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Go Back to the Beginning 04

原著向,蓝河重生回十区开服,再刷君莫笑大BOSS的故事。


01 / 目录 / 03

 

==== 

04

叶修和蓝河在埋骨之地里组队练级,凌晨玩家本就不多,高级练级区更是空旷。打了半夜,蓝河视野里愣是没出现过第三个人,他机械地施放技能攻击被君莫笑远程拉来的野怪,跟在他后面一路扫荡这片区域。虽然两人都没说话,但配合得倒是很顺利,轮流主攻和补刀,杀怪的效率并不比蓝河与系舟他们组队的时候低。

耳机里响起的升级音效让原本昏昏欲睡的蓝河头一点,瞬间清醒过来。他打了个哈欠看向屏幕,发现君莫笑已经升到了21,而自己的剑客23级的经验条也满了三分之二。他正准备奔赴下一个野怪聚集区时,君莫笑拉怪的动作反而停了下来,耳机里电流音响了一声,就听到了叶修的声音。

“困了?”

“没有,还好。”蓝河控制自己别继续打哈欠。

“果然是困了,”叶修听出蓝河已经有些迷糊的声音,“刚刚你好几个技能都慢了两拍。机械刷怪是挺容易困的,先休息去吧。”

“嗯……”

蓝河应了一声,却没动作。他虽然已经困得快睡着了,但不知为何,看着屏幕里的君莫笑站在月朗星稀的夜空下,就忍不住想再和这人一起呆久一些。

“别在电脑前睡着了啊,现在天冷,要睡回床上睡去。”

“还早呢……”

“快凌晨4点了,是挺早的。”叶修发觉半睡半醒的剑客比清醒的时候还要难缠,“你代练几点上?”

“7点……”

“那行,你挂着吧。现在摘耳机,起立,走回床上。”

“我还可以——”

“快去睡觉。”

 

叶修点了根烟,听见耳机那边传来挪椅子、关门和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确认屏幕对面那人的确休息去了后,带着变成自动跟随的剑客,继续往埋骨之地深处走去。

千机伞抖动成矛,拉怪攻击一气呵成,偶尔有主动怪将技能砸到了剑客身上,也被君莫笑几口将血条奶回来。

他本以为今晚自己心情会有些低落——即使内心再强大信念再坚定,前夜兴欣投影屏上播放的叶秋退役专辑与网吧里众人的泪水依旧触动了他为数不多的软弱。

对于必须告别那陪伴了他十年的账号,即使无数次说服自己,但事到临头,却无法避免眼底的酸涩与心中的苦寂。于是他逃避似的回到了荣耀,登录君莫笑,安慰自己至少还有机会重头再来。

然而,还没等他做更多的心理建设,游戏屏幕瞬间被18条好友申请所侵占。等他回复完蓝河刷完副本,顺走了24个强力蛛丝又顺走了蓝溪阁会长陪他一起练级后,再想起关于一叶之秋的事情,堵在心口的沉重却不知什么时候消散了大半。

而剩下的那些,大约在天亮之后,也能不在意地舍弃,让它们成为过去。

一蓬血花溅起,射杀完又一只怪物后,叶修转动了一下君莫笑的视角,看向依照系统设置乖乖跟在他后面的小剑客,收起武器走过去,点开游戏好友互动功能,戳了戳那没什么表情的脸。

“谢谢你啊。”

 

蓝河再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又一次把午饭给睡了过去。顶着睡乱的头发,拿着睡衣去浴室,被热水浇了一脸他整个人才彻底醒过来,并想起睡前自己居然就这么挂着机,让叶修带他练级去了。

“卧槽!”

他双手撑着墙,把头往墙上撞了撞。

嗯,疼的,不是做梦。

“我居然占了叶神的便宜!”蓝河额头顶着冰凉的瓷砖还有点不敢相信,“这样想想,重来一次好像拳打中草堂脚踢霸气雄图也不是不可能了……”

再上线的时候,剑客的等级已经变成了24级,即使算上早晨代练的功劳,经验上涨得也很可观。

好友列表里君莫笑还是灰的,蓝河给他发了条留言:“昨晚不好意思,多谢你带我。”然后想了想,忍不住又加了一句,“以后有时间的话还可以一起练级。”

最后还将君莫笑设置了特别关注,这样只要对方一上线,他这里就会收到系统消息提示。

下午的时间例行处理蓝溪阁的事务,等忙碌完,天已经擦黑了。管理一个公会并不比管理一个公司要来得简单,毕竟他不可能给所有公会成员发工资,要想凝聚他们为公会做贡献,约束他们朝利于公会的方面发展,往往需要耗费许多精力。

趁着晚饭的时间休息了一小会,蓝河边走边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肩膀。回到办公室时,春易老他们已经下班了,感叹了一下蓝溪阁第十区步入正轨前他只能无限加班,再点开游戏时,发现邮箱里多了一封君莫笑的消息。

“千成,认得吗?”

“认得,”蓝河有些莫名其妙地回复,“我们公会的,怎么了?”

信息一发过去,对方就丢来一串坐标。等蓝河照着坐标跑到了埋骨之地,远远就看见君莫笑和他旁边的千成。

“蓝河来了啊,”见人近了,叶修直接打开语音招呼,顺便举着伞捅了捅他旁边的千成,“你家的人,快领回去。”

被捅了的千成直接挥舞战矛攻击君莫笑,却被君莫笑一个后跃闪避,然后只能任人跑到了蓝河身边。

蓝河一看这阵仗,隐约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他忍不住皱了皱眉,猜了一个最有可能的状况,转头问千成。

“你抢他的怪?”

“……会长你该装作不认得我。”

千成虽然喜欢抢怪,但蓝溪阁一向对他不错,他也十分听公会的话。现在见蓝河过来,就知道自己是不能找君莫笑PK了,只好怏怏站到了一边。

“晚了。”

蓝河叹了口气,想起自己的确忘了交代千成不要找君莫笑的麻烦——虽然说了也没什么用。

“不好意思啊,”他转向君莫笑,“是我管理不当。”

“会长……”千成没想到蓝河直接了当地道歉,还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顿时有些慌了。他刚想说什么,就听那边君莫笑开了口。

“3个白狼利齿。”

“不可能。”蓝溪阁会长想都不想就回答。

“那2个?”

“1个都不可能。”

“真小气啊……那随便给我个女巫的密银吊坠呗?”

“会长,”担心了半天自己会给公会造成不良影响的千成忍不住插嘴,“你俩……朋友啊?”

“你从哪觉得我们像朋友?”

蓝河开始担心自家公会精英战法的智商,喜欢抢怪就算了,再加上人傻,以后就更难抢救了。

“哪都像。”

被判为智障少年的千成老实回答。

 

最终这场对话被一条私信打断,蓝河将系舟发的消息反反复复看了三次,才终于回忆起今晚本该发生的事情。

“告诉你一个情报,抵消千成的错误如何?”

蓝河关闭消息框,转向君莫笑。

“什么?”

“血枪手亚葛被发现了。”蓝河想起这个野图BOSS就头疼,“我组你们,到那里再说。”

“这么大方啊?”

叶修有些吃惊,埋骨之地的范围并不算小,即使知道野图BOSS刷新,除非运气爆表,不然光靠他一人,要寻找亚葛还是十分困难的。

因此看见蓝河一收到消息就告诉他,即使有替千成道歉的成分在里面,叶修依旧十分惊讶。

而蓝河却有自己的考量:自己收到了血枪手亚葛的消息,想必其他两大公会也差不多知道了。届时一百多人挤在埋骨之地的一块地图里,路过的人肯定会发现玄机,然后一个传一个,传得举世皆知。

叶修早晚会知道野图BOSS的消息,现在从他的嘴说出来,还能顺便给千成收拾烂摊子,也不算亏。

而且,蓝河还暗暗琢磨着这一次能不能从叶修那想办法买到血枪手的首杀。

第十区第一个野图首杀啊!蓝河忍不住心动,他一边盘算着仓库里的稀有材料,一边带着两人朝大部队赶去。

====

出差这几天平均每天工作12小时,回到旅馆后只想狗带_(:з」∠)_

今天好歹回来早一点,挣扎着上来填了3个多小时,开头写小蓝困其实是我自己困……写到最后整个人已经发蒙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了,因此只好把血枪手的剧情推到下周果咩。

在纠结要不要让蓝溪阁出材料买血枪手的首杀,如果买到了算不算小蓝开挂啊%>_<%

想不通,等我清醒一点再想吧……

===


-05-
 

 

 

 

 

 

 

评论(20)
热度(350)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