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光阴片段(Side A)

目录光阴片段(Side B)


【本子没卖完前都会有的广告时间!】

个人短篇合集《月球表面》 终宣  通贩地址

撒泼打滚球带走啦!

参长沙O,数量15本!


====


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要说有什么不方便,大概是家务上总没有男女搭配来得精细。

这倒不是说人懒,而是男性脑袋里天生少根要打扫卫生的弦。有时直到烟屁股塞满了整个烟灰缸,茶几上被杂物侵占,打开衣柜一堆衣服汹涌而出时,他们才能稍微反应过来:

哦,该打扫卫生了!

叶修和许博远则情理之中的属于上述类型,即使刚同居时约定两人轮流做家务,也总是挽救不了家里狂风过境的惨状。后来时间久了,他们终于放弃这种“值日生”似的卫生制度,干脆隔两周就挑出一天,拔网线关电脑,相互监督一起在家里做大扫除。

而年关将近的时候—,扫除往往要持续好几天。除了常规的清洁外,通常还得整理旧年里不用的东西,将它们整理放置好或者干脆丢掉。

叶修那个已经生锈的破铁盒子就是在年关扫除时被许博远翻出来的。

两人同居后,不同于许博远还留着一些自己旧时的东西在父母家,叶修大概将他从小到大的家当都搬过来了,这铁盒子大概也是其中之一。

许博远透过斑驳的锈迹,看到铁盒盖上印着快脱色的各样手绘水果,以及“XX水果硬糖”的字样,不禁挑了挑眉。

哟,这盒子肯定不是叶修自己的。再摇摇听里边没什么重量的东西发出的声响,他猜里边放着的肯定是什么纸制品。

说不定还是什么青春期的情书呢。许博远偷偷一笑,就冲客厅喊了一声:“叶修!”

拿这个来小小“威胁”一下对方的话,是不是今晚自己就可以偷懒不洗碗了呢?

 

在客厅的叶修还没来得及放下抹布,另一个身影就率先蹬蹬蹬的冲进卧室。原本半蹲在柜子前的许博远被扑到在地,脸上被湿漉漉地舔了几回,才边笑边企图把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给抱开。

“叶小修你别闹了!又不是叫你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哎呦别舔了你嘴里一股排骨味!”

“谁让你给他取这个名字啊?”叶修慢悠悠走进来把压在许博远身上的中华田园犬给拖开,大狗挣扎了几下逃离叶修的怀抱,又围着刚坐起来的许博远在那里转悠。

“没办法,你两太像了。”许博远拿袖子擦干净脸,扯了把家养土狗的脸,“看,这耍赖的方式都差不多。”

“哪有啊!”叶修也扯住了另一边脸,“哥明明比他帅多了。”

叶小修整张狗脸被两人拽成了滑稽的样子,但受害者完全没打算反抗,反而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试图去舔他们的手。叶修把沾了口水的手指往狗背上一擦,就抬头问许博远。

“你刚刚喊我做什么?”

“喏,在柜子底下找到了这个。”许博远将铁盒一递,“啧啧,里边装的是什么?青春的回忆?”

“哟!我这盒子不见了几个月,居然在那种地方,肯定是叶小修这混蛋弄的。”叶修接过盒子摆弄了一下,没一会就将盖子打开了,“‘青春的回忆’算不上,不过里边还真是有些年头的东西。连这盒子都是从前给苏沐橙买的第一个生日礼物,不过后来她将糖吃完又把盒子给我了。”

“哦——”许博远一咏三叹地应了句,见叶修开了盒子,也好奇地凑过去看里边的东西。他还没忘了自己的目的,是从里边找几封肉麻的情书呢。

盖子一打开,一股灰尘味就弥散开来。叶小修趴在许博远和叶修的中间,打了几个喷嚏,就把鼻子埋进了前爪里。

铁盒里的东西和许博远猜的一样,大多是纸制品。而且种类杂的很,几乎什么东西都有。叶修随手拣出一张票根,和许博远说自己第一次参加职业赛时还特地买了张观众票做留念。然后旁边已经泛黄的火车票,就是当年离家出走时用的那张。

此外,还有什么千机伞最初构想的草稿纸,为新成立的嘉世做战力分析的本子,还有一些看不出来源的票据,都零零碎碎的放在铁盒里。许博远翻了一下,也不禁感叹到:

“没想到你是个这么念旧的人啊。”

“念旧算不上,只是有些东西不想丢,干脆都放在这里边了。”

叶修说着,把一张粗制劣造的手写合同塞到盒子的最底下。那是嘉世刚决定成立时,陶轩从网上凑出来的一个合同。直到后来又有除了他们几人的新人进队,陶轩才重新咨询了专业人士,打印了正式的合同。

“那里边就没个信件之类?”许博远拐弯抹角地问,“像……粉丝寄给你的啊?”

“信件是有,不过不是粉丝寄的。”叶修话顿了一下,“想看?我找找。”

许博远对于窥探对象黑历史还是怀有一丢丢的愧疚之心,不过等叶修将东西塞到他手上时,他就把所剩无几的节操抛弃,兴致勃勃地从已经拆了口的信封中抽出信纸。

只不过……这内容怎么这么熟悉?

许博远从开头的“TO 君莫笑”往下看了几行,越读越觉得自己从前是见过这封信的。等到信里头出现了“绝色”两个字,他才惊醒过来去看落款。

果然,“蓝河”的签名醒目出现在最末端,除了墨水有些褪色,和他前几天写的并无多少区别。

在网络通讯发达的现在,许博远给叶修统共就写过这么几封信。另一封看起来比手上的要新一些,许博远将第二封的信纸抽出来,发现里边的内容和他猜的一样,是叶修第一次去苏黎世比赛时,自己给他寄的国际信件。

那时两人刚确立关系不久,许博远才会忍不住做这些现在想想都让人害臊的事。但他更美想到叶修会把这两封信留到现在,还装在这个特别具有纪念价值的铁盒子里。

“你留它们干嘛啊!”

许博远看着对方脸上得意洋洋的笑容,忍不住将信塞回叶修手中。原本他只是想看叶修难得窘迫的样子,现在窘迫的反而变成了他自己。

真是没天理啊!

两人相处久了,叶修越来越难见许博远脸红的模样。这回直到把许博远盯得耳朵都红了,忍不住把脸埋进叶小修的毛中后,他才慢悠悠的说。

“刚刚不是告诉你了吗?舍不得扔的东西,我全都放在盒子里了。”

“不要脸。”

许博远蹭着叶小修,含糊地说。

“多谢夸奖。”叶修凑过去,将狗赶到一边,在许博远脸颊上落了个吻。“你给我写的信,我都留着。”

“不是全部。”

许博远回吻了叶修后,突然说。

“我给你写的信,可不止这两封啊。”

终于看到叶修吃惊的样子,许博远任叶修追着他问,也没再多说。他而是心满意足的起身,将一人一狗赶出房间,继续收拾卧室去了。

如果叶修晚上答应洗碗,说不定许博远会告诉他——在他们两人真正相识之前,刚加入蓝溪阁管理层的蓝桥春雪,就已代表整个公会及蓝雨,给嘉世和嘉王朝的第一人一叶之秋,写过一封关于材料交易的感谢信。

那时候,拿着笔苦思冥想措辞的小剑客根本不会预料到,将来的某一天,他会和自己某曾谋面的写信对象,成为彼此世上最亲密的人。

而那泛黄信纸中的寥寥数语,正是漫长光阴中被剪辑出的细小片段。它们散落在时间的某个角落里,任由执笔之人在横竖撇捺一笔一划的空余间,偷偷藏起对收信人的小小心意。

也许他们的相遇是意外,是奇迹。

却也是命中注定。


-END-


====

和Side B 一同食用风味更佳。

评论
热度(85)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