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斯芬克斯的奇遇

全息网游设定。

目录

===

 

蓝河握紧手中的剑,悄悄转了个身,躲到旁边的石缝中。

面前不远的地方有一群蜥蜴头人身的怪物举着火把四处游晃着,有几只目光扫过石缝,身体顿了顿,却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蓝河松了口气,荣耀的仇恨设定必须出现在敌人的视线范围内,他现在处于怪物的视觉死角,勉强躲过了一劫。

当怪物走远后,他手指在空中虚晃一下,点开了任务面板。最上边任务“斯芬克斯的谜题”状态是进行中,进度90%,就差拿到最后一个任务物品。

蓝河从石缝中闪身而出,趁附近没有主动怪,稍微活动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肩膀。任务面板悬挂在他的前方,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任务过程。

从冰冷的极北雪山,到湿热的茂密雨林;从荒凉的大漠沙地,到绵延的白沙碧海……为了这个任务,蓝河统共花了半个多月。虽然过程艰辛,但他也因此到达了许多未注意过的地方,知道了许多未了解过的设定。

对于热爱荣耀的蓝河来说,这个没多少人愿意完成的任务充满了挑战和趣味。

 

确定蜥蜴人已经走远,蓝河开启了加速,回身跑到了离他不远的山洞后面。他这次的目标是石蜥蜴王的卵,卵被保护在山洞副本深处,如果按照地图往里边走,得经过至少三个精英级的BOSS。

蓝河只有一人,没打算和BOSS单挑。他来之前研究过这个区域的BOSS攻略,发现副本设定里洞口附近有个隐藏入口直通深处。当午夜十二点时,隐藏入口就会开启半小时。

而现在,正好是午夜十二点十五分。

隐藏的通道并不算窄,但很矮。蓝河得弯下腰,手脚并用地往前爬。他爬了五分钟,身后的朦胧的光芒逐渐消失,整个人完全深陷于黑暗之中。

原地休息了一会,等自己眼睛适应黑暗,能模糊看见一些东西后,蓝河才继续摸索着往前爬。虽然身体的痛感比起真实世界要低了许多,但粗糙的地面摩擦膝盖的感觉并不好受。再加上黑暗封闭的环境,让他渐渐急躁起来。

时间和空间在黑暗中似乎变得没有意义,蓝河为了不让自己失神,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在机械运动的四肢上。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岩壁上传来,他楞了好一会,才发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身边爬过。

可惜通道中实在太暗了……蓝河正考虑着是否要借助任务面板的光来看清自己周围到底是什么东西时,一双手突然从旁边伸出来,硬是把他拽到墙缝中去。

“什——!”

蓝河下意识抽出剑,回身往疑似敌人的方向砍。原本拽着他的手臂松了松,躲过他的一剑却未放开。当他想刺出第二剑时,就听见一个人压着声音说:

“别别!我是好人……啊不我是玩家!”

玩家?这种地图边缘小副本的密道里居然能遇见玩家?不过这游戏里人型怪的IQ应该还没有能高到伪装玩家的地步,蓝河念头一转,伸手随便朝对方戳了一下。

人物信息随着蓝河的动作被召出,他忽略过属性装备界面,直接抬头看游戏ID,然后就发现“君莫笑”三字明晃晃的挂在界面的最上头。

“叶神——!”

“嘘嘘别那么大声。”

叶修还没顾自己的脸颊被蓝河戳了一下,连忙把原本搭在腰上的手伸去捂住对方的嘴。见蓝河乖乖的没出声,才凑了过去,压着嗓子问:

“你怎么在这?”

“我还想问你呢大神。”蓝河被迫半靠着叶修,不舒服的动了动,“你怎么会在这……不对,你怎么会在第十区?”

“国际赛刚结束,我放假来着。”叶修毫不在意的承认了自己的放松方式就是到网游里虐待广大人民群众,“兴欣最近缺材料了。”

仗着叶修看不清,蓝河直接翻了个白眼。他伸手一挥把任务界面召出,然后指了指“斯芬克斯的谜题”,有点不敢相信地问,“叶神你该不会也接了这个任务吧?”

 

“斯芬克斯的谜题”是荣耀更新资料片后,新追加的一个支线任务。与其他任务不同的是,这个被官方归类到“探索”类型的任务是以解谜为主的。每一轮任务都是以谜题作为开端,玩家需要根据短短十几字的谜面得出答案,然后在没有任何系统提示的情况下,找到特地的地点、人物和物品。

在地图上不显示任务符号,不同玩家接受的任务可能各不相同,任务环节繁多复杂,最主要的是,这个打着“追寻真理”旗号的任务,除了1游戏币和一个称号外,连个像样的奖励都没有。所以,参与这个任务的玩家寥寥无几,而真正完成任务的,甚至一个也没有。

蓝溪阁准备为即将开放的新区培养会长,便把人选丢到了第十区历练。蓝河乐得有人帮他分摊任务,于是趁着现在空闲,接受了这个因好奇而一直惦记的任务。

半个多月后,蓝河从一座山中空居的木桌上发现了最后的线索。他先依据网上的资料将一堆0和1用二进制变成了数字,再把数字根据特定顺序转换成了字母,然后拼出了“石中诞生”四个字。

他翻阅设定,遍访了与这词语有关的场所,在以为拼音并不是得出这四个字时,想起了某个古老的小副本设定中,石蜥蜴王为了保护自己的蛋和玩家战斗的设定。

在接受“斯芬克斯的谜题”前,他没有想到这个任务居然这么难。然而,他也没想到独行了半个月,在最终的任务时,得人与他同伴。

 

“哎原来变态不止我一个……”叶修看了眼蓝河那仿佛比他要长一些的任务过程,忍不住笑了。

他们呆着的石缝比起外面虽然高一些,但要窄许多。蓝河原本就与叶修挨着,叶修这一笑,温热的气息全吐在蓝河脖子上。

“哎别闹了,刚刚外面的是什么?”

蓝河不自在地推了推叶修,企图让两个人的距离拉开些。

“是沙地甲虫,”叶修见蓝河推他,干脆整个人都挂到了面前剑客的身上,“这条密道是设定中留出来的,你就没想过它做什么用?”

“该不会是……”

“没错,这条道是洞穴外的蜥蜴仆人给他们的王和王后送食物用的。每天十二点开启一回,他们就陆陆续续地把食物往通道里倒。虽然你爬的时候没感觉,但这条通道其实是向下倾斜的,所以虫子会涌到下边的出口,直接供王食用。”

蓝河一想到刚刚自己身后跟着一大片虫子潮,就不禁抖了抖。还好叶修提前拉了他一把,否则他就得光荣在这虫潮之中了。

“还有,”叶修大概猜到蓝河的想法,连语调也变得愉悦一些,“刚刚你经过仆人的聚集地时应该没拉到他们的仇恨对吧?如果让仆人发现,今晚的隐藏通道开启时间就会改变——因为负责开通道的仆人都忙着去寻找闯入者了。”

“……变态。”

蓝河对这任务的困难程度又有了新的认识。

等到石缝外的虫潮散去,君莫笑和蓝河才一前一后出了石缝,继续向前爬。这次不知是不是因为身边有人同行,蓝河觉得自己没爬多久,就到了通道的出口。

出口直达副本BOSS石蜥蜴王的洞穴,因此十分的宽敞。此时石蜥蜴王和它的亲卫正蹲在洞穴的中间大快朵颐刚刚送达的食物。而两人的任务物品石蜥蜴的卵正安放在洞穴一角,无人理会。

按理,此时只要避开王和亲卫取得卵就算任务达成。可蓝河趴在出口,看着与洞穴地面十几米的落差,突然醒悟了设计这任务的人绝对是和玩家有仇。

若是他此时从出口直接跳下去,至少损一半的血不说,还会惊动正在进食的BOSS。除非玩家的职业正好是忍者,既有隐身又能靠忍爪爬下去,否则还是避免不了和怪物大战一场。

等等……说到忍者……

蓝河瞪着眼看身边的人正在把伞拆成忍爪的形状,暗暗叹了口气。

他怎么忘了,君莫笑本身就如一个作弊器的存在。

 

正当蓝河苦恼着自己该如何下去,面前突然弹出了个组队邀请。他一扭头,发现叶修已经换好了忍者的武器,正考虑着从哪下去更安全。

“不组队的话,估计我没法帮多带一个卵。”

叶修见邀请时间结束了蓝河还没同意,于是解释了一句,复而又丢过去一个新的组队申请。

“等一下!”

蓝河见头顶队友标志准备往下跳的叶修,忍不住扯了扯他的衣摆。

“难道除了忍者之外,没有其他职业能单独拿到卵吗?”

叶修见蓝河比起“完成任务”,更关心谜题本身,突然产生了“不愧是这家伙”的想法。

他用套着忍爪的手轻碰了碰对方的额头——见蓝河因为金属冰凉忍不住抖了一下——心满意足地给出了答案。

“你可以拉还留在通道里几只沙地甲虫,然后让它们把你打个半血。看血量差不多再往下跳,到时候死在底下,自然不会吸引BOSS的注意,也没有仇恨。最后再喝个复活药剂爬起来就好。”

蓝河楞了半天,看叶修那幅要笑不笑的表情,也没猜出对方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直到叶修轻飘飘地跳下去,他才嘟囔了一句,“变态。”

至于说的是任务还是人,大概只有蓝河自己清楚了。

 

等两人带着卵从洞穴中逃出到安全的地方,已经将近清晨六点了。

他们坐在离蜥蜴聚集地不远的一座石头山顶上,脚下沙质土地上零星长着一些耐旱的植物。

这片地图,以沙地为主。除了无边无际的暗黄,并无其他值得看的东西。所以即使是追寻游戏风景中的人,也鲜少在这里留下足迹。

“我从来不知道,这里的日出这么美”

折腾一夜而体力缺乏的蓝河与叶修倒在山顶上,看远处地平线随着太阳的升起而溢出光芒。金光如同潮水般向二人涌来,与天顶清晨残留的暗灰相互交缠,最终形成了温柔的橘色。

因为周围并无遮挡之物,蓝河觉得自己几乎要沉溺在这样软绵绵的清晨中。他从黑暗中走出来,而经过黑暗的人,是最能明白光的可贵。

“看呆啦?”

原本躺着的叶修撑手坐了起来,从包裹中掏出石蜥蜴的卵。被王悉心照料的卵表面如同水晶,是深深浅浅的碧色。蓝河把玩了好一会,才抬头看向叶修。

“谜题说‘石中诞生’……我记得在任务中,有得到过‘生命之泉’这种道具。”

“试试不就知道了?”

叶修一说完,就打开了不知什么时候摸出来的细口大肚瓶。打开胶塞后将里面泛着香气的泉水往自己手上的卵一淋,之后见还剩一些,就干脆倒到蓝河那边去了。

蓝河还没来得急抗议,就发现两人手中的卵泛起了白光。接着,原本如拳头大的卵逐渐缩小变形,最后竟然化成了藤蔓状指环,戒面是荣耀大陆上盛开最多最广的一种白色野花。

“‘永恒之戒,’”叶修点开物品说明,对目瞪口呆的蓝河念到,“斯芬克斯送给坚持不懈追寻真理之人的礼物,作为这段旅程的留念,愿你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

“等级1,无属性,独占绑定……还真只能当装饰啊?”

“不正好吗?”叶修右手捏着指环,朝自己左手比划到:“你说哥戴哪个手指好?”

蓝河看了眼对方手上花花绿绿的混搭饰品,无奈的说了句“叶神你还有手指戴它吗?”

“没事啊,我可以投影幻化嘛。”叶修看了眼同样在纠结的蓝河,“要不你戴哪个手指,我也跟着戴好了。”

“滚!”

虽然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不对,蓝河还是觉得自己先拒绝比较好。

“叮,系统通知——玩家君莫笑,玩家蓝河完成连续探险任务‘斯芬克斯的谜题’,获得该任务首杀,获得‘真理探求者’的称号,获得绑定独占装备‘永恒之戒’……”

“……为什么完成个任务还会全服通报?”

“大概因为这任务太变态了吧。”叶修最后从包裹里摸出一条皮绳,把戒指串了往脖子上一挂,“不错啊,这下你戴不戴戒指都没多大关系,全服人民都知道我们是一伙的了。”

“……”

“哎,你真的不趁此机会考虑考虑跳槽吗?比如到兴欣当个保……啊不后勤大队长之类?”

别说世界的真理,自己大概无论花多久,都无法弄清面前这人。

蓝河闷闷地想,然后泄愤似的把戒指挂好,塞到了衣服底下。

在对方第三回问自己要不要改行时,蓝河终于回头,挑着下巴对叶修说,等你把坑蓝溪阁的材料还回来再议吧。

“就不能给哥打个折?”

“今晚野图BOSS见吧叶神!”


===

其实这篇原本是NO.4的,【仆人】(为什么又是你)【黑暗】和【呼吸】。

怪只怪我脑洞大。

“斯芬克斯的谜题”任务类型参考了FF国服的新任务“瓦因博德的谜题”:解谜,没有地图指引,以及坑爹的奖励。

但同样的,是十分有趣的任务,能让人到达往常不会去的地方,发现未注意的细节。

不枉我做了三个半钟就得了10G,连称号都没有(。

评论(4)
热度(117)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