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Go Back to the Beginning 05

原著向,蓝河重生回十区开服,再刷君莫笑大BOSS的故事。


01 / 目录 / 04


终于打完血枪手!不枉我爆了1K字……

五一去CP,存稿……并没有这种东西!

=====

05

 

比起凌晨时的冷清,现在的埋骨之地因为血枪手亚葛的出现可谓热闹非凡。蓝河他们赶到时,百来个账号已经挤满了这一片枯树林,他扫了眼,果不其然的发现了车前子和夜渡寒潭的身影。

身为蓝溪阁的会长,蓝河自然不能继续躲在人群里。系舟催人的消息一分钟前就到了,说精英队已经组好,只等他来当队长。蓝河看了眼队伍列表里的千成和君莫笑,没有马上退队,而是先私聊了系舟。

“你说我们请君莫笑来帮我们拿血枪手的首杀如何?”

“蓝河你醒醒……”系舟看着这条信息有些无语,怀疑自家会长是不是被那个散人灌了什么迷魂汤。“我知道那个高手是挺厉害的,不过我们现在打的是野图Boss……”

电脑前的蓝河愣了一下,才发觉自己差点犯了个大错误。邀请君莫笑刷副本还可以说看中他拿了3次副本首杀的水平,然而邀请君莫笑帮忙刷野图Boss的首杀——正常人是不会、也不应该有这种想法的。

毕竟现在谁会相信,一个野图Boss的归属会由一个玩家决定呢?

虽然他们马上就能感受到了。

知晓先机却无法利用,蓝河只好怏怏地将队长转让给君莫笑后就退队加入了系舟的队伍。他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刚才没邀请君莫笑,不然凭叶修的头脑,多少能琢磨出自己有不对劲的地方。

蓝河走过蓝溪阁众人让出的通道来到阵营最前方,他们正对面就是中草堂的人,霸气雄图在另一边。而血枪手亚葛则在距离他们十几米的地方,正和一队野队战斗着。

“老蓝啊,今天来得怎么这么慢?你再来晚点多好,Boss就是我们的了。”

“滚。”蓝河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原来在你眼里霸气雄图的人是死的吗?喂,老夜!这有人不把你放眼里呢,我觉得你们可以打一架。”

“几天不见老蓝你嘴炮能力见长啊,”无辜躺枪的夜渡寒潭说,“不过我觉得你还是继承你们会长用脑电波骂人的方法好。”

“成了吧,别浪费时间。”蓝河说,“要不我们喊三二一一起冲上去 ,谁抢得到算谁的。”

“好啊,这主意不错。”

夜渡寒潭和车前子都很赞同,蓝河那边清了清嗓,就开口喊到:

“三!”

“二!”

“一!”

话音落下,三大公会的人一动未动。那边车前子刚想吐槽蓝河自己说的话自己都不遵守时,就见一个身影从蓝溪阁的阵营里冲了出来,直奔血枪手。

“我去!那是谁?”

夜渡寒潭也被这不按常理出牌的玩家吓了一跳。

“我们公会的代表啊,”蓝河随口胡诌,“你看我们蓝溪阁的人都上了,你们怎么还不动?”

“放屁呢老蓝,”车前子看得更仔细一点,“那人ID下都没有你们蓝溪阁的公会称谓。”

“我让他隐藏了,那可是我的秘密武器。”

蓝河睁眼说瞎话说得炉火纯青,连一旁的系舟都差点信了。

“君莫笑这是怎么回事?”同队的灯花夜也问。

“不知道,”蓝河回答,“不过除了抢Boss也没有第二个可能了吧。”

“他不是和你一起来的吗?”电光雷鸣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这个世界。“就这么抛弃你了?”

“他不是我们公会的,没必要听我们在这里扯皮。”蓝河说,“千成在外面惹祸了,血枪手的地点作为道歉告诉他的,反正他迟早会知道。”

“但他是打算自己一个人上去抢Boss吗?”灯花夜依旧不敢相信,“现在几大公会都在场呢。”

“没哪条荣耀基本法规定野人不能抢怪吧。”蓝河叹了口气,然后将语音转到了公会频道:“全体注意,听我指挥。”

在蓝河和几人说话的期间,君莫笑已经加入了那几个野人的队伍里。血枪手被他控得浮空吹飞了几次,蓝河一边布置着队形一边注意,见君莫笑起了个手势,忙指挥到。

“7点钟方向后退。”

原本和中草堂肩并肩的几十人队伍瞬间训练有素的向后退去,车前子那边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血枪手滚到了他们面前。

“侧绕。”

就在血枪手的攻击被君莫笑操作着落在中草堂的队伍中时,蓝溪阁众人跟着蓝河,绕到了血枪手的另一侧。他们正好与霸气雄图与中草堂形成掎角之势,将Boss环绕在中间。

但他们谁都没有动作,场内和Boss战斗的,依旧只有君莫笑那一队人。

因为离得近,霸气雄图和中草堂的人已经认出了君莫笑的ID,知道这拿了多个首杀的高手并不像蓝河所说的那样加入了蓝溪阁,而依旧是一个没有公会的野人,于是纷纷开出丰厚的条件,希望他加入他们各自的阵营。

而蓝河依旧没有动静,他只是静静站在那盯着Boss,在众人怀疑他是不是卡死的时候,突然出了声。

“大家准备——”

在君莫笑组织队里同伴移动的同时,蓝河出声。

“后撤!”

蓝河话音刚落不久,血枪手亚葛就嚎叫着暴走了。数不清的僵尸和骷髅从地里钻出,混入三大公会的队伍里。

蓝溪阁的人虽然及时后撤,大部分的人都脱离了血枪手的仇恨范围,然而被召唤的小怪是区域内随机分布,仇恨也分到就近的玩家上,因此还是有一部分的人被小怪纠缠着没办法马上脱身。

“二队、三队保持阵型,保护治疗和法师,向边缘处移动,让一队尽早脱战。”

当蓝河带领着一队成员全部脱战时,他们离君莫笑已经有一段距离,几近要消失在蓝河的视线范围内。蓝河回头看了眼还在和小怪纠缠的另外两个公会,交代了二、三队尽快脱战后,忙带领了一队的其余9人,朝君莫笑那边赶去。

君莫笑见有人追上,便放缓了输出,一边躲避着血枪手的技能一边拉着Boss朝荒林里走去。尽管参差的树枝为他们提供了一定程度的遮挡,但行进的速度还是比不上纯赶路的蓝河,五分钟不到,蓝河他们就绕到前面,堵住了君莫笑的道路。

“没想到你对我这么穷追不舍啊蓝河同志。”

叶修见逃跑失败,干脆停了下来,转而指挥着队里的人提高手速加大输出。

“你不想被我追的话可以选择直接放弃Boss啊。”

蓝河将剑拔出,进入了备战的状态。

“不,其实我挺享受你追我的。”

“蓝河,我们怎么打,先杀死君莫笑他们?”

灯花夜见两人在那你一言我一语,丝毫没有准备动手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我们直接杀Boss,抢仇恨。”

荣耀里野图Boss的归属并不像小怪那样受第一击和最后一击的影响,而是直接由仇恨值决定——Boss死时仇恨值在谁或者哪一队人身上,Boss就算谁的。同时,杀死仇恨值最大的人,则可抢过对方身上的仇恨,这就使得各大公会打野图Boss时总是避免最先出手。因为一旦先手抢到了仇恨,则会变成其他公会的攻击目标,最终总难避免为他人做嫁衣的下场。

现在血枪手的仇恨在君莫笑身上,按照国际惯例,总该先杀君莫笑,抢到仇恨后再去打Boss。而蓝河现在却打算跳过这一步,直接攻击Boss,和君莫笑那队拼输出,谁最终输出高,Boss就归谁。

“信我。”蓝河在队伍频道里又说了一句,“君莫笑比我们想象的难缠,和他直接交锋的话说不定我们还没把他杀死,Boss就死了。”

“他们那边已经加了新人,是之前和君莫笑一起拿首杀的那几个,我们现在人数并不占太大优势。”系舟也开口,“我觉得蓝河说的有道理,一边干扰他们一边抢仇恨,如果顺利的话我们还可以等二三队的人来支援。”

叶修原本边杀Boss边分心留意着蓝河,以防他们突然放冷箭。结果蓝溪阁的人追上他们后原地停留了30多秒,便绕到了血枪手的另一侧,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的杀起Boss来。

“你们这是打算干嘛呀?”

叶修在区域频道里冲蓝河喊。

“光明正大的抢Boss。”

蓝河回答。

叶修默然,拼输出、拼技术、拼合作——这的确是最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抢野图Boss的方法,然而从十年前第一个野图Boss出现开始,就没人这么做过。

他不知道蓝河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但不论如何,蓝河来这么一手,让他原本准备的方案一二三四就失去了作用。

既然你打算光明正大,那我就陪你光明正大。叶修这么想着,在队伍频道里也再次提醒队友准备加快手速。

于是两队人马不可思议地在埋骨之地里和谐地杀着Boss,19个人的攻击使得血枪手的血线下降得飞快,没一会就降到了10%开始暴走。

“闪!”

蓝河与叶修在队伍频道里同时指挥,一瞬间Boss仇恨范围内就只剩他们。两只骷髅摇摇晃晃地从两人身后的地下钻出,他们一错身,长剑和伞尖分别刺杀了攻击对方的小怪。

“继续?”

“当然。”

当中草堂和霸气雄图的人赶到时,正好看见Boss最后一点血皮被蓝河与君莫笑同时带走,倒在地上化作光点的画面。车前子还正好奇蓝河用了什么理由说服君莫笑帮蓝溪阁抢Boss,就看见屏幕里跳出了一条系统公告。

“田七,君莫笑,包子入侵,牧火,亮亮菌,暮云深,月中眠,浅生离,沉玉完成血枪手首杀!”

“卧槽!”车前子跳到蓝河面前,“老蓝你们在干嘛,你不是抢Boss来了吗!”

“是啊,”蓝河放下键盘和鼠标活动互动手腕,也觉得有些无奈,“是抢Boss,不过抢输了。”

君莫笑一队比他们提早了近10分钟开始打血枪手,即使之后蓝溪阁队员的合作和输出总体比君莫笑他们要好,但最终还是没能追上。

蓝河唯一失策之处就是另外两个队伍一直没能过来支援,他扫了中草堂和霸气雄图一眼,估摸着这里面有他们两个公会的“功劳”。

虽然抢输了,但蓝河心里却不觉得有多郁闷。比起和其他公会勾心斗角最后混战一团,他更喜欢这种凭借实力来说话的方式,只可惜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

“承让了啊老蓝。”

叶修那边也发来一条消息,后面还附着一个抽烟笑的表情。

“求别学那几个混蛋这样喊我,”蓝河看着‘老蓝’两个字,再想象了一下叶修这么喊他就觉得浑身发毛,“况且我掐指一算,感觉你年龄应该比我大两岁。”

“那行,以后叫你小蓝好了。”叶修回复,然后爆手速又加了一句,“反驳次数已用完。”

蓝河在电脑那边无话可说,他有些后悔自己脸皮为什么不能更厚一点,这样和叶修打嘴炮的时候,还可以想办法恶心他一下。

比如,喊他“老君”或者“君君”什么的。

 

-下一章-

=====

其实我挺纠结小蓝对老叶的称呼的,叫“兄弟”或者“大神”感觉都有点不对,唉。

认真考虑起了“君君”。

 

 



评论(32)
热度(400)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