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星流

脑洞如同月球表面

[全职/叶蓝] 去树洞纠结情感问题之后却发现皮下就是我纠结对象应该怎么办!(下)

在我眼里只要没睡觉都是没到第二天!

↑于是0点过后才开始肝稿什么的才不会说呢

总之,又是修仙写文,逻辑捉急OOC什么的别太认真!

儿童节快乐,my蓝生日快乐,还是能继续在六一给你过生日,超开心!

校园paro,研究生叶X本科生蓝

蓝河视角注意

大概是微博体

上篇/目录

===

@荣耀大学城树洞君

大家好,我是上上周写《奶茶》的那个PO主,没想到会有那么多转发和评论……总之先谢谢大家给我的帮助。这次树洞求助的题目是《该如何科学地戒舍友》

之前看了一下评论,发现大家最关心的首先就是我的……性向。咳咳,我知道同性婚姻法早十年就颁布了,也没有隐瞒自己性向的意思,不过!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女孩子还是男孩子。

嗯,因为我没谈过恋爱。

我周围的朋友都是异性恋居多,可能受他们的影响我也一直觉得我会喜欢女孩子。但读中学的时候因为开始对现在专业(以及偶像H前辈)感兴趣,以L大为目标在沉迷学习,所以不管是纯纯还是蠢蠢的恋爱都没经历过。

上大学以后,虽然有考虑过抓住青春的尾巴来浪一把,但我专业基本都是男性,连教学楼里的男厕所都比女厕所多三倍。而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喜欢的会是女性,对我同学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于是一直就单到了现在。

说实话,直到上两周我在树洞发了《奶茶》,被大家说我有可能喜欢我舍友之前,我都没考虑过这个可能性。

僵化思想害死人。

那天看完大家的留言,我就开始认真思考关于“我是不是喜欢男性”这个问题。然后我把对象代入了我前任舍友/同学/研究小组/周城草等人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大概是不喜欢男性。

不过……我可能真的是喜欢我舍友。

#¥%*&#@&(&%¥(

好了深呼吸之后我继续回来说。

其实啊,“喜欢”这种事大家都知道,是很微妙的。特别是对我这种恋爱经验为零还一直以为自己是直男的汉子而言,所以在想明白之后,我背了一天公式静静。

虽然最后我没有如大家所愿去表白。

感觉有点对不起为我着想的大家……不过不表白这件事,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首先,我舍友是个特别好的人(要死了原来就觉得他很厉害,现在戴上暗恋滤镜后感觉他什么都好了怎么办)。他是那种真正热爱自己所学的专业,一心一意扑在上面,目标十分明确的人。就我和他同住一屋檐下的日子,感觉他的眼里心里大部分空间装的都是他的研究,小部分装的是生活琐碎。

那里面已经没有能塞得下我的位置了,身为他的舍友,这一年多来在他身边呆的最久的人,我十分清楚这一点。

但同时,他又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虽然大多时候的表现和温柔沾不上边。但如果我和他表白,为了照顾我的情绪,他肯定不会一句“你是个好人”就把我打发了,说不定还会因为怎么处理和我的关系而困扰很久。

我不想成为他的困扰,所以在明知道表白失败的情况下,与其把表白说出来以自我满足,不如就此将它们吞回肚子里。

其次,我和我舍友两人层次差距有点大。

上回也说过,我舍友在大学城里是一位很厉害的人。过去在表面上腥风血雨,现在在暗地里腥风血雨。他离开了江湖,江湖上处处都还有他的传说。

而我呢,不过是L大某专业一名普通学生,班长都不是,就担任班里一个生活委员,看见偶像H前辈话有时候话都说不顺。

如果你们不明白我俩之间的差距,那就想想周城草。

和我舍友谈恋爱需要的勇气,就和周城草谈恋爱一样。

嗯没错,我是指,在面对他那十万后援团的情况下,和他谈恋爱。

最后,我承认,不表白也有我自己的私心在。

原因很简单:不表白,还能做舍友;而表白万一失败了,我们说不定就会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所以即使有人和我说,表白的成功率高达99%,我也不敢去赌剩下1%的可能性。

我在日常生活中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碰到有关我舍友的问题,就会变得畏首畏尾举足不前。

有时候想想,可能正是因为怀里的东西越宝贵,反而越不知道该以何种姿势将它拥抱吧。

爱情使人文艺,古人诚不欺我。

 

说回树洞主题。

虽然决定不表白继续和他当世纪好舍友,但说实话,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没有注意到对他的心情之前,我和他无论做什么——比如因为打打闹闹而滚一张床上去啊——都是以朋友的态度来的。

可自从发现自己喜欢他,世界就不一样了啊!于是这些往常做惯的小动作就会显得特别别扭,仿佛有一块香喷喷的肉放在你眼前,你还得催眠自己:不能吃,要微笑。

为了给自己过渡一下,上周我借口学校课业多,早出晚归连饭都没给他带,白天就在我前舍友那边蹭了三天。结果还没等我这边忍不住回去找他,他就骑着他那辆小破电驴到我们教学楼下蹲点把我给拖回去了。

白瞎了我这三天。

之后一周日子就更不好过了。而且除了身体接触,我还老是会不留神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

比如写写题就会开始想他手有多好看啊,晒个衣服就会想上回和他一起买的T恤不知道能不能四舍五入算情侣T啊,连吃饭都会想把自己碗里的肉拨给他几块。

简直病入膏肓。

唉,所以说,戒他就和戒毒差不多,总时不时吸一口不是事,只能让我的戒断反应更厉害。但舍友不配合,真是体会不到我的苦心,万一哪天我把他糟蹋了,他哭都没地方哭。

唉。

 

也许之后有人会在评论里问我,是不是打算就这么无疾而终的暗恋下去。

当然不是。

事实上,在发这篇树洞之前,我刚交完申请L大研究院的材料。原本因为担心自己水平不足而犹豫了好久要不要考L大的研究生,但现在想明白我对舍友的感情之后,反而下定决心。

既然那个人的层次距离我很遥远,那我就一点一点地,朝他所在的巅峰攀爬就好了。

也许我爬到一半就会坠落,也许等我到达了顶端他已经不在那里,但即使有一丝可能,我也想离他更近一点。

说不定以后能有机会,和他站在同一高度,向他说“我爱你”。 

我想因为他而变成更好的人。

不仅如此,我心里还有一个更隐秘的愿望:我希望他也能因为我,而成为更好的人。

如果真能迎来那天,一定是全世界的幸运都降临到我身上了吧。

 

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得想个办法把我舍友给暂时戒掉了啊!!!不然下个月的期末考试都别想拿年级前十了啊!!!

 

@荣耀大学城树洞君

大家好,感谢大家在评论里对如何科学戒舍友的建议。

不过已经不需要了,因为我帮他找到了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

啊对了,我不是之前的PO主。

我是舍友。

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告诉你们一件更让人高兴的事吧。

我是皮下,10年树洞,感谢支持。

PS: 我专用电脑放研究院懒得到处扛,在宿舍里偶尔用他的电脑查资料,给他造成了我远离网络的老干部形象真抱歉啊 :-)

-END-

评论(29)
热度(579)
© 潮汐星流 | Powered by LOFTER