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阴阳师·晴狐] 将你驯养

坑可以不填,生贺还是要写的(滚 

 @阿诔 生日快乐,您的专列已经到站ヾ(≧∇≦*)ゝ

阴阳师手游,阿诔想看撸崽,我想写晴明大人,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邪教CP。虽然身为博晴党,但我深信我男神是可以攻下所有式神的!

PS:晴明博雅人设非游戏,而是小说+电影的性格。崽的服装是乱说的,没看明白他穿什么,想着要怎么脱已经愁死我了。

 

源博雅推开安倍晴明的宅邸大门时,是水无月之末。

院子一如既往地未曾修剪,不知名的各种野草在这夏日中茂盛生长,倒也别有一番野趣。博雅踏过院中的小路,身着的水干下摆带过一片红的黄的花朵,沾了些未干的露水,行到屋前,厅堂内果然没有友人的身影。

熟悉晴明作风的博雅脱下靴子,顺着外廊走到屋后。果不其然,穿着白色狩衣的晴明头枕着手肘,懒懒地斜躺在廊下。

和过去的无数次见面相似,却又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晴明,你居然也会使用这种式神啊?”

不需太多的客套,博雅屈膝坐下,拿起早已备好的酒盏,为自己斟了半杯清酒。

“嗯嗯,好酒!”

还未饮,酒的香气就扑鼻而来,让阅遍了无数美酒的博雅也忍不住惊叹。

“这醇香,仿佛不似人间的酒啊!”

“的确不是人间之酒。”

晴明也端起酒盏,与博雅对饮了一杯。

“前日受妖怪所托,这是他们今日送来的谢礼,你来得倒是巧。”

“没想到连妖怪也要找你帮忙啊!”博雅叹到,“对了,你还未说,今日身边怎会换了这样的式神?”

因是晴明家中的常客,平日服侍晴明的式神博雅也能识得八九。晴明是个风雅之人,身边常伴的向来是被他收服的,姿容优雅的女妖怪们。博雅甚至还曾见识过那些妖怪们在晴明背后争夺服侍机会的样子,让他不禁感叹友人无论从哪方面而言都是一名厉害的阴阳师。

然而今日,在晴明身侧的既不是纯真无邪的萤草,也不是魅色撩人的三尾,甚至不是痴恋主人已久的红叶,而是一名博雅从未见过的式神。

一名男性式神。

他穿着一身仿唐的深色上装,脸上带着半面狐狸面具。从衣物中伸出来的,并非人类的手足。更不用说白发中竖起的耳朵与身后的尾,更是说明了这是一名连人形都无法幻化的男性妖怪。

“这是……狐狸?”

博雅吃惊地低喃一声。

“如何,与我很相配吧。”

晴明眯了眯眼睛,对博雅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让人不禁想起他身上有狐妖血统的传闻。

“别开玩笑了,晴明。”博雅皱着眉,“这个妖怪看起来就不是好相与的样子,将他留在身边没关系吗?他看起来连人身都无法好好幻化呢。”

“哈哈哈,不要小看我啊博雅。”晴明用折扇掩住唇笑了起来,“他无法完全化作人形是因我的咒语之故。他的人形可是迷倒过不少少女,掠夺了众多‘芳心’呢。说起来,你手中的酒还与他有一些关系,可惜今日无法与你细说了。”

“嗯?”

“你的家仆正来这寻你,怕是宫中有什么要紧的事。既然酒也品过了,今日你便回去吧。”

“可是……”

博雅看着坐在两人身后的式神,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安心吧,式神是无法背主的。”

晴明放下酒盏,对着妖狐招了招手。而原本如装饰品一般跪坐不动的式神面色挣扎了一会,终于膝行向前几步,然后俯身,将头凑到了晴明的手心下。

“看啊,博雅。”

晴明的手划过妖狐头顶银白色的发,惹得对方耳朵忍不住抖动了两下。

“就算他过去是一只野生的狐狸,我也有办法将他驯养。”

 

源博雅的气息已经消失在可以感知的范围内,然而面前斜倚的阴阳师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左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妖狐的头顶。

“晴明大人,小生可以离开了吗?”

晴明闻言,终于暂停了对式神的动作,将目光从庭院里茂密的花草中收回,看向身边的妖怪。

“身为式神,原本就有服侍主人的职责。今天在宅内的式神只有你,要是你离开了,叫我如何是好?”

明明是你自己让所有式神先暂退了……妖狐敢怒不敢言,又怕晴明继续之前的动作,只好故意端起酒壶,借机会远离了晴明几步,低头为对方倒酒。

这般小动作在晴明眼里反而有些可爱,他端起酒盏抿了口,看向正假装乖顺的妖怪,忍不住开口逗到。

“河童酿的酒果然别有趣味,这次是托了你的福才能尝到。如何,要试试吗?”

仇人酿的酒,就算再美味妖狐也没有兴趣。光是“河童”这两字,就足以勾起妖狐一众不美好的回忆。

直到今日他都在懊悔,为何要突发奇想去勾引鲤鱼精。若不是如此,就不会引来接受了河童求助的阴阳师,不会受了咒的影响把阴阳师认作美丽的女性,不会大意轻敌将自己的“名”交出、成为对方式神,更不会被迫承受……那些羞恼的事情。

哎呀,耳朵垂下去了——晴明看着面前沉默不语的妖狐,突然想起自己旧时见过那些贵族饲养的猫。虽然不能言语,但一举一动都会体现它们此刻的心情。比起那些难缠的贵族,猫要好懂多了。

而狐狸,理应与猫差不了多少?

知道自己逗弄得有些过头,晴明起身,打算夹几条下酒用的炸鱼干,喂给他那心情低落的式神。

然而他的手刚碰到对方的下巴,妖狐便受到惊吓似的后退了好几步,直到撞到屋内的柜子才停下。

“你别——!”

妖狐的话语还未完全出口,便从晴明手里端着的碟子,发觉到是自己误会了什么。羞耻感连同之前不愿意回想起的记忆一道涌上心头,让他忍不住想要变回狐身奔回山里,随便找个树洞藏个一二十年。

“你啊……”

晴明玩笑地看着企图将自己蜷成一团的妖怪。

“明明是骗取女性身体和心脏的妖怪,在这种地方却意外的纯情呢。”

“你还好意思说!”

努力用自己尾巴遮住脸的妖狐终于忍无可忍,对自己名义上的主人吼道。

“若,若不是你用那种手段来惩罚小生……小生、小生怎么会……!”

“我也没想到啊,身为妖狐的你,却还是一名处子……”

“呜哇!”

不愿听到的词汇被说出,妖狐不顾一切地向前将晴明扑倒在地,用爪子捂住那张讨厌的嘴。

多年来靠着幻术欺骗女性获取食物,只因为想要把自己的全部献给世界上最美的女子。然而当他找到心目中的那人,准备得手之时,却发现对方不仅是敌人,还是一名男性。

于是,吃人的狐狸反被人吃干抹净了。

“啊啊啊不许你再提那个词!”

全身上下最接近人形的脸庞因为羞怒而染上了薄红,妖狐捂着晴明手逐渐向下掐住对方的脖颈,然后一咧嘴,冲着晴明露出了尖利的牙。

“快解开小生身上的咒!不然小生就吃了你!”

“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你用另一个地方来‘吃’了我呢……”

晴明并未理会妖狐的威胁,反而直接伸手搂过对方因穿胡装而显得分外纤细的腰。

而在晴明的手触碰到妖狐的一瞬,一股无力感让他原本聚集在一起的妖力散去,然后身一软,摔到了晴明的怀里。

“嗯,还是这样比较乖。”

晴明一手搂着妖狐的腰,另一只手向下,绕过敏感的尾巴根部,然后隔着衣物摁向了那个隐秘的入口。

被触碰的妖狐身体不禁抖了一下,忍不住用尾巴覆上那个作乱的手,企图将他推开。

“你那夜还和我说,我是你见过最美的人,你要永远和我在一起。”

晴明看着脑袋埋在自己胸前喘息的妖狐,低头凑到他因为刺激而竖起的兽耳边,轻轻咬了一口。

“怎么,一下床,你就想抛弃我吗?”

“小生……小生才不是……”

妖狐的脸都憋红了,也不知该如何去辩解。他只好来回扭头抖动着耳朵躲避晴明的骚扰,却不料半途就被对方捏着下巴,被迫仰头接受了一个吻。

一生中的为数不多吻都是居然都是由对方给予的,想到这,妖狐不禁后悔自己从前为何要洁身自好地追求人类口中的爱情。然而没等他后悔多久,晴明的气息就将他完全侵占了。

啊,是酒的味道。

河童酿的酒,果然不及他自己酿的好喝万分之一。

可是这么劣质的酒,为何会让他产生醉意呢?

“你刚才以为我想要做的是这个吧?”

晴明用拇指擦去妖狐唇边的唾液。

“承认吧,你是爱我的。”

妖狐趴在晴明胸前,正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这让他想起从前爱着他的、又被他吃掉少女们,她们临死前的心跳,也是像现在这样。

爱上妖狐的生灵都逃不过死亡的命运,但若是妖狐先爱上,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这个……是‘咒’吗?”

妖狐抬起头,注视着晴明的脸。

“是的。”

晴明伸手,解开了妖狐面的面具,然后低头吻了吻对方的额。

“这是只为你而下的咒。”


停车场地址


评论(13)
热度(102)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