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助手的法则(2/3)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03:30


不正经的推理paro,助手叶X侦探蓝

全文3W1,案件原创,如有雷同,全是缘分

致敬东野圭吾 《名侦探的守则》

更多的废话和说明见文末

其余叶蓝文走目录


====

【O】死亡秘语

 

在事件结束不久后,密室杀人案就被当地媒体以充斥着夸张描写和感叹号的文章报道出来。就连警察局都凑了个热闹,给蓝溪阁送来了感谢信,让侦探事务所的名声大噪了一把,成为这座城市里大街小巷的新谈资。

如果这是一个经营类的游戏,事务所里肯定每天都能收到“声望+10”“信誉+5”之类的提示。只可惜这里只是普通的推理小说,在案件结束后,叶修和蓝河瘫在家里,齐齐进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

因为身上具备着网瘾青年的固有人设,两人闲下来后干脆往家里弄了两台高配组装机,将原本书房里没多大的桌子给占满了。大约因为这个世界的居民都沉迷破案,连热门的网游也只有一两个而已。

 但对于叶修蓝河来说,在这玩网游不过是消遣而已。有得玩,就够了。

“总觉得现在生活有点颓废……”

2V2竞技场,蓝河鼠标一划,游戏里黑魔举起法杖,几个火球投到对手两人身上将他们砸了个半血。

“吃了睡,睡了玩,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啊小蓝同志。”

叶修操纵的是一名刺客,袖剑一闪,将残血的敌人击倒在地。屏幕中闪过“WIN”的字样,玩家君莫笑和蓝桥春雪的队伍在排行榜上又前进了一位。

“哎蓝你看,我们全服前十了,今晚要不要弄点好吃的庆祝一下?”

“来这里虐菜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蓝河打开游戏邮箱,忽略了所有公会邀请函。这世界的电子竞技还不成气候,经过系统训练的玩家更是寥寥无几。叶修突发奇想跑去打网游里的竞技场,不用费多大功夫就引起了游戏中高手的注意。

“我良心挺痛的,”叶修往后倒在靠背椅上,然后侧头笑眯眯地看着与他相隔一米不到的人,“要不蓝大大给我揉揉?”

“再逼逼今晚吃草。”

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半个多月,在蓝河眼里叶修的什么大神光环主角气场早已消耗殆尽。他现在和叶修互相嘴炮已经能像怼车前子一样自然,不知道这算不算休假的收获之一。

距离产生美啊,蓝河在深夜里偶尔还会文艺感叹。想当初他第一次知道君莫笑的真实身份时,还纠结过要不要问大神要签名。结果现在叶修帮签收的快递盒子被他垒成一沓堆墙角,拿去卖废旧都嫌麻烦。

“玩了一天,都别做了,订外卖吧。”叶修掏出几张外卖单,“印度焗骨、卤肉饭、还是柠檬鸭?”

“你只是懒得洗碗吧。”蓝河打开团购外卖,“别老是吃那些味精多的,今天点养生盅汤,网上说他们家的白果老鸭挺正。”

“成,你说了算。”

叶修休假半个多月,虽然大多时间是在家里摸鱼玩游戏,但三餐作息却比从前规律许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H市人自带地域技能,每次提到食物蓝河都一套一套,让叶修这个觅食范围从不超过兴欣方圆十里的人无法反驳。

外卖订单下了大约十多分钟,楼下的门铃就响了起来。叶修下楼开了门。却没想到等来的不是晚餐,而是穿着制服的车警官。

“请问……蓝河侦探在家吗?”

车警官摘下帽子,询问眼前这有过一面之缘的助手。

“什么时候发生的命案?”

叶修双手环胸,杵在门口前直接问。

“啊?”

“需要小……蓝侦探帮忙的那件案子,什么时候发生的?”

“昨天白天。”

“那现场应该已经都收拾好,也没有什么特别紧急、需要他出面的情况了吧。”叶修语速飞快,“你看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们侦探连饭都没吃,没什么事的话麻烦明早再来啊回见!”

“喂老叶,”听见动静的蓝河从屋里出来,“人好歹是警察,先让他进来吧。”

此时外卖也正好送到了事务所门口,叶修签收后,回屋将饭盒和餐具取出来摆了一桌,食物的香味让忙碌至今没吃东西的车警官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要不我们就边吃边说?”叶修扯住还想说什么的蓝河,“按时吃饭很重要,你说是吧车警官。”

“啊……嗯。”车警官在心里抹了把泪,“你们吃你们吃,我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就好。”

 

这次的命案是发生在市里某高中二年级的年级教师办公室,死者蜀开方,是一名数学教师,因中毒而死。

“按照套路,凶手肯定是化学老师!”

叶修喝完汤,正苦着脸挑碗里剩下的白果吃。听见车警官说到“毒发”,兴致十足地丢下筷子加入讨论中。

“但作为案发现场的年级办公室,整个高二的课任老师都在里面办公。”

车警官接过蓝河给他倒的茶,不禁有些疑惑为什么负责倒水的是侦探,助手反而坐在自己对面津津有味地吃晚餐。

“死者毒发身亡时是第三节课,毒物投入了他平时喝水的茶杯里。所有老师都自称案发时自己在别处,而且办公楼的监控坏了,无法查看当时的监控记录。”

“既然是投毒,一般都是提前投的,这样不在场证明也没多大作用吧。”蓝河提到。

“的确,不过据其他老师说,死者在早自习结束时回办公室洗过杯子泡茶。所以投毒的时间应该是在早自习结束至他毒发时。”

“那么,值得你跑一趟事务所的原因在哪?”叶修一针见血,“如果只是普通的毒杀案,虽然需要多花些时间,但警察也能自己应付吧。”

“一般我们组办案的速度还是挺快的!”车警官抗议,随即长叹一口气。“在案发现场,我们发现了这张奇怪的东西。说实话这类谜题不在我们擅长的范畴内,因此只好来委托蓝河侦探帮忙了。”

他话音落下,便从公文包中取出一个透明的证物袋,连同几张照片一起递给对桌的两人。

证物袋是一张A4大小的白纸,将纸横着拿,上半张纸用黑色的粗记号笔歪歪扭扭写着“ILU”三个字母,顶端连接着纸的边缘。

不,应该说只是像“ILU”图案比较恰当。其中I的长度占了纸张的一半,L的竖划有些向右倾斜,而U则要比正常的U更扁一些。

“我去……原来这回是‘这个’啊。”

“是啊,是‘这个’哦。”

蓝河与叶修互相看了一眼,交换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咳……我明白了。”蓝河看了眼表情迷茫的车警官,“明早十点我们会到案发现场去,到时候我希望能见见嫌疑人们。”

“是所有的嫌疑人,”叶修补充,“那么我们明天见,好走不送啊车警官。”

送走了车警官后两人回到起居室的客厅,

    蓝河将证物和照片摆在地毯上,绕着它们转了几圈,仿佛在召唤什么奇怪的东西。

“没想到这次居然是死者的留言……唉麻烦了,我不擅长这种文字类的玩意啊。”

蓝河看了半天也没能将证据看出花来,只好坐回沙发上,双手撑着下巴,对着地毯上的纸和照片发呆。

叶修坐在他身边,腿叉着,手耷拉在沙发背上,一个人占了大半位置,好像不这样就显示不出他比蓝河高3cm的优势来。

“说真的,”叶修打断了蓝河的沉思,“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个马上要死的人会特别留下什么暗号来指认凶手吗?如果要指认,直接写名字应该更快吧。”

“上世纪的推理小说,是用‘怕被凶手发现而留下似是而非的暗号’这种理由来解释的留暗号的原因……”蓝河对此也很无奈,“不过要我是凶手,只要死者留下奇怪的东西,一定会将它销毁再离开现场。”

“说不定这次凶手没回过现场。”叶修接到,“所以没来得及处理死者留下的暗号。”

“这些都不重要,”蓝河继续深情款款地注视着那张纸,“哎老叶来猜猜看,‘ILU’指的是什么?”

“ILU啊……”叶修突然想到什么,低笑了一声。“I LOVE YOU。”

“呃……啊?”

“没听清吗?”叶修起身,低头注视着他,“我、爱、你。”

说完,拍拍屁股慢悠悠地晃回房,留下面红耳赤的蓝河一人在原地。

直到五分钟后,蓝河终于明白自己也许、大概,遭遇到了职场性骚扰。

毕竟死者不可能临终前还想着和人表白不是?

 

第二日。

案发现场的办公室已被封锁,叶修与蓝河在车警官的带领下,先到现场进行初步采证。

整间办公室里摆放着大约十几张办公桌,死者的位置大约位于办公室正中,离窗的位置较远,因此案发时也没有其他人从室外注意到死者的情况。

死者尸体的位置被白线标出,正好倒在他的办公桌旁,地上散落着好些A4白纸和一个空掉的墨水瓶,泼洒出来的黑色墨水溅到了许多纸张上。

“根据现场这情况……死者当时坐在办公桌前,拿起茶杯喝茶,却因为毒物而痛苦倒地。倒地的过程中不小心碰到了桌子上垒着的打印纸和墨水瓶。于是纸散落了一地,墨水也泼翻了。”

蓝河半跪在地上,戴上手套捡起了几张纸,观察了一下又将它们放回原处,然后抬头问车警官。

“笔呢?他用来写字的笔是哪一支?”

“在这,”车警官递过装在证物袋里的记号笔,“小心点,这可是非常重要的证物。”

蓝河将笔拿出来观察了一阵,又示意叶修也过来看看。

“普通的白板笔嘛,”叶修将笔对着白炽灯转了圈,“笔头被压得很厉害,可见死者当时并不好受。”

“即使如此,也要忍着痛苦留下字迹……”蓝河低头望着地面上和写着死亡密码一样的纸张,“他拼尽全力想告诉我们的,究竟是什么?”

离开了案发现场,他们又来到了隔壁的年级主任办公室,里边有事件相关的嫌疑人在等待着。

“话说啊,”叶修在车警官开门的时候突然问,“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外来人员作案的情况?万一凶手不是本校的老师呢?”

“这我们当然考虑过了。”车警官说,“但这学校的门禁十分严密,出入必须出示身份证明。别说案发当日,案发前三天都没有可疑人员进过学校。”

“门禁这么厉害,但监控却是坏的。”叶修听完,落后两步凑到原本在后面思考的蓝河身边说,“该说真不愧是推理小说吗?”

然而难得的,蓝河却没接上他的吐槽。叶修又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果然毫无反应。

“小蓝?想什么想到掉线了?”

在蓝河即将机械地走过年级主任办公室的门前时,叶修扯了他一把,将他的魂唤回来。

“嗯……啊?”

蓝河原地愣了会,才反应过来叶修在和他说话。

“没什么,”他摇了摇头,“我在想墨水量。溅在地面上的墨水挺多,但留在纸上的墨水却很少……总觉得有些奇怪。”

“算了,先不想这些。”

蓝河看了眼叶修拉着手腕的手,反手拉住他的小臂,将他往办公室门轻推了一下。

“开工了开工了,凶手在里边等着我们呢。”

“知道啦我的大侦探,”叶修抬脚往屋里走,“这不是留点时间给你说开场台词吗?”

 

年级主任办公室里,5名嫌疑人正在等待。

案发现场的办公室一共有17名教师在里面办公,不过案发当日有4名老师没来学校,7名老师从早自习到第三节课一直呆在教学区,最终警方筛查出有嫌疑的人,只有这5人而已。

“先介绍一下吧,”车警官率先开口打破了这沉默的气氛:“从左边起,语文老师于爱庐、英语老师梁美语、政治老师覃宪、物理老师方承力以及化学老师程蕉柄。”

几位老师分别与两人打了招呼,态度看起来还算平静,从他们知书达理的外表看,让人无法想象里面有一名丧心病狂毒害同事的凶手。

蓝河侧头看了眼叶修,叶修冲他小幅度地点点头,然后伸手在蓝河背在身后的手心里,写下凶手的身份。

“蓝河侦探,你有什么需要问的问题可以现在就提问。”车警官没发现两人的小动作,“一小时后午休结束,几位老师都有课,他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蓝河收回掌心,忍不住用指尖蹭了蹭被叶修触碰的那一块皮肤。他环顾了众人一圈,内心纠结着如何瞎编……啊不对推理,脸上却保持着高深莫测的表情。

“一小时,足够了。”他淡淡地说,“不过在提问之前,我有东西想给诸位看。”

死者死前留下的笔迹被蓝河拿出放在办公桌上,他向众人解释了纸张的来源,结果引起了一阵惊呼。

蓝河看着嫌疑人们毫不作假的吃惊表情,接着说。

“这上面字迹所代指的就是你们某人的身份。而那个人,毫无意外是杀害数学老师蜀开方的凶手。”

“大家都是互相熟悉对方的人,也是最熟悉死者的人。因此我希望在这里几位老师能够集思广益来说一下你们的看法,为我们提供一些新思路,让我们能够更快地推理出蜀老师死前留下的笔迹究竟有怎样的含义。”

蓝河站在办公室中间说得大义凛然,连带着几个老师也纷纷点头,表示一定尽力去帮助侦探找到死他们同事的凶手。

只有站在蓝河身边的叶修听完这话偷乐了好一会,趁别人不注意,才小声说。

“学精了啊小蓝。自己懒得瞎掰就让嫌疑人动脑,这想法够黑,我喜欢。”

“近朱者赤嘛,”蓝河揉了揉刚才做表情有些用力过猛的脸,“接下来就看看怎样才能把字迹和凶手扯上关系了。”

 

“这个……怎么看都是英文字母。”最先冷静下来的物理老师方承力虚指着证物,推了推眼镜说,“英文字母的话,不就是暗示教英语的梁美语老师吗?”

“你开什么玩笑呢方老师?”第一个被指认的英语老师侧头将她的大波浪一甩,“如果要代指英文的话,至少写个ABC之类的吧?ILU?这里面明显有其他含义。”

“刚刚那位侦探先生不是说它代表着凶手吗?说不定这三个字母是名字缩写。”有些微胖的政治老师覃宪露出和蔼的笑容,“ILU……i lu?这么看是不是能把它读作‘爱庐’?”

“可惜我和蜀老师并没有熟悉到能互相称呼名字的地步。”语文老师于爱庐穿着一身飘逸的连衣裙,说话也斯斯文文的。“就像梁老师说的那样,如果蜀老师真的是想指认我,为什么不直接写姓名的缩写YAL?”

“也许是因为Y写起来太麻烦了?”刚刚被英语老师反驳的物理老师此时又不甘心的插了句嘴,“YAL看起来的确没有ILU好写嘛,你们说是不是?”

可惜没有人回应他,对于ILU是字母而且是姓名缩写的猜测也仿佛走到了尽头。众人沉默了四五分钟,原本一直没出声的化学老师程蕉柄才小声提问了一句。

“那个……有没有可能,我们一直看反了?”

因为装着纸张的证物袋外面贴着写着说明的标签,所以众人一直顺着标签的方向,将那几个图案读作“ILU”。

“这几个字是挨着纸的上方没错吧。”化学老师长着一张国字大众脸,身穿灰色衬衫,在几人里样貌算是最不突出的一位。“我们一般写字,只会超出纸的下方,很少会超过上方。所以刚刚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把方向弄错了?”

说着,他将纸张在众人面前旋转了180度,原本在大家眼中一直是“ILU”形状的图案,一下子变成了“n71”。

“至于n71能代表什么,我就不清楚了。”他无视众人吃惊的神情,谦虚地挠了挠头发,“我只是随便说说,随便说说……剩下的还得靠大家啊。”

“程老师真是太厉害了,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啊!”英语梁老师突然想到了什么,激动得声音都提高了几度,“n71,no.71……蜀老师想告诉我们的绝对是这个没错。”

“但71号指的又是什么?”语文于老师蹙着眉,苦苦思索。

“当然是工号啦小于!”梁老师志在必得,“我们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工号,在办公网上发工作邮件也是发到对方的工号信箱里。所以身为同一个办公室的人,大家对其他人的工号都很了解吧。那么,说到工号是71号的,当然就是——”

“方老师!”

几人的惊呼同时在办公室里响起,并将目光投向了之前一直在滔滔不绝的物理老师方承力。一瞬间被众人攻讦的物理老师失去了最初的冷静,虽然反复解释着“我不是!”“我没有!”,但不知为何大家却都认为他是凶手。

“蓝啊,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围观了整场闹剧的叶修幸灾乐祸地用手肘捅了捅身边人,“身为侦探果然注定要登场,想偷懒可没这么容易啊。”

“别以为你能逃得了啊,”蓝河白了他一眼,“动动腿吧叶助手,帮我个忙。这个案件,我能不能成功忽悠就看你的了。”

 

“诸位,在此我要感谢大家,因为大家的讨论对我启发很大。”

蓝河回到故事中,摆出了一副侦探的正经样子打断了嫌疑人们的争吵。

“不过,就如同大家之前所说的那样,蜀老师留下的信息是为了要指认凶手。所以他会直接暗示名字,而不会在临死前还想到工号这么拐弯抹角的东西。”

“没错!我不是凶手啊!”方老师趁机大喊。

“你是说遗言上的图案,代表的我们之中某个人的名字吗?”推理被反驳,梁老师有些不开心地双手环着胸质问,“但之前我们也讨论过了,如果把它当做ILU看,怎么解释都有些勉强啊侦探先生。”

“的确,如果死者要以字母来暗示姓名,按照常人的习惯,必定会以姓名拼音的第一个字母作为简写。比如将梁美语老师写作LMY,或者将方承力老师写作FCL。但在有嫌疑的各位中,并没有人的姓名能简写成ILU,或者说,ILU本身都不能成为三个汉字的拼音简写。”

“所以就应该将纸反着看啊!”梁老师大声说。

“事实上,纸张是不能反过来看的。”蓝河进一步说明,“根据案发现场的照片,蜀老师身亡时手握着笔,这张纸被他的手腕压着。当时纸张摆放的方向就是ILU。”

“至于为什么他只写了上半张纸,这可能是因为当时纸张的下半部分被别的白纸覆盖着,或者老师倒下时手正好在上半张纸的位置上也说不定。”

有现场照片做佐证,英语梁老师不再坚持自己n71的观点。反而是政治覃老师抬头看了眼蓝河,然后犹豫地开口。

“蓝侦探,你刚才说这个图案代表的是我们某个人的名字。但如果以ILU去读它,又无法拼凑出任何一个人的名字,这样的话不是相互矛盾吗?”

“当然不矛盾,”蓝河微笑着,伸出手指向其中的一名嫌疑人。

“因为遗书上写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字母。我说的没错吧,程蕉柄老师。”

“凶手,就是你!”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蓝河将手收回插进口袋里,然后在内心呐喊着:

“啊啊啊啊好羞耻啊!还有叶修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啊啊再不回来我一个人演不下去了!”

 

大约是身处隔壁办公室的叶修听到了蓝河内心的呼唤,在侦探与嫌疑人准备玩起大眼瞪小眼的游戏时,终于拎着个袋子回到他身边,然后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

蓝河见状终于松了口气,不知为什么,只要叶修在身边,他的底气也会更足些。后来他对这个问题思考了许久,最后将其归结为外挂的力量。

有挂在手,天下我有。

回到故事中。

“死者蜀开方老师,是一名数学教师。平时他生活着思考的东西、和学生或同事聊天的话题也大多和数学有关。这就使得他的思维中,具有一定的数学思维。这一点就任各科科任老师的各位也应该明白吧。”

“我懂我懂,”摆脱了凶手嫌疑的物理方老师的话又开始多了起来。“就好像我平时走楼梯扛个箱子,都会下意识想这箱子的受力情况,能不能给学生出道题之类的。”

“心疼你学生三秒钟……不过差不多是这个意思。”蓝河点点头,“蜀老师也是如此,他死亡之前,想要告知他人凶手的身份。但也许因为怕凶手发现遗书将其销毁,或是有其他原因,他没有选择英文字母简写凶手的姓名,而是因为职业习惯选择用数学符号来代替。”

“数学符号!”梁老师捂着嘴惊呼,“天啊居然是数学符号,怪不得我们都没发现!”

“没错,遗书上写着的三个数学符号,都是在中学数学课本里的内容。I即i,L即∠,U即∪。教文科的三位老师可能都不记得了,方老师,能请你念一下它们的中文读法吗?”

“‘阶乘’、‘角’、‘并集’。”

“……合起来的话就是程蕉柄啊!”

“不!我不是凶手啊!”化学程老师见大家都望向他,急的额头的汗都冒出来了,“说不定这种解读方法也是错的呢?就像刚才梁老师,于老师还有方老师那样。说到底,光凭一张纸就决定谁是凶手这种事,真的是太荒唐了!”

“我们当然不会只凭遗书就认定你为凶手,放心吧。”蓝河开口,然而还没等程老师松口气,他就接着说。

“事实上,刚刚趁你们注意力都放在遗书上时,我让我的助手去案发现场重新寻找决定性的证据。很幸运,他找到了。”

在一旁当了半天布景板的叶修拎着袋子上前,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那是几张沾着墨水的A4打印纸,看起来和案发时散落在死者身边的纸张无异。其中几张纸上除了墨水,还印着几个脚印。

“我第一次进入现场时,就觉得留在现场沾了墨水的白纸数量少得有些奇怪……程老师,你为了确定蜀老师是否真的身亡,在他喝下茶水后倒地后,还走到他的办公桌前观察他的情况。不过你没注意到他打翻了墨水,不小心踩到了一点,沾了墨水的鞋印甚至还留在了铺满白纸的案发现场上。如果这些鞋印被警方看见,你是凶手的身份就暴露无遗。情急之下你先拿纸巾擦干净了鞋子,又将沾了鞋印的打印纸全部捡走。因为来不及将它们处理,只好先暂时塞到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藏起来。”

“现在不管是蜀老师的遗书、纸上的脚印,还是你抽屉里剩余的沾着墨水的纸张,都能证明你凶手的身份。另外,你用来下毒的毒药,也是利用你化学老师的身份弄到的吧?”

“化学老师程蕉柄,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吗?”

 

直到化学老师被车警官带走,他口中也一直高喊着“不!你们要相信我!遗书上写的不是我的名字!”

只可惜面对铁证,没有一名老师相信他的话。他们互相对望,然后唏嘘着回到了解除警戒的办公室。

“真没想到看起来那么朴实的程老师会是凶手啊……”

“是啊是啊,可惜了蜀老师,不知道他俩有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

“唉是啊,蜀老师死前都不忘用数学符号来告诉我们答案,实在是太敬业了!我记得前年的高考数学状元也是他带出来的,真遗憾了……”

蓝河站在办公室外,看着那些老师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拿起教案准备去上课,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那张东西你找到了吧?”

他转头问叶修。

“当然啦,这种东西被别人发现的话,故事就危险了。”

叶修从手中的袋子里拿出一张纸,递给蓝河。

要是车警官在场,他一定十分吃惊。因为叶修手中的这张纸上,除了墨水和脚印,还有着字迹。

这张纸上的图案和在警察手里当做证物的不同,挨着纸张的下方,写着“I”、“つ”、和“∩”。

光看图案,完全是没法读出来的涂鸦而已。

但如果将这张纸和他们之前发现的那张 “I”、“∠”、“∪”,像拼拼图一样拼在一起,答案就清晰明了——

“120”。

这才是真正的,蜀老师的遗言。

“死者死前并不知道谁是凶手,他只是喝了茶,身体突然不舒服,对着朝他走来的凶手写下了求救的信息而已。”

“凶手最后说的的确不是谎话。”

叶修将手中的半张证物揉皱,走到办公室隔壁的卫生间,将它用打火机点燃冲走。

“死亡密码这东西,果然不靠谱啊。”


-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164)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