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Accomplice

现代架空,杀手(?叶修X小警察许博远。

不科学的逃脱方式,看完后请善意嘲笑LO主智商。

目录


===


 

许博远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陷入这种狼狈的状况。

西装外套早已不知丢到哪去,上身只穿着件湿漉漉的白衬衣,冰冷的布料紧贴着胸口,让他在这寒冬的气候里忍不住打抖。

原本笔挺的西装裤破了好几个口子,皮带坏了,比起破布好不了多少。扣在皮带上的配枪被收走,连藏在袖中的短刺刀也毫无踪影。

事已至此,许博远身上所担当的任务毫无意外的失败了。不,不仅仅是任务失败,再过几小时,他这条命估计也会丢在这全市最豪华的酒店浴室中。

许博远并不害怕死亡,可内心依旧充满了不甘和气馁的情绪。他是警局内数一数二的好警察,不管是卧底还是暗中搜查,任务的成功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这回要不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害得他阴沟里翻船,他现在早就掌握了目标的证据,安安稳稳的坐在回警局的车上了。

想到着,他郁闷的动了动手腕,手铐冰冷锋利的边缘磨得他手腕红了一圈。

而导致他任务失败的罪魁祸首叶修正隔着条水管坐在他的另一边,叼着根没点燃的烟,随着他的动作转头耷拉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举着被同一个手铐靠着的手腕,嘟囔了一句:

“小蓝别扯啦,扯得哥手疼。”

 

‘蓝河’是许博远在任务中的代号,局里除了负责他的喻队和黄副队,其他人并不知晓。但偏偏和他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叶修每次叫得都十分顺口,语气和许博远喊邻居家的小孩子差不多。

不为别的,就因为许博远十次任务,至少有五六次得撞上叶修这人。第一次见面时,叶修正把刀子从许博远目标的喉咙里抽出来,然后笑着和现场唯一的活人打招呼:

“哟小同志你好啊,你是局子里的人?”

“哦小蓝同志,久仰久仰!话说你成年了吗?让你看见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哥心里过意不去啊。”

“你问哥是谁?职业杀手,官方认证,品质优秀,如果有业务需求可以联系我。”

说完,还递上了一张没留号码的名片。

在那次任务结束后,许博远就把那张印着“兴欣 叶修”的名片上交到了喻文州那,但喻队只是沉默了一会,便把名片交还给许博远。

尽量避开这位——喻文州悲悯地看着那时还刚成为警察不久的许博远——要是在任务中遇到了,不管对方做什么,当做没看见就好。

许博远听从了他们队长的指示,平安度过了三四年。期间,他也通过各种渠道试图查找关于叶修,关于兴欣的消息。可惜只查到叶修真的在从事杀手行业,并被业内尊称为“叶神”外,其他毫无所获。

他想到喻队对叶修讳莫如深的态度,想到关于国家在培养一批“国之利刃”的谣言,突然觉得叶修自称为官方认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毕竟国家中的确存在着一些无法通过法律制裁的人,以及一些无法经由正常手段解决的事。

 

“小蓝,想什么呢?一句话都不说。”

叶修抖了抖手腕,把卡在水管和墙缝中的手铐甩得锒铛作响。另一头的许博远侧头撇了他一眼,说:

“叶神你不是嫌手疼吗?”

“这点痛,算什么——”叶修五音不全的哼哼了一句,“后面的歌词是什么来着?”

回应他的是许博远一副“我不想和你说话”的表情。

“哎小蓝,你年级轻轻的,就该活泼点嘛。不要因为任务失败了一回,就垂头丧气半死不活的,这多不好,多不好。”

“问题是我们真的要死了啊叶神……”许博远看着外表比他更凄惨的叶修,不知道对方毫无理由的乐观从哪冒出来的,“你说你刚才半路冲出来干嘛啊?要不是因为你,我就能拿到那份文件了。”

“你当这回的目标真的那么蠢?”

叶修烟瘾犯了,又没有火给他点烟,干脆用舌头一绕,把原本叼着的烟含进嘴里,直接空口嚼起烟丝来。

“我问你,你觉得这回目标是一个怎样的人?”

许博远被叶修问的一愣,下意识回忆起任务目标的信息。这回他的目标是一位全国闻名的富豪,在国内做过很多好事,名声享誉全国,甚至称为国家骄傲都不为过。但同样是这么一个人,却在暗中涉及了走私、毒品、武器等多项非法生意,甚至手中也有好几条人命。

“这人能隐藏这么多年,手段一定不简单。”许博远斟酌了一下说,“因此,我在他身边卧底三个多月所看到的东西,说不定就是他故意让我看到的?”

“没错,”叶修点了点头,“不仅如此,在目标的心里,整个警察机构,整个国家,全体国民都是他玩弄的对象。因此他一边树立着自己良好的形象,一边在干着非法勾当。他认为自己才是最厉害的,并看不起其他人。他从未在意过你,觉得你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动摇他的地位。而我对于他而言则是个意外,但他觉得自己能处理好这个意外,所以才用你的手铐把我们锁在了他宾馆住房的浴室里。因为他想要等悠闲的参加完楼下宴会厅的慈善晚会后,再像对待猎物一样,慢慢的折磨我们。”

“在这一方面,他对自己有信心。”许博远突然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哑,“因为过去警察局也曾派出过卧底,但他们没有一个回来……因为他们都回不来了。”

“叶神,如果不是你今晚突然冲出来,我也会成为那些人中的一个吧……”

“别那么不自信啊小蓝,”叶修听着许博远的丧气话,反而笑了,“你可是在哥的眼皮子底下完成了那么多任务。区区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大叔想要弄死你,或者弄死我,还早一百年呢!”

 

许博远抬头看了眼于是内的防水挂钟,22:30分,离慈善晚会结束的时间还有半小时。按照叶修的话说,这个时间刚刚好。

两人贴着水管,能勉勉强强战起来。但此时他们身上的武器和通讯工具,包括手铐的钥匙,全都被收走了。除非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把水管撞断,否则根本无法动弹。

许博远自认是没那本事,他看了眼隔壁靠着水管站没站相的叶修,觉得在这方面,临时队友也不太靠谱。

“叶神,我们现在怎么办?”

“唔……让我想想啊。”叶修把嚼得失去味道的烟丝吐掉,慢悠悠伸手,朝身上来回摸索了一下,“来来来小蓝搭把手,帮我个忙。”

手铐的链子很短,不过好在锁着两人的水管并不算粗。许博远努力转了身,让自己和叶修变成面对面的姿势,然后听对方的指示,用未被束缚的右手一颗颗把叶修身上短袖衬衫的扣子给解开了。

叶修将脱下的衬衫挂在铐着手铐的右臂上,左手在衣摆用来锁边的针脚上一扯,就扯出了一条如同鱼线一般的半透明的细长丝线。然后,他又如法炮制的从牛仔裤暗袋,鞋底,皮带扣等各种地方掏出了拇指大小的刀片,半段钢丝等等零碎的小物品,最后还把衬衫的第二颗扣子扯下来,丢到许博远的手中。

“哎呀,昨天没换衣服果然是正确的,”叶修拐着手把缺了颗扣子的上衣穿好,“小蓝你拿好啊,那是纽扣炸弹。”

许博远当场就想把那颗扣子砸回叶修脸上,但看着叶修用左手别扭地整理着衣服,还是把炸弹放在一边,伸手过去帮忙把他最上面的一颗扣子扣好。

叶修仰着脖子享受着小警察的热心服务,顺便自豪的哼哼:“小蓝啊,你要记得,以后如果面对一名杀手,比起他手中让人看得见的武器,你更要小心他那些藏在暗处的武器。懂?”

“知道啦知道啦。”许博远顺手抚平了叶修的领子,心想他这一生中遇见面前这一个杀手就足够了,他绝对不要遇到第二个。

挣脱手铐的过程比许博远想象得要容易。叶修捏着半截钢丝,空闲的左手明明连扣子都扣不好,却只用了半分钟不到,就解开了手铐的锁。

许博远揉了揉自己有些红肿的手腕,跟着叶修来到了起居室。三小时前他们就在这里被富商的手下抓获,可现在,房间里却一个人都没有。

“看来我们的中年大叔自信心爆棚啊!”叶修插着口袋走到书桌前,用下巴点了点桌面上摆放的几个文件袋。“小蓝你来看一下,这是不是你原本要找的东西?”

许博远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打开文件袋,确认里边资料的内容,正是他原本打算偷走的东西。

“既然是的话,就带上吧。”

“啊?可是这文件不是对方故意让我看见……不是假的吗?”

“是对方故意让你发现的没错,”叶修凑过去看了眼许博远手中的文件,“但不代表它们是假的。”

“别忘了,我们的目标可是自诩为玩弄人心的高手啊。”

在这种情况下,许博远只好相信叶修,将桌上的文件全部抱进怀里。他放轻脚步走到门口,透着猫眼向外看,果然在走廊上发现了目标的保镖们。

“外边至少有二十人,”他低声对叶修说,“但现在离晚会结束只剩五分钟了,寻求局里援助恐怕来不及。”

“那就不走门呗。”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了刚刚抽出的“丝线”,“这里是11楼是吧?哎呀天助我也,线正好够长。”

“等等你的意思是……”

“小蓝你当警察这么多年,还没跳过楼吧?”叶修走到窗边,对许博远张开双臂,“来来来,让哥带你装逼带你飞。”

因为是高档酒店,为了保证视野良好,窗户上反而没装防盗网。叶修把丝线的一头系在了窗轴上,另一头穿过手上原本拇指上戴着的戒指,然后碰了碰戒指上的机关,线就结实地扣在了戒指上。

许博远站在窗户边上,感受这夜晚的风自下而上呼啸而来。远处街道上的霓虹灯影影绰绰,来来往往的路人与车辆变得如同玩具般大小。

要是从这掉下去,自己绝对没命的——许博远深呼吸了一口气,一边手抱紧了两人拿命换来的文件,一边手环上了叶修的脖颈。

“抓稳了。”

于此同时,叶修也搂住了许博远的腰。两人面对着房间站在窗户边缘,只要往后退一步,就会从三十多米高的地方跌落。

“小蓝,怕吗?”

“怕。”许博远老实地回答,“但想到要死也有你陪着,突然就不怎么怕了。”

“哈哈,这句话哥喜欢。”

叶修趁着这个姿势侧头轻轻地吻了下许博远的脸颊,看着对方惊愕的表情,然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跳喽!”

失重感一瞬间侵入了全身,那一瞬,甚至连呼吸都没办法办到。风声如同擂鼓般震动着许博远的耳膜,全世界他只能听得到自己剧烈地心跳。

下坠的时间在永恒与须臾间摇摆不定,等许博远回过神时,他已经跌坐在楼下的草地上,半靠着叶修才不至于趴下。

“刺激吗?”叶修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笑嘻嘻的问,“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小蓝。”

许博远喘了半天的气都没能说出一句话,他只能扭头看了眼不远的宴会大厅——他们的目标正摆着和蔼的笑容,向来参会的各位致结束语。

“时间刚刚好。”

许博远听见叶修低声说了句,还没来得及开口,他们头顶上,11楼的房间便传来了爆炸的声响。

“纽扣炸弹,”叶修善解人意的解释道,“这样警局就有理由光明正大的介入了。用抓捕试图谋害富商的爆炸犯这个理由如何?”

疑似共犯的许博远盯着主犯叶修,直到街上传来了警车的声音,才妥协的叹了口气站起来。

“不管怎样,这一回多谢了。”

许博远抱着文件袋,低头看还蹲在原地不愿动弹的人。

“身为杀手,好歹躲一下警察吧……我到前面去挡挡,你趁现在快点走。”

“知道啦!”叶修朝人挥了挥手,“下次见。”

虽然一点都不期待下一次,但许博远看着停留在大楼阴影中的人,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嗯,下次见。”

 

-FIN-

 

 ===

题外话

不其实这才是重点

那个,我,可能,打算出本……

目前本子筹备中,内容是LO上的叶蓝中短篇合集,不知道小伙伴们感不感兴趣?

啊啊啊好羞涩我终于说出来了

 (ノω<。)ノ))☆.。

评论(15)
热度(124)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