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霸道总裁爱上我(END)

2016叶蓝生日快乐❤


秘书叶X总裁蓝,都市狗血生活剧ry


====

09

荣耀企业年会是国内商圈久盛不衰的宴会之一。蓝河年幼时就随着父辈参加过,虽然青年时期脱离这个圈子有一段时间,但自接手公司后,又不可避免的回到了这个纸醉金迷的场所。

因此即使不喜欢这种场合,但蓝河依旧能完美融入它。高定西装配着浅灰色的真丝领带,衣袖上别着低调的宝石袖扣,他只要轻晃着装有金黄色酒液的高脚杯站在原地,就能吸引到怀着各种心思的人。

毕竟身为上亿企业的继承人,还是会赚钱的那种,他对于在场的老小狐狸来说,就是一支充满了各种可能的潜力股。

在和最后一个新上任的CEO交换名片后,蓝河把酒杯递给侍者,决定去露台吹吹风。他的酒量不好也不差,但应付这些人时连续喝了三四杯,即使是他也有些醉了。

露台灯光很暗,蓝河走出去才发现那里已经有人。待他看清对方的时候,心里骂了一声冤家路窄,却也不好再离开了。

“车总,”蓝河点头和对方打了个招呼,“没想到你在这,真是打扰了。”

“我俩什么关系,说什么打扰不打扰!”蓝河口中的“车总”一副亲热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我在这里站了十几分钟,就看见好几拨人去找你了啊!啧啧,最近发展得不错嘛,有需要兄弟我帮忙的地方,一定不要客气!”

这话说得仿佛两人是多好的朋友。但实际上对方手下的中草堂与蓝溪阁可算是世仇。虽然没什么恶性竞争的事件发生,但发展领域和客源的相似难免有着大大小小的摩擦。

“哈哈车总这就谦虚了,刚听说车总接了个几千万的项目,现在在这里想必是忙里偷闲吧。”

“哪里哪里,几千万算什么,比不上之前蓝总签的那份合同啊!”

来了!蓝河心一紧,马上进入备战状态。之前那个项目中草堂也有参与竞争,不过最终被蓝溪阁拿下。中草堂那边忍而不发小半年,一直没什么动作,原来在今天等着。

“那项目嘛我也不多说什么,能者居之。蓝总能签那是蓝总的能耐!今天就借这个机会,我敬蓝总几杯,蓝总可要给我这个面子啊。”

说着,对方招来侍者去端了几杯酒。蓝河一看,白的,心想这回中草堂气可不小。

然而该喝的还是得喝,两家公司之间的过节能用酒解决一部分总归是好事。蓝河不想蓝溪阁与中草堂关系变得更僵,只好在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却笑也不变的碰了杯后,一口将酒闷了进去。

“好!蓝总就是爽快!来,为了我们公司未来的发展,我再和蓝总干一杯!”

干个屁!你手中的酒最多抿了一下!蓝河腹诽一句,接过侍者的第二杯酒。热辣的酒液顺着喉咙流入身体,呛得他体内仿佛着了火一般,连眼前的事物都开始出现重影。

果然酒不能混着喝……蓝河左手装作不经意地搭上栏杆,以此来稳住身体。他没理会对方叽叽喳喳的声音,只看见侍者端到他面前的第三杯酒。

要是这杯也喝下去,他估计直着走出这露台都难。蓝河有点后悔没让系舟或者别人跟在身边,不然自己等会真的倒了,连个能扛他回去的人都没有。

“来来蓝总,最后一杯,和兄弟一起干了!”

“干……”

蓝河勉力举起杯子,扯出一个笑容。但他刚喝了半杯,酒就被人夺走了。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背后,他一手虚环着蓝河的肩,一手拿着从蓝河拿抢来的酒杯,将它放回侍者的托盘里。

“抱歉车总,蓝总已经醉了。下次有机会欢迎来蓝溪阁做客,到时候我们再好好招待你。”

“你是……?”

“我姓叶,是蓝总的秘书。”

叶修说完,扶着蓝河朝露台门口走去。这一动,让他原本隐藏在暗处的脸露了出来,一偏头,正好和中草堂总裁对了个正脸。

“叶……叶总……?!”

蓝河原本醉得迷迷糊糊,突然听见对面人仿佛被谁掐着嗓子似的喊了句。他努力把脸从叶修怀里抬起来,辨认了这小小露台上的三个人,然后确定其中姓叶的就一个。

“你认错了。”叶修说,“我不是什么‘叶总’,我是蓝总的秘书。”

虽然叶修说的一本正经,然而在场除了他以外并没人相信这句话。蓝河看着对面人吃惊的表情,又想起生病那天叶修的电话,心中瞬间脑补了几万字的豪门狗血和商业阴谋。

要换做平时,他早就一推叶修潇洒离去,回头再砸个辞退信到叶修眼前,至于听不听对方解释,要看那时的心情。

不过现在蓝河太醉了,他觉得自己脑子已成了浆糊,一切理性和逻辑都离他远去。要不为什么他宁愿相信这其中有什么说不得的苦衷,也不愿去考虑叶修背叛他的可能性?

“蓝总……蓝河?”叶修见蓝河站在那不动,声音难得有些忐忑。

“听见了,别在我耳边喊,头疼。”蓝河将自己丢回叶修怀里,报复似的将自己大半重量往对方身上压。“回公司……等我醒了再听你解释。”

“好。”叶修半搂住蓝河,没理楞在那的第三人想要交换名片的举动,头也不会的走了。

 

10

叶修与蓝河见的第一面,蓝河也是醉着的。

彼时叶修和他的双胞胎弟弟还是鸡嫌狗厌的中二少年,每天想着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随时随地都在为离家出走而努力。而那次商圈宴会就是叶父对两崽子忍无可忍后的一次惩罚,规定他们必须在酒店里从头呆到尾,不然就把他们私藏的出走装备丢到花园的水池子里去。

不过叶修从小心思就比自己弟弟多一窍,在父亲面前装得更乖一些。因此宴会上他爹看叶秋看得挺牢,倒允许他自己在会场里溜达。

叶氏是上百年的家族企业,说它撑起国家经济半边天都不过分。而且叶氏的核心企业这么多年来一直未上市,因此没人能估算出叶氏究竟价值几何。

那次由叶氏牵头的宴会规模很大,国内知名大企业无论哪行哪业都参了一脚。作为难得露面的叶氏双子,叶修一开始就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叶秋还会因为这样的场合而感到困窘,然而脸皮比本人更早一步离家的叶家大少却对众人的谄媚习以为常,在举着杯雪碧敷衍过众人后,就抛下弟弟溜了。

因为打着交流感情的招牌,带着子女赴会的生意人们并不少。叶修随意转了一圈,扫了眼那些年纪虽小却努力装成熟,学着大人交杯换盏的小年轻,再一次感叹这种聚会好没意思。

正在他考虑要不要在休息室里躲到宴会结束时,恰好看见了被父亲带在身边的蓝河。蓝河那时才刚上初中,乍被父亲从南方带到京城参加这种重要的宴会,但他和其他小孩不同,并没太拘谨也未过于做作,而是认认真真地跟在父亲身边听那些他完全听不懂的对话。

这弟弟以为自己是在学校上课吗?叶修哭笑不得,又看了眼还未长开带着点婴儿肥的蓝河,突然有些犹豫。

这……是“弟弟”吧?

可惜,没等叶修再多看那小孩几眼,蓝河就被一帮半大的少年借口一起玩带到了一边。

欺负外来的小孩,是京城那些被宠坏的少爷小姐们的固定节目。蓝家的企业本在南边,蓝河又第一次接触这个圈子,不免被当成了捉弄的对象。

手里被塞了个玻璃杯时蓝河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面前的哥哥姐姐带着奇怪的笑容叫他喝,他也只当是同学间互相请对方喝饮料罢了。

叶修在一旁远远地看,他对这些无聊的小把戏心知肚明却没什么参与的兴趣,现在他没走,不过是好奇那个弟弟会如何应对。

会哭着和爸爸告状吗?还是能机智地躲过那些人的刁难?

直到看着蓝河喝下第二杯满满的葡萄酒,叶修才确定,这人大概没发现自己正在被欺负。

怎么会有这么耿直的人呢!

居然比他弟弟还要傻!

“喝啊喝啊,你不喝就是不给我们面子!”

叶修走过去时,那些少爷小姐口中正学着父母的话,以为这样自己也成为了一个大人。

蓝河正端起第三杯酒,他不知道“面子”和手中这又酸又呛的饮料有什么关系,只是觉得自己脑袋有些晕。

他本能地不想继续喝,但看着把自己围成一圈的人,又犹豫着将杯子递到嘴边。

“小小年纪,学人喝什么酒。”

正当蓝河准备捏着鼻子当喝药一样把液体往嘴里灌时,手中突然一空,杯子就到了另一人手里。

是之前没出现过的人……蓝河迷迷糊糊想,打算转身看得更清楚些,却脚一软,就往后倒去。

叶修空着的手将人一搂,接过蓝河大半的重量。蓝河靠着叶修的肩窝,反应半天弄明白现在的情况后,扬起被酒熏得红彤彤的脸,冲叶修甜甜一笑:

“谢谢哥哥!”

这笑容对叶修冲击有点大,他恍惚着打发走了那帮在他面前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的少爷小姐们,才半搂半抱着把蓝河送到了休息室。

好轻……笑得也很好看……这真的不是妹妹吗?

叶修看着在沙发上熟睡了的人,突然恶从胆边生,伸手朝面前小孩的某处抓了一把。

真的……是弟弟啊。

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叶修戳了戳蓝河软软的脸颊承诺。

算了,弟弟就弟弟吧。看在你这么傻的份上,以后再遇见,一定不让你受别人欺负。

虽然等两人再相遇时,已隔了整整十年。而年纪尚小的蓝河也不记得,在那场宴会中帮助过他的“哥哥”到底是谁了。

 

11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叶修遗憾地发现蓝河并未因醉酒就忘记了露台发生的事。事实上,他们回到公司时,蓝河的醉意已去了大半。

西装外套随意的被搭在椅背上,领带扯松了,解开的衬衫扣子后隐约露出了点锁骨。蓝河坐在办公椅上,右手撑着有些晕的脑袋,带着水汽的眼睛瞪着叶修,略带沙哑地问:

“说不说?”

叶修看着对方微挑的下巴与蔷色的脸颊,脑子一空,把从十年前两人第一次见面的事开始,全都倒豆子似地交代了。

不过好歹吞下了第一次见面就不小心猥亵了上司的事。

“树大招风,我家人很少抛头露面。再加上我那弟弟一心想着找机会离家出走,所以从他接手公司以来就没在报刊媒体上露过脸。昨天那中草堂的谁谁谁认出我,估计是以前在京城见过我弟,然后认混了。”

“真的假的?”蓝河歪了歪头,发尾从耳后落到手背上,“我怎么听着好像十年前三流言情小说的内容呢?”

“如假包换!”叶修就差没拍胸脯保证,“我可没有刻意隐瞒啊领导,不过是之前没机会说而已,你就念在我是初犯,饶我一次呗?”

不是刻意的?初犯?现在已经完全坦白?

蓝河想起那天自己生病时叶修打的电话,内容分明是要瞒着谁从这里得到什么东西。

要是按照他从前的手段,此时就该隐而不发,继续留叶修在身边观察几个月,摸清他真正的意图再做打算。然而不知是不是原本压下去的酒气又泛起来的缘故,他突然有些厌烦,厌烦了这些言行中的明枪暗箭勾心斗角。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和叶修太亲近的缘故,他已经把对方当成了朋友,而不仅仅是一个秘书。过去他能毫不留情地揭穿那些对他有二心的人,但现在对着叶修却连质疑的话都难说出口。

所以……他才不喜欢在工作中带入私人情感。

“我之前生病那次,迷迷糊糊听见了你讲电话。”

大约是已经自暴自弃,蓝河坐直身体,连铺垫都没有,就进入正题。

“你在电话里说你还不能走,还有什么东西没拿到,叫对方不要给你打电话以免被谁发觉……”

蓝河原本以为自己能像从前平静地处理这件事,但说着说着,语气里就忍不住带上了点嘲讽和连自己都没发觉的委屈。

“那个‘谁’,应该是指我吧,毕竟你工作时间几乎都是和我在一起。所以你是不想让我知道什么?如果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堂堂叶氏总裁的哥哥有什么东西必须到我这小小的蓝溪阁里取?”

叶修没料到蓝河会突然发难,一时间在“说实话马上被蓝河打死”和“找个借口晚点被蓝河打死”间犹豫不决着。然而看蓝河脸色越来越黑,有分分钟让他收拾东西走人的趋势,叶修干脆向前几步走到蓝河面前,半跪着以示弱的姿态,从下往上看着这眼圈已经有些泛红的人。

“的确,蓝溪阁的钱也好,人脉也好,商业机密也好,我都不感兴趣。我会来蓝溪阁,是因为这世界上的确存在只有蓝溪阁中才有的东西。”

叶修试探着握住蓝河的手,一点点将他紧握的拳头松开,然后目光灼灼地看向他。 

“你真的不知道吗?我的总裁。”

“我是为你而来。”

蓝河原本蓄势待发的脾气像被戳破的气球般瘪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烦乱的无措与羞窘。他甚至在想这是不是叶修为了掩盖自己目的的胡搅蛮缠,然而就像叶修自己所说,蓝溪阁里头真没什么值得叶修惦记大半年之久的东西。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蓝河挥开叶修的手,撇过头去不看他。

“堂堂叶家大少,捉弄我就这么有趣?”

“不要对自己那么没自信嘛蓝总。”叶修起身,将蓝河圈在自己与椅子的中间,“况且我现在已经离家出走六七年,没车没房,存款大概够你存折上的零头,怎么看现在都是我在努力抱你的大腿啊。”

“别开玩笑了……呜嗯!”

蓝河未尽的话语被叶修堵上,唇上传来湿润的触感让他忍不住瞪大眼睛。人生中从未与人如此亲密过的蓝河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直到叶修扣着他的头企图用舌试探地撬开他的牙关时,他才反应过来,慌张地将人推开。

“如果你还不相信我是认真的,我还可以做别的事来证明哦?”

“够……够了我信!”

不用照镜子,蓝河从脸上的热度也知道自己有多狼狈。无数的话语在他心中来了又去,但他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回应叶修。

叶修喜欢他——蓝河还来不及消化这一信息,就被迫面临另一个问题——他喜欢叶修吗?

初见时全心在工作上给予帮助,一起挑选在汽车上播放的流行cd,家里餐具的位置叶修比自己还要熟悉,不论是生病还是醉酒,醒来时床边永远有人在守着自己……

原来不知不觉,自己的生活早已嵌入了叶修的痕迹。

“我……我对你……我……”

“现在不回答也没关系。”叶修突然松开了对蓝河的桎梏,“我可以等你慢慢考虑。”

“不过,我不接受一切错误答案,所以请蓝总考虑好了再回答我啊!”

“叶修。”

“嗯?”

“我讨厌你。”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打断,蓝河面无表情地说。

“回答错误。”

“讨厌你。”

“回答错误。”

“我喜欢你。”

“回答错……嗯?!你说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

“哟,学会使坏了啊领导。”

“托福,”扳回一城的蓝河心情不错,起身往休息室里走,然后门一关,将尾随在后的不轨人士锁在门外。“今晚宴会的情况,还有和我们接触的公司资料整理一份,明早给我。”

“好好……”知道短期内再难听到那四个字的叶修叹着气回答。

“还有,”蓝河靠着休息室的门,“明天的晚饭,我想吃面。”

“嗯?”

“你煮的。”


-END-


===

看了上篇的评论……没有虐大家会不会很失望ry


评论(4)
热度(192)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