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I DO

梗来源于哪大家都懂。


期待中国未来也有这么一天!




目录




《月球表面》参711魔都全职ONLY,摊位O5【河与鸟之歌】,数量5本。


之后还会参长沙O和杭州O,两个展数量暂定共15本。


【本子没卖完前都会有的广告时间!】


个人短篇合集《月球表面》 终宣  通贩地址


撒泼打滚球带走啦!


=====




许博远是在拿牛奶的时候看见这条新闻的。


家里的报箱就在牛奶箱的旁边,他用钥匙打开锁扣把刚刚送到的日报拿出来,还没来得及关箱门,就看见报纸第一页那加大加粗的黑体字标题——


《中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他手抖了一下,刚刚放进牛奶箱的空瓶子没摆好,被他一碰,玻璃就碎了一地。


阿弥陀佛大吉大利碎碎平安……


他拿出刚送来的两瓶鲜奶,没来得及管地上的残骸,抓起报纸就往回跑。


完全忘了自己赶早出门是为了买菜。


家里叶修还没醒。昨晚,或者说今天凌晨他和兴欣的队员讨论下个赛季的事情,直到三四点才被已经睡了一觉的许博远拽回床上。


叶修现在不像前几年那样能熬夜,过去一口气熬个两三宿都没事,现晚上夜不睡,第二天至少得睡到吃午饭时候才能缓过来。每当遇到这情况,许博远总要在第二天早上去菜市场买鱼,鲶鱼草鱼黄角鱼,哪个有营养买哪个,然后回来顿上一锅鱼汤,再往里头放一堆叶修讨厌的葱。


既补身体,又能惩罚那家伙不遵守早睡的约定。


不过今天,许博远再次打开家门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忘了正事。但不仅是鱼,家里头冰箱也快空空如。因此无论如何,他都得再出门一次。


于是,他先开了盖仰头喝了瓶牛奶,然后把属于叶修的那瓶冻好,便准备再次出门。


罪魁祸首的报纸还放在玄关,被胡乱丢下而散了一地。他蹲下来整理好,头版朝上地放在餐桌上,对着桌子深思了会,又把报纸挪到了茶几上。


要不要放在床头柜呢……许博远用他为数不多的小心机纠结着,放在那叶修一醒倒是能马上看见,不过会不会太明显了?


还好叶修现在没醒,否则看着自己的同居人穿着运动鞋,双手捧着报纸在屋里团团转的模样,肯定笑出声来。


为了保证能被叶修不刻意地看见,最终许博远机智地将报纸放在了两人的书桌上,还故意摆偏了些。


嗯,完美!许博远巡视了一遍自己布置的现场,心满意足地出门买菜去了。




许博远和叶修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不短,正好七年。


七年前,叶修退役后除了时不时担任欣兴的友情顾问外,主要的心思都放在了国家队上。


五年前,许博远向蓝溪阁申请了异地工作后就搬到了H市,和意外没有留在B市的叶修同居。许博远工资优厚,叶修更是不缺钱的主,两人一合计,在寸土寸金的湖边买了套小公寓,结束漫长地异地恋,过起了甜蜜蜜的二人生活。而直到这时,周围人才发现他们的关系。


三年半前,儿子突然离家去H市的真相终究瞒不过家里。许母抹着眼泪叹了三天气,终于还是松了口。随后叶修也紧跟着和家里出柜,不过叶家和叶父向来管不到他,叶父跺着脚骂了半小时,骂完还得拜托小儿子帮忙掌掌眼,看收了自家妖孽的到底是哪路神仙。


又过了一年,当两家人能和和气气坐在餐桌上边夸对方儿子边数落自家小崽子时,双方家长都劝他们考虑领证的事。即使结婚证在中国行不通,但好歹去欧洲或是美洲领一本,也能让长辈们安心些。


叶修不可置否,只是许博远终究拒绝了老人们的好意。那时中国国内已经就是否让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而掐成一团,因此他决定再等等,等到能在自己国家内和叶修光明正大走进民政局的那天。


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三年。




许博远再拎着一堆菜打开门时,家里悄咪咪的静。厨房客厅没人,书房也没人,正当他猜是不是叶修还没起时,就看见了卧房里躺着床上看报纸的人。


有好多年没脸红的人觉得自己脸热得和外边的日头能有一拼。


“……起床了?”


许博远转移视线,假装自己不在意那报纸,直接走过去拍了拍叶修在被子下的腿。


“你第二次出门的时候我就醒了,”叶修没说自己因为好奇许博远在家里转了几圈做什么而好奇地爬起来,“今天还吃鱼?”


“咳,是啊。”


许博远不太确定叶修有没有注意到那头版头条,说不定人直接翻到了电竟版呢?


“吃鱼,还有烧茄子和洋葱炒牛肉。”


“好嘞,茄子留给我炒,先帮你切洋葱。”


叶修将报纸一卷放在床头柜上,然后起身下床刷牙洗脸。许博远趁他进卫生间的时候把报纸再翻了翻,果然电竞专栏被他捏得皱巴巴的,倒是头条的大黑字还和原来一样新。


这到底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呢?


许博远心一横,干脆又把报纸叠好,把版首那页摆在叶修还带着余温的枕头上,就差没留张纸条,写上“快看!”这两个字。


一早上折腾到现在,十点已过了十几分。今天是休息日,但许博远还是习惯性的打开电脑,敲着键盘处理工作。


过了七年,他早已不是第十区的小会长,昔日蓝溪阁的五大高手至今还呆在公会的也只剩他一个。在接替春易老成为蓝溪阁的会长后,他同时进入蓝雨的管理层,协同管理战队的事务。


等他拟好了下个月公会的工作重点,一杯刚刚冲好的咖啡就放在他的手边。洗漱完毕的叶修虽然还穿着昨夜那套睡得皱巴巴的家居服,但刷牙洗脸剃了胡渣后,整个人显得精神了不少。


“今天不是放假吗?还干活?”


叶修端着个和许博远差不多的咖啡杯,那是荣耀十五周年的官方限定纪念款。当初许博远打算买个夜雨声烦的杯子回来,结果被叶修武力镇压,最后硬塞给他扛着大红伞的君莫笑。


叶修手上的杯子同样也是官方纪念款,只是上面印的账号卡不是各位大神,而是蓝河。


他难得利用自己身份便利走的后门,私人制定,独一无二。


只属于叶修自己的荣耀之神。


“在家呆着也没事做,”许博远将文件保存好,又打开了邮箱,“等我再看两份文件就去炖汤,要不你先把洋葱切了?”


“不急。”叶修在许博远身边坐下,打开自己的电脑,“我先查个资料。”


现在还在夏休期,战队里也没什么重要的事。许博远将两份有关青训营的文件看完后,叶修还在身边滑动鼠标认真看着什么。


“要我帮忙吗?”许博远侧头撇了眼对方的电脑屏幕,“你在查地图?”


“找到了,民政局,”叶修将查好的地址发送到手机里,”你要忙着炖汤吗?不急的话,先和我去领个证呗?”


“什么——”


年已而立的许博远虽然没指望叶修能挑着个好气氛和他谈结婚的事,可这态度真的是在求婚而不是问他要不要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吗!


“和哥结婚。”


叶修从书桌抽屉里掏出几颗巧克力塞对方手上,然后简单明了地重复了一次自己的中心思想。


“喂……这巧克力还是我的,借花献佛都没你这么懒。”


“那就当你向我求婚好了,”叶修从许博远手中抢回一颗,拆了包装丢进嘴里,“味道不错,我同意了。”


“全给你啦!”


把剩下的巧克力也丢回给叶修,许博远拿起咖啡杯抿了口。他这一侧头,叶修才发现,身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耳朵全红了。


果然光是嘴硬而已,叶修想起还摆在自己枕头上的报纸,心情舒爽地偷乐了好一会,直到许博远一杯咖啡都见底了,才半跪在许博远的腿边。


“嫁我啦,小蓝?”叶修下巴靠在许博远的大腿上,然后仰头认真的注视着对方的双眼,以及也跟着耳朵渐渐染上绯色的脸颊。“或者娶我也没问题啊?”


这角度太犯规了!许博远低头看着倚在自己腿边的叶修,忍不住用抚平那有些翘的头发。直到脸红透了,才侧头小声应了句:


“好。”




今天民政局果然人不少,一对对的男男或女女在大厅等候着,数量完胜异性情侣。许博远和叶修等了一个多小时,中途看见好几对领证的人相互依偎着,流着泪离开民政局,心里头也不禁酸涩起来。坐在他身边的叶修见他眉头一皱,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干脆握住他的手,把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回自己身上。


直到两人一起从办公人员手中,接过了结婚证。


“接下来把户口本改了就成。”


自从同性婚姻合法化后,配偶间的关系也从狭义的“夫妻”变成了“伴侣”。许博远看着手中和异性伴侣间并无差别的小红本,不禁感叹了一句:


“这样,我们就成为真正的直系亲属了啊……”


能在手术室前代替对方签字,能合法的共享财产,能成为彼此的遗产继承人……


以及,终于能理直气壮地和全世界介绍,“这是我的爱人”。


“九年前我刚认识你时,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你一起去民政局。”


离开办证大厅时,叶修突然对许博远说。


“但我十几岁离家出走,窝在网吧里打网游,连注册职业选手都得偷着弟弟身份证的时候,也不会想到终有一天,电竞也会被大众所认可和接受,能成为一种正当的职业,甚至能走出国门,成为一种荣耀。”


“要是换作二三十年前,说不定无论我如何热爱游戏,也无法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也说不定无论我如何爱着你,也无法突破家庭和社会的阻碍,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


“然而,我们的生活,终归是在变好的。”


许博远低头看着叶修的手,那修长的灵巧的手指曾经创造过无数的奇迹,而如今,却和他的手紧握在一起。


的确,他们何其有幸,生在了这个逐渐变得更好更宽容的时代。


让他终有机会,能对自己的爱人说一句“我愿意”。




-FIN-

评论(32)
热度(386)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