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叶蓝24H/16H】相亲这件小事

感谢组织召唤  @2017情人节叶蓝24H企划 ,让咸鱼了1年的我稍微翻个身。

平行架空paro,有荣耀没有职业赛设定,同性婚姻合法设定。

内容如题,十分放飞自我与OOC,各种二设私设。

非常开心能遇到叶蓝与你,比哈特❤


其余叶蓝文见 目录


=== 

01

许博远坐在咖啡厅里,别扭地松了松领带。

他身上这套正装,除了三年多前公司面试外,就没机会穿过。为了今天,他特地把衣服从衣柜里翻出来烫好,对着电脑百度了领带的系法,甚至还去理发店做了头发。

他抬手看了表,离约定的时间还剩10分钟。这间咖啡厅是他选的,有主场优势,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紧张。

咖啡厅大门屋檐下的风铃响了几声,许博远下意识抬头。座位旁隔着绿化,他只能隐约看见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的男人推门进来。那人在门口徘徊了一阵,在寥寥几桌客人的店里发现了正犹豫要不要打招呼的许博远,便插着口袋走了过来。

“许博远是吧?”对方尾音微微上扬,“你好,我是叶修……”

“你的相亲对象。”

 

作为网瘾青年,曾经发誓要和电脑结婚的许博远没想到相亲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对于青年的爹妈来说,孩子一大学毕业,对他的情感状况关注点就该马上从“防止早恋”变成“督促结婚”。特别是在他工作稳定后,不仅保持着一日三餐分别问候一次的频率,甚至还说出了“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两条腿的都快点带一个回家瞧瞧”这种豪言壮语。

许博远真想在家养一只猴来满足父母心愿。

只可惜那是国家保护动物。

为了避免以后周末在家打游戏的时间真的被爹妈带出去赶饭局实地相亲,许博远决定先发制人,当着父母的面往自己手机手机里下了一个排行榜TOP1的相亲APP,假装自己在认真找对象。

而且看网上说那APP和那些读作相亲写作约炮的APP不一样,会根据会员的要求和地域来匹配对象,在双方都同意之后才安排进一步沟通。再加上这APP是收费应用,因此对会员资料的保密性也好,让许博远不用担心一天到晚有赌博中奖警察找你去喝茶的电话打进来。

一口气交了一年会费后,许博远往上随便填了名字就把它丢在手机文件夹的角落里。但这个APP居然尽职尽责,不是提示他放头像就是提示他填资料,不根据要求做就要一言不合取消会员资格,比那些督促健身的APP还要尽职尽责。

想到自己好歹交了大几百人民币,许博远就这么被半哄半骗地把资料补齐了。好在只要他不主动搜索,APP平均一周才会给他推荐一两个人。这些人大多都被他直接忽略,只留下一两个头像长得低于社会平均水平的去哄他爹妈,说不是儿子不努力,只是对象不如意。

浑水摸鱼了半年多,许博远的好日子就到了头。不仅爹妈又开始唠叨说APP这东西怎么会比街坊邻里三姑六婆靠谱,儿子肯定是被骗了钱,连APP都发了系统消息通知他这段时间都没什么主动操作,要取消他的会员资格。

“简直是给自己找了第二个妈!”

许博远对自己老被个APP威胁的事情很不开心,但革命情势严峻,他只好随手点了搜索,决定不管怎样先挑个人随便聊一聊。

高矮肥瘦不论,符合他性向是个男的就成。

总之,先把两边都应付过去再说。

 

    02

对许博远来说,在APP里一页又一页的相亲对象中遇见叶修,纯属一个充满偶然的事件。

但后来想想,这说不定就是命中注定——毕竟在会员头像九成九都是真人大头照或生活照的相亲网站,叶修是里面稀有的、用了网游《荣耀》游戏角色截图做头像的奇葩。

而正好,许博远网站里的奇葩二号。

不仅如此,许博远还从那分辨率低得如同马赛克的小框中,认出了叶修头像里的角色正是这两年称霸全服的大神君莫笑。虽然人物的脸已糊成了色块,但身上那标志性花花绿绿的装备实在太过显眼。

背景是千波湖的剑客与背景是月光森林的散人头像在手机屏幕中间摇摆着,APP的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粉红色对话气泡,反反复复地问“您是否希望加叶修先生为好友?”

“愿意愿意愿意!”

许博远一瞬间忘了自己还处于相亲状态,满脑子都是有机会和大神说话的兴奋感。隔壁那些简介里挂着有车有房月赚多少的成功人士早就被他忽略,他小心翼翼地点了同意,然后忐忑的等着对方的回复。

为了提高相亲效率,APP里必须双方都成为好友,才会有见面聊天的机会,而如果对好友申请的对象不满意,还可以直接拒绝后将对方拉黑。但许博远发过去的好友申请却一直没通过也没被拒绝,他一度怀疑是不是对方没上线消息发送失败或者系统出了BUG,不甘心地又重复发了好几次。

然后,叶修在某一日终于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再然后,他们面对面坐在了咖啡厅里。

 

叶修穿着休闲西装坐在对面,服务生端着他点的咖啡上来时,他还点头和人道了谢。

许博远盯着对方领口解开的两颗扣子,突然觉得穿正装的自己有点傻。他低头松了松领带,将茶端起来抿了一口。

“说起来,相亲的时候应该聊什么?”

也许是察觉到了许博远的拘谨,叶修率先开了口。

“房产车子、职业规划、婚后财产划分及父母赡养问题?”许博远回忆着网上看到的各种相亲段子,“不过这也是我第一次……没什么经验。”

“才是第一次?你注册会员也快一年了吧,之前都没遇到合适的对象?”

“不,说实话,我之前都没在认真找。”许博远干笑了几声,把自己和父母与APP斗智斗勇的事挑了几件说给叶修听。

“……我最后还被这APP威胁了,说我再不积极努力奋发向上找对象它就要取消我的会员资格。”

“所以你就找到了我?”叶修玩味地问,“还发了18条好友申请,看起来的确挺积极的。”

“有18条那么多吗?”

许博远一听也有些吃惊。叶修没回复他的那段时间,他把申请好友当成了游戏任务,时不时就要上去发个好友请求。

现在想想自己没被对方拉黑,八成是看在头像的份上。

一提头像,许博远就想到了《荣耀》和叶修的身份。相亲APP为了鼓励会员见面,并没有提供十分方便的实时聊天功能,这让他也一直没机会问叶修有关游戏的事。然而现在真的见了面,许博远又开始犹豫起来,不过想想自己本来就是抱着见游戏大神而不是相亲对象的目的准备了那么久,他别扭了一下,便握着茶杯开口。

“那个……叶修,看你头像你也是玩荣耀的是吧?”

“嗯。”

“你是……君莫笑吗?”

“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见到活的大神啦!

得到了本人确认,许博远眼睛都亮了起来。君莫笑在荣耀里一直被誉为玩家中的TOP1,但不仅神龙见首不见尾,关于他在现实中的资料和信息也少得可怜。许博远只在几次野外BOSS的争夺战中远远见过那个拿着自制银武大杀四方的人,平日更多的是在游戏论坛上看关于君莫笑的各种战斗视频和讨论八卦贴。

可以说,君莫笑就是荣耀里一个活着的传说。而身为一名为了荣耀企图和电脑结婚的骨灰级玩家,居然有朝一日能和大神见面,许博远简直想给APP公司发个助人为乐的锦旗。

“叶叶叶神——!”许博远一激动,连称呼都跟着变了,“我我我有好多事想问你!啊啊不对,请先帮我签名!”

虽然从头像就知道了许博远也是荣耀的玩家,但叶修还真没想到相亲都能相到自己的粉丝。他看着许博远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拿出笔和全新的笔记本,心想这人猜到自己身份后准备的还挺齐全。

一看就不是来老实相亲的。

“你有什么想问的?”叶修在笔记本二封白纸上从善如流地签下了“君莫笑”三个字,“想和我聊聊房产车子、职业规划、婚后财产划分及父母赡养问题?”

许博远接过签名,飘飘然的心情还没恢复正常,被叶修这么一说,才想起自己正在和对方相亲。

啊啊啊啊啊我居然在和大神相亲!

“不,那个,叶神……”刚认清事实的许博远结巴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我,我怎么能和你,相,相亲呢!”

“那你发18条好友申请给我做什么呀?”

叶修挑了挑眉,右脚往左脚上一搭,换了个姿势。

因为全世界都不知道你的社交账户和QQ号码,而你游戏中的好友受理百八年前就关闭了——这种大实话许博远没敢说,他再琢磨一下,悲伤地发现比起动机不纯的自己,对面这位大神的确是正儿八经来相亲的。

“许博远同志,快回答组织的问题。”

大约因为知道对方和自己一个圈子,叶修的态度也比一开始惬意不少。他下巴搭着手往前凑了凑,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的脸越来越红。

被大神盯着的压力略大,许博远一路后退就差往桌底下钻,没坚持多久就屈打成招,一边躲着叶修的视线,一边讷讷地说。

“我……我是来和你相亲的。”

 

    03

一场下午茶喝得许博远压力山大,他不仅没能和叶修聊几句关于荣耀的问题,反而被对方坑蒙拐骗了许多个人信息。

最后,连他大学第一次考英语四级时得了424分,差一分飘过合格线的这种糗事都被对方知道了。

许博远一杯龙井续了三次水,叶修的咖啡倒没怎么动。两人在店里呆到夕阳西下的时间才相互告别。

“好在不用继续吃晚餐……累死我了。”

等叶修走远,许博远直接在店门口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肩膀,心想相亲果然是个体脑结合的活动古人诚不欺我。

然而抱大神大腿的目的算是失败了一大半,自从看了论坛上君莫笑战斗的视频,许博远就一直憋了很多有关技能啊意识啊等问题想问。原以为今天会是一个大好机会,但没想到除了要了一个签名以及单方面交换游戏ID外,一句有关荣耀的事都没提过。

“不知道今天之后还没有么机会见到叶神……不,应该没有了吧,说不定他在APP里都把我拉黑……”

虽然没有相亲经历,可许博远也明白自己今天的表现并不算好,换成是公司面试绝对是第一轮就被涮的水准。他已经做好把今天下午的事当成是一个生活彩蛋的准备,回家洗洗睡了之后上又是一条好汉。

也许是因为儿子第一次出门相亲,许博远爹妈在他回来后并没有多问什么,和高考第一门结束后只相互留下一个“你懂我懂”的谜之微笑一样,就放他回了房间。

好不容易打开电脑登录游戏,他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荣耀的风景依旧,主城里来来往往忙碌的玩家关注的永远只有装备攻略外加818,不管你在现实生活中是失恋失业还是相亲结婚生孩子,在这里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

许博远所在的公会也是服里数一数二的大会,身为5名副会长之一,他一上线,公会频道里就跟着热闹起来。等回复完亲友关于开荒BOSS打装备等一系列的消息,许博远才发现自己好友栏里多了一条申请。一打开,“君莫笑”三个字吓得他差点连鼠标都摔了,好不容易稳着手没点到拒绝,那边一条私信就发了过来。

“上线了?上了就来129:135。”

许博远没弄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发个荒郊野岭的坐标给他,但大神的光环在那,他和公会里其他人说了一声自己暂时有事,就老实传送到对方交代的地方。

撑着大红千机伞的君莫笑在一片绿葱葱的树林里挺显眼,许博远操纵着自己的小剑客隔着十来米就发现了人,再要往前走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跳有点快。

什么毛病啊这,见个角色比见真人还激动。

等他磨蹭着走到君莫笑面前,对方还是没什么反应。他敲了几句“叶神?”,正怀疑对方是不是待机状态,就接到一条语音对话的请求。

“打字不方便,用语音。”

叶修的声音有些失真,比白日听起来更低沉一些。许博远小声应了一句,就听见对方接着说。

“蓝桥春雪这名字挺好听,原来你是蓝溪阁副会啊,挺厉害的嘛。”说完,还加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们蓝溪阁的剑客都是夜雨声烦的死忠粉呢。”

“这么说也没错……”听叶修这么一说,许博远确定自己白天的傻样已经深入人心,他也没打算解释什么,便随便笑了几声:“但我对你爱和对黄少的爱是不一样的。”

说完后觉得哪里不对,干脆闭了嘴。

好在叶修没继续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只是发过去一条组队申请,便带着许博远往树林深处走。在他快被叶修七拐八绕的走位弄晕的时候,远远一只半人半兽的怪物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是野图BOSS?”许博远调整了一下视角,看清了怪物头上的红名。“不对,官方没说过要增加新的野图BOSS……这个是新的活动支线?”

“不算笨。”叶修应了一句,就带着许博远小心翼翼地躲着怪物的视线往前走。

荣耀前两天更新版本,除了大主线有了新的任务以外,还更新了数个小支线。其中一个个人支线就是收集7只新增的野外BOSS掉落的素材,算是半个月后就要到来的情人节大活动的前置任务。

因为任务是面对个人的,前几天忙于公会活动的许博远就暂时放着没管,优先组织开荒新更新的副本。再加上7只BOSS出现的位置不定,与其前期浪费时间寻找,不如等过几天有攻略出来再做任务更方便。

他没想到叶修会带他来做这个任务。

“你支线接了吧?”叶修操纵着君莫笑拔出了千机伞。

“接是接了……等等叶神你是打算单挑这个BOSS吗!”

“不是还有你吗?”君莫笑几个跳跃来到了怪物身后的死角,看来时打定主意现在就要开怪。看许博远还在旁边犹豫,多解释了一句:“这任务是面对个人的,不会像野图BOSS那样变态。”

换别人,新支线的个人任务都是至少组个4人小队才有底气来开BOSS。许博远虽然觉得自己这次七八成得死回主城去,但想到面前站的是君莫笑,心里又莫名多了一些信心。

一场战斗只持续了差不多十分钟,叶修拉怪拉得很稳,技能躲得也溜,等怪倒下的时候他还剩30%的血,一副从容的样子。许博远倒是被折腾得够呛,他要一边控制走位以免被怪扇到,还要跟着叶修的战斗思路打配合。然而叶修的战斗思路不是一般人能琢磨透的,直到怪空了血,许博远还处于迷糊状态。

“技术不错啊。”

叶修摸了宝箱,任务物品只掉落了一个,他直接点了放弃,一把紫武也没拿,最后只要了个稀有素材。

“我都没帮上什么忙……”

白拿了任务物品的许博远更觉惭愧,心想叶神这人真是出乎意料的好,根本不像网传的那样不近人情。

“原本以为你没死都算好的了,现在还能配合和我打了几波,看来你意识手速都还可以。”叶修顿了顿,接着说,“我摸过规律了,半小时后这怪还刷新,我们先去打其他的,等会再回来打这个。”

“好……不过叶神,你之前没打过这怪拿任务物品?”

许博远记得叶修虽然没有加入公会,但自己本身是有一个固定队的。

“一个人打虽然也没问题,不过还是有点麻烦。等我们打熟以后差不多5分钟能杀一次。7只怪打下来半小时左右,正好赶上它们刷新的CD,这两天你们公会应该没什么事吧,陪我多打几次呗?我想刷点材料。”

许博远想起来叶修手上的自制银武的确是需要素材才能升级的,刚受了人的恩惠,还能近距离观察大神的战斗手法,他当然满口答应帮对方这个忙。

然而许博远万万没想到,接下来十天,他一上线就被叶修抓着去打任务BOSS。找不到人叶修就私信,私信不回就世界喊话,没几天全游戏都知道了荣耀TOP1的大神和蓝溪阁的副会长关系十分密切。

“我的叶神唉……‘潘多拉之心’你都刷了二十多个了,你要把整个伞都镶满这亮晶晶的素材吗!”

“小蓝你不懂,像我们这种独门独户的玩家容易穷啊,想要赚钱自然得打点素材拿去卖了。”

一起战斗了一周多,叶修对他的称呼也从“许博远”变成“蓝桥”,再变成了更亲密的昵称。许博远抗议数次无效,只好屈服于恶势力。

当然,他要是能有话语权,现在也不会在这里当免费劳动力了。

“刷完今天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许博远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0点。明天是周六,他还得组织公会的人清公会副本的CD,要是继续被叶修奴役,他可吃不消。

“亲密度过了80,差不多了。”

“亲密度?”

听叶修一说,许博远才想起游戏里还有这种设定。长期组队起玩的好友亲密度会提高,超过60算友人、80算挚友,而中间要是久不联系,亲密度也会下跌。然而除了情侣需要100亲密度才能做结婚任务,一般玩家没事不会点开好友列表里的亲密度查看选项。

即使如此,许博远也没明白叶修闲着没事和他刷亲密度做什么。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问,对方就自动解答。

“下周二开始的情人节双人任务,要亲密度80以上才能组队接。”

“哦……然后?”

“什么然后?”

“叶神你直说吧,你固定队里那么多个人,干嘛非要折腾我和你去做那个没什么实际奖励的情人节任务啊?”

“你不是我的相亲对象么?”

叶修的低笑声穿过耳机传来,惹得许博远一阵背脊发凉。

“我不和你做,还能和谁做?”

 

04

周日一大早,许博远就被手机的闹铃声吵醒。他迷糊了一会,下意识掐掉了闹钟,回笼觉眯过去了半天,才从床上弹簧似的蹦起来。

他差点忘了,今天是和叶修“约会”的日子。

起床洗漱,再从衣柜里随便挑了一套休闲服,许博远就紧赶慢赶地从家里出了门。好不容易掐着点来到了约定的地方,却发现叶修已经在那等着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睡过头了。”

“看得出来你的确刚醒。”叶修伸手压了压许博远头上翘着的发,“头发都乱了,睡姿挺豪迈的啊。”

虽然被压榨了一周多的劳动力,叶修在许博远心中已经从神坛上走下来,变成了类似于“损友”的角色。但在现实生活中,他见到叶修时不知道为什么依旧觉得有些怂。

这次见面是叶修提出的,说两人既然还处于相亲阶段就应该定期“约会”,而许博远对于叶修夸张式的表达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认知,直接把“约会”等于“两个关系还成的朋友相约出来消磨时间”。

“今天打算去哪?”

“咖啡厅就算了,比起那种地方我更喜欢去吃烤串。”

“咖啡厅可是相亲的保守选项,”许博远为自己上周的地点选择做辩解,“难不成你以前相亲就约对象去吃串吗?”

“以前没机会试,我这个月才注册的APP会员。”叶修眨眨眼,“如果你喜欢烤串的话,我以后倒是可以试试。”

许博远过了三分钟才琢磨过来叶修的意思,并感叹了一下这男人撩汉力和他的战斗力有得一拼。

“不过你为什么想要来相亲?也是家里催的?”

“要这么说的话也可以……”

叶修难得含糊了一下,许博远顿时理解。他拍了拍叶修的肩,满含同情地说:“同是天涯沦落人。得,以后我们就守望相助,要你家还逼你出来约会,就直接电话我。到时候是吃烤串还是去网吧,由你说了算如何?”

“我说小蓝同志,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是凭个人意志出来相亲的呢?”

“因为我相信荣耀的魅力。”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烤串和网吧下次再说吧,走,我带你去玩。”

叶修拉过许博远的手,就带着他在市中心里转起来。许博远开始还有心思问到底去哪,10分钟后干脆闭嘴,任人拉着走。

两人走了小半小时,来到市里最老的那栋百货大楼的后街。街道上虽然没有什么时下流行的品牌名店,但透着一股市井的热闹。小小的五金店糕饼店和裁缝店交杂在一起,店门口还坐着一排卖果卖菜的老头老太。

叶修先是来到一个木推车的果摊前,挑了几个橘子。许博远凑过去,看见那小山般黄澄澄的水果中插着一块硬纸皮写的广告牌:“自种蜜柑,甜过初恋。”配上摊主大爷满皱子的脸,别有一番风味。

“尝尝,别看个头不大,味道挺不错的。”

叶修当场剥了一个橘子,连皮分了一半给许博远,然后自己两口吃掉另一半。许博远吃了两瓣,蜜般的汁水在口腔中蔓延。

初恋他没经历过,但这果的确挺甜的。

两人分食完了一个橘子,叶修领着许博远来到水果摊后面一家游戏厅。这家店有别家两间店面那么大,门上挂着十几年前流行的招牌样式,红色的广告字体方方正正印着:“兴欣游戏厅”。

“这里不是那个……”许博远看着这破旧的招牌觉得熟悉,拼命从脑海中的犄角旮旯里搜刮着回忆。

“从前在朝阳路开的那家游戏厅。”叶修走到前台,和老板换了一把游戏币,“我就猜你小时候也来过。”

“我们那一代的男孩子有谁没来过啊,”许博远兴奋得在店里转悠,“这可是市里最早的一家游戏厅!后来市中心道路改造的时候店拆了,我还以为倒闭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还在。”

“要不要来比一下?”叶修站在一台格斗机前,往里面投了两个币。

“这么多年不玩,招式早就忘记了。”许博站在叶修身边摆弄着机子的按键,“先玩一盘熟悉一下吧。”

说着只玩一两盘,结果两人在游戏厅里一打就是一上午。开始操作不熟悉的时候,许博远基本盘盘输,到后来找回记忆了,他和叶修还能打得个胜负三七开。一把游戏币很快被两人打完,许博远又去前台拿了个小篮子换了半篮,打到午饭时间两人都饥肠辘辘了才罢手。

“嗯——肚子饿了!”

许博远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肩膀。上午买的橘子早已被两人消灭,现在放松下来,肚子里就是一阵轰鸣。

“走,请你吃好吃的。”叶修指到前面的一家快餐店,“印度焗骨和红烧牛肉管饱。”

“但我有点想吃那边的千层饼……”

游戏厅旁边的面点摊上一炉喷香的葱油千层刚做好,老板正带着手套将它们叠起后用刀子切成一沓沓小三角。儿时上学路上吃千层饼的记忆被这香味勾起,惹得许博远的目光黏在上边下不来。

叶修见状,直接拿了10元去买了两份,顺便还挑了一个热腾腾的红薯回来。

“这么多吃得完吗?”许博远看他左一袋右一袋的,“等会不还要吃正餐?”

“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还不买给你来尝个味?”叶修吧其中一袋饼递给他,“随便吃点垫垫。还有这个拿来暖暖手,玩了一早上手指都僵了。”

说罢,把刚买的红薯递了过去。

手心的传来的暖意直达心脏,许博远愣了一下没说话。他微微仰头看着叶修有些逆光的脸庞,甚至产生了些缱绻的错觉。

叶修见他在发呆,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

“怎么了,忘了什么东西在游戏厅里吗?”

“不……”许博远盯着手里的红薯,仿佛上面开了朵花。“我就刚刚突然发觉……叶神,那个,要我说得不对你别笑话我……”

“嗯?”

“你……你该不会是……在认真和我相亲吧?”

话语刚落,两人间的气氛顿时沉默下来。见叶修不吭声,觉得自己自作多情的许博远尴尬得想要穿回一分钟前,把自己的话配着千层饼一起吃下去。

不就一根红薯吗!许博远在心里呐喊。谁告诉你只有情侣间才会做这种事,说不定现在就流行给朋友买红薯取暖呢!我娘说得对爱情小说害死人啊没事别多看!

就在许博远没出息地打算在羞愧至死前掉头就跑时,叶修终于开了口。

“你是希望我回答‘是’呢,还是‘不是’?”

说完,他低头看着还在发愣的许博远,然后伸手分开他紧捏着红薯袋子的那边手指。

“好了别捏了小心烫手,你再用力它就断了。”叶修搓了搓对方那被烫得有些红的掌心,“能让你觉悟它也挺不容易的,好歹给它留个全尸吧。”

“啊?”

许博远觉得自己脑内CPU随着手心的温度正一起过热,有些运转不过来。

“我的回答是‘是’。”

叶修把自己手中那没吃过的千层饼,就着袋子塞了一片到许博远嘴里,将剩下的三口两口地吃掉后,拉起许博远的手。

“我是以结婚为目的在和你相亲,小蓝。”

“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然后回复我。”

 

05

许博远甚至记不清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叶修将他拉到与后街相连的一条小巷里,压着他在红砖墙上亲了一下,美其名曰是对他这段时间不认真相亲的惩罚。

十分趁人之危,对小剑客造成了会心一击。

之后一天,许博远连游戏都没上,直接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思考人生大事。然而这种事要能轻易想明白,他也不至于单身二十多年,恋爱都没谈过就被家里直接赶去相亲。

他不明白自己对叶修是怎么想,也不明白叶修对自己是怎么想。

唯一能确定的是,他脸上的热度自从两人分别后就不曾减退。

情人节当天,好不容易应付了父母连珠炮似的相亲进度询问,许博远躲回房里开了电脑。下意识点开游戏后,他才想起来屏幕对面还有一个没想好怎么回复的人。

鼠标在退出键附近徘徊许久,他最终还是一狠心进入了游戏。绚丽的登入画面结束后,一条好友私聊就踩着点发了过来。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上线了。”

一看发送人,果然是叶修。

“昨天上班太累回家直接休息了而已,”许博远嘴硬,“而且答应过和你一起做任务,我不会言而无信的。”

“即使是情人节任务?”

“……”

“好了不逗你了,上YY,一天没听你声音了,怪想的。”

“……”

偶像吃错药变得更撩了,我防御太弱扛不住,怎么办在线等急!

许博远一边连YY一边抽空谢绝了公会里一帮单身狗的抱团做任务邀请,在情人节副本前组了叶修,趁别人还没注意叶修在这,闪身一同进入了副本。

 

大约是为了配合节日的气氛,情人节副本完全不像其他副本一样阴森可怕。他们一进入就被一片花湖包围,远远看去还能望见碧波粼粼的河流与绵延的山丘。

这哪里还是副本,分明是5A级风景区。

叶修连技能都没放,一招普通攻击直接痛死了一只摇摇晃晃朝他们撞来的粉色布丁。对蓝桥春雪发送了“牵手”的互动邀请后,两人就并肩朝副本里走去。

副本中的布丁怪分为红黄蓝绿粉几种,长得可爱不说,打人基本没什么攻击力。消灭不同种类的布丁怪会掉落不同类型的奖励,其中最稀有的粉色布丁能爆节日信物,收集信物出副本后就能兑换除了好看没有其他优点的节日特殊装备。

“运营为了玩家的情感问题也是操碎了心……”

许博远低头注视一只黄色小布丁正孜孜不倦的跳起来撞他的小腿,打出“-1”“-1”的伤害,忍不住吐槽到。

“那是因为玩家对自己的情感问题都不上心。”

君莫笑举伞将黄布丁捅死,然后切了个武器把小剑客损失的几十点血给奶满。

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有所指,许博远鸵鸟似的没回复。他操纵蓝桥松开君莫笑的手,走了几步远后蹲下来,握着剑慢慢戳朝自己蹦过来的布丁。

“躲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小蓝。”

叶修撑开伞蹲在许博远身边,一堆彩色布丁怪围着他们打转,形成一幅怪异又有些甜蜜的场景。

“估计等到明年情人节你也想不明白。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要是今天我们在副本里能遇到随机出现的隐藏BOSS布丁王,你就答应和我试试如何?”

“哪有这样……”许博远哭笑不得,“这也太随便了点吧?”

“试试而已嘛,又不是要你和我明天去领证。”叶修说,“俗话说‘缘分天注定’,既然你想不清楚,就交给你最喜欢的荣耀决定吧。”

许博远觉得哪里不对,却又没办法反驳。这两天他心里一直天人交加,一面想要同意,一面却有所顾虑。他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列出自己与叶修还不合适的地方,比如认识时间过短,比如相互理解不深,比如游戏里身份差距过大以至于弄不清他对叶修的感情是爱还是崇拜。但每到最后,他又忍不住对自己说,试一试吧,试一试吧。

毕竟他在自己还没发觉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这个人了。

“嗯……那就赌赌吧。”

 

06

君莫笑握着千机伞,行云流水地用技能避开其他小怪专门攻击粉色布丁。然而其他布丁也被招式吸引了仇恨,跟着叶修满草坪转,有一部分甚至还爬到了他的身上,坚定地进行着自己“-1”“-1”的攻击。

等99只粉色布丁击杀完毕,君莫笑身上已经挂满了其他各种颜色的布丁怪。他就这么顶着一堆软乎乎的小怪物走到蓝桥面前,巨大的反差让许博远笑得喘不过气来。

“别忘了你答应过的事。”

叶修话音刚落,副本里仿佛地震般摇晃了几下。剩余的小布丁一瞬间化作亮晶晶的光点向花湖中央聚集,最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布丁。

“你居然知道隐藏BOSS的出现条件……官方连副本内容都没透露过!”

“十年前,游戏刚开服的时候正好是情人节,出的副本和这个设定差不多,只是怪从彩色布丁变成了彩色史莱姆而已。不过现在和那时相同的,也只有‘一次性击杀一定数量的同色怪物’这种设定而已,至于杀哪种颜色,杀多少,我也不清楚。”

“那你怎么……”

“因为第一只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小怪就是粉色布丁,想到情人节的设定我觉得粉色也挺靠谱,就蒙了一下。至于数量,总有击杀够的时候。要是99只触发不了,就继续杀到999就好了。”

“虽然成事在天,但谋事在人,感情这种事也是如此。”叶修的声音从耳机那头传来,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所以小蓝,与其犹豫不决,不如向前走一步如何?”

“……不要老叫我小蓝,太肉麻了。”

“嗯?”

“换个称呼,”许博远别扭地回答,“换个称呼我就答应你。”

“那‘老蓝’?这样喊也不错,很有老夫老妻的感觉。”

“……不如你先把BOSS打了再给我考虑十分钟。”

“好的不逗你了,”叶修真怕刚到口的肉又跑了,忙操纵着君莫笑击向被冷落了半天的布丁BOSS,“蓝啊来搭把手,这怪虽然攻击不高但挺肉的,我一个人十分钟可打不完。”

“那正好让我多想一会。”

许博远饶有兴致地看屏幕里君莫笑被大布丁撵得左闪右躲来回走位,好一会后才让蓝桥上前帮忙。

之前被叶修连续压榨了那么久,许博远现在已经能和他打出完美的配合。有了蓝桥的加入,大布丁的血线肉眼可见的下降,顿时让叶修轻松了不少。

“落子无悔。”

君莫笑给了大布丁最后一击,血条清零后,布丁炸开化作一片片玫瑰花瓣,飘满了整个副本。

“恭喜君莫笑、蓝桥春雪完成了情人节副本隐藏BOSS的首杀。”

没想到居然会有首杀公告的许博远脸都黑了,他想了想一会出副本后亲朋好友们的“问候”,顿时想下线遁个十天半个月。

“哈哈这回你想反悔也不行了。”叶修对此倒是挺满意,“那么,现在让我们来讨论一下有关房产车子、职业规划、婚后财产划分及父母赡养的问题吧。”

 

-END-

 

 


评论(25)
热度(556)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