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助手的法则(3/3)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03:30

不正经的推理paro,助手叶X侦探蓝

全文3W1,案件原创,如有雷同,全是缘分

致敬东野圭吾 《名侦探的守则》

更多的废话和说明见文末

其余叶蓝文走目录

====

【Y】孤岛牢笼

 

一转眼,半年的假期过了大半。

蓝溪阁侦探事务所在破解了高中数学教师毒杀案后,又接手了诸如“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列车时刻表诡计”、“失踪的凶器”、“荒野碎尸案”等一系列读作经典写作烂俗的案子,彻底的打响了事务所的名声。蓝河原本就头顶“名侦探”的头衔,媒体也只是往他身上加更多羞耻的形容词。倒是叶修,连带着被称为“名助手”,让蓝河笑了好久。

“‘名助手’这词不恰当,”叶修翻过报纸的娱乐版,“我更喜欢‘名侦探背后的男人’这个称呼。”

“身为助手唯一掌握的生活技能就是订外卖,还好意思说是我背后的男人,”负责事务所伙食问题的蓝侦探抗议,“我应该告那家报纸发布虚假消息。”

对于假期即将结束,蓝河还有些恋恋不舍。在这个故事里度过新手期踏上高玩之路后,他越来越喜欢凭自己的能力来推理,虽然正确率堪忧,但仍乐此不疲。

于是大配角车警官经常能在案发现场看见两人蹲在一旁讨价还价:

叶修:“这次的凶手是……”

蓝河:“等等!我觉得我马上要猜到了再让我捋一遍证据!”

叶修:“这届侦探不行啊。”

蓝河:“明明我们在案子之前就说好不剧透的!”

车警官:???

又某日,蓝溪阁侦探事务所里收到了一封黑色信封装着的邀请函。打开信封,里边黑色洒金的信纸背面烫着个银色的X,另一面则是用血红墨水写下的行楷。

“诚挚邀请专精推理的您参加三日后于市外P小岛举办的推理研究会,届时将举办推理游戏,获胜者可赢得五百万奖金。主办人:X先生。”

    “哎终于来了,”蓝河躺在沙发上翻看着邀请函,“我就说,推理小说里怎么能没有这个呢。”

“暴风雨,孤岛,小黑屋。”叶修经过,抽走蓝河的手上的卡片,“蓝大大你不觉得你兴奋的点有些奇怪吗?”

“是你太污了好吗。”蓝河从沙发上跳起来将邀请函抢回,“说起来上面没写邀请几人,你不想出门的话就我一个人去?”

“嗯?”叶修回头撇了他一眼。

“对不起我错了,”蓝河向外挂势力低头,“收拾行李去吧,上面说活动举办3天。”

“过了第一晚,后面肯定得开启困难生存模式。”叶修说,“多带点装备,好好玩最后一把,然后回老家打游戏去。”

“不要乱立flag啊老叶,等会副本从困难变成地狱就糟糕了!”

于是三日后,叶修和蓝河坐在游艇上感受着迎面拂来的海风。

游艇不大,除了负责驾驶游艇的人外,还有5个座位,这一趟更是只载了最晚到达的他们两人。

碧蓝的海水与天际相接,微微一抬头,就能看到广阔的天幕中白色成团浮动的云朵,与翱翔的海鸟。再加上5月早晨暖和的太阳,实不失为度假的好时光。

   “到地方了。”

叶修推了推因为阳光太暖和而一直在打瞌睡的蓝河,蓝河迷迷糊糊坐直身体,还没说话就先侧头打了几个大喷嚏。

“啊嚏!啊嚏!啊嚏!”

“我都在这了,还有谁那么惦记你啊?”叶修被他这阵仗吓了一跳,“别是刚刚边吹风边睡觉着凉了?”

“我体质挺好的,”蓝河揉揉鼻子,“等会到地方灌两杯热水就好。”

“那就走吧。”叶修提上两人共用的行李箱,“最终幕就要开演了。”

“哈哈哈,其实你早就想试试这种台词了吧?”

“毕竟难得有机会展示我的帅气。”叶修大言不惭,“好了我们得快点,天开始阴了。”

蓝河闻言抬头,才发现原本碧蓝如洗的天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铺了一层乌云,连原本温暖的海风都带了些凉气。

暴风雨即将来临。

 

小岛如同它的名字是P型的,下方是为了避开礁石而造的连接码头的堤岸,而岛的本体是一个半圆形的小山。小山右边是缓坡,在与海相接的地方有一片金色的沙滩,左边则是从山顶垂直而下的悬崖。

目的地的别墅就建在山顶之上,从码头可以遥遥望见灰色方方正正的房子矗立在树丛之中。让原本期待会看见以奇怪的建筑构造为推理舞台的蓝河失望了好一会。

他们步行了约二十分钟后,摁下了别墅门口的门铃。

来开门的是一位穿着红色西装外套的男性,他一面将两人迎进来,一面热情地递出自己上衣口袋里的名片。

“幸会幸会,鄙人叫康正义,是一名律师,也是一名侦探。”

“律师大人又把谁堵在门口啦?”

一个声音在玄关前方响起。蓝河侧头看了眼,发现律师的背后正站着一名留着短发,穿着衬衫和西装裤的女性。

“哟,你们好。我叫詹欣语,是一名新闻记者。既然到了就快进来吧,不然这位律师又要开始吹嘘自己的破案经历了。”

“哎呀哎呀,詹小姐就是幽默。”律师笑笑,没在意记者的话,“来来快进来吧,就差你们俩了。”

经过玄关,就是别墅的大厅。此时那里已被布置成了宴会厅的模样,一张圆桌摆放在中间,上面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其余人皆已落座,见叶修他们来了,纷纷朝他们点头问好。

正如邀请函上所言,此次集会的参与者都是在各个城市创下了传奇,国内推理界有名的人物。侦探们在餐桌上聊着自己破获过的案件,或是过去未解的悬案,内容都充满着你来我往的刀光剑影,如同一盘多人参战的激烈跳棋。

而蓝河两人到这个世界不过半年,本质上只是个空有名头的侦探。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短板,便没参与到这场职业撕逼中,而是将注意力都放在美味的食物上。

毕竟按照套路,接下来几日他们估计就得自己准备食物了。

用完餐时,蓝河已将桌上其余8人的基本信息都了解了一遍。他左手边坐着叶修,从右起,人员如下:

詹欣语,女,32岁,社会新闻记者。

罗诗桃,女,28岁,推理小说家。

康正义,男,47岁,律师。

林芷,女,17岁,高中生。

吴凡,男,23岁,自由职业者。

彭书泽,男,35岁,书店老板。

王博文,男,37岁,大学教授。

白善,男,65岁,退休法医。

10位专精推理的人中,居然只有蓝河1人是职业侦探。

果然不同于福尔摩x、波x、奎x那个年代的探案故事了啊……蓝河想。时下热门的推理小说中,都已不流行将职业侦探作为小说的主角。反而是那些看起来和侦探职业没什么关系的人,破起案来一个比一个厉害。

要自己真的是一辈子呆在这里的职业侦探,估计会产生失业的危机感吧。

“等等老叶,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嗯,”叶修比起蓝河更为淡定,他环顾了一圈在座的各位然后说,“主办X先生没有出现。”

“但感觉大家对此都丝毫不在意。”

“因为邀请函上写明了推理游戏。”叶修想起自己被蓝河压着恶补的各种推理小说,“这种时候,主办消失的概率不比老实出现的大许多吗?”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不知为什么,对着一屋子侦探,总觉得比对着一屋子普通人更可怕。”

蓝河搓搓胳膊,喝了口已经有些凉的汤,结束了自己在岛上的第一餐。

 

吃饱后,他们和还继续留在餐桌上的众人告别,先上楼安顿住的地方。

“门上有门牌,写了名字就是有人住的。”留着长发长相温柔的小说家罗诗桃对他们说,“你们挑空的房间就好。”

这栋别墅的形状为四方形,共两层楼。一层正门进去是众人所在的大厅,左侧是厨房,右侧是娱乐室,大厅再往里则是影音室。二层则是一个“回”字结构,中空的部分正好对应这大厅,四面环绕的则是十间卧房。房门口挂着个大约是小说家口中的门牌,写着各个房主的姓名。他们绕着走廊走了一圈,发现只有1号和9号房间还是空着的。

“还好隔得不算太远,这样万一有事也好照应。”因为是环形,1与9之间只隔了10号房。蓝河用原本插在1号房门锁上的钥匙打开门,对叶修说。“那我挑这了?”

“不是‘万一’,是肯定会出事。”叶修打开9号房门,“先收拾吧,一会见。”

卧室里自带独立卫生间,衣柜、桌子等一应俱全,如果再加上电视机电话这些电子产品,则和普通旅馆没两样。

可惜房里连个电吹风都没有,蓝河掏出手机抱着侥幸心理搜了一下wifi,果然一无所获。

“唉,连流量都用不了……谁?”

蓝河刚嘟囔了一句,就听见门口有人敲门。

“我。”

门口耳熟的声音应了一句,蓝河开门,看见叶修提站在门口。

“9号房不知道为什么靠床的墙面都发霉了,住不了人。蓝你收留我一下呗?”

“我……啊嚏!”

蓝河刚想说什么,又低头打了个喷嚏,想到刚刚在餐桌上就有些头晕的感觉,他心里一凉。

“完蛋了老叶,我好像真感冒了。”

“刚进副本就被套了debuff啊?”叶修一听,忙伸手探了探蓝河的额,“有点热,带药了吗?”

“没有……”没料到自己会生病的蓝河摇摇头。

 “我下楼下厨房打点热水,顺便趁底下人还齐全问问有没有人带药。”叶修将蓝河赶上床,“你先睡,门钥匙我拿着,一会谁敲也别开。”

“那么谨慎?好的好的我知道了……”蓝河老实地窝在被子,“这才第一晚,你也别太紧张,我们是不会出事的。”

“谁知道……”叶修难得叹了口气,“万一作者兴致来了,想写《无人生还》,达成十杀成就呢?”

蓝河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突然觉得有些浑身发冷,忙缩回被子里睡去了。

 

再次醒来时,窗外还是一片昏暗。蓝河原本以为时间尚早,结果一翻身,才发现另一边床已经空了。

解锁手机,时间已经到了早上十点。此时窗外正下着大暴雨,天色阴沉十分适合睡眠。

没想到自己能一口气睡12个小时,蓝河躺在床上思考了一下人生。他只记得半夜迷糊之中好像叶修给他喂了药,再多的事情就想不起来了。

又给对方添麻烦了啊……蓝河有些苦恼,但生病这种事也不由得他控制。

又赖了一会床后,他终于后知后觉感到肚子有些饿,于是撑着晕乎乎的脑袋,开门下楼去。

楼下大厅里,众人坐在昨晚用餐的位置上,正激烈地讨论着什么,声音大得站在二楼走廊的蓝河都能听见。叶修最先发现了楼上开门的蓝河,冲他招招手,蓝河只好在众人的目视下一摇三摆的下楼坐到叶修旁边。

“哎你看,真的生病了哎?”

坐他斜对面的高中女生林芷偷偷看他。

“居然这么巧?那……是不是也出事了?”

书店老板彭书泽皱着眉。

“当然,我都看见了,是他没错!”

大学教授王博文推了推眼镜,肯定地说。

“怎么回事?”蓝河戳了戳身边的叶修,“怎么我一觉起来感觉自己少跑了段剧情似的?”

“差不多,你仔细看看桌上。”

叶修有心问蓝河的身体情况,然而现在却时机不对,他只好将注意力放在故事中。

蓝河闻言抬头看了一圈,才发现桌上的情况有些不对。

原本十个人的座位,此时不知道为什么空了一个。

是谁少了?

昨晚他用餐时间的才半个多小时,再加上生病,蓝河对其他人的印象着实不深,甚至有些人脸和名字都无法对上。但他还是很快发现桌上少的是谁,因为那人正好是昨天给他们开门,还一直在餐桌上大聊自己丰功伟绩的律师,蓝河对他身上那件大红西装记忆尤深。

“康律师呢?”他问叶修。

“大概算失踪了。”提到这个,叶修表情看起来不太好。“今天早上八点左右,大部分人都起床下楼。詹记者罗老师还有白先生帮大家准备了早餐,但临用餐的时候,发现除了你康律师也没下来。书店彭老板和王教授就上去敲门。”

“然后?”

“卧室门没锁,里边没人。大家有些担心他的安全,便趁着雨势还不算大,撑伞出了别墅找人。”

至于担心什么,在这种以推理游戏为舞台的背景下,大家都心照不宣。

“但不知道算不算找到……”坐在蓝河另一边的詹记者加入聊天,“我们走遍了整座岛,最后在别墅后面的悬崖底下发现了……疑似的尸体。”

“疑似尸体?”蓝河对这暧昧不清的形容感到奇怪。

“嗯,距离悬崖底太远看不清,只看到有一个疑似的人影躺在崖底的礁石上。还没等找望远镜之类的东西来确认那是什么,暴风雨就变大了,海浪也把它给卷走了。”

 “你们为什么会认为那就是律师的尸体?”蓝河问,“隔那么远的,不是看不清吗?”

“那人影身上穿着红色的西装。”记者小姐啧了啧嘴,“目前看来我们之中也没有第二人有这种可怕的品味了。”

“不过现在他们争论的重点其实不在于康律师。” 叶修接过话题,“事实上等大家找人回来时,发现餐桌上放着一张信纸,材质和我们收到的邀请函一样。而且……算了,你自己看吧。”

叶修伸手将放在桌面中间的信纸拿过来,递给蓝河。同样是黑色洒金的纸张与红色印刷的行楷,蓝河将信接过,仔细阅读了上面的字句。

大兔子病了,

二兔子瞧。

三兔子买药,

四兔子熬。

五兔子死了,

六兔子抬。

七兔子挖坑。

八兔子埋。

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

十兔子问它为什么哭?

九兔子说,

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康律师住几号房?”蓝河看完信,想到了什么,抬头问叶修。

“嗯,看来还没病傻。”叶修揉了把他睡得有些乱的头发,“你想的没错,律师住5号房。”

蓝河打了个寒颤,终于明白自己下楼时其他人为什么都用奇怪的神情盯着他。

“大兔子病了……”他看着这行字苦笑。的确,现在的自己就是住在1号房里病恹恹的兔子啊。

 

在三人说话的期间,餐桌上的争论就未停止过。关于众人的不在场证明、别墅外通往悬崖的单向脚印、童谣杀人还有作案手法……这些说出去会让普通警察头痛的问题,在这里仿佛像一块块落入狼群的生肉,惹得众狼争抢不休。

他们之中没有一人为康律师的失踪或者说死亡感到惊慌。仿佛他们之中少了个人,和少上了一道菜没有多大区别。

不如说这些侦探们正期待着案件的发生。他们千里迢迢赶来这个偏僻的小岛上,可不是为了和同行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聊聊天猜猜字谜的。

就众人的讨论结果而言,没有一人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虽然事实上他们连律师是何时失踪的都不知道。不过在午餐之前,凶手的热门人选好歹集中在6号房间的作家罗诗桃、7号房间的大学教授王博文以及8号房间的书店老板彭书泽身上。

至于为什么——

“因为歌谣里面,就是六七八兔子合谋杀了五兔子啊。”

过来取信纸的高中生林芷,面对蓝河关于凶手人选的疑问,直接了当地说。

那你们讨论了半天的脚印和不在场证明是为了什么……蓝河心里吐了句槽,摸着良心想了想还是提出自己的意见。

“我们是不是该通知一下警察比较好?”

随着蓝河说出这句话,大厅里的讨论瞬间暂停了。在他面前的林芷更瞪大了眼,仿佛看什么新奇事物一样看着蓝河。

蓝河觉得自己能毫不费力地从她表情中看出“满屋子侦探你居然还说要找警察不愧是职业侦探一点都不专业啊!”的意思来。

“事实上,因为暴风雨的关系现在手机已经没信号,座机也打不通。”旁边的詹记者看上去也有些吃惊,不过没有林芷那么失礼,而是好心的向蓝河解释,“而且今天早上,码头和沙滩也已经被海水淹没。如果我们想离开,得等天气变晴才行。”

客观情况如此,蓝河也没有办法。吃完午饭后,他原本也想和叶修一起加入大部队的搜查,但一上楼就被对方压着回了房间休息。

“你昨晚烧到了39度,现在别想乱跑。”

“有这么严重吗?”蓝河也被吓了一跳,“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那是病糊涂了,”叶修把人丢上床用被子捂好后,伸手试了试对方额头的温度。“快零点的时候烧起来的,你还一直在那难受得哼哼。还好罗老师那边有备药,不然你今天估计床都下不来。”

叶修顿了顿,叹了口气又接着说:“而且这次的事件和以前不一样。到目前为止,我还‘看’不出凶手是谁。”

“怎么会!”蓝河惊讶了,没想到叶修的技能还有失效的时候。

叶修倒了杯热水,又数好床头柜上摆放的药片递给蓝河,“你忘了吗,我的第六感需要满足‘见到所有嫌疑人’这个条件,既然现在认不出凶手,就说明……”

“嫌疑人没齐?”蓝河一口吞下三四片药,吐了吐舌头,“好苦……”

“多大人了还怕吃药,”叶修不知从行李箱的哪里摸出袋糖,自己吃了一颗,又分了一颗给蓝河。“你不知道昨晚我喂你吃药有多难。”

“有多难?”蓝河好奇。

“死都不愿意张嘴,最后压着你灌下去的。”

叶修想到什么,眼神偏了一下,最后将话题扯回案子中。

“歌谣里有十只兔子,我们也有十个人,因此他们就忽略了人数问题。如果兔子的号数真的对应的是房号的话,那么九号兔子去了哪里?”

“对啊!现在的9号房可是空房。”

蓝河在叶修的提醒下才后知后觉想起这一点。

“而主办X到现在也没出现过。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消失的九号兔子和没出现的主办所对应的就是同一人,而这人很可能就是造成律师坠崖的凶手?”

“厉害了老叶,”蓝河真心实意夸了一句,“这比底下刚才他们瞎猜六七八号房的人是凶手靠谱多了。”

“压力成就动力啊……”叶修撇了眼因为生病连紧张神经都跟着迟钝了的蓝河,叹了口气,“总之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喊我,我不会离开别墅的。”

“行,那这回事务所就靠你当代表。”感冒药中的助眠成分在说话间已经开始生效,蓝河打了个哈欠,冲叶修摆摆手。“不过你也别太累,说不定明天就雨过天晴,主办突然出现,事件真相大白了!”

 

蓝河的愿望很美好,只可惜不论是现实、天气、还是他的病情,都在命运的推动中朝着越来越糟的局面发展。

康律师出事的第二日中午,小说家罗诗桃于午餐时在餐桌上的众目睽睽中中毒身亡,而她吃下的食物正是她自己在厨房准备的。

之后有人在厨房内发现了与之前完全相同的、写着兔子歌谣的信纸。但这封信上的“六兔子抬”一句,被人用同样的红色的墨水给划掉了。

作为众人怀疑对象之一的罗老师亡,叶修趁此机会提出了关于九号兔子与主办者联系的猜想。小部分原本怀疑小说家的人认同了这个说法,但由于主办至今没出现,大部分人依旧死咬着歌谣不松口,继续怀疑7号房的大学教授王博文与8号房的书店老板彭书泽。

结果还没等两拨人发现决定性的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悲剧又再次发生:被列为怀疑对象之一的王教授午饭后说想回房间静静,结果傍晚时被人捅死在自己的房内。

房间的门口放着熟悉的黑色信纸,卡片上面除了“六兔子抬”以外,“七兔子挖坑”的句子也被划掉了。

“哎呀,这信纸暗示的说不定是凶手的杀人顺序!”住在10号房的自由职业者吴凡怪叫了一句,“你们看,从5号房开始,到接下来的6、7、8……9号没人住是吧,那我岂不是危险了吗?”

虽然他语气中兴奋的情绪比恐惧要多得多。

“比起你,现在住在8号房的彭老板反而更危险。”叶修对其余5人建议,“干脆我们从现在开始两两陪着彭老板如何?”

“我不会出事的!没有这个必要!”彭老板重重地锤了下桌子,“说起来你们为什么都不怀疑1号房的另一位住客呢?因为叶先生总是在我们面前晃的缘故,我们就默认1号房有不在场证明。但大家是不是忘了,房里现在还有另一位蓝先生。在今天下午王教授被杀的时候,那位蓝先生可是一直没出现过啊!”

说完,还自认为很有道理的笑了几声。

看来这是一位不在场证明重度爱好者……叶修心里吐槽,然后用“你是傻逼吗”的表情看着他。

“要是你口中的蓝先生情况能好到举起刀子捅人我就谢天谢地了。他现在还晕在床上,房门都出不了。如果怀疑他装病,可以让白医生上去看看。但如果你接下来要怀疑我们三个是同伙之类,靠你那个糙得不行的不在场证明推论可没有用啊。”

“你!你!……”彭老板被说得哑口无言,最后丢了句“不要妨碍我,我要自己去探案”后就冲进了7号房。

叶修对他这种勇于立flag的精神敬佩了三秒,然后转头随手逮住了正在聊天的林芷和吴凡,问到。

“哎你们知道从前有没有举办过类似于这次的活动?”

“你是说推理研究会吗?”林芷问,“嗯……我玩推理的时间不长,不太清楚。”

“我知道我知道,”穿得吊儿郎当的吴凡回答,“推理研究会嘛,在这个国家大大小小都有举办过很多次。不过最出名的还是五年前那次吧,我也是收集情报时听人说的,当初那场推理大会可谓轰动一时啊!参加过的人,现在大部分都成为了有名气的侦探啊!”

“轰动一时,为什么?”叶修问。

“哈哈,当然是……”吴凡左看右看,做足了气氛后悄悄说。“当然是因为那次的研究会上,死人了啊!”

 

叶修回到房间里时,蓝河还在熟睡。

因为盖了好几层被子,他的额头有些发汗,几缕头发黏在上边,脸颊也微微泛红。

叶修拧了条毛巾帮他擦了脸和脖子,蓝河哼哼了两声没醒,抓着叶修拿毛巾捣乱的手又睡了回去。

“难得这么乖啊……”叶修捏了捏他的脸,“赶快好起来吧。”

第三天早晨,蓝河终于有好转的迹象。虽然头还有些晕,浑身也没有力气,但烧终于退了,好歹让叶修放下悬着的心。

“终于好了啊蓝大大,”他端了碗詹记者友情提供的白粥进屋,“你再不退烧我都准备申请紧急脱离了。”

“让你担心了……”蓝河这几日病得虽然迷迷糊糊,但也知道是谁一直在旁边照顾他。

“案子怎么样了?”

“罗老师和王教授也遇害了,”提起案件,叶修原本温柔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还是看不出凶手吗?”蓝河有些担心。

“嗯,”叶修对此也很无奈,“但最关键的问题还不在案件上。”

“怎么了?”

“我们到达这里三天不到,就有3个人遇害了。可即使如此,剩下的人还是对事态毫不在意。”

“因为他们都认为自己才是这个案件中的侦探吧……”当了多年小配角的蓝河反而更容易理解这些人的心理,“既然身为侦探,那么当然是故事中的主角。而主角,是不会被杀的。”

“但没有人能永远处于不败的地位,即使他真的是故事中的hero,”说到这里,叶修起身,“把生活当作游戏的人,是无法成为赢家的。”

 

    当天中午,下楼吃午餐的包括叶修只有5人。

在早晨各自行动的时候,屋外的暴雨虽然有减弱的趋势,但至今仍未停歇。考虑到安全问题,大家都只是在别墅里进行搜查。

“彭老板呢?”

展记者端出一碟菜问,自从罗老师出事后,大家的伙食就暂由会做饭的她和白医生负责。

“难道在房里?”林芷捅了捅坐她隔壁的吴凡,“哎你上去看看。”

“为什么是我啊?”吴凡嚷嚷着抗议,但也站了起来,“唉万一发现尸体会影响食欲的。”

说完,他就蹬蹬蹬上了楼。先去8号房门口敲了一通门,见没人应又扭了扭门把手。

门没锁。

“我等会要是大喊你们记得上来接应我啊!”

吴凡冲楼下喊了句,就一鼓作气开了门。

“怎么样怎么样?”林芷仿佛那些喜欢看恐怖片又总是害怕得躲别人身后的女孩子一样在楼下问,“什么情况啊吭个声!”

连在厨房煮汤的白善都擦干净手出来,随时准备干活。

“不……”吴凡从房里探出个头来,“里面没人……”

几人照例将别墅找了一遍,一无所获。

“唉……又要出去吗?雨还很大啊。”

最后,众人在离别墅约200米的地方,发现了彭书泽吊在树上的尸体。

“这不可能啊!”

詹记者不可置信地抽出插在尸体口袋里的卡片,果不其然,“八兔子埋”的那句被划掉了。

“我们之中谁是最后见到他的?”叶修第一个问。

“应该是今天早上。”白善说,“小叶你拿了粥进屋后,我们几个就坐在大厅里吃早餐。吃完后我和小詹一组调查6号房,小林和小吴一组调查7号房。原本小彭是在5号房里的,后来半路下楼去了。我们以为他是去娱乐室或者厨房就没在意,那之后应该没人见到他了吧?”

其余人纷纷摇头。

“也就是说,从他离开我们视线到发现尸体的这段时间,我们之中并没人单独行动,也没人离开过别墅?”詹记者分析,“难道这屋子里真的还藏着第11个人吗……太不符合推理的规矩了!”

叶修注视着彭老板的尸体,突然发现了什么,眼神暗了暗。

 “先回别墅。”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这种天气里撑伞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这次作案地点其实出乎凶手意料,所以他露出了马脚。走,我们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其他人问。

“意思是,凶手就在别墅里。”

雨势汹汹,叶修干脆收起伞往别墅方向跑。此时蓝河还在房里休息,让他和凶手同一个屋檐下,叶修怎么想都不放心。

“你怎么知道的?”吴凡是第一个跟着他跑回去。

“脚印。”叶修提高了声音,也顺便说给其他还迷茫着的人听。“低头看,地上有一行返回的脚印。我们刚来,蓝河屋里躺着,彭老板挂在这里。那脚印是谁的?当然是凶手的了!”

 

几人如临大敌地回到别墅时,房子里一片寂静。

叶修三步并作两步上楼,发现蓝河还在房里,终于松了口气。

“醒醒,”他摇了摇蓝河,“能起来吗?”

“还好,怎么了?”

烧退后蓝河精神许多,只是躺太久腿还有些软。他披着件外套坐起来,然后脚乱蹬着满地找鞋。

“陪我抓凶手。”叶修帮他把鞋子从床底踢出来,“这事件该结束了。”

叶修带着蓝河出了1号房,等在门口的4人忙围了过来。

“我们刚刚把屋子又转了一圈,没发现人啊!”吴凡咋呼道。

“凶手就在别墅里。”叶修肯定地说,“只是那人在的地方我们一直没发现。”

说罢,他带着几人来到了9号房间的门口。10间卧室除了朝向外布局基本一致,因为9号房没人住的关系,他们从前搜查时也没认真找过这里。

“大家一起找找吧,床底,衣柜,卫生间……看看有没有暗门。”

“原来是暗室!”詹记者了然,几步走上前掀开了床垫摸索起来。

剩下几人也反应过来,纷纷在房间里翻箱倒柜。蓝河刚醒来没多大力气,挑了离自己最近的木衣柜,抬手把不知为什么挂在衣架上的被单和被套挪开,就发现了问题。

“老叶,来一下,这个衣柜底部的木板边上有个凹槽。”

叶修走过来,曲手敲了几下。

“空心的。”

旁边吴凡摸索了一下凹槽边缘,然后用力一提,将整块木板提了起来。

木板下面,是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大小仅能通过一人。入口连接着下行的石阶,没有光,看不出通向何处。

而入口的几个台阶上,还有着几个泥脚印。估计是凶手回别墅时一路清理脚印到入口,进了通道后就忽略了。

“怎么办,我们要下去吗?”

林芷看着通道有些害怕,她身边的吴凡倒有些跃跃欲试。

“不,下去太危险了。”出乎大家意料,叶修摇头,“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们都不清楚,而且凶手身上说不定还有凶器。与其下去找人,不如就在入口处等着,守株待兔比较方便。”

“那万一地下室有其他出入口呢?”白善问。

“如果屋外有出入口,凶手就不必千里迢迢从林子里跑回别墅。而别墅里的其他地方在之前搜查时都已经被大家仔细找过,只有9号房因为没人住而成为了盲点。”

“我们就等在这?如果暗室里有食物,人一直不出来怎么办?”

詹记者对这个方法有些怀疑,她遇到的案子那么多,蹲在原地等凶手自投罗网的可没有。

“有困难,找警察。”叶修晃了晃手里的电话,蓝河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对方的手上,还被人解锁了。“今天雨势已经减弱,电话的信号也开始通了。我刚刚给一直合作的警官发了消息,我们那警官十分敬业十分爱岗,估计一两个小时后他就会带人赶到这里来了吧。”

“车警官一定‘爱’死你了……”蓝河脑补了一下车警官收到消息时的表情,为对方默哀了一会,“那么反正趁着现在闲着没事做,不如把这次案件的真相告诉我们啊老叶?”

“你又知道我懂了?”叶修好奇。

“因为缺少了推理,即使抓到真凶,这篇故事的结局还是不完整的。”蓝河耸耸肩,“而我在这次全程掉线,因此这项艰巨的任务也只能交给你了。无论是不是真相,请随意胡诌点什么吧。”

“好吧,”叶修无奈地笑笑,“虽然我一直觉得明明可以靠警察,还得自己动脑出力的事有些傻,不过既然是小蓝的要求……”

“这次的凶手——不管你们信不信吧——其实是最早就‘遇害’,但实际上却没人真正见过他尸体的律师,康正义先生。”

 

叶修对于康正义的怀疑,其实从见他的第一面就开始了。

因为他那件艳俗的大红西装外套。

一个律师在正式场合穿一件大红西装,在叶修看来和一个刺客穿一身盔甲一样不可思议。

如果这不是个人喜好的问题,那么穿成这样的目的大概只有一个,那就是加深别人对他的印象。

或者说,加深他与红外套之间的联系。

果然,第二日当悬崖下面发现穿着红色西装外套的人形物体时,大家的第一反应都以为那是律师遇害的尸体,再加上放在餐桌上写着兔子歌谣的信纸吸引了注意力,就没有人再去考虑崖底下被海浪卷走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叶修也一度被这小把戏给欺骗了。他太相信着自己的第六感,在最初从剩下的8人中看不出凶手时,就下意识认为岛上还有第11人的存在。而那人,就是邀请他们到达岛屿,举办了整个活动的九号兔子。

而事实上他只猜对了一半。这座小岛上并没有第11人,因为康正义律师既是受邀请而来的五号兔子,也是拥有这座小岛与别墅,在幕后准备了整场阴谋的主办九号兔子。

“身为别墅的主人,又依靠暗室藏身,康律师想要行凶起来并不困难。一会警察要是下去找,估计相关的凶器和证物都能找到。”

叶修将衣柜底部的木板合上,然后整个人坐在上面,身边是担心他体重不够而一起来帮忙压木板的蓝河。其余四人则坐在被掀翻在地的床垫上,一脸惊奇地听叶修的推理。

“至于动机,我想那首歌谣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叶修拿出放在彭老板尸体上的那张歌谣信纸,将被划去的句子指给其余人看。

大兔子病了,

二兔子瞧。

三兔子买药,

四兔子熬。

五兔子死了,

六兔子抬。

七兔子挖坑。

八兔子埋。

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

十兔子问它为什么哭?

九兔子说,

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如果凶手是第11人,并按房间号的照顺序进行杀人,杀一个在信纸上划掉一个,那第一个遇害的五兔子康律师,为什么没有被划掉呢?”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封信上想表达的,并不是杀人预告,而是复仇声明。这次的事件,其实是一只悲伤的九兔子,为五兔子复仇的故事。”

“复仇?”詹记者眼中闪着光芒。

“在我们这次推理大会举办之前的十几年间,也举办过大大小小十数次的相同的活动。然后其中的一次,出现了死亡事件。”

“啊就是你向我打听的那个事吗叶哥?”

吴凡叫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对叶修的称呼就带上了敬语。

“我也的确听过关于那件事的传言,”白善说,“那场推理大会像这次一样,召集了一群沉迷推理的侦探们参加。结果不知什么原因,其中一位女性在推理游戏的过程中身亡。而在场的好几位侦探,则就事件当场进行了推理,最后抓没抓住凶手我不太清楚,但关于他们几人的报道自那次事件渐渐多起来,后来他们也借着势头,成为了国内的名侦探。”

“莫非……”林芷捂着嘴惊叹。

“如果我没猜错,那几位侦探正是小说家罗诗桃、大学教授王博文和书店老板彭书泽。”叶修叹息,“而康正义律师,大概就是当年死者的关系人。”

“不知道康律师在这几年间对那次事件暗自调查了什么,总之他认为当年那位女性的死,就是最终获益的3人的责任。于是他作为主办者策划了这次事件,以相同的理由请君入瓮,同时假装自己是被邀请者,为的就是洗脱嫌疑,并躲在暗中看这些受邀者始终将推理当做游戏的丑态吧。”

“他留下兔子歌谣的信纸,一方面是误导我们,另一方面则是提醒当年事件三人这是针对他们的复仇。罗老师和王教授有没有察觉复仇暗示我不清楚,但在和自己一同出名的两名侦探都死亡后,彭老板应该是有所察觉的,只是他没有想到凶手会是康律师。”

“所以他才不愿意和我们一起调查啊,”白善说,“而且他应该有一定的预感有人要杀他,所以在康律师袭击他时,他跑出了别墅……虽然最终还是在树林里被杀害了。”

“9号房的墙壁发霉,应该也是凶手故意弄的吧,为了避免其他邀请者住进去。”

“最后一个问题,”蓝河歪了歪头,“如果以上推理都正确,那康律师怎么保证罗老师等人正好入住678三间房呢?”

“你们来得晚可能不知道……”詹记者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嫌弃,“康律师是第一个到别墅的。之后每来一个人,他都十分热情的帮对方扛行李上楼,一边扛还一边吹自己的破案经历,不知道原本他就是那样的人,还是故意装出那种样子的。”

“谁知道呢?”叶修打了个哈欠,结束了这场半吊子的推理。

 

两小时后,车警官终于带着部下乘着快艇来到了岛上。警察们在叶修等人的帮助下,从暗室里找到了藏匿的康律师和他作案的凶器。

一直没有启动的第六感在最后一个嫌疑人出现时,终于后知后觉发挥了作用。叶修忽略脑中的提示,目送着这位复仇者被警察带走。

 “这次真是凶险啊,”蓝河站在雨过天晴的码头感叹,“你的第六感不能用,我又病得没法推理……不过还好,总算没有让故事烂尾。”

“现在所有谜题都已经破解,完结的时间也即将来临,”叶修单手夹着点燃的烟,看着粼粼波浪,“小蓝,你在这里应该也没什么遗憾了吧?”

“不,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我想要知道答案。”

蓝河插着口袋,侧头看着叶修。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到这里来?”

“蓝河侦探,”叶修低笑了声,抬手吸了口烟,然后缓缓将烟雾吐出。“你的脑子里不是装了这世上所有的推理技巧吗?怎么不来推理一下我的想法呢?”

“我……”蓝河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在这里,他可以推理万事的真相,但却唯独无法猜出眼前这个人的心思。

“推理不出的话,也没关系。”叶修上前一步,将人拢在自己的阴影下。“毕竟我总会告诉你答案的。”

 

【X】真相只有一个

 

“因为我喜欢你呀。”

 

 

~END~

====

接下来是仿佛获奖感言的FT

最开始关于助手叶和侦探蓝的脑洞只有300字不到

参加生贺企划的时候计划写个3K字小短打

结果,成品出来以后,3W字……

大概坑的长度,和我对老叶、对叶蓝的爱一样,一不留神就会膨胀吧_(:зゝ∠)_

这次尝试了又冷门又耗脑的推理paro,这篇文能顺利写出来,光凭我一个人是不可能的。

非常感谢开坑三周来,几乎每天都要受我骚扰,帮我想推理剧情、在修文时候帮我抓BUG、试阅以及校对的基友们;

还有企划群里的小天使,忍受我时不时就在上面因为填坑不顺而哀嚎,还温柔的鼓励我,认识大家真是太开心了!

最后,to某位点了这个题材,让我疯狂填坑的知名不具,我谢谢您啊(。•ω•)σ)´Д`)

关于这次企划,非常朴实的没有宣,吃粮请走tag【叶蓝96连弹计划】,保证您吃好喝好哦

又及:章节小标题有彩蛋!

===

参考书目:

《名侦探的守则》 东野圭吾

《无人生还》 阿加莎·克里斯蒂

《福尔摩斯探案集》系列 柯南·道尔

《向密室开枪》 东川笃哉

《推理之门由此进》 杨照

《侦探研究》 詹宏志

以及各种过去看过的推理小说|•ω•`)

评论(16)
热度(238)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