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NO.4

2015年2月2日,“叶蓝”的今日三题是:

【豆花】【雪女】【华丽】

 好吧又是昨天的……


大家好,我这段时候抽空去拯救了一下世界,所以没更文!

复健用,结果题目太奇葩了……“豆花”是中国的,“雪女”是日本的,地域不同怎能混一块!

爱国如我还是把背景放在了中国(X

更奇葩的是我的脑洞,开了完全停不下来有没有!计划撑死3K完结写着写着写到了6K_(:з」∠)_

啧,长篇写不完,短篇必话唠。

没救了我。

总之,大概是妖怪报恩的故事。


今日三题网址

NO.3/目录


 ===


叶修准备出门时,邻居家的公鸡恰好发出了清晨的第三声啼鸣。

屋外天色将明未明,仍是灰蒙蒙的一片。但排排挨着的房屋中已传出细细人声与秒秒炊烟,不多时,临街的木门也接连打开。

“哟,这可是下雪啦?”

不知谁喊了一声,街道上顿时热闹起来。闲不得的民妇民夫们或打开窗子或走出屋外,纷纷感叹起今年第一场初雪。

叶修站在门口好一会,才适应了这初冬寒冷的天气。他身上虽穿着夹袄,可里边不过普通的粗布短褐。虽然邻里都因为初雪的吉兆而开心,但要在村庄间来回奔走的他却巴不得这一年来十一个月都是夏天。

因为家境所限,没有大衣服的他只好取下挂在门后的蓑衣穿上,又戴好斗笠,才去厨房把备好的木桶背在身后。

那木桶虽然看起来陈旧,却结实得很,几乎有半个人高。里边装的是熬煮得香浓的豆花,平日用细纱包好盖子盖上,旁边再挂个木勺,便可游走于乡镇间兜售。

虽然这活计赚的不多,但叶修嘴巴伶俐,能说会道,十里八村的人都混得熟,因此生意也好。

何况他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每天走一圈下来,日常嚼头也够。至于像置办家具或衣物这样的大事,精打细算攒个两三月,也不是买不起的。

就好比现在,如果按他的计算,再跑个两三天的腿,定能在春节前去镇里给自己买上一身新冬装。

 

在村里转了半个多时辰,桶里豆花就销了小半。叶修看不会有人再买,便转头往邻村走去。这片地方临海,因而地势低平。周围除却他叶家村,还有王姓、韩姓、喻姓等数个村庄,都是他的主顾。他干这活计已有六七年,熟门熟路,闭着眼都能摸到常光顾他的人家。午间,去那王村长家蹭了顿饭。

“这天看起来要变了,你还要去喻家村?”

王杰希被敲了一顿,也不恼,而是握着把扫帚,站在门口问叶修。

叶修拿着不离身的烟管抽了两口,看了看布满阴云的天,想了一会,还是背起木桶。

“也不剩多少,到文州那边正好卖完,免得浪费。”

“也好,你路上小心。”

喻家村和其他几村隔得较远,真正向海而居。村里的人大多是渔民,也有随郡里大船出海的船员。叶修正午出发,却也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喻家村。

客是熟客,不过一会,桶里的豆花就全部销完,还不及路上所花时间的十分之一。叶修心满意足的背着空桶,门也不敲的摸进了海边的一座石屋,便看见村长和另一人在屋里边聊天边缝补着手中的渔网。

“哟少天,你终于舍得从海上游回来啦?”

“叶不修你怎么还在卖豆花啊,这方圆几十里还有哪个村子你没骚扰过吗?每次最后都把卖剩的拎来我们喻家村,良心呢?被你吃了吗?唉村长你也是,不说不给他进村,好歹收过路钱啊。所以,做人不能太善良,村长你就是太善良啦!”

黄少天虽然是海员,可补起渔网的速度和他讲话的速度一样快,甚至比他身边的喻文州动作都要快些。叶修把桶往旁边一放,也坐了下来,听对方霹雳巴拉说完话,才慢悠悠地接到。

“喻家村什么时候成你的啦?嗯?终于决定改姓了吗?”

“滚滚滚,有种来打架!”

“要打出去打,”旁边喻村长手里的活节奏都没乱一下,“别弄坏了我的渔网。打完了正好各回各家。”

“村长你要是抛弃我我今晚就没地睡了啊!”

“哈哈哈全郡估计就你觉得文州心善好说话呢。”

 

黄少天虽然性格跳脱,但的确是一等一的好海员。他虽非喻家村的人,但自幼流落到此后,就从小和渔民们出海捕鱼。等大了一些,更是直接到郡里摸上商船,三年有两年半是在海上漂泊,虽然活得艰辛,但见识到的东西也是常人无法比的。

这一回,他更是借着郡里商人做生意的东风,往那更东边的岛国走了一遭。回来后,不仅荷包比往常要更丰满了,连谈资都增加了许多。

——虽然对于黄少天,从来不缺“谈资”就是了。

“……哎这回到了那琉球,的确见到了许多新奇东西。虽然那边的人叽里呱啦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但商船停靠的岸边我国人士倒也不少,晚间喝酒的时候,还听他们说起琉球的怪谈呢!”

“嗯?村长你问有什么怪谈……正好今日下了这第一次雪,我来给你们说过有关‘雪女’的故事好了……”

 

叶修抽着烟斗,等黄少天啰嗦完后,外边天色已经暗了。傍晚的风比白日更冷些,雪也渐大,可到底还没到飘如鹅毛的地步。于是叶修终究拒绝了喻文州留宿的邀请,背上木桶,拎了对方递来的灯笼便往返家的道路走去。

空桶的重量比起白日要轻许多,叶修脚程也快了不少。渔民们的灯笼比普通的要更结实,也更亮堂,借着光,他在天还未全黑的时候,就绕过了韩家村。

现只需再翻过几座小山,便到家了。

说是小山,其实不过是几个连着的土包,上面长着乱草杂木。就算叶修不翻山,从旁边绕行,也依旧能到。不过现在时间已晚,风雪也有变大的趋势。若走山外,说不得要被刮成冰棍。于是叶修站在岔路口犹豫了会,还是往小山里走,企图借着树木挡一挡风雪。

此时正是黄昏将临,许是落雪的缘故,往常挂的橘红色晚霞全躲了起来,只余天幕上灰扑扑一片。林子里静得很,一丝鸟叫声也无,叶修走了小半时辰,一路伴着他的只有树梢上积雪落下的簌簌声。

在天色全黑之前,叶修终于走过了前几座小山,而最后一座只需上坡再下个坡,便能看见熟悉的乡村烟火。

他站在山坡底下稍微歇了会,又摸出烟斗,借着灯笼里的火烛点燃,然后边叼着烟,边往坡上走去。

这坡不长也不陡峭,至多一炷香的时间就能走到坡顶,白日也有许多孩童到此处玩耍。但不知今夜为何,直到叶修把他那烟斗里的烟丝抽完,人却还在半山腰。

“奇怪奇怪……”他含着烟在原地看了会,却没发现有丝毫异常。坡顶近在眼前,坡底也好好的在自己脚下,但当他往前又走了一刻钟,却依旧在半山腰的位置。

“莫不是遇到了鬼打墙?啧,都怪少天那乌鸦嘴,没事讲什么怪谈……”

叶修苦笑了声,干脆把桶从肩上卸下,又从怀里摸出新的烟丝。

当烟重新点起后,他叼着烟嘴深吸一口,让烟在嘴里转了两圈,才缓缓地将它们吐出。

虽然山里不时有风阵阵吹过,但被叶修吐出的烟气却不受风的影响,而是徐徐向四周飘散。往南边向的烟气不过一会就被阻隔,停留在原地,倒是往东西向的烟气绵绵不绝,直到消失在夜色里。

叶修看着那烟气好一会,才又重新动了起来。他一手拎着空桶,一手拿着烟斗,也没再往坡顶走或坡底,而是身一转,朝右手边走去。

“唉,没想到这么冷的天,也有小妖出来作怪……呵,这年头当妖怪也不容易啊。”

虽然两旁的路不像原先那样好走,树木也多。但叶修边想边走,没一会就从山坡的侧腰上绕了半圈,到了山坡的另一头。村庄里的灯火纵使隔着树林,也能隐约看得见了。

原本下坡的路正在前方,叶修再吐了口烟,没见异常,便收了烟斗,将桶背起,往前迈了一步。

 

“说到那雪女,别的本事没有,迷惑人心志的能力却是一等一的!传说那边的行人在大雪天经过深山时,若运气太差,便会被雪女蒙了眼,找不到离山的出路。”

“又有说雪女掌管着冬雪,浑身冰冷无比。哎不过,听说雪女都挺漂亮的,要是单身男子遇到,说不定还能结段姻缘呢哈哈哈!”

“还有,听说雪女也有种类之分,若是与女子怨气相关的,那与她相遇的人类绝对讨不了好。但也有说由初雪化作的雪女最为年幼,心思也最为纯净无暇。遇到这种,是最幸运的。”

 

叶修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滚下山,明明踏的是实地,却身体一晃,就从坡上跌落下来。而那看起来不过十余米的山坡,却瞬时变成了无底洞,仿佛没有了尽头。

他迷迷糊糊间听见有歌舞声传来,一回神,却发现自己穿着华丽的云锦长袍,斜倚在宽大的紫檀木椅中。面前舞姬随着琴师拨弦的节奏起舞,一抬臂,手腕上串串铜铃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国师大人,”身边服侍的婢女垂首把上好的香茶端到他的面前,声音更轻柔的唤了一句,“国师大人,请用茶。”

啊……没错。叶修端着茶,感受指尖的热度,漫不经心地想。

这时的他,还是一人之下的国师叶修,而不是一时冲动放走了国主捉来当成玩物的妖宠,而后沦落到寻常村里做跑腿买卖的叶郎。

 

叶修再醒来时,觉得自己简直像掉到了冰窟窿里似的,浑身发冷。好在他轻微动了动身体后,发现自己四肢俱全,甚至连重一点的伤都不曾有。

他转了转头,发现原本的木桶和灯笼都不见了,连蓑衣也不知散落到哪处。还好身上有件夹袄,否则早被冻死在冰天雪地之中。

叶修边感叹着多年下来自己的警惕心全无,边小心翼翼的撑着手坐起来。然而刚起身到一半,他便愣在那里。

天上的雪比之前更大了,在风雪遮掩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立着个人。

那人穿着重重雪白的直裾,冰蓝的长发蜿蜒了一地也不曾束起。他抬手往空中一指,便卷起了一片小雪。

雪女……叶修脑海中顿时出现不久前听过的怪谈,却在下一刻把自己的结论推翻了。且不说那雪女远在琉球,光是他面前这“人”,就确确实实的是位男性。

“您醒了吗?”

叶修这一动作,那人顿时停下了与风雪玩耍的手,快步走到叶修身边,跪坐在他面前。

“您的身体可有不适?”

“还好还好,”叶修半坐着,想伸手从怀里拿出烟斗,却记起此处没有火烛,只好作罢。“没什么伤痛,就是冷了些。”

“是我思虑不周了。”

那人一听,连忙挥挥袖子,停住了这漫天的风雪。然后见叶修衣服单薄,干脆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他的身上。

这外套并不是寻常材料所制,叶修披上没一会,身体渐渐暖和起来。他打了两个喷嚏,觉得浑身上下舒爽了许多,才把目光转向依旧跪坐在那的“人”——或者说,“妖怪”身上。

叶修不开口,那妖怪也不开口。两边沉默僵持了小半时辰后,还是叶修撑不住叹了口气。

“说吧,说完早点放我回去休息。”叶修打了个哈欠,心想要平时自己此刻一定躺床上了,“你大老远的跑来找我,为的是什么?”

“您,您还记得我?”

妖怪一听,猛地抬起头,直盯着叶修的脸,仿佛想确认些什么。但见叶修那依旧淡淡的神情,终于忍不住屈膝挪到叶修跟前,拽紧了对方的袖子,再说了一遍。

“您还记得我的。”

“我当然记得你,”叶修一挥胳膊挣脱了对方,又抬手捏住他的下巴,然后用另一只手撩开了他的发。

“呵,你头上的这道伤,还是哥弄的呢。”

 

叶修所在的国家幅员辽阔,且远无外战,近无内乱,只是偶有妖怪兴事。因此,在国主之下,还设一名国师,专管人间以外的大小事务。

某年岁末郡县朝贡,一郡守献上自称从琉球得来的精怪,说此怪专门司管冬雪,有祥瑞之昭。

那时叶修坐在国主下首,看着笼中披件雪白单衣瑟瑟发抖的少年,只觉好笑。

这妖怪虽说由雪中诞生,但不仅和琉球半点关系没有,也管不得冬雪。能动手招来两片雪花,已是极限。

因小妖外表玲珑可爱,最后还是被国主当成宠物般养在了花园里边。小妖试图在风雪最大的几日内逃离出去,却连花园门口都没走到,就被叶修逮个正着。

叶修烟斗都没掏,随手一挥就把小妖打回了笼里。他看着对方额头上流下的血迹,又蹲下来,伸出袖子帮他把血擦了擦。

那日之后,小妖不吃也不喝,开始绝食。没几日,他的身体就变得虚弱,失去了最初漂亮的模样。

国主对小妖新奇了一段时间,见他无趣,又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上去了。宫人们向来见风使舵,也干脆把小妖丢到花园一角,任他自生自灭,再也不理会。

只有叶修,会隔三差五到花园里转一转。有时还揣着两块国主赏下的点心,直接施法把小妖定住,然后将点心往对方嘴里塞。

最开始小妖还会含着点心蹲在地上呜呜地哭,没多久就会抬眼瞪人。到最后,已能理直气壮的嫌弃叶修这回带的点心,不如上次的好吃了。

“唉就你事多,”叶修从小妖手里拿回对方啃了小口就不愿在碰的点心,往自己嘴里一丢,“喂你这么久,也不见你说句话。就是小狗,也能冲我叫两声呢。”

小妖嫌弃似的撇过头,却将身体往叶修那方向靠了靠,然后隔着个铁笼,蜷缩在他身边睡着了。

叶修伸手进笼子里揉了揉对方半长的冰蓝色头发,又看了眼挂着艳阳的天空。

冬日准备过去了,而最后一场雪,也即将化了。

叶修最后一次来时,双手空空。

他看了眼躺在笼子里昏昏欲睡的小妖,双手飞快掐了个诀,将锁解开。

“走吧走吧,”叶修看小妖警惕的瞪着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等午间太阳大时,你要走可就难了。”

小妖先面对叶修小心翼翼的退了几步,见叶修果真没再捉他,便飞快地往花园的墙角跑去。

终于没那么傻乎乎的走大门了……叶修低笑了声,复而琢磨着怎样向国主请罪。结果刚转身,就感到有什么扯住了他的衣摆。

“蓝桥,”差不多到他肩膀高的小妖拽着他的袖子,低头小声说了一句,“我的名字,蓝桥。”

 

“说吧,你老远过来,为的是什么?”

蓝桥跪坐在叶修面前,见对方说话语气不客气得很,抿了抿唇,低着头不愿意吭声。

“你的话倒和从前一样少,”叶修慢慢站起来,活动活动了筋骨,“可惜我现在没点心喂你了,法力也不够,说不说,是你的自由。”

“……我听说,您已经不是国师了。”

“早七八年前就不是了。”

“莫不是因为我……”

“你不过是一个借口,别想太多。”叶修低头看着还跪在那的蓝桥,“哥要是想当下去,再干个十年八年也不是问题。现在不过是累了,提前告老罢了。”

“等等!”蓝桥见叶修起身,以为他要走,连忙拽住了他的衣袖,“我知道您不是国师以后,就找了您许久。”

“我当初把名字告诉了您,已是认您为主。可不知为何这么多年,都不见你召唤过我……”

“哈?”叶修被这说法下了一跳。他虽知道有人类和妖怪结成契约的事,却从未想过这样干,也不知道当年那雪妖将名字告诉自己,竟然有这种意思。

“您当年救我一命,我无以回报,唯有认您为主,还您一命……”

那边蓝桥还依旧跪在地上,说得掷地有声,让原本混乱的叶修更头疼了。叶修经年见过无数妖怪,有狡诈的,有凶残的,有愚笨的。

就是没有,如此“正气凛然”的。

“等等……你说你要认我为主……你能干嘛?”

蓝河本体由白雪所化,妖力实在不强。过去能使唤得动三两片雪花,到现在,也不过能做到给山里下个简单幻术,或者让白雪不沾身罢了。

“况且,我现在也不是国师了,不过村里普通一个卖豆花的。能有什么地方,要驱使你这个妖怪?”

“我……我……”蓝桥本就不擅言语,被叶修说得脸都红了。吱吱呜呜了半天,到最后,也只是憋出一句。

“要不……我陪您一起去卖豆花?”

叶修要被蓝桥给气笑了,他当年就见过这小妖固执的本事。没想到这些年下来,还不减反增,让人完全说不通。

“而,而且!”蓝桥想了半天,终于又想出了自己的一个优点,连忙说到,“这些年下来,我好歹也有了长进。到现在,已经不怕夏天了!”

“真是……不错。”叶修见蓝桥一脸期待的仰头看着自己,只好顺势拍了拍他的脑袋,“不管怎样,先回家再说。”

“您这是同意了吗?”

“……先回家再说,”叶修被问得也没辙了,只好找回滚落的木桶,又接过蓝桥递来的,已经熄灭的灯笼。“我先声明,我现在一穷二白,别说糕点,就刚能吃得饱饭,你确定你要跟着我?”

“嗯!至死不渝!”

“……谁教你用的这个成语。”叶修嘟囔了一句,看着幻境消散,村庄近在眼前,便抬脚往前走。

蓝桥跟在他身边,没再说话,只是紧紧拽着叶修的袖子,生怕一不留神,面前这人又不见了。

这么多年,他这个习惯倒是没变。

叶修见蓝河低着头,干脆伸手拉住对方的手,然后深一脚浅一脚走出树林。

算了,多个活物陪自己吃饭,他也不用整天蹭完东家蹭西家。

这样想想,倒也挺不错的。


-FIN-


===

为什么是蓝桥不是蓝河……因为蓝桥春雪啊(。

评论(13)
热度(71)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