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全职写手 (一)

网文写手X编辑

我一直在考虑我要重来一遍会不会被揍死。

然后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躺平任抽_(:з」∠)_

为了和前一个版本区分,小标题从01改成了(一)。

只有第一章和旧文一样,第二章开始将是全新的画风。


目录


====

(一)


“一叶之秋宣布笔名自杀。”

 

许博远抽报纸的动作顿了顿,手中灰色纸张上一号加粗方方正正的字体有点刺眼。他将那份报纸整齐地叠好放在一边,又从旧报纸堆里从新抽出一张印满招聘小贴士和房产信息的广告页面铺在电脑前,然后放上刚弄好的泡面,从笔筒里拿出倒插着的木筷,嘶溜溜的吃起来。

掐着时间五六分钟解决完午餐,电脑右下角的QQ就一闪一闪的提示新信息。梁易春发过来一个压缩包,文件名是“荣耀新人编辑注意事项”。许博远点了接收,看着进度条艰难的往前挪动,便喝了两口剩下的汤,然后把空的纸碗和报纸一起收拾好,回到电脑前时文件正好传完。

梁易春是许博远的师兄,也是目前负责带他的编辑。他在一个月前被对方忽悠去申请了荣耀文学网编辑职位,那时正赶上毕业,还没找好工作的他被梁易春画了块美好前程的大饼,再加上对方隶属的出版社旗下还有自己深爱的写手,于是许博远脑一热就去报了名。

结果许博远收到代表着荣耀编辑的账号密码时,荣耀TOP1写手一叶知秋宣布笔名自杀。

面对全网的鬼哭狼嚎,一个新编辑的加入根本激不起任何水花。荣耀的附属论坛被各种黑和粉刷爆了三天,网站上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等所有秩序恢复正常时,许博远已经白领一周的工资了。

所有流言的生命不过七日。许博远心想那进驻荣耀近十年的写手戏剧性地消失,也只换来七日的喧嚣。心情不知为何有些低落。好在处理完事物的梁易春终于想起自己的师弟刚入职,甚至连需要负责的写手都还未来得及安排。 

许博远一目十行的看完了注意事项,又问了几个问题,便大致对编辑的工作有了一定的了解。

荣耀写手数以十万百万计,编辑的数目虽然较少,但和梁易春那样的责编不同,像他这样的注册编辑依旧满地都是。他们拿着荣耀保底工资,手下看情况负责几个的签约写手,日常监督写手更新,帮有能力的写手申请榜单,或者挖掘那些没签约的业余写手,等等。

所以许博远完全看不到那所谓的美好前景在哪。

“哎别看表面啊师弟,”梁易春发了条语音消息,“只要你赶上了好的写手,人家收作刷刷的往上升,你的工资不也得刷刷往上升?要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

首先,你得有个好写手……许博远犹豫了会还是没把这句话打上去,而是干脆利落的直奔了主题。

“那么,我负责的写手呢?”

梁易春那边隔了会才发来一个写手ID和QQ号。许博远先用QQ查了人,没仔细看名字就直接在申请信息上写了“荣耀编辑”加好友,结果弄了好几次都被系统回复对方拒绝申请。

这种感觉真是一口气憋在喉咙里,他只好又在荣耀上登了自己的编辑号,用ID查到了人,先发了条站内短信,再戳进专栏里看信息。

“君莫笑”——这是那位写手的笔名,普通得如同三流小说的男主角,让人过眼就忘。专栏里如同毛坯房般空荡荡地,自我介绍,粉丝,收藏,甚至作品列表,都没有任何内容。倒是头像那里,好歹没用系统默认的图片,而是一个白底上写得歪歪扭扭的“笑”字,看起来和“哭”差不多。

许博远一看真的要哭出来了,他混了这么多年荣耀还不知道有人能在一部作品都没有的情况下就和网站签约。荣耀在这方面一向管理得很严格,除非写手是公司老板他亲戚,否则根本没办法走后门。

况且,这账号的签约时间是七天前——正好是一叶知秋笔名自杀的当天——注册时间却是十年前。许博远还特地搜索了一下,那时间正好是荣耀网站成立的当天。

有什么人,会在一个默默无闻的网站成立之初就注册写手账号,却在十年间一部作品也未发表,看起来是弃号的情况下,又不通过审核地和荣耀签约?

现在就算有人告诉许博远这账号是老板他本人的,许博远也不会觉得奇怪。

他转头和梁易春说了情况,对方也吓了一跳,直到许博远截图发了过去,才相信不是什么恶作剧。

“这人怎么看都不靠谱啊……”许博远果断和梁易春投诉,“你手上没有别的人了吗,就不能换一个?”

“没有了。”梁易春那边又发过来一个兔斯基叹气的表情,“前段时间一叶之秋大神退圈,我们这边签约率掉到历史新低不说,好多签约到期的写手也没续约直接退了。所以现在编辑对写手那是供过于求,给你腾的这个已经是我划拉了半天才找到的。”

这解释简直让许博远无言以对,他呆坐了会,回句师兄你发的表情真丑就关了电脑。

许博远是真心喜欢荣耀,他从前还动过想要当职业写手的念头,奈何种种原因最终放弃。之后便一心想转职当编辑,所以才会被梁易春一忽悠就跟着跑了,现在有机会给他带写手,就算那写手账号从头到尾都矛盾得让人想不通,他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荣耀注册编辑的签约时间是一年起,若是注册编辑手下连续两周都没有写手,账号就会被自动注销。但公司财大气粗,光是保底工资就有三千。于是许博远琢磨着就算没有提成,他拿着保底,再找些兼职养活自己应该不难。等过两月网站气氛好转,他再带几个新人写手,把他们各个培养成小粉红,也算完成了自己一桩心愿。

至于那个什么君莫笑,怎么看都不靠谱,许博远已经是彻底放弃了。

 

第二天,许博远把校对好的文档拖进对话框,看着QQ的菜单栏,下意识地又点开了好友申请,把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输入进去。

半分钟不到,QQ的消息提示就跳了出来。他没点开就知道,自己的申请又被拒绝了。

那一闪一闪的小喇叭这两天内出现了无数次,现在许博远看见它,都产生了自己被嘲讽的错觉。

接着,小喇叭的图标被绿色的头像代替。梁易春发信息过来,大意是感谢他这几天帮自己校对写手的文章,顺便慰问一下他是否联系上了那一位写手。

许博远只好发了一连串的省略号过去,然后登上了荣耀首页转换心情。今天是一号,荣耀榜单更新,他一路划着鼠标往下拉,然后拖到了季榜的位置。

荣耀主站的榜单是面对全站小说排名的,而下面各个分站还有自己的榜单。荣耀发展了十年,连载过的文章上亿,而其中能出现在主站榜单上的,就算是最后一名,也算是红了。

许博远最喜欢的写手是荣耀大神之一夜雨声烦,所以他轻易的就在季榜第三上找到了对方作品的名字。虽然排名和更新前一样,但后边显示的得分却比上一回多了不少,与第二名差距缩小了许多。

这让郁闷了三天的许博远心情大好,他兴致勃勃地上了读者号准备把系统新发的读者票一股脑地投出去,才发现自己挂在网站上的编辑号多了一条站内短信。

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一瞬间想起自己那十八条被拒绝的好友申请,以及无数石沉大海站短。虽然这件事怎么看都是对方的失误,可这一刻他还是不免产生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千万别是系统提示……

许博远抖着手点开了信息,头像显示的地方是自己熟悉的,丑得像哭一样的笑字。但还没等他松口气,就发现信息框中只孤零零的躺着个字——

“哦”

简洁得连个标点都没有。

等许博远QQ的好友栏上出现了君莫笑的名字,已经是折腾半小时后的事了。中途他顺便得知了自己那十八次被拒,是因为对方关闭了好友申请的功能。

虽然是意料之中,但许博远依然有点哭笑不得。

“抱歉啊,我不知道现在新签约的写手还配了编辑。”君莫笑解释到,“签完约渣了几天网游,忘了注意荣耀的站短。”

“七年前荣耀就规定了所有签约写手都配有编辑负责……”许博远耐心的和他普及荣耀常识,“你之前有写过网文吗?”

“有啊,”君莫笑回复得很快,“不过我写文的时候荣耀还没有配编辑的福利。”

许博远没想到君莫笑曾经也是荣耀的签约写手。要知道荣耀实行的是实名制,每张身份证只能签约一次。君莫笑的账号显示签约时间是前几天,这只能说明对方曾经有过一个签约账号,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笔名自杀了而已。

最近怎么老是遇到笔名自杀的事呢,一叶之秋也是,君莫笑也是……许博远叹了口气,决定跳过这个话题。通常选择笔名自杀的人肯定都有些什么迫不得已的理由,如今对方选择再回来,还是别去戳伤疤比较好。

于是许博远把话题转到了今后的计划上,他虽然很好奇君莫笑是如何在零作品的情况下拿到签约的,不过当前最重要的还是拿出作品,免得被多心的人发现,引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君莫笑解释了一下,那边沉默了几秒,然后回复一句要写怎样的文。

要不要这么不靠谱!许博远半口水没吞下就被呛了,他咳嗽了半天,才平复心情在键盘上打了几个字。

“你擅长什么写什么。”

“我觉得我什么都挺擅长的。”

君莫笑发送完这一行字,大约是思考了会,然后隔了几秒又发了一行。

“干脆蓝编辑你想看什么我写什么。”

啊,我终于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笔名自杀了……被折磨了一早上的许博远往后一倒,头靠在椅背上看着白白一片的天花板。

嚣张成这样,不被人黑死才怪。

他很想就这么让君莫笑滚蛋,不过看在君莫笑是他带的第一个写手,而第二个写手遥遥无期的份上,许博远还是掏出了自己过去做的笔记,认真看起来。

荣耀网站并没有像其他文学网一样下分为男频女频,而是直接分为几大子版块,每个子版块内再细分更小的版块。许博远无聊时曾统计过不同板块不同时期内流行的题材与文章,还专门琢磨过规律与读者喜好对它们的影响。

所以对于如何迎合读者口味,他还是有一定办法的。但关键问题是,君莫笑愿不愿意这么做。

毕竟迎合读者固然是提高人气的一种办法,但如果想真正在荣耀混出点眉目来,光是迎合读者远远不够。

许博远边看着记录边转笔思考着,等他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考虑到如何在独创性与商业性中取舍这样高深的问题了。他自嘲地笑了笑,看着电脑上还等着他回复的君莫笑,心想对于目前一部作品都没有的人,纠结这些还太早了些。

于是他在对话框里列了几个当下荣耀的红题材,和对方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并表示如果他有更想写的,可以再一起商量。

“签约的新人可以自动参与荣耀的新人榜,”许博远怕性格奇怪的君莫笑看不上这些红题材,进一步解释道,“新人期一共有三个月,只要在时间内发表的文章都参与票数统计。如果你进了某个子版块的新人榜,对你读者的积累与未来的发展都很有用,希望你考虑一下。”

“啊我懂,”一直没说话的君莫笑终于跳出了一行字,“我只是在考虑写哪个好。”

“三个月大约就是写一篇文章的时间,你认真考虑,挑个感兴趣的吧。”

“一篇文章……现在新人一篇文章大概写多长?”

许博远被这抓不住重点的问题问得楞了会,然后估摸着说不定是君莫笑多年没写文,怕自己更新跟不上。于是他算了算现在新人榜上的平均数,然后往下压了压告诉对方。

“大约二十五万到三十万字左右,虽然多的也有四十万,不过比较少。你根据自己情况来写就好,文章是最主要的,字数倒不是大问题。”

“好,我知道了,那我自己看着办。”

许博远看着这句话,感叹了句自己工作终于进入正轨。他把自己的资料整理了一遍,又摩拳擦掌地把几个板块的新人榜都研究了回,才心满意足的睡觉去。

就等君莫笑写出文章以后,两人再仔细研究慢慢修改,争取一口气爬上子站的榜单。


-TBC-

=====

我在想要不要在文后附上3K字的忏悔书……

总之!坑!重新挖!

虽然依旧没有能够填上的把握QAQ

关于旧的那篇为什么坑了,因为我觉得自己越写越烂,而继续往下写会更加的烂。

新篇换了一种方式来写,希望能写得比原来更好些(*^◎^*)

荣耀大神请赐予我写长篇的技能!

评论(11)
热度(170)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