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君归(终)

哈哈哈我写完了! @采萱 

账号卡古风PARO,君莫笑X蓝桥

写完才弄明白自己写了什么——这大概是一个武林众人吃饱了撑着把君莫笑当野图BOSS刷,却发现这BOSS已经有主,主人还是一个更大的BOSS的故事(ry

君归(5)/目录


苏蓝桥,苏蓝桥,苏蓝桥!

逻辑已死!

===

 

君莫笑藏身的地方,其实离围捕他的人并不远。

他躲在峭壁上一个凹进去的岩洞里,岩洞顶上是一块巨石。那些人纵使站在山顶从上往下看,也发现不了洞口。

这地方是早年君莫笑在外流浪时发现的。他在里面放好了衣物被褥,又定期来更换食物,就为了什么时候能把这当做一条退路。

不过,虽然这几年小恩小仇不断,但并未出现过什么威胁生命的情况。之后又遇上了蓝桥,来到了蓝溪阁,君莫笑真以为自己就能这么悠闲的在那里度过剩下的大半辈子。

可惜事与愿违。

 

落崖后的第五日,君莫笑缩在岩洞的最深处啃着应急干粮。干粮买的是耐放的粗馍,吃起来又硬又干,味如嚼蜡。只有塞上一口雪,才能勉强把它咽下去。

君莫笑咽了一次才咽下石头般的馍,他把手在雪上擦了擦,就提气走到洞口。洞口距崖顶不过四五丈,这几日上头人那些关于如何找到他的尸体,瓜分战利品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无聊时就他就跑到洞口蹲着,纯当听个乐子。

天知道那些人怎么能一本正经地讨论谁割胳膊谁砍腿……莫非他们以为自己像话本里说的那样,真会傻乎乎地把秘籍纹在身上么?

近午的时候,山顶上就传来一阵诱人的饭菜香气。君莫笑揉了揉自己咕咕叫地胃,靠着冰冷的石壁躺下来。他原以为自己跳崖,那些人最多不过搜寻两三天就离去,没想到这回他们这么有毅力,竟有在此徘徊不去的趋势。

“不妙啊不妙……”君莫笑叹了口气,蓝溪阁的消息再怎么闭塞,蓝桥现在也该接到自己“跳崖身亡”的消息了。

不知道他会不会稍微难过一会……君莫笑想到蓝河说不定会为了自己流泪,原本压抑的心情好了不少。他打了个哈欠,恍惚间竟听到了蓝桥的声音。

……幻觉?

不,不是!

君莫笑猛地起身,脑袋没注意,就磕在了石头上。好在上面此时吵吵嚷嚷,并没有人发现异常。他边揉额头边将千机伞变作忍爪向上攀岩了一段,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悄悄地探出头。

他第一眼,就看见蓝桥白衣胜雪,懒懒散散地拿着剑,眉眼间半含笑意。那人用熟悉的声音一字字的念着欠条,末了,还加了一句:

“我是来讨人的。”

君莫笑手一抖,差点没从崖边摔下去。还好他素来脸厚心脏,才稳着一口气又扒稳了崖壁。

甚幸甚幸,否则没壮烈在敌人的手下,反而因为至交牺牲,他这江湖第一人的名号,真的可以拱手让人了。

 

话不投机,便是半句也多。蓝桥一说完,对面的嘉世首席喊了一声“这人和君莫笑同流合污!”就提刀砍了过来。

旁边的圆脸并未阻止——且不说己方人多势众,毫无输的可能。就算首席败了,也能顺便试试这传说中的春雪,究竟有多利。

见首席冲来,蓝桥避也不避,只等人来到跟前时,握起春雪架住了对方刀刃的势头。首席冲得太快,被这一档,竟倒退两步,等再想冲过去时,却发现自己的刀上多了一个豁口,和几条裂缝。

离他们不远的圆脸一见,心下顿时一惊。身为首席,随身兵器即使比不上春雪,却也不是什么孬货。没想到不过一照面,蓝桥动也未动就断了武林人的根本。

然而形势也没能让他考虑太多,首席一败下来,身为长辈,他也不得不抽出鞭子补了上去。银鞭柔韧,比起钢刀更不易被破坏。圆脸思索了一会,就把鞭子甩向蓝桥握剑的手腕。

——先缴了你的春雪,看你怎么嚣张!

蓝桥察觉了圆脸的意图,在鞭子就要缠上手腕时,他轻退一步,依旧拿剑架住。圆脸见鞭缠上春雪,高兴得连忙收鞭往回扯,结果扯了几次,却都扯不动。

“春雪这剑孤傲得很,可不是随随便便哪个人都可以碰的。”

蓝桥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倒是圆脸那边使劲扯,却连自己的鞭子都收不回来。

圆脸见身后已有人在窃窃私语,气得干脆松开了鞭子,反手从腰间摸出几枚暗棘就射出去。蓝桥因为圆脸的突然松手后退几步,就见暗器直接朝自己的门面飞来。他刚一甩手准备用衣袖权作遮挡,突然,眼前就变成一片红色。

君莫笑站在蓝桥身后,一把搂住他的肩,将他带到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撑起千机伞,叮叮当当的就把那些暗器给挡了下来。

“我说你这胖子,自己武器不要就算了,还多送几个边角料来干什么呀,太客气啦!”君莫笑倏尔收起伞,用伞尖指着圆脸大笑到,却没松开蓝桥。

蓝桥拍了拍君莫笑搂着自己肩膀的手,就感到对方凑到自己耳边,小声说了句:“冷得很,让我抱一会。”

“你不是顺了我一件大氅吗?衣服呢?”

“被他们追上雪山的时候不小心掉了……哎哎哎别动回头我赔你件更好的。”

“你欠我的东西够多了……”蓝桥嘟囔一句,还是用剑柄敲了敲君莫笑的手背,“还在打架呢,认真一点。”

那边圆脸见这两人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一气之下干脆招呼了十几个人攻过来。君莫笑一边撑开伞挡出了大半攻击,一边不情不愿的放开了私人暖炉,然后转头把这几天又冷又饿的怨气全都招呼到了那些人身上。

蓝桥那边也不遑多让,春雪一出,必斩人利器。不过几下,攻来的敌人全成了没爪子的狼,一个个夹着尾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哼,要不是大部队先行离开,怎容得你们两人在这嚣张!”圆脸的鞭子还在蓝桥脚下,只好嘴上逞逞威风。他那边的人一半失去了战力,剩下的一半,被君蓝二人猫逗老鼠般打了会,战意也没剩多少。

“就算是多那几十上百人,我也不必怕你。”蓝桥又挑断一人的剑,转头对圆脸冷哼到。

“你这说得倒嚣张!”圆脸一听,气得脸都歪了,“我本以为蓝溪阁虽然不问世事,但好歹也算是名门正派。你这阁主倒好,年纪轻轻,就和君莫笑这等恶人鬼混一处,不把我等武林前辈放在眼里不说,还讲出这等大话,你这是要和整个武林为敌么!”

君莫笑一听,就知道圆脸这话狠毒了些。若是蓝桥真应上一字半句,以后便和自己一样,被挂上“武林之敌”的名头,洗都洗不掉,白道黑道皆可诛之。于是他思索片刻,就打算接过话头把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上,但还没开口,见听见身边蓝桥哈哈大笑起来。

“什么是名门!什么是正派!只要我愿意,我即天理!我即正义!”

蓝桥上前一步,将春雪往地上一插,浩荡的剑气瞬间以他为中心,向君莫笑,向敌人,向这皑皑雪山与浩瀚天气激荡开来。

他的衣摆被突起的山风吹得猎猎作响,原本阴暗的云朵倏尔散开,金色的阳光照耀着纯洁大地。

“你说我怕与你们这所谓的‘武林’为敌,我倒要问问你,你这‘武林’,可怕与我为敌?”

“论武,你们手中可有锋利过春雪的兵器?论文,礼义廉耻,你们又识得几字?”

“论财,你们以为你们的衣食住行,有哪个没有蓝溪阁的身影?论势,呵……怕是你们不知,我为这当今皇帝管的,正好是这‘江湖’一事。”

“你说你要让‘整个武林’与我为敌……我真是期待得很,期待的很啊!”

不说敌人,蓝桥这样子,连君莫笑都惊住了。他从前见的蓝桥,最多是喜茶爱书的大家公子模样,偶尔在他面前露了些懒散,都能让他欣喜不已。

但无论如何,君莫笑从未见过这样的蓝桥,如此张狂,如此风发,如此绝代。那人站在前方,眼睛中似乎有着火焰,连笑声,都藏不住战意。

那不仅是画里的阳春白雪。

那是太阳。

 

 

 

武林黑白两道那场声势浩大的围剿之战,终究是悄声无息的结束了。江湖中对此的传闻众说纷纭,有讲君莫笑一人斩百,大获全胜;也有讲黑白势力终于心愿成真,取得秘籍神兵之后,将君莫笑大落悬崖。

当日参战的人对此沉默不语,而君莫笑此后真的再也没出现在江湖中任何一个角落,仿佛确确实实如传闻中那样死去了。但只有少数几人知道,他是和当日真正的主角一起,藏起来过上逍遥似仙的生活。

 

“这几天天热,把西瓜送过去那冰水湃一湃,切好再拿过来。”

蓝桥穿着轻薄的夏衫,把管事支去侍弄西瓜后,就转身走到湖边。

五黄六月,君莫笑苦夏得很,早两日就跑到蓝溪阁内最凉快的湖边消暑。等蓝桥办完自个的正事想要寻他,到湖边就一抓一个准。

蓝桥一去,就见君莫笑连上衣都没穿,直接躺在湖边的一块大石上打瞌睡。他故意把脚步放重了几分,那人也没醒。

再不醒,就把你踢到湖里算了——蓝桥玩心刚起,正抬脚准备往前踹,却被原本睡得正熟的君莫笑捉住了脚踝,一扯,也跟着跌坐在石头上。

“你干嘛,快放开!”

蓝桥见君莫笑的手从脚踝一路往上摸,急得挣了几下,见挣不开,又想踹过去。君莫笑斜身一避,松开了手,却在下一瞬搂住大阁主的腰,然后倒在他身上打了个哈欠。

“你这人好没道理……明明是你踢我,却问我想干什么。”

“我踢你怎么了!”蓝桥眉头一挑,就锤了锤君莫笑搂着自己的胳膊,“不是嫌夏天热么?冬天喜欢抱着我就算了,现在还这样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凉快啊,”君莫笑把头往蓝桥肩窝蹭了蹭,睁着眼睛说瞎话,“小蓝冬暖夏凉,武功高强,居家流浪必备,我才不舍得放开。”

“……”蓝桥被君莫笑的厚脸皮噎得说不出话,干脆就这么任他抱着倒在石头上。没一会,竟一个挨着一个,睡着了。

“唉……西瓜又吃不成了。”远处端着切好的瓜果并点心过来的管事一看,连忙回身赶了端着果盆的丫头们。

“算了,今天不吃就不吃吧,反正日子还长着呢。”


-FIN-


===

题外话,写到一半脑洞了一下春雪的材质……嗯大概是金刚石做的吧(。


评论(20)
热度(195)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