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我家浴缸的二三事(END)

投喂 @無音無為-誄_荣耀不败 ,以及给 @Natsume 太太的麻花辫!

架空叶修X心理年龄5岁的人鱼蓝河。

因为下周会很忙很忙很忙,所以就先打了END。不过之后如果有空的话,还有相关番外!

其实我想写有关黄少的二三事

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就是脑补了三百字舌吻之后,只写得出嘴唇碰嘴唇_(:з」∠)_

我家浴缸的二三事(2)/LO目录

===


08 有关麻花辫的二三事

蓝河被叶修喂养了不过小半年,原本才过腰的头发就已经比尾鳍还长了。

“你这是都消化到头上去了嘛……”致力于把蓝河喂胖的叶修有些挫败,他做了三四个月的饭,才让蓝河重了两斤。倒是头发和春草一样欣欣向荣,长势太喜人了些。

头发长了,麻烦自然也多了起来。比如晚上睡觉时,叶修不小心压到蓝河头发已经是常事。有时蓝河还因为睡姿不好,起来时头发在尾鳍上缠成一团,光捋顺就要花好长时间。

即使如此,蓝河的发质依旧很好,摸上去和丝绸似的,光滑又冰凉。叶修常常有事没事就喜欢帮蓝河顺毛,自然舍不得他剪头发。纠结了几天,才想起还有把头发梳起来这个方法。

“嗯,梳头?”因为叶修平常不做这事,所以蓝河也不太理解,“为什么要梳头?要是头发太长,像叶修一样剪短就好了。”

说完,还在浴室置物柜里找起剪刀来。

“哎哎哎别别别!”

叶修见蓝河那干脆样,吓得忙抢过剪刀。这剪刀是家用的大剪子,头发剪不剪还不是关键,他主要怕蓝河手一抖,就不小心把自己给戳伤了。

下次要把这些危险物品往柜顶放才行……叶修想起育儿手册里就有这一条,可惜自己没注意,给忘了。

 

好说歹说让蓝河放弃了剪头发的想法,第二天,叶修叫上苏沐橙与陈果,请她俩一起帮忙,到饰品店里选些东西。

“哟,该不会是有女朋友了吧!”陈果一脸吃惊,“啧啧,工作后就是不一样。之前听黄少他们说你现在都准点下班回家,都不出去外面野了,我还以为他开玩笑呢。”

“我倒是很好奇谁能把你收了啊,”苏沐橙也来帮腔,“全世界人民都得感谢她。”

“我要说出来你们肯定不信……”叶修嘟囔了一句,忙打哈哈把两位女士糊弄了过去。

饰品店里东西很全,叶修没一会就挑好了专给蓝河准备梳子。至于头饰,陈果和苏沐橙推荐的夹子发圈他都抓了一把,最后看见柜台上有卖印着小鱼和泡泡的蓝色蝴蝶结,心一动,也要了一个。

 

因为去买东西,叶修回到家时比平常稍晚了些。呆在浴缸里的蓝河已经等急了,连玩尾巴的心情都没有,而是专心地瞅着放在浴缸边的钟。但一见叶修进浴室,就转身游到浴缸角落窝着,只留给叶修一个大尾巴。

“哼,让你不按时回家!”

蓝河在水里吐出一串小泡泡。

“小蓝,哥这可是给你买东西去了!”叶修一见就觉得自己特冤枉,他身上挠了挠蓝河的腰,见水底下的人鱼抖了抖,“前几天说过要给你梳头发,记得吗?”

水波一动,蓝河转了个圈。他探头确认了一下叶修手中的东西,才老实地让叶修抱起自己。

“我不要你给我买东西,”蓝河把自己的脑袋靠在叶修肩窝上,“你不要这么晚回来。”

 

要梳头,就得先把头发弄干。好在蓝河的头发和人类还是有些不同,随便用毛巾擦擦就干了。

叶修找了张小圆凳让蓝河坐在床边,他自己坐在床上,慢慢拿梳子梳着蓝河的头发。他先试着像陈果那样,给蓝河扎了个马尾。但蓝河的头发又长又滑,马尾没一会就散了。

“不行吗?”蓝河见叶修的动作停下了,就往后一倒,靠到叶修怀里仰头看着他,“不行我就不梳了。”

“行的行的,”叶修想起苏沐橙还小的时候,自己有帮她梳过麻花辫,“你坐好,我再试试。”

蓝河不情不愿地坐直了。

叶修按着自己的记忆,把蓝河的头发分成了三股。试了几次,才成功把辫子给打下来。

蓝河觉得自己的头发被拽啊拽啊,刚想动动脑袋,就听见叶修让他把发圈递过来。

叶修买的发圈夹子全在蓝河手上,他翻翻袋子,撇过那些亮晶晶的小花小桃心,挑了个蓝色小鱼的蝴蝶结递给叶修,还顺便评价了一句:

“除了这个,其他都不好看。”

叶修笑了,没想到他的品味还不错嘛。

 

 

09 关于生病的二三事

 

蓝河生病了。

 

叶修试了试他的额头,有些烫。见他一直在咳嗽,忙倒了杯蜂蜜水端过去。

现在正赶上流感,叶修公司里好多人都中招了。但他没想到从不出门的蓝河也会染上感冒,他又没办法带人鱼上医院,只好自己去医院买药。

从前叶修一个人在外面打拼的时候,不管生什么病,他都坚定的相信自己的抵抗力,治疗方法全是一杯热开水。实在不行才找药吃,并且从不去医院。

但现在一换成蓝河生病,他整个人都慌了。先请假了三天,跑了好几间药房把能用的药都买回来备着,再上网百度一下,感冒的应对方法。

结果十条搜索结果里,有九条是建议患者喝热开水……

 

蓝河的精神还好,虽然脸病得有些红,但躺在浴缸里还会冲叶修笑。叶修一看,心更痛了,忙伸手摸了摸蓝河的脸。

——这温度比刚才低了些吧?嗯应该是低了些,绝对不是我的幻觉肯定低了些!

因为蓝河生病,这几天家里的伙食全都变了样。叶修找了几个菜谱照着熬了粥,倒了三回,终于顺利把成品端到了浴缸前。

刚出锅的粥有些烫,叶修干脆自己拿起小勺子,舀一勺,吹凉些,才喂过去。

蓝河在吃东西上向来很听话,叶修喂一勺,他就张口吃一勺,没一会,一大碗粥就喂完了。

“吃饱了吗?”

“嗯,饱了。”蓝河抬头让叶修帮自己把嘴边的米粒擦去。

叶修伸手摸了摸蓝河的肚子,有些鼓,才断了再喂一碗的念头。他收拾好碗筷准备去厨房放好,刚起身,蓝河就扯了扯他的衣服。

“叶修也要好好吃饭。”

平常两人都是一起吃饭。今天叶修为了喂蓝河,自己自然没吃。蓝河虽然病了,但还没忘了这事。

“嗯,我一会就吃。”

叶修点点头,却先想着等会打个电话给当医生的喻文州,问问看流感该怎么办。

“那你拿来这里吃。”蓝河锲而不舍,一副不看着叶修吃完就不放过他的样子。

“好好,知道啦……”

 

让蓝河吃饭很容易,但让他吃药就没这么简单。

叶修先用“这是零食”的借口骗蓝河吃下两大勺止咳糖浆,但轮到感冒药时,就没这么好糊弄了。

听从喻文州建议,从药店买到的感冒药既没有糖衣,也不是胶囊,暗绿色的药片还有些大,一碰舌头就满嘴苦味。

蓝河听叶修说那是糖片,结果把药一放嘴里就吐了出来。他生气得躲到浴缸角落,任叶修怎么戳他腰都没反应。

叶修无奈了,但也舍不得责骂蓝河。他纠结了一下,干脆把杯子和药瓶往浴缸边上一搁,脱掉上衣也跟着进了浴缸。

蓝河见叶修过来了,下意识转头看了他一眼,却又马上反应过来,重新转头缩成一团。

叶修在蓝河转头的那一下,就发现对方眼睛有些红。只不知道是因为药片太苦的原因,还是叶修骗他的原因。

“对不起啊小蓝,哥错了。”叶修连忙低头认错,“但药还是得吃,这个没得商量。”

“但是药好苦啊……”

蓝河转过身,揪着叶修的裤子控诉。

“苦也得吃,”叶修重新倒了片药,“吃完这片药给你拿糖吃。”

“我不吃糖,”蓝河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我要叶修亲亲!电视上都这么演,亲亲就不苦了。”

“……”叶修发誓他下次一定要把自己的电视锁定在儿童频道!

之后,蓝河从叶修手上接过药片,闭上眼,视死如归地往嘴里一丢,同时喝了一大口水,准备把药给咽下去。

结果不小心水喝多了,反而把自己呛了一下。药片溶在水里,比原来还苦,蓝河脸一皱,就想把药给吐出来。

叶修见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抬手摁着蓝河的头就亲了上去。

“嗯——!”蓝河吓了一跳,嘴又被叶修堵着,最后不知不觉就把药咽了下去。

大功告成……叶修见蓝河吃完药,终于安下心来。他松手放开蓝河,见对方还呆呆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脸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这下,纵使是叶修,脸也开始热了起来。他居然真因为蓝河的一句话,打破自己给自己定下的规矩,去亲了儿子兼宠物的人鱼。

叶修不自觉的撇头躲过蓝河的目光,抿了抿唇,苦涩的味道顿时在嘴里散开。那时刚才亲吻时,蓝河口中的药水不小心漏出来,沾到了他的唇上。

果然好苦啊……

刚吃完药的蓝河被苦得脸都鼓起来了,他没注意到叶修的不正常,而是直接拉着对方的手腕,在叶修转头看他的时候,“啾”的亲了过去。

“之前那个亲亲不算,”偷亲完的蓝河还理直气壮地辩解,“这个才算!”

叶修坐在浴缸里,楞楞地看着一脸“不服来战”的蓝河,突然就笑了。

电视剧居然不是骗人的……他觉得自己的嘴里真的变甜了一些。

一起变甜的,还有埋在身体里的那颗心。


-fin-

评论(15)
热度(263)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