

这个认知让他很开心,甚至之后二十秒就倒在君莫笑的脚边,也无法阻止他这一天脸上带着笑容。

乔一帆侧翻个身,把脸埋在被子里,努力冷静了一下,才真正开始考虑起叶修的建议。

阵鬼这职业他虽然有些了解,却知道得不全。和他同在候补队的周柏烨虽然练的也是鬼剑士,但他们平日的交流,实在算不上多。

阵鬼这种偏向辅助的职业,在荣耀职业圈中真的不多。

虽然乔一帆已经下意识认为叶修说的肯定是对的,但他还是努力撇去第一印象,认真思考着阵鬼是否适合自己。

他的手速并不算十分出色,至少与高英杰相比还差了点。所以玩需要快速释放技能的刺客时,总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而与刺客相比,阵鬼对手速的要求就没有这么严格。毕竟阵鬼释放最关键的鬼阵时是需要读条的,那时候,不管手速有多快,也得等读条完毕才能放技能。

这么一考虑,乔一帆还真觉得自己更适合阵鬼一些。

“再想想……大神还提到过什么?”

乔一帆努力回忆着,然后想起叶修说过阵鬼能够激发他潜能的话。但他考虑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自己身上的“潜能”是什么。

毕竟这个词,和“天赋”啊“才能”啊一道,过去更多的是高英杰或者其他人拥有,与乔一帆毫无关系。

不过,阵鬼的最大特点是配合队友作战,莫非大神觉得,他有与队友打配合的能力?乔一帆并没和队友打过多少配合,先不提刺客本身就是孤军奋战的职业,在微草中,主动愿意和他练习的也只有高英杰一个。而他为数不多的团战经历,也从未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

但不知为何,叶修的话语像一句魔咒,印刻在乔一帆的脑海里,无法忘记。

 

更换职业并不是件容易事,先不说现在微草里已经有一名鬼剑士,就冲乔一帆现在的资质,向战队提交换职业的申请也一定不会通过的。

乔一帆深知这一点,于是他甚至没有求助中草堂,让对方帮忙找一个合适的空号,而是趁某天清晨,溜出微草,到附近街上的报刊亭里买了一张荣耀的账号卡。

这是他到微草后第一个没有提前去训练室的早晨,但却比过去所有努力训练的早晨加起来,都让人充满希望。

回到训练室时时间还早,乔一帆趁机登录了那张账号卡,开始建号。现在人们玩荣耀都喜欢扫描自己的照片,然后在此基础上修改人物外观。但乔一帆现在手中并没有现成的照片,训练室里也没有专用的扫描仪,所以只好一点点地捏人。

他突然想起自己几年前第一次玩荣耀时,也因为害羞没有使用照片扫描,而是像现在这样,认真地捏出自己在游戏世界里的化身。

“你原来玩什么职业的?”

乔一帆突然想起叶修昨天问的问题。

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把进微草训练营的游戏生活全忘了。

然而,那些早已被艰苦枯燥训练掩埋的过去,那些纯粹玩乐的曾经,那些他不用拼命追赶,身边依旧有同伴的旧日,在这一瞬,突然于尘埃中熠熠发光。

“大神,我想起来了哦……”

乔一帆抚摸着键盘,以慢得不似职业选手的速度,在命名栏里打下了那个被他忘却许久的名字。

 

疲于奔跑的少年终于停下脚步,他凝望远在前方的人影,朝其它方向迈出了一步。

在那一刹,背后追赶着他的魅影全部退去,点点微弱的星光从他脚下升起,逐渐布满了整个漆黑的世界。

一些旧事回归他的身体,另一些旧事也随之离去。乔一帆站在原地,第一次看清了脚下的道路。

 

这是全新的世界。

 

04

当我失眠之时

你若轻握我手

我就会很满足

请你低声呢喃

“黎明将至”

哪怕是谎言也好

 

乔一帆登录了一寸灰,30级阵鬼伴随音效出现在荣耀里。画面上虚拟的街道楼宇、车水马龙本该是稀疏平常的景象,现在却无一不让乔一帆激动不已。

他急匆匆的打开好友栏,上面只孤零零的挂着个名字。但对乔一帆来说,这个名字的意义是全荣耀玩家加起来都比不过。

深吸了一口气,乔一帆打开了与君莫笑的对话栏。打打删删了好几次,才把一条消息发了出去。

“前辈,我已经满30了。”

当初成功加了君莫笑好友的时候,乔一帆根本没奢想过有机会加入对方的团队。那时他以为能得到大神几句指点,几条建议就是最好的情况。结果,大神却表示愿意手把手的带他。

说不定自己这十几年攒下的运气,就是为了这一刻。

从那以后,乔一帆对君莫笑就不再称“大神”,而是改口为“前辈”。他把一寸灰交给专门代练的工作室,然后就心心念念的盼望着能快些赶上前辈的等级。

为了不浪费时间,他甚至又买了两个阵鬼的满级账号,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做相关的练习。或者在平日队里训练结束后,就到公共资料室里查找有关阵鬼的数据视频,一遍遍的观看,一遍遍的琢磨。

直到今天。

 

和君莫笑汇合后,乔一帆才发现对方队伍里的人并不算多。除了之前见过的包子入侵与寒烟柔外,只多了一名枪炮师而已。

叶修身边的枪炮师,这个定义让人不得不想起荣耀那位赫赫有名的选手。但乔一帆却不敢多问,只是老实地和大家打了个招呼。

大概是前辈和他们提过,包子和寒烟柔对他都还有印象,就连梳沐风烟也温柔可亲。乔一帆原本悬着的心顿时落了大半,他最害怕的就是无法融入前辈的队伍,然后又像从前一样与队友格格不入。但没想到大家却意外的好相处,没有网游中那些高手眼高于顶的感觉。

“今晚我们的目标,就是把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给破了。”

见大家聊得差不多,君莫笑在一边拎着千机伞开了口。

乔一帆一听,连忙打开副本记录器。结果一看就吃了一惊,因为当下的记录有些高得离谱了。

能做得到吗……乔一帆有些忐忑的想。他自己的话是绝对做不到的,但如果是前辈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这一次,我们只有三次机会。”还没等乔一帆纠结完,君莫笑那边继续说到,“一帆,这三次机会是特别留给你的。只要你能融入我们的队伍,破纪录就没有问题。”

“留给我?”乔一帆对这种说法有些吃惊,毕竟从前没有谁特别“留”过什么给他。

“嗯,因为三次副本过后,我们几个一定会升到31级,到时候副本通关的记录就无效了。”

“三次机会……”一听是前辈他们特地在控制升级速度等他,乔一帆心里更加惶恐。

自己对于阵鬼的练习不过是这一两个月的事,这样的水平能达到前辈的要求吗?如果这次破记录不成功,耽误了前辈的计划,前辈又会怎么想呢?最主要的是,自己真能不辜负前辈的期望,配合好从未接触过的队友,打破现在这个已经趋近完美的记录吗?

无数的念头一瞬间如潮水般从乔一帆脑海中流过,仿佛一个世纪般漫长,又仿佛须臾般短暂。等他回过神时,才发现电脑对面的众人还在等着他的回答,然而不论是打字还是开口,他都发现自己无法毫不犹豫的给出个“没问题交给我吧!”的答案。

这样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

“三次机会,已经够你熟悉副本。”大约是因为没等到乔一帆的回答,君莫笑干脆继续说到,“别忘了,你也是职业选手啊!”

你也是职业选手。

乔一帆楞了一下,这句话如此的理所当然,但对他却又遥不可及。至少从他正式注册成为荣耀职业选手后,从未有人这么和他说过。

过去的他是什么呢?是小透明,是专门帮人倒水的替补,是没有前途的刺客,是微草这个冠军队内最失败的存在。

唯独不是,职业选手。

这一年多来的所压抑的委屈与惶恐,不甘与无奈,仿佛随着这一句简单话语,一瞬间在乔一帆体内苏醒过来。他甚至要紧咬牙关,才能控制自己不在前辈几人面前流下眼泪。

之后,被肯定的欣喜也逐渐在心里发芽。伴随着突如其来的勇气与力量,乔一帆伸手用袖子使劲揉了揉眼。

“是的,三次,足够了!”

毕竟我也是职业选手啊!

 

05

我的心愿 一直无法实现

今夜

你将与星星一同离去

消失不见 不再归来

 

6月底的B市正是炎热的时候,就算宿舍里开着空调,还是让正在收拾行李的乔一帆热出一身汗。

把最后一件衣服放进包里,乔一帆才发现,虽然整理了一早上,但他最后带走的东西,不过一个小拉杆箱,一个手提袋而已。

这是他在微草一年多来的全部财产。

把手提袋搭到箱子上,再扫了眼宿舍,确定没有落下什么。乔一帆才回头,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声不吭地坐在自己床上的高英杰。

他当然知道高英杰舍不得他离开,而他心中也不愿与朋友分离。但合同到期后微草不愿续约已是既定事实,所以从一开始两人就未对这个话题谈论过什么,只是在等待着必然的道别。

而现在,就是道别的时刻了。

乔一帆拿着行李,默默从宿舍走向微草的大门。这条路过去曾他反复走过,但乔一帆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

他跨出去的每一步,都将成为无法回头的一步,也都将成为迈向未来的一步。

微草中除了高英杰,并没有其他人来送别。不过乔一帆并不在意,毕竟他在微草从来都是小透明的状态,静悄悄的来,然后再静悄悄的走,也没什么不好。

更何况,这世上已经有能注意得到他的地方了。

他现在,就将到达那里。

 

“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高英杰陪他走到正门,知道即将分别,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我啊?”乔一帆抬头,凝望着夏日午后湛蓝的天空,语气意外的轻松。“先去找个网吧看看。”

说完,他又再回头看了微草总部一眼。突然间,他想起来自己从前第一次来到微草时,也是站在这里,怀着憧憬与期待的心情仰望着这栋楼房。

现在,这段经历到此将彻彻底底的终结,如同标下最后一个句号的小说。此刻的身影与旧时重合,纷繁杂事被拧成一个圈,收藏在记忆的某个角落。

“等再见面时,我们就不是队友,而是对手啦。”乔一帆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情绪有些低沉的高英杰。“到时候,和我好好打一场。”

“嗯,一定!”高英杰擤了擤鼻子,也回击了一下乔一帆的肩膀。

最终,两个少年在门口道别。一个上了车,另一个留在原地。就像在宇宙中交错而过的星子,轨道分离,奔往不同方向。

但无论如何,他们毕竟还是在同一个夜空中,闪烁着各自的微光。

 

06

永不终结的夜里

愿望只有一个

在没有星星的天空中

点亮那璀璨的光辉

即使此刻遥远如梦的星子

重新转生 定能照亮夜空

 

乔一帆到达兴欣后的生活并不算轻松,却意外的有趣。

每天不再为了给自己加训特地早起,而是等住在同栋别墅里的队友起床后,再一边考虑早餐问题,一边往充当训练室的网吧走去。

中餐和晚餐也不再是饭堂每天固定的菜色,而随心意,或者大家凑钱叫饭店小炒,或者轮流做饭,天气冷时,还会凑在训练室外的小厅里煮火锅吃。

老板娘陈果气场根本不像其他战队的老板,总是唠叨他们要早睡要吃好冷天记得盖被子;唐柔和包子一个沉着一个跳脱,却都喜欢和他聊聊过去在兴欣里发生的趣事;前辈魏琛虽然总喜欢开不着四六的玩笑,但当他遇到困难时,总会积极的给他提供帮助。

至于队长叶修,和他见过的其它队长更是不同。除了战斗以外,其它更多时候都是懒懒散散,叼着跟烟坐在柜台,帮网吧客人们拿他们需要的饮料。

在兴欣的日常训练里,前辈不常让他们在训练模拟器上做枯燥的常规训练,更多的时候是跑到网游里,和各大公会打团战、抢野图BOSS或刷副本。

因为这样,乔一帆和其他人的磨合程度也越来越好,他逐渐掌握了队友们的战斗习惯,知道什么时机放什么样的鬼阵才能给对方最大的帮助。

到后来,就算叶修不开口指挥,乔一帆的鬼阵已能放得恰到好处。不说时不时夸赞他的队友,就连乔一帆,也清晰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进步。

 

大半年后,乔一帆终于迎来了自己第一场正式比赛。

一个注册成为荣耀的职业选手,却两年内从未参加过任何职业赛——在兴欣最招人黑的那段时间,乔一帆这种状况也被人翻出来嘲讽过。但他从未在意,即使和他同期的选手已大放光芒,甚至小他一届的新人也崭露头角,他依然能保持着自己的步伐,心无旁骛地努力着。

兴欣第一场挑战赛就对上无极,去年挑战赛的亚军。许多人都认为兴欣这一上场就碰到硬骨头,没救了。

乔一帆当然相信自己战队的实力,但也不会低看自己的对手。他知道无极虽然从常规赛里跌落下来了,可毕竟是正正经经的职业队。对手在职业圈里的作战经历,比他是只多不少的。

特别是单人赛第一场同队的包子就因为对地图不熟而被压着打败,兴欣队里气氛虽不至于低迷,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紧张。说到底,分数就这么多,自己少了一分,对手就多了一分,而有时,这一分已经能够决定一个战队未来一整年的命运了。

包子下场后,接下来上场的就轮到乔一帆。挑战赛并没有正式的比赛室,所以他只是站起来和赛台对面的对手鞠躬致意,就坐回自己的位置。

他深吸了一口气,刷卡登录了游戏。在等待读条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眼坐在周围的同伴。

包子还在因为刚才的失误而垂头丧气,但一注意到他的视线,就马上露出了个大大的笑脸。

魏琛的位置就在他隔壁,见他准备比赛,就冲他竖了个大拇指,让他好好加油。连他隔壁的唐柔也回过头来,对他鼓励的笑了笑。

而在他另一边的叶修也没多讲什么战略或技术,而是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说了句“加油!”

一眨眼,载入的进度就跳到100%。“临江水廊”的画面逐渐在乔一帆眼前展开,就是这张有着复杂回廊和广阔水域的地图让包子完全施展不开手脚,被无极的人死死压制。

乔一帆当然明白无极战队选择这张地图的意图,除非对手事前专门对临江水廊的地形有过研究,或系统练习过水战,否则在这幅地图上就会处于劣势地位。

这张图,是职业战队无极专为草根战队兴欣而选的。

但乔一帆却出乎无极的意料,一寸灰刷新在地图上,确定对手位置后,就一头扎进水里,不见了踪影。

甚至连他的对手,都无法从那平静的水面上找出一丝丝的涟漪。

这已是极其出色的水底暗行之法,就算是在职业圈中,也不一定所有人都能做得如此好。

无极的人当然不知道,乔一帆过去在微草的日子里,每日每夜都在重复练习着那些职业选手必备的技巧。纵使那时他离出场比赛还无比的遥远,但却不曾一刻放松。他的训练强度,都是仿造着微草冠军队员的菜单,有时还会自己增加些额外的内容。

水底暗行之法,不过是其中的一种罢了。

那时,乔一帆想着,自己所付出的努力,总该用发挥作用的一日。有时想完之后,又会觉得自己有些天真。

但终究,这一日是到来了。

 

之前无极赢得有多轻松,现在输得就有多惨烈。等一寸灰再出现在无极面前时,他身上已经套了三四个加持的鬼阵,甚至还有空给对手脚下扔出一个冰阵。

一个个鬼神之力附加在鬼阵上,大概在对手的眼中,他已经和恶魔相差不远。最后,虽未能一击秒杀,但在对手已经失去斗志的情况下,乔一帆很轻松的就拿下了他第一场职业赛。

“干得不错嘛!”

“小伙子好样的!”

乔一帆摘下耳机,就发现兴欣其他人全都兴奋的看着他,有些还轮番想着好词往他身上招呼。

不太习惯成为众人焦点的乔一帆一下子就红了脸,刚才在游戏中的沉着冷静全都不复存在。他焦急的朝四周看看想寻求救援,最后才把视线定在叶修身上。

“接受他人夸奖也是职业选手必备的技能啊!”

叶修注意到他的窘迫,却没开口帮他。而是和其他人一样,伸手揉了揉乔一帆被耳机压得有些乱的头发。

“做得很好。”

乔一帆用力眨了眨眼睛,看着周围的同伴,挣扎了好一会,最终才吐出个小声的谢谢。

比起胜利,更让他欣喜的,是队友给与的肯定。

 

乔一帆清晰感受到了自身的成长,那些他旧日苦苦渴求的力量,现在正一点一点的,化为他身体的一部分。

但与过去不同,乔一帆并非殚精竭虑才获得这一切。他并没有在前行的道路上奔跑,也没有气喘吁吁地追逐着哪个目标。

他仅是在这条崭新的道路上走着,甚至有心情欣赏路边翠绿的新芽,与远方掠过的飞鸟。

只不过这一次,与他一起上路的还有他新的同伴,而不独他一人。

他们一起朝未来前行着,路上欢歌笑语、鲜花遍地。

 

07

漫天星光中 与你相遇

能以旧时心情相见就好了

回不到的过去,与那曾经的哭泣

重新转生 定能照亮明天

 

“我们终于有机会一起站在场上了。”

一寸灰看着和他相隔了大半个地图的木恩,沉默了一下,才回了句:

“是啊。”

“不过好遗憾,居然是对手。”

 

还在微草候补队时期的少年们,曾不只一次设想过,若他们有机会肩并肩在赛场上作战,将会是何种情景。

他们还为此煞费苦心的运用从训练中学来的战术,模拟着魔道学者和刺客,怎样才能打出最好的配合。也为此专门收集了职业圈里搭档们的作战视频,一边观看,一边研究着他们的战略和思路。

然而世间并非所有梦想都能够实现,正如必须离开微草的刺客,与必须成为对手的魔道学者那样。

但不论如何,昔日的候补队少年们,终于成为了正式队员,站在了这一片赛场上。

“加油,全力以赴!”

最后,乔一帆也只能对高英杰说出这句话。

 

两人分别近一年,各自的水平都有了显著的提高。高英杰自不必说,天赋厉害,本身也足够努力,在全明星上赢过队长王杰西的那场,仿佛一针强心剂,瞬间补充了他缺失的自信。

而乔一帆,转职阵鬼的确激发了他对战局把握的潜能,之前半年淘汰赛的经历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他作战经验不足的缺陷。更何况他此时身边还有叶修,有亲近的队友,再也没什么困难值得惧怕。

于是,木恩一下场,就直冲往一寸灰的方向。而一寸灰却并没有做多少闪避,只是在自己跟前按节奏的放下一个又一个的鬼阵来阻挠木恩的行动。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场地上的鬼阵消失又出现,木恩的魔法道具也时不时砸向和他相隔了一个鬼阵的一寸灰。

观众对着局势有些不明所以,就连解说也开始纳闷两人的意图。就在这时,一寸灰释放鬼阵的速度略微慢了一会,抓到空隙的木恩连忙把握机会,从层层鬼阵中穿越到一寸灰面前。

而一寸灰并不为刚才的失误慌张,他只是往侧边一滚,就滚到了地图上一个残破的石柱后面。

于是,正好挡住了随着木恩而来的攻击,并且在木恩的下一次攻击前,又滚到了另一个石柱后面。

一寸灰这一系列动作,自然让木恩察觉到了不对劲。他连忙回头一看,却发现自己早已被先前剩下的鬼阵包围。

包围圈的唯一突破口,此时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那是躲在石柱后面的一寸灰,在完成他这场战斗的最后布局。

 

阵鬼是荣耀圈内几乎公认的,PVP单挑弱势的职业。理由当然很简单,这种技能既需要读条,技能范围又可见的职业,一般人怎么会打不过呢?

高英杰当然不是“一般人”,他是微草战队的希望,是未来的核心,是拥有着天赋与努力两大财宝的新星。

然而,乔一帆还是赢了,虽然他既是被业界轻视的阵鬼,也是被微草放弃的队员。 

他不敢保证,若有再一次比赛,他是否还能战胜友人。但他明白,这场外人看似风平浪静的战斗,几乎用尽了他全部的心力。

在短暂的时间内对赛场地形的把握;在第一击前策划好所有战术,进行最初的布局;在引诱时卖出毫无破绽的破绽;在定局时把握时机,封死对手的退路……

直到屏幕上闪现出“荣耀!”两个大字时,他才颤抖着,把双手从鼠标和键盘上移开。

乔一帆从比赛室走出来时,还听见解说在谈论着他的大局观。他无奈的笑了笑,走到赛台上,准备与对手握手致意。

高英杰的脸色有些白,不过并无多少气馁的模样。他们一同走到赛台上,相互握手,然后发现对方与自己一样手心全是汗湿一片。

不知为何,那刻,两人在万众瞩目中偷偷笑了出来。

“很紧张?”

高英杰低着嗓音对乔一帆说。

“你不也一样?”

乔一帆用力捏了捏高英杰的手。

“过去队内练习赛时发成绩你就这个样子……”

“说得好像你从前就不怕王队一样。”

“我现在一般情况下不怕了!”

“那你敢不敢现在回头看王队一眼?”

“……”

最后,少年们在主持人的咳嗽中,仿佛上课小动作被抓的学生,急匆匆地离开了赛台,回到了各自的队伍。

但即使如此,他们也不忘把握最后的机会,冲对方做了个口型。

“下次再比一场?”

“好!”

 

08

漫天星光中 与你相遇的奇迹

已消失于人海 再也无法寻觅

与为旧日哭泣的夜晚 道一声“再见”

明日定能 熠熠生辉

 

苍穹废都断壁残垣、黄沙漫天。

 

一寸灰匍匐在一根风化的石柱后,心里计算着对手的距离。

就在一分钟前,他们的治疗小手冰凉爆发式地拖住了轮回最强大的一枪穿云,为他施放鬼阵赢得了一点点空隙。也因此,现在两队的战术变成了以治疗换治疗的局面。

面对荣耀第一人,小手冰凉能拖延的时间并不久,一寸灰深知这一点。己方君莫笑和沐雨橙风虽然也带着轮回治疗笑歌自若远离一枪穿云的攻击范围,但他们身后,还有一叶之秋与刺客残忍静默在紧追不舍。

必须为自己的队友赢得时间!一寸灰一瞬间就下了决定。于是他躲到了事先观察好的视觉死角,心里默数着对手离他的身位距离。

这是兴欣与轮回的最后一场战斗,每一个走位,每一次技能的施放,都将影响着最终冠军的归属。

 

当残忍静默进入一寸灰视角时,他的脚下顿时闪起了一片灰色的光芒。增加敌方负重影响速度的灰阵已经起效,身于鬼阵中央的残忍静默暂时无法快速移动了。

但还不够!一寸灰计算着,看位于鬼阵边缘的一叶之秋往后退了一步,离开了灰阵的范围。而残忍静默也没有放弃移动,而是一边艰难向前,一边准备着施放技能。

就当残忍静默准备执起忍刀,施放一个弧光斩来摆脱灰阵时。一寸灰依旧小心隐藏在石柱后面,手中的银武雪纹闪烁着暗光。

用静默之阵控制住轮回的刺客后,一寸灰就判断对方暂时起不到威胁,于是瞬间就把重点放到了面前另一个对手,一叶之秋上。

一叶之秋失去了同伴,此时已经有些被动。因为不论是继续追杀君莫笑一行挽救轮回治疗,还是就地击杀一寸灰以一换二,仿佛都不是眼下最佳策略。

一寸灰当然知道一叶之秋的纠结,或者说,这种纠结的局面就是他故意造成的。正因为他计算好了轮回能够中远程攻击的一枪穿云与无浪现不在场,才做出了一系列战术。

这种大局观,是乔一帆在这一年之中一点一滴的努力训练出来的。但除了训练之外,这本身也依托于他天生的观察力。

阵鬼是个能发挥你潜能的职业——当初叶修对他说的话,终于在最终战中淋漓尽致的展现。

 

那边,一叶之秋终于做出了决定。他并没有选择就地和阵鬼纠缠上,毕竟他这样的近战职业,对于能在自己四周放下鬼阵的阵鬼,并讨不到多大的好处。

于是一叶之秋当机立断,转而继续追杀君莫笑,挽救治疗。但就在他与一寸灰擦身的一刹,阵鬼刀光一闪,月光斩连着满月斩,阻碍了一叶之秋的脚步。

一寸灰当然知道在目前治疗换治疗的情况下,兴欣并不占优。所以他不能放任一叶之秋就这么冲过去,拖延君莫笑他们的攻击速度。

收刀之后,一寸灰一个交叉侧步,就绕到了一叶之秋的身后。

这一举动几乎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虽然交叉侧步并不是什么高超的技巧,但那却是属于刺客绕背攻击的走位。

谁也没想到,一个刺客的技巧,会出现在一个阵鬼的身上。

大概只有观众席上少数几人知道,微草时代的乔一帆是怎样努力的练习着刺客职业。而也许外人看来,刺客与阵鬼相差甚远,根本无法相容。

但乔一帆并不这样认为,他在日后练习阵鬼的过程中,也不曾把刺客视作旧日不堪的回忆。

毕竟,他身边就有一位全职业精通的前辈。而他,虽无法成为一个全职选手,但多掌握一个职业的技巧,他并不觉得是一件坏事。

另一边,准备转变思路攻击阵鬼的一叶之秋一下失去了目标,等回过神来,一寸灰已经侧握雪纹,使出了一个连突刺。

连突刺的伤害不高,但有击退效果。于是一叶之秋连退几步,和残忍静默一样,落到了灰阵与静默之阵的双重鬼阵里。

要是放在两年、甚至一年前,乔一帆根本不会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能够和这些荣耀顶尖的选手战斗。但事实上,他刚刚脱离了一枪穿云的火线,控制了残忍静默的前进,而现在,又与新斗神一叶之秋面对面的战斗。

但奇迹般的,乔一帆心中丝毫没有任何惧怕的情绪。那些过去的懦弱迷茫与瞻前顾后,这一刻完全被他抛在脑后。

如同一颗深埋泥土的种子,终于冲破地底黑暗,在阳光中开出花来。

 

赛场上的战事瞬息万变,在观众眼中不过半分钟,兴欣的小手冰凉已经阵亡,一枪穿云转去援救笑歌自若,一叶之秋来回应策后选择与一枪穿云并肩作战。最终,脱离了鬼阵的残忍静默,转而也攻向一寸灰。

虽然之前不曾料到轮回会选择转火自己,但一寸灰并没多慌张,紧握雪纹且战且退着。时间不足,无法吟唱鬼阵,那么就用鬼剑士基本的剑术攻击,一下下抵挡与回击着残忍静默的刺杀。

对于支持兴欣的观众而言,如果一寸灰能就此击杀残忍静默,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了。但乔一帆始终记得自己的职业,也记得自己的使命。

他是阵鬼,最大的职责是辅助队友,为队友赢得先机。

这不是他的个人秀,而是团体作战,而配合,是他唯一需要做的事。

所以对于现在的一寸灰,能自己杀掉一个敌人,都不比帮助队友杀掉一个敌人来得有价值。

拥有着清晰思路的一寸灰,并未与残忍静默拖延多久,就利用地形与鬼阵,迅速的回归到了队伍中间。

他归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握时机朝笑歌自若扔了一个暗阵,让原本有机会从欣兴包围圈中突围的轮回牧师瞬间失明,失去了最后生还的机会。

但可惜,对于一寸灰,这种于己有利的时机并没有持续多久。直到施放完暗阵再次观察全局时,乔一帆才发现,对手中有一人并不在场。

然而,这一发现还是略慢了些,等他反应过来准备应对时,一直潜伏在他身后的残忍静默伺机而上,完成了对一寸灰的贴身。而这一次,无论一寸灰怎样努力,都无法再次摆脱眼前这名刺客。

此时,兴欣众人都在面对各自的对手努力战斗着。就算途中有谁想要来应策帮忙一下,都会被对手打断。于是乔一帆明白了,这是轮回针对自己的转火,而这次,他大概真要亡于眼前刺客的忍刀之下。

但就算如此,乔一帆心中依旧平静如止水。纵使自己要成为兴欣第二个退场的选手,纵使面对过往无法驾驭的刺客,他心中考虑的,始终只有一件事——

如何能有机会,再多一次,哪怕是最后一次也好,帮助到自己的队友?

一寸灰就这么沉默着,在场上负隅顽抗到生命只剩下6%。在旁人眼里,这零星的生命,已经如同一个死人了。

一寸灰却依旧没有放弃,他注视着残忍静默的举动,也注视着其他人的举动,他要把这战场上的一切,都收归眼中。

观察吧!思考吧!行动吧!

然后,纵使死亡,也要为队友送上胜利的曙光。

于是,在残忍静默被君莫笑打断的一个微小间隙,一寸灰刀尖一转,就对赛场上施放了一个鬼阵。

那仅是一个最简单的,增加攻击的刀阵。而正因为最简单,吟唱时间最短,轮回众人甚至都没有机会将这个鬼阵打断。

鬼阵落下的地方,正好是顶着沐雨橙风火力顽强抵抗的吴钩霜月身上。这个位置是乔一帆在这生命流失短暂几秒中观察出来的,因为他知道,赛场上不仅轮回在转火自己,君莫笑他们也有意图转火吴钩霜月。

而这鬼阵,就是一寸灰给队友的最后辅助。有了攻击力的提升,贴身与吴钩霜月对打的君莫笑他们输出必会有所提高。这样,想要击杀还剩半血的吴钩霜月并非没有可能。

但这还不够!施放完毕鬼阵的一寸灰并没旧地等死,而是继续趁空隙脱离了战圈。他用自己身上仅剩的几滴血液,逼得轮回也不得不分出选手从战圈中脱离出来击杀他。而战圈中敌人的火力减少一分,那么队友离胜利就会更近一分。

轮回当然不敢放任这个给他们带来巨大阻挠的阵鬼就这么脱离战场。最终,来击杀他的,是荣耀最新搭档,一叶之秋与一枪穿云。

就算被荣耀最顶尖战力同时击杀,乔一帆依旧觉得自己的手稳得有些可怕。他觉得自己一生中脑子不会再有哪刻像现在如此清醒了,刚才被残忍静默贴身追杀时对周围地形观察那一瞬又回到了他的脑子里,重新组合成一套新的战术。

于是,利用地形与走位,一寸灰硬是在一叶之秋与一枪穿云的手下,以6%的生命支撑了6秒,直到他眼中的世界完全变成灰暗。

 

结束了……

不管结果如何,这赛季荣耀最后一场比赛,对乔一帆来说,已经结束了。

赛场上沉静的心态在画面灰暗的一刹就不复存在,从参赛者变为旁观者,他的心中此刻只澎湃着一个念头。

要赢啊!

在一寸灰退场的同时,他搏命一击施放的鬼阵起到了作用。等一枪穿云与一叶之秋再回归赛圈,吴钩霜月的生命也已归零。

之后,赛场上的情势一变再变,没有谁也断言,笑到最后的赢家会是哪位。

乔一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死死盯着赛场,双手揪着队服,甚至比握紧鼠标时还要用力。

他从不后悔用自己的牺牲换来队友胜利的先机,但此刻,他却多么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和队友一起战到最后一秒。

要胜利啊!

乔一帆只能屏住呼吸祈祷着,他看队友与对手一个个退场,看君莫笑为沐雨橙风应策,看赛场上最终只剩叶修一人,独自面对轮回最强的三个角色。

然而并没有结束。一寸灰能用6%的生命扭转战局,身为队长的君莫笑当然可以。在那短暂的六点五秒,君莫笑最终以最快的操作手速,一口气接连灭杀无浪,一枪穿云与一叶之秋。

“荣耀!”

乔一帆紧绷的心一瞬间放开了,他甚至茫然的看了大屏幕上闪烁金光的字幕几秒,才反应过来那代表的意义。

他们,是冠军!

 

09

我只是一颗黯淡的星星

存在于此

你却能在茫茫宇宙中

将我发现

谢谢你

 

乔一帆捧起刻有兴欣字样的冠军奖杯,和他一起举着奖杯的,是一同奋斗到现在的队友。

而他们队伍的核心,叶修正被大家簇拥在中间,他的手已无力独自拿起奖杯,但他的神情却比从前乔一帆见过的任何一次,都要耀眼。

我们……是冠军了吗?

乔一帆透过奖杯,看着赛台上的灯光打得眼睛明明晃晃。耳边全是观众兴奋的叫喊与哭泣,而队友中,有不少人忍不住兴奋得啜泣着。

他用力眨了眨眼,再腾出手往脸上一擦,才发现也自己早已满脸泪水。那哭样,大概只比他们老板娘陈果要好一些。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乔一帆第一次想放任自己的哭泣。因为这眼泪不是过去因失败而悔恨的泪水,也不是因挫折而不甘的泪水。

这是他短暂一生中迎来的最伟大胜利,是在漫长低谷后攀向顶峰的荣光,是经历了无数次上下求索,才衣衫褴褛,步履蹒跚而得到的奖赏。

 

在这一刻,乔一帆想起他与叶修,与兴欣众人第一次相遇的时光。那时他还是灰扑扑的小刺客,躲在游戏里某个墓碑之后,看队友被君莫笑一行人一个个圈杀,却除了害怕,什么也做不到。

而仅过了一年的时间,他就成为了一名出色的阵鬼,在团队中散发着自己的光芒。甚至于能和队友一起战斗到最后,捧回这座无数人寤寐求之的冠军奖杯。

这期间,是谁在他绝望时扯他一把,是谁手把手教他战斗,是谁给予他肯定和勇气,是谁在他无路可去时将他收留……这些,乔一帆丝毫不曾忘记。

他想,他要有多大的运气,才有机会与兴欣的大家相遇。那时他不过黯淡星子,却依旧有人,能从广阔宇宙中,将他发现,给他天地,让他重新转生散发熠熠光辉。

何其有幸,与你们相遇。

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

谢谢你。

评论(21)
热度(386)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